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先驅者鍍金鋁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先驅者鍍金鋁板

先驱者鍍金鋁板,是指安裝在兩艘無人駕駛太空探測器先驱者10號先驱者11號上,一塊載有由人類發出的訊息的鍍金板。板上刻有一男一女的畫像,及一些符號用以表示這艘探測器的來源。就像海中漂浮的瓶中信,這段訊息將會在星際間漂浮。但是,若探測器要航行到一個距離太陽系30光年距離的恆星的話,其所需的平均時間就已經比我們身處的銀河系現時的年齡還要長。

先驱者探測器是第一個離開太陽系人造物件。這塊鍍金鋁板裝嵌在探測器上天線的主柱之下,用以保護其不受太空塵所侵蝕。美國太空總署希望這塊板及探測器本身能比地球及太陽更加長壽。

在先驱者計劃後,旅行者計劃的探測器亦仿效這塊鍍金鋁板,把更加複雜及詳細的訊息收錄於旅行者金唱片之中,隨著探測器於1977年發射到太空之中。

歷史[编辑]

裝嵌在先驅者10號上的鍍金鋁板

在先驅者探測器上裝上鍍金鋁板傳遞人類訊息這個構思,最初是由艾力克·博吉斯水手計劃時參觀位於加州帕薩迪那噴氣推進實驗室時提出的。當時他與霍格蘭德,去找曾在克里米亞一個會議上,以和外星高智慧生物作溝通為題演講過的著名天文學家卡爾·薩根博士。

薩根博士對於在先驅者探測器上傳遞訊息這個構思很感興趣,最終美國太空總署亦同意這個構思,並給予他三個星期的時間去籌備訊息內容。他與另一位天文學家法蘭克·德雷克博士設計這塊鍍金鋁板,並由薩根博士的太太蓮達·沙爾士文·薩根負責繪圖。但近幾年來,霍格蘭德也想分一杯羹,向大家表示他也曾參與設計工作。但這個說法被薩根博士及德瑞克博士駁斥,指出他的參與到提出在探測器上傳遞訊息的構思為止。

第一塊鍍金鋁板隨著先驅者10號於1972年3月2日被發射上太空,而第二塊則隨先驅者11號於1973年4月5日被發射到太空去。兩艘探測器都同樣在80年代離開了太陽系。

鍍金鋁板實體資料[编辑]

物料: 6061 T6鍍
闊度: 229毫米(9英吋
高度: 152毫米(6英吋)
厚度: 1.27毫米(0.05英吋)
平均雕刻深度: 0.381毫米(0.015英吋)

符號[编辑]

氫原子內自旋躍遷[编辑]

在板上左上角的位置,刻有一個原子自旋躍遷的圖像,因為氫是在宇宙裡廣泛存在的物質。在這個符號之下有一條短的直線,用以表示二進制裡的「1」。這種氫原子內,電子由自旋向上到自旋向下可以指明一個長度(其波長等如21厘米)以及一個時間長度(頻率是1420兆赫)。這兩個由此而衍生出來的單位,是用以計算板上其他符號含意的。由於整塊鍍金鋁板的闊度有22.9厘米闊,故這裡計算出來的長度其實差不多等於這塊板的真實闊度。

一男一女畫像[编辑]

在板的右方,繪有一男一女的畫像站在探測器的前面。在女性畫像旁繪有以二進制方式表示的「8」。利用從左方的氫原子內自旋躍遷計算出來的長度:8個單位× 21厘米 = 168厘米。這裡表示了女性的平均身高約168厘米左右。

另外,男性畫像的舉以示友好。雖然這個手勢並非整個宇宙通行,但至少仍能表示人類的拇指手臂是可以活動的。

女性畫像方面,可以看到畫像裡只繪有陰阜部份,並沒有把女性的生殖器完全地畫出來。有說這是因為薩根博士只有很倉卒的時間去設計這塊板,由於擔心太空總署會否決複雜而難以理解的繪圖,所以只做了這個折衷版本。[1]但根據馬克·烏爾法後來的詳細解釋,指出在本來的設計裡是包括了「一條短線用以表示女性的外陰」。[2]這條代表女性陰戶的短線,最終經原太空總署首席科學家及其太空科學辦公室主管約翰·勞戈爾的批准下被刪去。[3]

探測器的輪廓[编辑]

在人類畫像的後方,繪有先驅者探測器的輪廓。這個輪廓的大小表示了人類相對於這艘探測器的大小。

太陽相對於銀河系中心及14顆脈衝星的位置[编辑]

在板的左方繪有一個放射性的符號,上面的15條直線均由同一個地方放射出來。當中的14條線上有一列以二進制形式寫上的數字,這表示了銀河系中14顆脈衝星中子星)的脈衝訊號週期。由於每一顆脈衝星的訊號週期會隨時間而變化,所以外星人可以依據當時的脈衝週期,計算這個太空船的發射時間。

線條的長度表示了那些脈衝星相對於太陽的距離。每段線條尾部的記號則表示了其交錯於銀河平面上的Z座標

一旦外星人尋獲這塊板,可能從那裡只看見當中幾顆脈衝星而已。故標示14顆脈衝星之多,可以給予更多的座標,即使只看見其中的幾顆脈衝星,仍然可以透過三角測量的方法來計算這艘探測器的來源位置。

至於第15條線則向右伸延到人類繪圖之後,這條線表示了太陽與銀河系中心的相對距離。

太陽系[编辑]

在板的底部繪有太陽系的圖示,及一個細小的圖形以代表探測器。從圖中可以看到探測器經過木星後離開太陽系的軌道。土星更繪上了光環,希望以這個特徵來突顯出太陽系,便於尋找。

在每個行星旁的一組二進制數字,是每個行星距離太陽的相對距離。單位相等於水星公轉軌道的十分之一。

批評[编辑]

對於板上的圖案,有批評指那些圖案太難令人明白,有以人類的觀點去解釋宇宙的傾向。縱然板上的訊息利用了有限的大小來盡量解讀最多的訊息,但此舉卻使板上訊息無人明白,就連科學家也幾乎沒有一位能完全明白板上的所有意思。故對於外星的高智慧生物來說可能更難解讀,因為他們未必與我們一樣擁有相同知識。一旦被外星人發現,也可能須要花上好幾代的時間去破解,就像我們破解古埃及象形文字聖書體一樣,花了好幾個世紀。

另外也有批評指出不應把探測器的來源告訴外星人,因為要是被一些不懷好意的外星人捕獲的話,他們有可能憑這些訊息尋找地球,繼而攻擊地球。但薩根博士反對這個觀點,他認為因為這個訊息不會在短期來被發現,而且地球過去也一直向外太空發放電台電視廣播,這些訊號將會繼續以光速發放出去,地球早就已經向外星人宣傳了。

據德瑞克博士指出,外界對於板上繪有人類裸體圖像抱負面反應。[4]

參閱[编辑]

備註[编辑]

  1. ^ 艾倫·弗萊徹《The art of looking sideways》(側面藝術)Phaidon Press, 2001. ISBN 0-7148-3449-1
  2. ^ 烏爾法頓,第79頁
  3. ^ 烏爾法頓,第80頁
  4. ^ 卡爾·薩根《Murmurs of Earth》(地球的抱怨),1978,紐約,ISBN 0-679-74444-4

參考[编辑]

  • 馬克·烏爾法頓《太空的深度:先驅者號星際探測器的故事》Joseph Henry Press,2004. ISBN 0-309-09050-4.線上免費版http://darwin.nap.edu/books/0309090504/html/

外部鏈結[编辑]

以下鏈結全部皆是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