傳送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傳送門
Portal chinese.jpg
《傳送門》中文遊戲封面
常用译名 中華民國 傳送門
中华人民共和国 洞穴、时空枪
类型 平台游戏邏輯遊戲第一人稱射擊遊戲科幻遊戲
平台 WindowsMac OS XXbox 360PS3
开发 Valve
发行 Valve
销售 美國 Electronic Arts(零售)
美國 Steam(線上)
中華民國 松崗科技
引擎 Source引擎
模式 單人模式
发行日期

傳送門》(Portal)是一款由Valve所開發的第一人稱平台解謎遊戲,於2007年與《戰慄時空2:二部曲》、《絕地要塞2》等遊戲一起裝置於《橘盒》遊戲包上市,可以在WindowsXbox 360PlayStation 3三種平台上運行。[1][2][5] 除了購買《橘盒》外,玩家也可以透過Steam線上服務購買該遊戲,[7] 或是在2008年4月9日後直接購買該遊戲的獨立零售版本。[6] 在2010年5月12日,Valve成功將Steam平台移植到Mac OS X,並且將該遊戲移植到Mac OS X[8]

該遊戲以一連串的解謎難關組成,玩家必須利用手中的「光圈科學手持傳送門裝置」(簡稱為傳送門槍)打造傳送門,為自己開條到出口的路。該遊戲只有兩個人物,主角與人工智能GLaDOS。遊戲內的難關全部由GLaDOS所設置,不過GLaDOS宣稱只要主角能解開所有的謎團就可以獲得蛋糕。該遊戲的創作概念源自一群迪吉彭理工學院学生开发的解謎遊戲《Narbacular Drop》,后来這些學生被Valve雇用,而《傳送門》就是他們日後的創作結晶。

雖然該遊戲的劇情長度很短,但該遊戲依然被認為是2007年最出色的遊戲之一。該遊戲獨特的玩法以及黑色幽默的劇情普遍獲得評論家讚賞,另外很多評論家也特別讚賞遊戲對於GLaDOS的角色塑造與片尾曲《Still Alive》(与Lisa Miskovsk演唱的游戏《镜之边缘》主题曲《Still Alive》无关)。由於該遊戲很受到玩家的歡迎,Valve也推出一系列的相關商品,許多玩家也自製遊戲內的蛋糕與相關物品。

續作《傳送門2》已於2011年4月18日推出。

玩法[编辑]

該展示圖顯示當玩家躍下藍色傳送門時,自由落體的向下衝量在穿越橘色傳送門後,會轉變為向前的直線衝量,使玩家能到達原本沒辦法抵達的地方。簡單來說,向下進入時的速度會被保存到離開傳送門時,進入瞬間和出來瞬間的速度是一定的。
該展示圖顯示更進階的技巧。當玩家穿越橘色傳送門時,必須在半空中馬上在預估落點開出一個藍色傳送門,當再次穿過橘色傳送門時,原先的直線衝量與垂直衝量會一同轉變為更大的直線衝量,使玩家到達更高更遠的地方。如此的穿越模式相對於前一種可以將相對下降距離提高,理論上也就是可以將加速度定理的應用達到極限。但此種穿越模式無法無限循環,所以速度還是有極限的。

在遊戲當中,玩家以第一人稱的視角控制的是一名叫做雪兒(Chell)的女性。雪兒是名典型的沉默主角,玩家沒辦法聽到她的聲音,但是可以利用傳送門的視覺特性看到雪兒的模樣。遊戲的場景設置於一連串的測試室(Test Chamber),在內玩家必須通過各種不同的考驗才能前往下個測試室。該遊戲與其他由Valve開發的遊戲一樣,遊戲過程當中沒有過場動畫,玩家只能透過對於主角的控制間接得知遊戲世界的資訊。

相通的藍色與橘色傳送門,從藍色傳送門端可以看見橘色傳送門端的影像。

面對遊戲中各種地形難關,玩家必須使用「光圈科學手持傳送門裝置」(Aperture Science Handheld Portal Device,簡稱為傳送門槍)解決難題。傳送門槍可以開啟藍色與橘色傳送門,兩道傳送門在三維空間上有視覺上及物理性質的連繫。兩道門沒有特定分何者為入口、何者為出口,任何物體(包括玩家)在穿過其中一道傳送門後,就會穿越另一道傳送門到達不同地點。傳送門之間還有個特點就是衝量的重導向,[9] 當玩家快速通過傳送門時,其儲存的衝量會被保存並且將方向重設為出口傳送門所面對的相同方向。[10] 一個最常見的例子就如展示圖所示,在地板上與高處的牆壁開啟一道傳送門,當玩家以自由落體的方式快速通過地板的傳送門時,會在高處的傳送門快速水平飛出,到達原本沒辦法抵達的地方。這種遊戲技巧被Valve戲稱為「拋擲」,[9] 而遊戲內GLaDOS對此的解釋則是「快速進入,快速推出」。傳送門還有另一個特點,當傳送門的出口方向與地面並非平行,玩家一旦穿越傳送門,會自動被地心引力調整身體水平,而不會出現頭腳上下顛倒的情形。

雖然玩家與一般物品都可以通過傳送門,但是當傳送門存在時,玩家沒辦法藉由原先的傳送門設置新的傳送門。在創造傳送門的時候,另一道同樣顏色的傳送門會消失,也就是說,同顏色的傳送門不可能同時存在。遊戲內只有一般的牆壁才可以設置傳送門,舉凡會移動的物品、特殊材質的牆壁、玻璃、液體都沒辦法在其表面設置傳送門。遊戲中玩家常常會得到「重量儲存方塊」,該方塊可以放置在「光圈科學超大型撞擊按鈕」上,開啟通往出口的門。每個測試室的出口皆會設置「光圈科學物質分解網」,該分解網會分解砲塔、任何玩家攜帶的物品(傳送門槍除外),同時也會阻擋傳送門的設置。[11]

雖然玩家的腳裝備了防高空掉落的機械鞋,[9] 但卻能被遊戲中的不同事物致死,如敵對的機槍塔(Turret guns)射擊、被彈跳的高能量球擊中、掉落於有害化學液體、被壓等等。遊戲有一點跟很多第一人称射击游戏不同,玩家不能看到自身的生命量,在短時間內受到連續傷害是會死亡的。不過玩家一旦脫離險境,其生命量會不停的回復。

遊戲內有兩個特別模式:挑戰模式與進階模式,挑戰模式在遊戲完成約一半時會解封,而進階模式會在玩家破完遊戲後解封。[12] 挑戰模式中,玩家有三種目標可以選擇,分別是以最少的時間、最少的腳程數、最少的傳送門設置數量完成所選擇的關卡。另外在進階模式中,關卡會變得更困難,玩家要花更多腦筋思考才可解決。[13][14]

PCMac OS XXbox 360版本中,該遊戲設置有若干個成就可供玩家解除。有些成就是劇情相關,只要玩家完成遊戲就可解除;有些成就則是使用傳送門槍達到特定的目的而解除。

遊戲縱覽[编辑]

角色[编辑]

雪兒的模樣。可以看到雪兒的腳上裝備了防高空掉落的機械鞋,而其手上拿的正是傳送門槍。

該遊戲只有兩個角色:玩家所控制的主角雪兒(Chell)與人工智慧GLaDOS(Genetic Lifeform and Disk Operating System,基因生命體及磁片作業系統)。在大多數的遊戲時間玩家只能聽到GLaDOS的聲音,而GLaDOS則透過測試室內的監視器觀察雪兒的一舉一動。關於雪兒的背景所知不多,GLaDOS曾說雪兒是名孤兒,而且沒有任何朋友,不是光圈科學的員工,不過由於GLaDOS經常說謊,因此這樣的說法十分可疑。

劇情[编辑]

Portal的故事和戰慄時空有關,這點可從遊戲後期的破舊工廠;GLaDOS的主機螢幕上,常常出現戰慄時空中黑色高地的標記;及由Valve創辦的網頁Aperture Science得知。

遊戲開始時,Chell在一間休息室內的床上起身,接著聽到一道由GLaDOS發出的機械聲告訴她接下來她要面對的考驗、指示及警告。GLaDOS並答應Chell完成所有實驗室的任務後會得到蛋糕作為獎勵。然而從GLaDOS的話語中我們可以知道它的性格不單單是一部普通電腦。

雖然每一關都有監視攝影機和玻璃監視室,但Chell從來沒有見過當中有任何的。整個遊戲的交流對象僅有GLaDOS一個。隨著遊戲發展,GLaDOS漸漸地顯露出其邪惡的一面。雖然它被設計成表面看起來很友善,但它總是隱約的用行為或言語陷害著Chell。例如送她到設置了機槍塔的危險軍事設施實驗室(第16關),理由是原本的實驗室正在維修;在另一個實驗室(第17關)內,它給了Chell一個重量同伴方塊(Weighted Companion Cube),是一個印有心形圖案的箱子,聲稱可幫助她過關,但最後卻又聲明「要在過關前銷毀。」(Unfortunately, it must be euthanized),並且要她將重量同伴方塊丟進火爐銷毀,前後矛盾。

當Chell完成所有關卡後,GLaDOS祝賀Chell卻又在之後告訴她將會利用移動平台帶她到焚化爐的火海之中,又保證光圈科學的技術可抵受4000K的高熱。Chell在被焚化爐燒死前用傳送門逃出了焚化爐,去到一些實驗室的維護室和沒有人的辦公室,再去到類似舊工廠的地方。這些地方都非常破舊,和實驗室形成鮮明對比。Chell跟著牆上的紅色方向指引逃走,另外,牆上還寫上了其他不同的句子,其中最著名的是“the cake is a lie”(蛋糕是个謊言),還有一些類似求救或悼念它所銷毀的重量同伴方塊的留言。

當Chell在工廠內前進時,GLaDOS意圖利用物理方式及言語阻止她繼續。最後,Chell找到GLaDOS的主機,然而此時GLaDOS卻先掉下道德核心(Morality core),並且誘使Chell丟進火爐銷毀。GLaDOS在道德核心被銷毀後便開始排放神經毒氣,6分鐘後Chell就會死亡(GLaDOS更宣稱曾使用神經毒氣殺死光圈科學的所有員工[15])。Chell只好把它其餘的三個核心零件(數字計算核心、好奇思想核心、憤怒思想核心)一個個地丟進火爐銷毀,引起主機故障並導致電腦超載,GLaDOS在超載後被炸成了碎片並被傳送至地面,Chell雖然也一起回到地面,但也奄奄一息。而在2010年3月1日的更新片段之中,Chell的身體無意識地被一個看不見的“派對護送機器人”拖離工廠了。

最後,遊戲的視角穿過舊工廠內無數的管道和支架,來到了一間漆黑的房内;房間中央有一盤黑森林蛋糕和一個重量同伴方塊,一些類似GLaDOS的人格核心零件的機械,原本它們都彷彿沒電一樣躺在架子上,後來卻陸陸續續的亮了起來。一支機械手降下並且把蠟燭熄滅。在最後的工作人員名單中,GLaDOS利用唱歌的方式作出報告,歌中多次提及它仍然存活著(Still alive),並且認為這次的實驗是很大的成功(Huge success)。

發行[编辑]

傳送門的Windows版本主要與《戰慄時空2:二部曲》、《絕地要塞2》、《戰慄時空2首部曲:浩劫重生》、《戰慄時空2》一起裝在橙盒裡(Orange Box)發行,北美由EA於2007年10月10日發行,台灣則由松崗科技代理發行,橘盒命名為重裝旗艦包。另外也有發行Xbox 360PS3遊戲版本,Windows版本可以在取得序號後從Steam上下載安裝。

参考来源[编辑]

  1. ^ 1.0 1.1 The Orange Box (PC). Metacritic. [2010-07-03]. 
  2. ^ 2.0 2.1 The Orange Box (Xbox 360). Metacritic. [2010-07-03]. 
  3. ^ Twelker, Eric. Pre-Purchase The Orange Box, Play Team Fortress 2 Next Week. Steam. 2007-09-06 [2010-07-03]. 
  4. ^ Twelker, Eric. Valve Uncrates The Orange Box. Steam. 2007-10-10 [2010-07-03]. 
  5. ^ 5.0 5.1 The Orange Box (PS3). Metacritic. [2010-07-03]. 
  6. ^ 6.0 6.1 Kiestmann, Ludwig. Individual Orange Box games hit retail April 9. Joystiq. 2008-03-06 [2010-07-03]. 
  7. ^ Steam — Portal. Steam. [2010-07-03]. 
  8. ^ Hollister, Sean. Steam for Mac Opens a Portal to May 12, steps through. Engadget. 2010-04-29 [2010-07-03]. 
  9. ^ 9.0 9.1 9.2 Portal in-game commentary, DVD/Video game. Valve. 2007. 
  10. ^ Alessi, Jeremy. Games Demystified: Portal. Gamasutra. 2008-08-26 [2010-07-03]. 
  11. ^ The Orange Box manual (Xbox 360 version). Valve Corporation. 2007: 12–17. 
  12. ^ Craddock, David. Portal: Final Hands-on. IGN. 2007-10-03 [2010-07-04]. 
  13. ^ Bramwell, Tom. Portal: First Impressions. Eurogamer. 2007-05-15 [2010-07-04]. 
  14. ^ Francis, Tom. PC Preview: Portal— PC Gamer Magazine. ComputerAndVideoGames.com. 2007-05-09 [2010-07-04]. 
  15. ^ 事實上,GLaDOS的神經毒氣亦沒有成功完全殺死光圈科學的所有員工,道格.拉特曼(Doug Rattmann)就是其中一名被其所困但仍然存活的員工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