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順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元惠宗
烏哈噶圖汗
Ухаант хаан

第15代蒙古大汗

第11代大元皇帝
Yuan 惠宗.jpg
元惠宗皇帝像
前任 元寧宗(懿璘質班汗)
繼任 元昭宗(必里克圖汗)
年號

元统:1333年十月—1335年十一月
至元:1335年十一月—1340年

至正:1341年—1370年
出生 元仁宗延祐七年庚申猴年四月十七日
1320年5月25日
出生地 漠北草原
逝世

元惠宗至正三十年庚戌狗年四月二十八日
(五十一歲)
1370年5月23日(50歲)

應昌城(今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西北达里诺尔西南的达尔罕苏木)
登基 元惠宗至顺四年癸酉雞年六月初八日
1333年7月19日
元上都皇宫大安阁(今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正蓝旗多伦县西北闪电河畔)
首都 大都(1333年—1368年)
上都(1368年—1369年)
應昌城(1369年—1370年)
廟號 惠宗
諡號 順皇帝(明)
汗號 烏哈噶圖汗(ᠤᠬᠠᠭᠠᠲᠤ ᠬᠠᠭᠠᠨ
陵墓 起輦谷
父親 元明宗(忽都篤汗)
母親 邁來迪
皇后
皇子

元惠宗妥懽貼睦爾[1]蒙古语ᠲᠣᠭᠠᠨᠲᠡᠮᠦᠷ鲍培转写toγan temür西里尔字母Тогоонтөмөр[2],1320年5月25日-1370年5月23日),元朝廟號惠宗[3]蒙古語稱號烏哈噶圖汗[4]蒙古语ᠤᠬᠠᠭᠠᠲᠤ ᠬᠠᠭᠠᠨ鲍培转写uqaγatu qaγan西里尔字母Ухаант хаан[2][5];或蒙古语ᠤᠬᠠᠭᠠᠨ ᠲᠤ ᠬᠠᠭᠠᠨ鲍培转写uqaγan-tu qaγan[6]),明朝諡號順皇帝,又稱至正帝[7]庚申帝[8]庚申君[9]元朝第十一位皇帝,蒙古帝国第十五位大汗,他是元朝北遁前的最後一位皇帝,後元朝在北方的朝廷被稱為北元,在位时间是从1333年7月19日至1370年5月23日,在位37年。

1335年元朝和三大汗国疆域图,窝阔台汗国于1310年灭亡

家世背景[编辑]

生平[编辑]

幼年[编辑]

延祐七年四月十七日(1320年5月25日),生于北方草原,生父是元明宗,生母是迈来迪

流放到高丽大青岛湖广等处行中书省静江[编辑]

至順元年(1330年)四月,元明宗皇后八不沙被杀,妥懽帖睦尔被驱逐,首先被驱逐到高丽大青岛,後来到湖广等处行中书省静江(今桂林)。

元宁宗逝世[编辑]

至順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1332年12月14日),元宁宗逝世,太后弘吉剌·卜答失里坚持弃子立侄,下令立妥懽帖睦尔为皇帝,受到左丞相欽察燕帖木儿反对,

继位[编辑]

  • 至顺四年(1333年)五月左丞相燕帖木儿病死。
  • 至順四年农历六月初八(1333年7月19日)妥懽帖睦尔最终得以继位。

任內大事紀[编辑]

  • 1333年六月,惠宗登基后不久,任命伯颜为太师、中书右丞相。
  • 元統三年(1335年)六月,欽察燕帖木儿的儿子唐其势阴谋推翻元惠宗,另立文宗义子答剌海。右丞相伯颜粉碎唐其势叛乱。粉碎唐其势叛乱后,伯颜的势力大增,把持着朝政,史稱伯颜专权
  • 1335年七月,惠宗被被迫下诏罢除左丞相,专命伯颜为中书右丞相,伯颜开始专权,他甚至一度不把元惠宗放在眼裏。伯颜采取排挤汉人的政策,如禁止汉人参政、取消科举、不许汉人学蒙古语等,这些做法加深了汉两族之间的不和,也使得元惠宗更加不满。
  • 至元六年(1340年)二月,在伯颜之侄脱脱的帮助下,元惠宗罢免并流放伯颜。
  • 至元六年(1340年)六月,废黜文宗子燕帖古思的太子地位并将之流放。
  • 至元六年(1340年)七月,燕帖古思在放逐途中被杀,从而消除了夺权隐患,控制了政局。伯颜的一系列排挤汉人的政策也全部被废除。
  • 至正11年(1351年)四月初四日,诏命贾鲁工部尚书、充总治河防使。征发民工15万,军士2万,兴役治黄河。贾鲁回朝,向顺帝上《河平图》。
  • 至正13年(1353年)五月,身为中书左丞相的贾鲁,突然病卒,享年57岁。

任內民變[编辑]

  • 至正11年(1351年),徐壽輝起兵,建天完朝,陳友諒投效其將領倪文俊麾下。
  • 至正15年(1355年)2月,刘福通迎韓山童之子韓林兒為皇帝,稱小明王,国号宋,定都亳州,建元龙凤。他为枢密院平章,旋改任丞相。
  • 至正17年(1357年)二月,龙凤将领毛贵浮海破胶州;三月,陷莱州,据益都。龙凤将领李武、崔德绕过潼关,夺七盘,进据蓝田,直趋奉元。六月,刘福通自帅一军攻汴梁,余军分三路北伐:關鐸、潘誠、沙劉二等攻怀庆,深入晋冀,白不信、大刀敖等西取关中;毛贵自山东北上。
  • 至正17年(1357年)九月,陳友諒襲殺反徐壽輝的倪文俊,自稱勤王,自稱宣慰使,起兵攻下江西諸路,連克江西、安徽、福建等地。
  • 至正18年(1358年)二月,毛贵攻占济南。三月,毛贵北攻蓟州、漷州,进逼枣林,距大都一百二十里,战失利,退回济南。五月,刘福通攻破汴梁,自安丰(今安徽寿县)迎韩林儿,定为国都。龙凤政权中央分设六部、御史等诸官属;在山东、江南等地分设行省。
  • 至正19年(1359年)正月,關鐸、潘誠、沙劉二东攻全宁,焚鲁王府宫阙。再破元上都,焚之。进破辽阳,入高丽境。八月,汴梁被察罕帖木儿攻破,刘福通韩林儿退据安丰(今安徽寿县)。
  • 至正19年(1359年),陳友諒殺天完將領趙普勝,挾徐壽輝,遷都江州(今江西九江),自立為漢王。
  • 至正廿年(1360年),陳友諒攻陷鳩州,命死士刺殺徐壽輝於至鳩州采石(今安徽省馬鞍山市)五通廟,隨即登基稱帝,國號漢,改元大義,以鄒普勝為太師,張必先為丞相。隨即與張士誠合攻朱元璋。朱元璋金陵應天府被圍,只好遣胡大海進攻信州,迫陳友諒回師救援,朱元璋一面離間張士誠,張按兵不動。陳朱雙方在金陵城西北的龍灣展開惡戰,不巧江水退潮,百艘巨艦擱淺,陳友諒大敗,敗走江州(今九江)。
  • 至正23年(1363年)二月,張士誠呂珍圍攻安豐,杀劉福通朱元璋前往救援,打败呂珍,迎韓林兒滁州
  • 至正23年(1363年),陳友諒率六十萬水軍進攻朱元璋,朱以水軍二十萬親征,是為「鄱陽湖之戰」。陳友諒自恃巨艦出戰,採用炮攻,差點捕獲朱元璋。隨後,朱元璋採納郭興的建議,利用東北風而改用火攻,致使陳友諒部隊大量受損。之後朱元璋利用鄱陽湖水位降低便於小舟活動,改為分兵水路圍攻陳友諒。陳友諒突圍時起霧,陳從船艙中探頭出看,竟中流箭而死,漢軍潰敗。隨後朱元璋圍攻武昌,並盡佔湖北各地。陳友諒死後,張定邊等人在武昌立陳友諒次子陳理登基为帝,改元德壽。
  • 至正24年(1364年),朱元璋西吴军廖永忠部兵臨武昌城下,陳理出降。陈友谅墓在湖北武汉著名景點黃鶴樓旁。
  • 至正28年(1368年9月14日),明朝军队从元大都齐化门外攻城而入,蒙古退出中原,元朝对長城以南的區域統治结束。

北逃[编辑]

駕崩[编辑]

1370年5月23日崩,庙号惠宗[3]蒙古語稱“烏哈噶圖汗”。明太祖認為他“順天應人”,給他上諡號順皇帝


至元废科与至正复科[编辑]

至元元年(1335年)十一月,专权的右丞相伯颜使得惠宗下诏停止科举取士,因为伯颜专权到至元六年(1340年)二月,原本定于至元二年(1336年)和至元五年(1339年)在大都举行的两次科举取士都被迫停止,史称“至元废科”。[10]

1340年二月,伯颜去职,脱脱被惠宗任命为知枢密院事;1340年十月,惠宗任命脱脱为右丞相。

至元六年(1340年)十二月,惠宗下诏恢复科举取士。至正元年(1341年)八月,全国范围内恢复乡试,至正二年(1342年),会试殿试相继在大都举行,史称“至正复科”。

此后科举取士三年一次,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最后一次在大都举行会试和殿试。1368年八月元朝退回草原后,不再有科举取士。

宪台通纪与至正条格[编辑]

至元二年(1336年),在增订元仁宗年间的监察法规《风宪宏纲》的基础上,将有关御史台的典章制度汇编为《宪台通纪》。[11]

至元四年(1338年)三月,命中书平章政事阿吉剌根据《大元通制》编定条格,至元六年(1340年)七月,命翰林学士承旨腆哈、奎章阁学士崾崾等删修《大元通制》,至正五年(1345年)十一月书成,右丞相阿鲁图等入奏,请元惠宗赐名《至正条格》。[12]

这部法典共有2909条,其中包括制诏150条、条格1700条、断例1059条。

至正六年四月五日(1346年4月26日),将《至正条格》中的条格断例两部分(2759条)颁行天下。1368年9月14日元朝退回草原后,《至正条格》逐渐失传。

2002年在韩国庆州发现元刊残本《至正条格》,包括条格12卷、断例近13卷,以及断例全部30卷的目录。其中,条格存374条,断例存426条,总数共计为800条。

至正新政[编辑]

1340年-1344年,脱脱第一次为相期间,以及1344年-1349年,元惠宗亲政期间,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以革新政治,缓和社会矛盾,史称“至正新政”。

惠宗亲政改革措施[编辑]

1344年五月,脱脱因病辞职,1344年-1349年,由元惠宗亲政,至正六年(1346年),颁行法典《至正条格》,以完善法制;颁布举荐守令法,以加强廉政;下令举荐逸隐之士,以选拔人才。

脱脱第一次为相期间和元惠宗亲政前期,政治比较清明,社会矛盾有所缓和,但未能从根本上解决积弊已久的社会问题。

怠于政事[编辑]

元惠宗画像

后期怠于政事,荒於游宴,學“行房中运气之术”,有匠材,能製金人玉女自动报时器。又造宫漏,“其精巧绝出,人谓前代所罕有”,史稱「魯班天子」。至正十年(1350年)國内发生通货膨胀,加上为了治水(當時因黃河水災頻繁,元惠宗下令右丞相脫脫遏黄河回故道以整治水患)加重了徭役,导致至正十一年(1351年)红巾军起事,红巾军一度在1359年1月8日攻入上都,焚毁宫阙,留七日后方才离去。虽然在元朝名将察罕帖木儿的努力下,1362年元军获得很大战果,但由于叛軍的势力已经很大,朝廷内部又发生皇帝和皇太子愛猷識理答臘(即后来即位的元昭宗)两派之间的明争暗鬥,因此元惠宗无法有效地控制政局,而在外的各行省的将领有时也各行其是,不听中央统一指挥。这一切给朱元璋提供了巩固其地位的机会。

元亡明興[编辑]

至正二十八年正月初四日(1368年1月23日)朱元璋建立明朝,統一南方,責令北伐,徐达率领的军队逼近大都,闰七月二十八日(1368年9月10日),元惠宗夜半开大都的健德门北奔,率太子愛猷識理答臘、后妃、臣僚等逃离大都,八月初二日(1368年9月14日),明朝军队从大都的齐化门攻城而入,元朝正式退出中原,回到北方草原。

八月初四日(1368年9月16日),元惠宗到达上都。至正二十九年六月十三日(1369年7月16日),明军逼近上都,元惠宗离开上都,当天到达应昌。六月十七日(1369年7月20日),明军将领常遇春攻克上都

元惠宗在上都应昌那里曾两次组织兵力试图收复大都,但都被明朝军队击败。至正三十年(洪武三年)四月二十八日(1370年5月23日)元惠宗因痢疾在应昌去世,享年51岁。

皇太子愛猷識理答臘在应昌繼承了皇位,是为元昭宗,并于1371年改元宣光。至正三十年五月十六日(1370年6月10日),明军将领李文忠攻克应昌,元昭宗逃往和林,继续延续元朝,和明朝对抗。

外交[编辑]

曲阜重建颜庙纪念碑 至正九年(1349 AD)

圣座[编辑]

若望二十二世本篤十二世成功地在整个大蒙古国推广天主教會, 从1317年到1343年,从克里米亚半岛到中国。 汗八里總主教孟高维诺, 1328年逝世。随后阿蘇特人1336年写信给本篤十二世要求派遣新的大主教。1336年,元惠宗派遣留住在中国的拂郎国人安德烈等十五人回访欧洲,并致书圣座罗马教皇应约1338年派以马黎诺里为首的数十人的使团来到中国,将近3年后,[13]于1342年七月抵达元上都,七月十八日(农历)元惠宗在上都慈仁殿会见了来使。马黎诺里向惠宗进呈教皇信件和一匹佛郎国马,这匹被称作天马的法国马,“长一史一尺三寸,高六尺四寸”,引起朝中的惊叹。后惠宗敕画家作画,来记述这一朝贡盛事。周朗曾奉旨作过《佛郎国献马图》。

德里蘇丹國[编辑]

1338年,德里蘇丹國苏丹穆罕默德·賓·圖格魯克摩洛哥旅行者伊本·白图泰作使者访问元朝拜访元惠宗。礼物包括200名印度教徒奴隶,在Doab平原遭到了印度教信徒的袭击,帝国4000骑兵全部遇难,失踪78人。他们被分割、捕捉、有的被杀害。伊本·白图泰幸运抵达中国。然而他说,他到中国时,可汗死了,他继续向北行走,和他的伙伴Al-Bushri经过京杭大运河北京,拜访元惠宗。[14]

日本[编辑]

高丽抓获一日本渔船,认为该渔船是间谍船,并将该船送往宗主元朝,順帝命令释放回国,足利幕府派遣由一名和尚带领的使团访问表示感谢。

轶闻[编辑]

後世盛傳元惠宗妥懽帖睦爾为宋恭帝之子。元文宗曾佈告中外,“言明宗在朔漠之时,素谓(妥懽帖睦爾)非其己子。[15]”遂徙於高麗,後遷靜江。元末明初人權衡撰《庚申外史》,謂瀛國公駐錫甘州山寺(元時稱十字寺,即張掖大佛寺)時,封地位於汪古部舊地及居延一帶的趙王曾以一葛逻禄女子與之(即順帝生母邁來迪)。延祐七年四月,回回女生一男子。時值武宗長子周王和世琜(即位後為元明宗)流亡西北,過甘州山寺,見瀛國公幼子,“大喜,因求為子,並其母載以歸”。明代以後,此說遂成確論。至清代四庫提要認為此說乃宋遺民僞造,明人“附會而盛傳之”,“覈以事實,渺無可據,實為荒誕之尤,非信史也”。”近時學者有謂瀛國公在移駐甘州之前,可能居于謙州吉利吉思地界(今葉尼塞河上游)。當時周王和世琜自陝西至嶺北過金山(阿爾泰山),流亡於察合臺後王封地,地理上與謙州接近,因此有相見贈子(趙㬎贈子)的可能。

虽然宋恭帝和元明宗有相见赠子的可能,但是根据众多史料分析,元惠宗妥懽帖睦爾却不可能是宋恭帝的儿子,只能是元明宗的儿子。

元文宗虽然曾下诏天下,“言明宗在朔漠之时,素谓非其己子”,并将妥懽帖睦爾流放到广西静江,但是在1332年12月14日元宁宗懿璘质班(元明宗嫡长子)去世后,元文宗卜答失里皇后不顾右丞相燕帖木儿的坚决反对,不立元文宗的儿子燕帖古思,而是一定要立妥懽帖睦爾(元明宗庶长子),并在燕帖木儿死后最终立妥懽帖睦爾为帝。

由此可以推断,元惠宗妥懽帖睦爾只能是元明宗的儿子,不可能是宋恭帝或者其他人的儿子。元文宗在位时下诏天下说他不是元明宗的儿子,并将他流放到广西,只是为了避免他对元文宗本人的皇位产生威胁,同时也为了剥夺他将来即位的合法性,但元文宗后来在去世前因为毒死哥哥元明宗一事而幡然悔悟,于是立下遗诏,不立自己的儿子,只准立元明宗的儿子,于是卜答失里皇后先后立了元宁宗元惠宗为帝。

元世祖忽必烈的后裔众多,如果元惠宗不是元明宗的儿子,那他自然就不是元世祖后裔,元文宗卜答失里皇后不可能立他为帝,其他的元朝皇族也一定会坚决反对,众位大臣们也不会同意。从元文宗皇后坚持一定要立他为帝这一点就足以以推断出元惠宗妥懽帖睦爾一定是元明宗的儿子,一定不是宋恭帝的儿子,说他是宋恭帝之子不过是野史传闻,不可采信。

三国时期曹魏李康《运命论》:“夫黄河清而圣人生。”元惠宗统治年间,出现过三次“河清”,一次是至正二十年(1360年),“十一月甲寅朔,黄河清,凡三日。”,另一次是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黄河自河东清者千余里,河鱼历历,大小可数。庚申帝闻之,惨然不乐者数日。群臣奏曰:“河清,王者之瑞,胡为不乐耶?”上曰:“传云,黄河清,圣人生。当有代朕者。”群臣复曰:“皇太子生子,是陛下圣孙,即其应也。”上笑而释。 ”[16]还有一次是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五月甲子朔,黄河清。”

倭寇之祸[编辑]

倭寇在这一时期频繁骚扰中国沿海,据泉州地方志记载,至元二年(1336年)和至正七年(1347年)惠安县衙两次被倭寇烧毁;至正年间(1341—1368年),一股倭寇在金门登陆,于马坪附近各乡村大肆焚掠,因台风沉船,被当地群众全部歼灭。[17]至正十八年以来,倭人连寇濒海郡县,至正二十三年八月丁酉朔,倭寇蓬州,被守将刘暹击败。[18]

家庭[编辑]

[编辑]

  • 答纳失里皇后,钦察氏,元惠宗第一任皇后,1333年被册立为皇后,1335年被赶出皇宫,在开平民舍被丞相伯颜用毒酒毒死。
  • 伯颜忽都皇后,弘吉剌氏,元惠宗第二任皇后,1337年三月被册立为皇后,1365年八月去世
  • 奇皇后,蒙古名字完者忽都,高丽人,元惠宗第三任皇后,1337年伯颜忽都被册立为皇后,1340年奇氏被册立为第二皇后,1365年被册立为皇后,1368年随元惠宗一起逃离大都,回到北方草原,1369年去世[19]

[编辑]

儿子[编辑]

  • 元昭宗爱猷识理达腊,1353年被立为皇太子,1370年即位称帝,北元皇帝,生母是奇皇后
  • 元天元帝脱古思帖木儿,1378年即位称帝,北元皇帝
  • 真金,生母是伯颜忽都皇后,二岁夭折
  • 雪山,生母是伯颜忽都皇后,1364年,孛罗帖木儿率兵入京,赶走皇太子爱猷识理达腊,试图拥立雪山为皇太子,1365年,孛罗帖木儿被刺身亡,爱猷识理达腊与扩廓帖木儿(王保保)率兵入京,伯颜忽都皇后以忧死,幼子雪山,其母家取归直北海都田地。[20]
  • 失秃儿太子,又写作实逗太子,1351年奉命前往高丽,并娶高丽女为妃。[21]
  • 峦峦太子,1353年奉命前往高丽,并娶高丽女为妃。[21]

相关史料[编辑]

評價[编辑]

  • 元惠宗即位前,朝廷太史的看法:“不可立,立则天下乱。”[22]
  • 清朝史学家邵远平元史类编》的評價是:“册曰:绝人巧智,惟事荒恣;纲纪懈弛,用殄厥世;稗史所称,非明宗嗣;附会诏书,事近暧昧。”[23]
  • 清朝史学家曾廉元书》的評價是:“论曰:世有畏其子之悍戾而柔之以秘密佛法者乎?昔隋炀父子相忌,至死而俱不悟,可哀也。宠妾骄子,目羸豕蹢躅之戒而忘为潜龙,至于屠戮将相,擅兴兵戎,脱脱、太平因是陨身丧家,而激孛罗、扩廓之辟,如人之有肢体,而构之伤残,雀彀未成而社稷墟矣。然以秃鲁帖木儿之言,杀合麻、雪雪,而曾不察废立之谋之出自宫闱也。则帝亦谚所谓莫知苗硕者也。犹复徘徊塞下,考终沙漠,非不幸矣。”[24]
  • 初史学家屠寄蒙兀儿史记》的評價是:“先是,汗居应昌,常郁郁不乐,作歌曰:‘失我大都兮,冬无宁处;失我上都兮,夏无以逭暑。惟予狂惑兮,招此大侮;堕坏先业兮,获罪二祖。死而加我恶谥兮,予妥懽帖睦尔奚辞以拒?’歌声甚哀。继之以泣。至今蒙兀人尚能按之。汗性好技巧,尝于内苑造龙船,自制模型,委供奉少监塔思不花监匠仿作。船成,首尾长百二十尺,广二十尺。前瓦簾穿廊、两暖阁,后吾殿楼子,龙身及殿宇皆五彩金涂,行时龙首口、眼、两爪及尾胥动。水手二十四人,黄袜额、服紫衫,束金荔枝带。于船之两舷各手一篙,自后宫至前宫山下海子内,往来游戏。又自制宫漏,约高六七尺,广半之,造木为匮,藏诸壼其中,运水上下,匮上设西方三圣殿,匮腰立玉女,奉时刻筹,时至辄浮水而上,左右列二金甲神,一县钟,一县钲。夜则神人自能按更而击,无分豪差,当钟钲之鸣,狮凤在侧者皆翔舞。匮之东西有日月宫,飞仙六人立宫前,遇子午时,飞仙自能耦进,度仙桥达三圣殿,已复退立如前。精巧绝伦,前代未有。汗冲龄践阼,颇能尊师重道,自诛伯颜,躬裁大政,一时有中主之目。久之昵比群小,信奉淫僧,肆意荒嬉,万几怠废,宫庭亵狎,秽德章间。遂令悍妻干外政之柄,骄子生内禅之心,奸相肆蠹国之谋,强藩成跋扈之势。九重孤立,威福下移,是非不明,赏罚不公,水旱频仍,盗贼滋起。人心既去,天命随之矣。”[25]
  • 民国官修正史新元史柯劭忞的評價是:“惠宗自以新意制宫漏,奇妙为前所未有,又晓天文灾异。至元二十二年,自气起虚后,扫太微垣,台官奏山东应大水。帝曰:‘不然,山东必陨一良将。’未几,察罕帖木儿果为田丰所杀。其精于推验如此。乃享国三十余年。帝淫湎于上,奸人植党于下,戕害忠良,隳其成功。迨盗贼四起,又专务姑息之政,縻以官爵,豢以土地,犹为虎傅翼,恣其抟噬。孟子有言:安其危,而利其灾,乐其所以亡者。呜呼,其帝之渭欤!然北走应昌,获保余年;视宋之徽、钦,辽之天祚,犹为厚幸焉。”[26]
  • 庚申外史认为:他不嗜酒,善画,又善观天象。性格顽劣。当时有人认为他昏愚、优柔不断。可是庚申外史认为,他并非如此,而是一个阴毒的人,幼年“头发常生虮虱,使民妪捕之,告妪曰:「是虽血食于我,我不忍杀之,不如以纸裹之,悬于屋檐下,冷杀可也。」”其问甲则曰:「乙与汝甚不许也。」问乙则曰:「甲与汝甚不许也。」及甲之力足以去乙,则谓甲曰:「乙尝欲图汝,汝何不去之也?」乙之力足以去甲,则亦如是焉。故其大臣死,则曰:「此权臣杀我也。」小民死,则曰:「此割据弄兵杀我也。」人虽至于死,未尝有归怨之者。看似善良,实际上善于挑拨他人矛盾,借刀杀人。

註釋[编辑]

  1. ^ 元史·順帝紀》、《元史·燕鐵木兒傳》多次出現“妥懽貼睦爾”,《元史·寧宗紀》作“妥懽帖木耳”,《元史·明宗紀》作“妥懽帖木爾”,《元史·后妃傳》作“妥懽帖睦爾”。
  2. ^ 2.0 2.1 见《蒙古源流》、罗氏《黄金史》。
  3. ^ 3.0 3.1 王世貞《北虜始末志》(載於《弇州山人四部稿》卷八十):“元主開門北遁,至應昌,二年殂,其國人謚曰惠宗,而高皇帝……尊之曰順帝。”清《蒙古世系譜》卷四也有類似記載。
  4. ^ “烏哈噶圖汗”見《钦定蒙古源流》,是經由滿語轉譯而得。清《蒙古世系譜》作“烏哈哈圖汗”。民國《新元史》作“烏哈圖汗”,《蒙兀兒史記》作“烏哈客圖可汗”(妥懽帖木爾汗紀)、“烏哈噶圖”(宗室世系表)。现代学者译作“乌哈噶图可汗”、“乌哈笃皇帝”(见乌兰《〈蒙古源流〉研究》,辽宁民族出版社,2000年)等。
  5. ^ 「烏哈篤」在蒙古語中意思是「明智」。
  6. ^ 见《黄金史纲》。
  7. ^ 元惠宗年号“至正”,《元史·明宗本纪》中又称之为“至正帝”,具体记载如下:“是岁夏四月丙寅,子妥懽帖睦尔生,是为至正帝。”
  8. ^ 因为元惠宗生于元朝延祐七年(庚申年,公历1320年),叶子奇的《草木子》中,称元惠宗为“庚申帝”。
  9. ^ 三垣筆記
  10. ^ 元朝的科举取士一共经历四个阶段:戊戌选试、延祐复科、至元废科和至正复科。在词条科举中,对元朝科举取士的四个阶段有详细的介绍,此外,在词条元太宗中,对“戊戌选试”有详细介绍,在词条元仁宗中,对“延祐复科”有详细介绍。
  11. ^ 元人潘迪所撰《宪台通纪·后序》称:“洪惟世祖皇帝,肇建宪台,慎简端士,任以耳目之职,规模宏远,法制详备,纶音炳焕,见诸简册,其所以肃清风化,昭示彝典,儆于有位者至矣。列圣相承,咸守成宪,今圣天子作新风纪,祖训是式,宪臣思所以上体宸衷,下振纲维,以为《风宪宏纲》虽已颁布,然事之首尾,制之因革,犹未尽举,至若因事处,宜随时立制者,苟不备载沿革,无以详其本末,考其先后,乃命宪属赵承禧稽之简策,参以案牍,旁询曲采,汇集成书。”《永乐大典》[M]卷2608,中华书局印本。
  12. ^ 《至正条格》是元朝的法律之一。《至正条格》1346年4月26日颁行天下后,一共在全国范围内使用22年,至正二十八年农历八月二日(1368年9月14日),明军攻克元大都,元朝退回北方草原后,《至正条格》逐渐失传。明初修《永乐大典》,将《至正条格》收入,但只是残本,原书卷数已不可考究,根据《永乐大典》记载,残本共23卷,分祭祀、户令、学令、选举、仓库、捕亡、赋役、狱官等27目。清修《四库全书》时,从《永乐大典》中辑得23卷的残本。但是,《四库全书》只把残本的《至正条格》列入存目,导致此书后来在中国最终失传。 长期以来,国内国际元史研究者均认为《至正条格》已经失传。 2002年在韩国东南部的庆州发现其元刊残本《至正条格》两册,包括“条格”、“断例”各一册。由于年代久远,书籍破损严重,经过数年的修复整理,庆州残本《至正条格》在2007年8月由韩国学中央研究院正式整理出版,分影印本和校点本两册。 以下内容节选自北京大学历史系 张帆教授的论文:《重现于世的元代法律典籍 ——残本<至正条格>》: 据残本《至正条格》所存断例目录,包括卫禁、职制、户婚、厩库、擅兴、贼盗、斗讼、诈伪、杂律、捕亡、断狱11门,除缺少唐、金律的第一门“名例”外,其馀篇目、次序皆与唐律和金律完全相同。《至正条格》的断例共30卷,现存者是其前半部分,依次为第一卷《卫禁》,第二至六卷《职制》,第七、八卷《户婚》,第九至十二卷《厩库》,第十三卷(后半阙)《擅兴》。残本《至正条格》没有全部条格的目录,但通过《四库全书总目》为《至正条格》撰写的提要,可知其条格篇目分别为祭祀、户令、学令、选举、宫卫、军防、仪制、衣服、公式、禄令、仓库、厩牧、田令、赋役、关市、捕亡、赏令、医药、假宁、狱官、杂令、僧道、营缮、河防、服制、站赤、榷货,共27门,与现在知道的唐令、金令篇目亦大多相同。残本《至正条格》的条格部分依次为第二十三卷《仓库》,二十四卷《厩牧》,二十五、二十六卷《田令》,二十七卷《赋役》,二十八卷《关市》,二十九卷《捕亡》,三十卷《赏令》,三十一卷《医药》,三十二卷《假宁》,三十三、三十四卷《狱官》。大概可以推断,其条格的总卷数应有40到50卷。 以下文字出自《四库总目提要》: “元惠宗至正年间官撰。凡分目二十七:曰《祭祀》,曰《户令》,曰《学令》,曰《选举》,曰《宫卫》,曰《军防》,曰《仪制》,曰《衣服》,曰《公式》,曰《禄令》,曰《仓库》,曰《厩牧》,曰《田令》,曰《赋役》,曰《关市》,曰《捕亡》,曰《赏令》,曰《医药》,曰《假宁》,曰《狱官》,曰《杂令》,曰《僧道》,曰《营缮》,曰《河防》,曰《服制》,曰《跕赤》,曰《榷货》。案《元史·刑法志》载,元初平宋,简除繁苛,始定新律。至元二十一年,中书省咨各衙门,将原降圣旨条律,颁之有司,号曰《至元新格》。仁宗时,又以格例条画,类集成书,号曰《风宪宏纲》。英宗时复加损益,书成,号曰《大元通制》。其书之大纲有三:一曰《诏制》,二曰《条格》,三曰《断制》。自仁宗以後,率遵用之,而不及此书。据欧阳元序,则此书乃顺帝至元四年中书省言,《大元通制》,纂集於延祐乙卯,颁行於至治之癸亥,距今二十馀年。朝廷续降诏条,法司续议格例,简牍滋繁,因革靡常。前後衡决,有司无所质正。往复稽留,吏或舞文。请择老成耆旧、文学法理之臣,重新删定。上乃敕中书专官,典治其事。遴选枢府宪台、大宗正、翰林集贤等官,编阅新旧条格,参酌增损。书成,为制诏百有五十条,格千有七百,断例千五十有九。至正五年书成,丞相阿鲁图等入奏,请赐名曰《至正条格》。其编纂始末,厘然可考。《元史》遗之,亦疏漏之一证矣。原本卷数不可考,今载於《永乐大典》者,凡二十三卷。”
  13. ^ 王恽《中堂事记》
  14. ^ http://books.google.com.pk/books?id=ZF2spo9BKacC&pg=PA100&lpg=PA100&dq=ibn+battuta+in+tabriz&source=bl&ots=W7cVGG8O_P&sig=YCJFRE8hVw5fziHEOr9t58MurY4&hl=en&sa=X&ei=gQy5UP3eIMy0hAfr_4HgCA&redir_esc=y#v=onepage&q=china&f=false
  15. ^ 宋濂:《元史·本纪第三十八·顺帝》
  16. ^ 叶子奇草木子
  17. ^ 海上巨患 嘉靖朝倭寇肆虐之谜
  18. ^ [《元史·顺帝本紀》]
  19. ^ 新元史 卷一百四·列传第一
  20. ^ 参见叶子奇《草木子》卷三上《克谨篇》,中华书局点校本,第45页,1959年。
  21. ^ 21.0 21.1 参见高丽史卷三十八《恭愍王世家一》,忠穆王三年十二月庚子,恭愍王二年八月庚子,甲寅等条,朝鲜,1975年。
  22. ^ 《元史》原文为:“太史亦言帝不可立,立则天下乱”,选自 《元史·顺帝本紀》
  23. ^ 《元史类编》卷十《顺帝》
  24. ^ 《元书》卷十五《顺帝本纪》
  25. ^ 《蒙兀儿史记》卷十七《妥懽帖睦尔汗本纪下》
  26. ^ 《新元史》卷二十六《惠宗本紀四》
元順帝
元朝
蒙古帝国的分支
出生于: 1320年5月25日 逝世於: 1370年5月23日
統治者頭銜
前任:
元宁宗懿璘质班汗
(二弟)
中國皇帝
1333年—1368年
繼任:
明太祖朱元璋
大元皇帝
蒙古大汗

1333年—1370年
繼任:
元昭宗必里克图汗
(儿子)
新頭銜 北元皇帝
1368年—1370年
  1. ^ 自元昭宗以後,所有北元君主皆不自稱皇帝,只自稱可汗。漢文的廟號與諡號也不再有。黎東方. 《細說元朝》. 二六 〈蒙古可汗與元朝皇帝的名單〉.傳記文學出版社 . 1981年: 第215頁.
  2. ^ “本朝龙兴,蒙古科尔沁部率先归附,及既灭察哈尔,诸部相继来降。于是正其疆界,悉遵约束。有大征伐,并帅师以从。及定鼎后,锡以爵禄,俾得世及。每岁朝贡以时,奔走率职惟谨,设理藩院以统之。”嘉庆《大清一统志》外藩蒙古统部
  3. ^ 天聪八年(1634年),林丹汗病死于大草滩,察哈尔、克什克腾部众相继归降。次年(1635年)四月,林丹汗之子额哲出降,献元代传国玺“制诰之宝”,察哈尔部灭亡。鄂尔多斯部、归化城土默特一并归降。天聪十年(1636年)四月,漠南蒙古各部王公台吉来盛京朝觐,奉皇太极为蒙古大汗。皇太极改国号为大清,改元崇德。置蒙古衙门统管蒙古事务,并派员前往归附的蒙古各部“查户口、编牛录、会外藩、审罪犯、颁法律、禁奸盗”。《清史稿》太宗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