兀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完顏宗弼(?-1148年11月19日),女真名完顏兀朮[1],一作完顏乌珠,汉姓,名宗弼(民间常称为金兀朮)。金太祖完顏阿骨打第四子。

生平[编辑]

反辽攻宋[编辑]

幼年的时随金太祖完颜阿骨打起兵反辽。在反辽作战之中,完颜希尹获知辽天祚帝正在鸳鸯泺一带活动,于是宗望带领兀术分兵攻打,战斗中,兀术弓箭用尽,于是抢过辽国士兵的武器,杀了八名士兵,又生擒五人,通过审问获知天祚帝在鸳鸯泺打猎。兀术经此一战,声名鹊起。 1125年宋金战争爆发,兀术随军征伐,受完颜宗望节制,宗望派遣兀术攻打汤阴县,招降守军三千余人。在强攻黄河之时,面对宋军已经焚毁浮桥,金军无法渡河的情况之下,金军将领合鲁索率领七十骑涉浅水过河,杀宋焚桥军队五百人。宗望先派遣使者吴孝民进汴京城去质询宋人背盟,然后兀术率三千轻骑威逼开封,听闻宋徽宗从开封出逃,兀术率百骑去追赶,但是没有追上,获得三千良马。金兵围开封,宋以割让太原、中山、河间三镇与金等条件求和,金军返回燕京。同年八月,宗弼再次随右副元帅宗望南下。翌年四月,金军攻下开封,徽宗、钦宗二帝降,靖康之变发生,北宋灭亡。公元1127年六月,宗望病卒,宗辅继任右副元帅。十二月,宗辅受命平定淄、青(山东境内)抗金武装。兀术先在青州大败宋将郑宗孟数万宋军,又在临朐城大破宋将赵成率领的黄琼军,攻下临朐。宗铺回军之时,在青河遇到三万宋军袭击,兀术一马当先,杀宋军万余人。 公元1128年(天会六年)七月,金太宗下诏追击逃在扬州的宋高宗赵构,完颜兀术率本部随宗辅军南下。兀术首攻归德府,但因为后勤供应不足,转攻濮州。金军先锋乌林答泰欲破除宋军王善二十万军队,濮州随即被攻占,顺便招降附近五个县城。在攻打开德府时,兀术亲自领兵攻城,宋军惧其勇猛,开德被金军攻占。兀术用同样的方法攻下大名府,于是金军平定河北。

搜山检海,一战成名[编辑]

1129年,宋高宗从扬州渡长江逃到江南,兀术分兵追击,攻打归德,金军前锋海多将从西门出来挑战的宋军击败。于是围住归德和外地的道路,将火砲架在城壕上,威胁攻城。归德军民大惧,开城投降。随后兀术派遣阿里、蒲卢浑兵至寿春,兀术后军继之。兵至寿春之时,宋安抚使马世元率官员出降。又逼降卢州和巢县。兀术率领的金军一路南下,一直打到长江北岸,金兀术军先锋当海在和州打败郦琼的一万宋军,进占和州,宗弼欲从采石矶渡江,在渡口遭到宋知太平州郭伟的阻击,一连三日均不得渡。公元1129年(天会七年)十一月,完颜兀术军改由建康(今江苏南京)府西南的马家渡过江。在距离建康西边二十里的地方,宋将杜充率领步兵六万来拒战,金将鹘卢补、当海、迪虎、大抃等人对其进行合击破之。宋将陈邦光率江宁府投降。兀术留长安奴、斡里也守江宁。又派阿鲁补、斡里也别等攻占太平州、濠州及句容、溧阳等县,溯江而西,屡败张永等兵,逼降杜充。兀术亲自统率大军追击宋高宗,先后攻下湖州,逼近宋都临安(今浙江杭州),宋高宗闻临安不守,仓惶出逃跑向明州(今浙江宁波),兀术进占临安。派遣阿里、蒲卢浑率精兵四千追击。金将讹鲁补、术列速攻占越州。击败宋将周汪军,金将阿里、蒲鲁浑连破宋兵三千,渡过曹娥江。在距离明州(今浙江台州)二十五里的地方,大破宋兵,追到明州城下。城中守军出兵,大败,宋高宗从明州出海,不就金军攻下明州。金将阿里、蒲卢浑渡海至舟山群岛的昌国县,活捉宋明州守赵伯谔,审问赵伯谔得知宋高宗已经跑到温州附近的海域,还要从温州跑福州去。金军于是入海追击,但是金军长途奔袭,后勤供应不上,再加上不习水战,在连续遭到宋水师的进攻之后,金军放弃追击,恨恨而去。

激战黄天荡[编辑]

金军回到临安,决定班师回朝,临走之时一把火烧了临安城。金军决定从镇江渡江北还,此时韩世忠率宋朝水师截与焦山金山之间,兀术趁夜到镇江金山龙王庙侦察,险被韩世忠的伏兵俘虏。此后双方在长江上展开大战,金军因为船小,敌不过宋军的艨艟巨舰,宋金双方沿着长江且战且行,宋军将金军逼入黄天荡,金军进退无路。于是新开老鹤河故道30里,逃出黄天荡。韩世忠追至建康,以战船封锁江面。兀术张榜立赏,招人献破海船渡江策,一王姓福建人贪赏献策:海船无风不动,以火箭射其篷帆,不攻自破。兀术连夜赶制火箭。二十五日,丽日无风,韩世忠的船队停在江上不能动,兀术令将士驾小船射火箭中其篷帆,宋水师被烧死、淹死的将士不可胜数,韩世忠和少数将士在瓜步弃舟,从陆路逃回镇江。[2]。 同年五月,金军自静安镇(今南京西北)渡江北归,北返时放火焚烧了建康城。同时在回去路上岳飞在牛首山设伏,就地取石,垒筑工事,伏击金兵。大败金兵,岳飞乘胜追击,将金兵驱逐过江,趁势收复建康 。[3]

川陕大战[编辑]

兀术从江南回军之后,金国朝廷决定改变直接南下攻宋的路线,首攻川陕西,迂回包抄。1130年,金太宗调右副元帅宗辅统帅陕西诸军攻打川陕,完颜宗弼率本部奉调前往。9月,宗辅进兵洛水,以娄室、宗弼为左、右翼督统,并进合击,富平之战拉开帷幕。而当时的宋朝川陕宣抚处置使张浚也以刘锡为帅,集结了刘锜、赵哲、吴玠等将领统率的数倍于金兵的大军,以层层包围之势,与金军在富平(今陕西富平县北)展开决战。战斗中,兀术身陷重围,部将韩常眼睛被宋军弓箭射中,韩常大怒,拔下箭矢,一时间鲜血淋漓,韩常用泥土覆盖创口,然后跃马继续作战,金将完颜娄室找到了宋军的薄弱处——赵哲统率的宋军,于是以其所率的所有精锐骑兵冲击赵哲军,赵哲军一触即溃,娄室与宗弼合兵掩杀,金军士气大振,致使南宋十八万大军顷刻间土崩瓦解。金军乘胜追击,以少胜多,取得了富平之战的胜利。 富平之战之后,金军继续进攻川陕,1131年冬,兀术领兵攻打吴玠驻守的和尚原,吴玠凭险据守,金军久攻不下,于是退军,这时候宋军伏兵四起,金军且战且退。退了三十里,即将离开和尚原谷口的时候,宋军在谷口列阵,金军迎面撞上,大败。兀术“剃其须髯而去”,麾下将士死伤大半。1134年,兀术领军偷袭和尚原,击败吴璘,占领和尚原。兀术继续进军进攻仙人关,半路又被吴氏兄弟杀得大败,只好退回秦中。

出将入相[编辑]

公元1135年(天会十三年)正月,金太宗完颜吴乞买驾崩,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的孙子完颜亶继位,他就是金熙宗,兀术开始入主中枢。而此时,完颜昌和宗磐执掌大权,两人力主议和,以陕西河南之地归还宋朝为条件逼宋议和,遣使张通古出使南宋。第二年(1136年),宋高宗派遣端明殿学士韩肖胄奉上表称谢,并遣使王伦等出使金国要求归还宋徽宗的梓宫以及母亲韦韦氏和兄弟。紹興九年(1139年),宋高宗秦檜與金議和,南宋向金稱臣納貢。完颜昌和宗磐的行为遭到很多人的反对,兀术察觉完颜昌接受南宋的贿赂,才决定将河南陕西归还南宋为条件,奏请诛杀完颜昌,恢复之前的疆域。于是金熙宗以谋反罪,诛宗磐、宗隽,解除完颜昌兵权。拜兀术为都元帅,封越国王。完颜昌想从燕京跑到南宋去,兀术派追兵追杀,在半路上杀死完颜昌。完颜昌被诛杀之后,兀术进封太子太保,领行台尚书省,兼都元帅。 兀术掌握大权之后,向金熙宗要求讨伐南宋,于是金熙宗再一次发动对宋的战争,出兵夺回原交还宋朝的河南、陕西之地。[4]。1140年,宋金大战又起,开战一个月之后,金军重新占领河南陕西等地。兀术进入汴京,企图渡淮南下继续攻宋。结果现在顺昌被刘锜击败,又在郾城和颍昌被岳家军击败,岳飞挥师北伐,一直打到开封附近的朱仙镇。此时,兀术已经逃出开封,眼看故都收复在即,但是宋高宗在宰相秦桧的提议之下,命令岳飞立刻撤军,并连发十二道金牌,岳飞收到命令,愤惋泣下,朝东往“行在”临安府的方向一再行拜礼:“十年之力,废于一旦。”不得不下令班师。 河南暂平之后,兀术入朝,金熙宗南巡燕京(今北京),兀术回军时候,金熙宗赐予兀术御酒甲胄弓矢良马,在饯行宴会上,左丞相完颜希尹与兀术言语相忤,兀术大怒。次日向皇后裴满氏辞行时,详述其事,言希尹有不轨言行。兀术走后,皇后向熙宗奏明,熙宗派人追回宗弼,许兀术诛杀希尹。遂杀希尹及其二子,又杀了希尹的心腹右丞萧庆及子。 翌年,兀术升为左丞相兼侍中,仍任都元帅,领行台尚书省事。完颜兀术乘各路宋军奉诏南撤之机,率骑兵号称10余万,再次进攻南宋,结果在柘皋被宋军击败。宋将张俊乘胜追击,部下王德和杨沂中在濠州遭金军伏击,张俊部出兵救援。杨沂中、王德只身逃回,部众大部被歼。韩世忠奉命从楚州率部赶到濠州时,败局已无可挽回。金军还企图阻断其归路,韩军且战且退,又回师楚州。待命舒州的岳飞得知战局变化即挥师北上。十二日,岳家军抵达濠州以南的定远县,金军闻风渡淮而去。杨沂中部败于金军后,也于十二日从宣化渡江返回杭州。张俊于十四日渡江返回建康。刘锜部在和州稍作停留,于十八日从采石返回太平州。 战后,宋金开始商谈和议,完颜兀术要求“必先杀岳飞,方可议和”。[5]。绍兴十一年(1141年)宋高宗夺韩世忠岳飞的兵权,解散其军队。秦桧乃诬岳飞谋反,将其下狱,由于找不到证据而无审讯结果,最终岳飞被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于绍兴十一年农历十二月廿九(1142年1月27日)除夕之夜,在杭州大理寺风波亭以鸩赐死。岳云及张宪则在绍兴十一年冬十一月二十七日遭到斩首。绍兴十一年十一月,金朝派使者到临安,谈判议和条件,宋高宗派遣端明殿学士何铸等进誓表,其表曰:

“臣构言,今来画疆,合以淮水中流为界,西有唐、邓州割属上国。自邓州西四十里并南四十里为界,属邓州。其四十里外并西南尽属光化军,为弊邑沿边州城。既蒙恩造,许备籓方,世世子孙,谨守臣节。每年皇帝生辰并正旦,遣使称贺不绝。岁贡银、绢二十五万两、匹,自壬戌年为首,每春季差人般送至泗州交纳。有渝此盟,明神是殛,坠命亡氏,踣其国家。臣今既进誓表,伏望上国蚤降誓诏,庶使弊邑永有凭焉。” 金熙宗皇统二年(1142年)完颜兀术还朝,官拜太傅,独掌军政大权。兀术派遣左宣徽使刘筈初时南宋,以衮冕圭宝佩璲玉册册封赵构为南宋皇帝。其册文曰:

“皇帝若曰:咨尔宋康王赵构。不吊,天降丧于尔邦,亟渎齐盟,自贻颠覆,俾尔越在江表。用勤我师旅,盖十有八年于兹。朕用震悼,斯民其何罪。今天其悔祸,诱尔衷,封奏狎至,愿身列于籓辅。今遣光禄大夫、左宣徽使刘筈等持节册命尔为帝,国号宋,世服臣职,永为屏翰。呜呼钦哉,其恭听朕命。”此通告昭告天下。这一次和议因为在宋高宗绍兴年间签订,故称“绍兴和议”。

绍兴和议”之后,金熙宗赐予完颜宗弼人口牛马各千、骆驼百头、羊万只,将每年南宋进贡岁币中银绢各分出两千两赐予兀朮。 后来完颜宗弼上表乞求致仕,金熙宗不许,厚赏之。皇统七年(1147年),封兀术为太师,领三省事,都元帅、领行台尚书省事。皇统八年十月初七(1148年11月19日),完顏兀朮在上京會寧府病亡,諡忠烈。葬於燕京九龍峰下(今日北京市房山区周口店镇龙门口村北的九龙山主峰下)。

完颜亨

评价[编辑]

宗弼蹙宋主于海岛,卒定画淮之约。熙宗举河南、陕西以与宋人,矫而正之者,宗弼也。宗翰死,宗磐、宗隽、挞懒湛溺富贵,人人有自为之心,宗干独立,不能如之何,时无宗弼,金之国势亦曰殆哉。世宗尝有言曰:“宗翰之后,惟宗弼一人。”非虚言也。

后代[编辑]

完颜承麟

参见[编辑]

完颜阿骨打

说岳全传

岳飞

韩世忠

宋高宗

金熙宗


参考文献[编辑]

  1. ^ “术”(zhú)原写作“朮”,如中药白朮,与“術”(shù)字不同,《簡化字總表》將“朮、術”二字合併簡化為“术”
  2. ^ 據《宋史》本紀第二十六:「夏四月癸酉……韓世忠駐軍揚子江,要金人歸路,屢敗之,兀术引軍走建康。乙酉,以御史中丞趙鼎為翰林學士,鼎固辭不拜。戚方圍宣州。劉光世遣統制王德誘誅劉文舜于饒州。丙申,用趙鼎劾奏,呂頤浩罷為鎮南軍節度使、醴泉觀使。命三省、樞密院同班奏事。韓世忠及兀术再戰江中,金人乘風縱火,世忠敗績。」《金史》本紀第三:「(天會)八年正月甲辰朔...宗弼及宋韓世忠戰於鎮江,不利。四月丙申,復戰於江寧,敗之。諸軍渡江。」《金史》列傳第十五:「宗弼發江寧,將渡江而北。宗弼軍渡自東,移剌古渡自西,與世忠戰于江渡。世忠分舟師絕江流上下,將左右掩擊之。世忠舟皆張五糸兩,宗弼選善射者,乘輕舟,以火箭射世忠舟上五糸兩,五糸兩著火箭,皆自焚,煙焰滿江,世忠不能軍,追北七十里,舟軍殲焉,世忠僅能自免。」上述三段記載來看,應該是韓世忠為宗弻所敗。
  3. ^ 據《宋史》本紀第二十六:「(建炎四年)五月甲辰,以范宗尹為尚書右僕射兼禦營使。辛亥,統領赤心隊軍馬劉晏及戚方戰于宣州,敗死。壬子,金人焚建康府,執李棁、陳邦光而去。淮南宣撫司統制岳飛邀擊于靜安鎮,敗之。」《宋史》列傳第一百二十四:「四年,兀朮攻常州,宜興令迎飛移屯焉。盜郭吉聞飛來,遁入湖,飛遣王貴、傅慶追破之,又遣辯士馬皋、林聚盡降其眾。有張威武者不從,飛單騎入其營,斬之。避地者賴以免,圖飛像祠之。金人再攻常州,飛四戰皆捷;尾襲於鎮江東,又捷;戰于清水亭,又大捷,橫屍十五里。兀朮趨建康,飛設伏牛頭山待之。夜,令百人黑衣混金營中擾之,金兵驚,自相攻擊。兀朮次龍灣,飛以騎三百、步兵二千馳至新城,大破之。兀朮奔淮西,遂復建康。飛奏:「建康為要害之地,宜選兵固守,仍益兵守淮,拱護腹心。」帝嘉納。兀朮歸,飛邀擊于靜安,敗之。」皆是建炎四年,而非次年。
  4. ^ 詳見宋史本紀第二十九及金史本紀第四,雙方說法有所不同,宋方稱金叛盟;金方稱宋渡河來攻。
  5. ^ 這段記載在宋史中只見於岳飛列傳,其餘高宗本紀、秦檜列傳,金史熙宗本紀、宗弻列傳皆無此記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