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者艾塞斯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埃塞斯坦
Athelstan.jpg
埃塞斯坦向圣卡斯伯特英语Cuthbert展示一本书,是迄今留存最早的英国国王肖像
盎格鲁-撒克逊国王英语List of monarchs of Wessex
在位 924年 - 927年
加冕 925年9月4日
前任 阿佛韦德英语Ælfweard of Wessex长者爱德华
繼任 他自己
(作为英格兰国王)
英格兰国王
在位 927年 - 939年10月27日
前任 他自己
(作为盎格鲁-撒克逊国王)
繼任 爱德蒙一世

皇室 韦塞克斯王朝
父親 长者爱德华
母親 艾格温英语Ecgwynn
出生 893年或895年
韦塞克斯
過世 939年10月27日
格洛斯特
安葬 马姆斯伯里教堂英语Malmesbury Abbey
宗教 盎格鲁-撒克逊基督教英语Anglo-Saxon Christianity

埃塞斯坦(ÆthelstanAthelstan古英語Æþelstan, Æðelstān,924年至927年为盎格鲁-撒克逊国王英语List of monarchs of Wessex,927年至939年为英格兰国王长者爱德华和他的第一任妻子艾格温英语Ecgwynn(威尔士语:Ecgwynn)的儿子。埃塞斯坦于927年成功征服了斯堪的纳维亚约克王国的维京人,使其成为了整个英格兰的第一位统治者,也被历史学家成为第一位英格兰国王[註 1]。他自称为『英格兰国王』,同年苏格兰和威尔士国王投降,使得他可以自称为『不列颠国王』。[2]他在927年的布鲁南博尔之战英语Battle of Brunanburh(Battle of Brunanburh)之战中击溃苏格兰和维京军队,从而确立了他的威望。但实际上,他的统治被完全笼罩在他的祖父阿佛列大帝的阴影下,以至于经常被忽视,现今他被重新审视,被认为是最伟大的西撒克逊国王之一。[3]

他的统治对10世纪政治发展有着非同凡响的重要意义。现在的历史学家普遍都认同十二世纪的年鉴编纂者威廉对埃塞斯坦的评价:“没有任何其他人比埃塞斯坦更了解他的王国了”。在他的统治期间,王室一直是英国的学术中心。[4]他一生未婚,王位由他同父异母的兄弟爱德蒙一世继承。在埃塞斯坦死后,维京人卷土重来,控制了北部地区,虽然爱德蒙一世收复了部分地区,但是直到954年约克才被收复。

背景[编辑]

8世纪末,早期的盎格鲁-撒克逊王国整合成四个较大的王国,分别是威塞克斯王国(Wessex),麦西亚王国(Mercia),东盎格利亚王国(East Anglia)和诺森布里亚王国(Northumbria)。9世纪初,艾塞斯坦的曾曾祖父爱格伯特(Egbert)振兴了威塞克斯王国。9世纪中叶,英格兰受到维京人侵略,其中以865年维京雄狮(Great Heathen Army)来势最猛。到了878年,维京人相继灭亡东盎格利亚、诺森布里亚和麦西亚王国,且攻陷了威塞克斯的大部分地区。幸好艾塞斯坦的祖父阿尔弗雷德大王(Alfred the Great)率军反抗,并在艾丁顿之战英语Battle of Edington取得决定性胜利。他跟维京首领古斯鲁姆英语Guthrum订约瓜分麦西亚王国之地,西部归威塞克斯王国,东部则归属维京人统治的东盎格利亚地区。8世纪90年代,维京人再次进攻,但被阿尔弗雷德之子爱德华(Edward)和女婿艾塞尔雷德合兵击败。艾塞尔雷德是阿尔弗雷德大王之婿,娶爱德华的姐姐艾塞弗莱德为妻,负责统治麦西亚地区。911年,艾塞尔雷德去世,其后10年间,爱德华和艾塞弗莱德征服了维京人统治的东盎格利亚。

当924年爱德华去世之际,威塞克斯王国控制着整个英格兰南部亨伯英语Humber地区。维京国王西特里克英语Sitric Cáech(Sitric Cáech)则统治诺森布里亚南部的约克王国,诺森布里亚北部的埃尔德雷德英语Ealdred of Northumbria则由盎格鲁-撒克逊的伯尼西亚王国英语Bernicia(Bernicia)统治,其发源地位于现在的班堡(Bamburgh)。康斯坦丁二世(Constantine II)统治苏格兰,其西南方是历史悠久的斯特拉思克莱德王国英语Kingdom of Strathclyde(Kingdom of Strathclyde)。而威尔士则由一些王国割据,包括西南部的德赫巴思王国英语Deheubarth(Deheubarth),东南部的格温特王国英语Kingdom of Gwent(Kingdom of Gwent),格温特王国正北方的布雷切尼奥格王国英语Brycheiniog(Brycheiniog)和北部的格温内思王国(Kingdom of Gwynedd)。

资料[编辑]

埃塞斯坦便士

关于埃塞斯坦生活方面的材料非常匮乏,第一本传记是由牛津大学苏拉·富特英语Sarah Foot(Sarah Foot)在2011年出版的『盎格魯-撒克遜編年史』(Anglo-Saxon Chronicle)。[5]书中关于这一阶段主要专注于军事活动,因此除了描写他的一些重要军事胜利之外,对于他的统治活动则只字未提。[6]关于埃塞斯坦生活方面的资料主要来源于马姆斯伯里的威廉所著的12世纪编年史,然而由于缺乏其他来源的佐证,历史学家们一直对威廉的叙述则持谨慎态度。大卫·邓维尔英语David Dumville极力驳斥威廉的观点,认为他是一个“不可靠的证人”,不幸的是他的观点太过有影响力了。[7]然而, 苏拉·富特英语Sarah Foot倾向于接受迈克尔·伍德英语Michael Wood (historian)的观点,伍德认为威廉的编年史勾画了埃塞斯坦不为人知的生活画卷,当然我们这里并不讨论威廉在编年史里到底为真实的埃塞斯坦“加工”了多少。[8]

还有各种各样的描述埃塞斯坦统治期间的资料,邓维尔的观点认为信息比事实上看起来更加缺乏。[9]而当时留下的『土地证书』(charters)为研究埃塞斯坦的政府提供了一线光明,[10]据信埃塞斯坦在928年至935年之间起草了所有『土地证书』,『土地证书』将地理位置描述得非常详尽,历史学家可以通过『土地证书』来分析追踪埃塞斯坦在全国的活动过程。[11]此外,历史学家们还越来越关注一些并非在历史界常用的资料,例如对于他的赞美诗和与他名字相关的手稿等。[12]

埃塞斯坦曾把大量的手稿和纪念品捐赠给教会,这些也进一步提供了资料。的确,埃塞斯坦的名誉太好了,以至于后来一些修道士不实地声称他们的机构有很多人从获赠中受益。他还特别专注于切斯特街英语Chester-le-Street(Chester-le-Street)圣卡斯伯特英语Cuthbert祭祀仪式,他的捐赠中包括比德圣卡斯伯特英语Cuthbert的生活。[13]有一幅埃塞斯坦向圣卡斯伯特英语Cuthbert展示一本书的画像(这是一幅手稿中的插图),是迄今留存最早的英国国王肖像。[14]

早期生活[编辑]

关于埃塞斯坦母亲(艾格温英语Ecgwynn)的信息非常的少,甚至在诺曼人征服英格兰之前(Pre-Conquest)的文献中从未提及她的名字。有传闻认为她曾经是长者爱德华的情妇,有些历史学家接受这一观点。[15]芭芭拉·约克英语Barbara Yorke(Barbara Yorke)和苏拉·富特英语Sarah Foot(Sarah Foot)则认为这些传闻是924年在争夺继承权的过程中人为捏造的谣言,艾格温曾经是爱德华的合法妻子是毫无疑问的。一个12世纪的编年史作者描述她出身高贵,并且可能与圣邓斯坦英语有血缘关系。[16]根据马姆斯伯里的威廉叙述,阿佛列大帝非常喜欢这个孙子,他赐给埃塞斯坦一个大红斗篷,一个镶满珠宝的腰带和一把有镀金剑鞘的宝剑。在阿佛列快要去世的时候,或许因为艾格温英语Ecgwynn已经去世了,或许是被打入冷宫,爱德华娶阿佛雷德英语Ælfflæd, wife of Edward the Elder(Ælfflæd)为妻,这样埃塞斯坦的地位实际上是被削弱了,因为他的这个后母当然更加关心她自己的亲生儿子。[17]

阿佛雷德英语Ælfflæd, wife of Edward the Elder有两个儿子,阿佛沃德英语Ælfweard of Wessex埃德温英语Edwin, son of Edward the Elder。大约在919年,爱德华将阿佛雷德英语Ælfflæd, wife of Edward the Elder打入冷宫,并娶了第三任妻子,伊基芙英语Eadgifu of Kent(Eadgifu),她也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个是未来的国王爱德蒙(Edmund),还有一个是艾德莱德(Eadred)。此外爱德华还有很多女儿,大概有9个之多。[18]

埃塞斯坦从小在默西亚他姑姑(埃塞弗莱德)和姑父(埃塞雷德英语Æthelred, Lord of the Mercians)的宫中长大接受教育,并且极有可能是在随军征服维京人统治的默西亚地区英语Danelaw(Danelaw)时接受了军事训练。他的姑父埃塞雷德英语Æthelred, Lord of the Mercians在911年去世,姑姑埃塞弗莱德在918年去世。根据1304年的一部手稿,925年埃塞斯坦将土地特权赐给了格洛斯特的圣奥斯瓦德修道院英语St Oswald's Priory, Gloucester,而他的姑姑和姑父正是葬于该修道院,“为了报答埃塞雷德英语Æthelred, Lord of the Mercians,这位所有默西亚人民的慈父,像父亲般的关爱”[註 2]埃塞弗莱德去世后,爱德华直接控制了默西亚,而埃塞斯坦可能也是代替父亲对那里表达了敬意。[3][20]

权利斗争[编辑]

924年7月17日爱德华去世,很多事情变得晦暗不明。爱德华与阿佛雷德英语Ælfflæd, wife of Edward the Elder的长子阿佛沃德英语Ælfweard of Wessex在901年的的一份继承权列表中被排在了埃塞斯坦前面,[21][22]这说明爱德华可能希望阿佛韦德英语Ælfweard of Wessex继承王位,至少是韦塞克斯的王位。然而当爱德华去世的时候,埃塞斯坦就在默西亚陪伴在父亲身边,而阿佛韦德英语Ælfweard of Wessex则远在韦塞克斯。于是默西亚推举埃塞斯坦为国王,阿佛韦德英语Ælfweard of Wessex则继承了韦塞克斯王位。于是王国分裂了,不管是否出于故意,这都给王国带来了不稳定因素,然而阿佛韦德英语Ælfweard of Wessex仅仅比他父亲多活了16天,阿佛韦德英语Ælfweard of Wessex的去世改变了所有的事情。[23][24]即使是这样,韦塞克斯也还是反对埃塞斯坦即位的,尤其是在温彻斯特阿佛韦德英语Ælfweard of Wessex下葬的地方。根据马姆斯伯里的威廉叙述,有一个名叫阿佛列(与阿佛列大帝同名)的人,由于怀疑埃塞斯坦的合法继承人身份,想将他致盲,但也不知道是他自己想继承王位还是想让阿佛韦德英语Ælfweard of Wessex的弟弟埃德温继承王位。[註 3]925年埃塞斯坦成为默西亚国王,在当年的一份德贝郡的『土地证书』中,他称自己为Rex Anglorum(即为英格兰国王的意思),这份证书的公证人只有当时的默西亚主教。然而直到925年中期之前埃塞斯坦都无法在韦塞克斯地区行使权利,他最终于925年9月4日加冕。他的加冕典礼在泰晤士河上游的金斯顿举行,这里的地理位置非常有象征意义,因为它正好在韦塞克斯和默西亚的交界处。[25]由当时的坎特伯雷大主教阿瑟姆英语Athelm(Athelm)加冕,可能就是在这次典礼上,阿瑟姆开创了一个新的加冕礼义(ordo),他将一顶皇冠带在了国王头上,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国王在加冕典礼时带上头盔。『ordo』是受到了西法兰克族礼拜形式的影响,同时也演变成了一个中世纪法文词汇『ordo』。[26]

艾塞斯坦和温彻斯特之间的紧张关系似乎持续了很多年。温彻斯特主教佛利赛斯坦英语Frithestan(Frithestan)并没有参加加冕典礼,而且928年之前也没有为艾塞斯坦公证过任何一张已知的土地证书。928年后,直到佛利赛斯坦英语Frithestan931年退休退休为止,他一直为艾塞斯坦公平的且尽心竭力的公正地契,但是相对于他的贡献他在主教中排在了比较低的位置。[27]艾塞克斯的法定继承人埃德温在9世纪30年代曾试图谋反,933年在逃往法国的路上被淹死。他的表弟阿德罗夫英语Adelolf, Count of Boulogne将他埋葬于圣奥梅尔圣伯廷大教堂英语Abbey of Saint Bertin,据编年史作者,佛格恩(Focuin)记述,由于英格兰的动荡埃德温国王(原文如此)逃离了那里。佛格恩还描述,艾塞斯坦由于他的弟弟去世给了教堂很多捐赠,教堂的僧侣去英国向他表达了谢意。而佛格恩其实并没有意识到,当这些僧侣在944年1月到达英格兰的时候,艾塞斯坦实际上已经去世了。根据12世纪的历史学家赛蒙英语Symeon of Durham的记述,埃德温实际上是艾塞斯坦下令淹死的,但这一观点基本上被其他历史学家忽视了。基本上可以肯定,埃德温的死对于促进结束温彻斯特的对抗立场是非常非常重要的。[28]

英格兰国王[编辑]

长者爱德华在位期间,在埃塞弗莱德和她丈夫的协助下收复了丹麦人占领的默西亚东盎格利亚,然而丹麦国王西特里克·凯奇英语(Sihtric Cáech)仍然控制着斯堪的纳维亚约克王国(前身是德伊勒英语Deira北诺森布里亚王国)。926年1月,在艾塞斯坦加冕后不久,他将其妹嫁给了西特里克。[註 4]两位国王同意不会侵犯对方的领土并且不会支持对方的敌人。过了几年西特里克去世,艾塞斯坦则抓住机会迅速牟取了他的领土。[註 5]西特里克的一个表弟高森佛利森英语Gofraid ua Ímair(Guthfrith)企图率领军队从都柏林出发重新夺取王位,随即被艾塞斯坦轻松击溃。他占领了约克,并且迫使当地的丹麦人向他臣服。根据南方的一些编年史作者叙述“艾塞斯坦继承了诺森布里亚王国”,并且他是否真的和高森佛利森英语Gofraid ua Ímair开战实际是不确定的。[33]有些诺森布里亚人一直拒绝来自南方的统治,对艾塞斯坦的入侵表示强烈愤怒。而927年7月12日,在彭里斯附近的埃蒙特英语Eamont Bridge举行的一次会议上,苏格兰国王康斯坦丁,西威尔士国王海威儿·达英语Hywel Dda[註 6] ,班堡的埃尔德雷德,斯特拉思克莱德国王欧文一世英语Owen I of Strathclyde(或者是格温特的摩根·AP·欧文)[註 7]一致承认艾塞斯坦为国王。于是艾塞斯坦陈兵威尔士边境,迫使威尔士诸侯承认他的统治权并且缴纳了数量可观的供品。这次会议另外一个更加深远的影响是规定了英格兰和威尔士在赫勒福德地区以威河为界。[36]根据威廉的叙述,艾塞斯坦从此时候开始驱逐埃克塞特的康沃尔人,并以他玛河英语River Tamar为界大量构造防御工事。然而历史学家对此表示怀疑,因为康沃尔此时已被英格兰,至少是名义上的,统治了100多年了。艾塞斯坦只不过是增强了对那里的统治,并且任命了第一位康沃尔大主教英语Bishop of Cornwall——科南英语Conan of Cornwall[37]艾塞斯坦的所有举措为北方带来了7年的和平。[38]

于是艾塞斯坦成为了所有盎格鲁-撒克逊人的国王,[註 8]而实际上他也已经成为了整个不列颠的国王。933年至938年发行的硬币上有艾塞斯坦的带王冠半身像,这是盎格鲁-撒克逊王朝首次在硬币上用带王冠的国王肖像;而且所有硬币和土地证书上都标明Rex totius Britanniae(译为整个不列颠的国王)。[40]亚历克斯·伍尔夫说:“很明显,艾塞斯坦是一位非常有主见的国王。”[41]

艾塞斯坦的成功奠定了925年至975年间,长达50年稳定的英格兰国王统治,此段时间被约翰·麦蒂考特英语John Maddicott称为英格兰帝国时期,这段时间威尔士和苏格兰的统治者们都参加英格兰国王的御前会议,并且一同公正所有的土地证书。[42]威尔士国王在928年至935年间参加艾塞斯坦的御前会议,并且在土地证书的公正名单上排在最前面,说明在艾塞斯坦心目中,他的地位与当时参与公正的其他名人来比要重要的多。尽管如此,艾塞斯坦还是将威尔士国王看待为一名俘虏,强迫他纳贡,强迫他参加御前会议。[43]他试图与新领地——诺林伯利亚——的权贵进行和解,以把他们纳入自己的管辖。他慷慨地给贝佛利大教堂英语Beverley Minster切斯特街英语Chester-le-Street大教堂和约克大教堂大量的捐赠,以强调他是一名忠实的基督徒。然而他的举措惹怒了一个旁观者,北部的天主教国家,他们遂与都柏林的斯堪的纳维亚异教徒结成了联盟。[44]

入侵苏格兰[编辑]

埃蒙特会议后持续了7年的和平,934年艾塞斯坦入侵苏格兰。入侵的原因还不是很清楚,历史学家也众说纷纭。但有一个可能的原因是933年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埃德温去世,结束了韦塞克斯内部长期的争斗。都柏林的斯堪的纳维亚国王高森佛利森英语Gofraid ua Ímair(Guthfrith)于934年去世,去世前他实际上已经基本控制了诺林伯利亚,于是丹麦人认为高枕无忧,并没有意识到潜在的危险,这给艾塞斯坦向北扩张提供了有利条件。克隆马克诺伊斯年鉴英语Annals of Clonmacnoise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的解释,934年,班堡的埃尔德雷德去世,艾塞斯坦和康斯坦丁为了争夺他的地盘而发生战争。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非常简要的记载了这次战争,但并没有记录原因,12世纪编年史作者伍斯特的约翰英语John of Worcester(John of Worcester)记录原因是由于康斯坦丁破坏了与艾塞斯坦的盟约。[45]

艾塞斯坦于934年派出军队,军中有4个威尔士诸侯王,德赫巴思王国的海威儿·达(Hywel Dda),格温内思王国的伊德沃尔·佛尔英语Idwal Foel(Idwal Foel),格温特的摩根·AP·欧文(Morgan ap Owain)和布莱切尼奥的图德·AP·格里佛利(Tewdwr ap Griffri),与他随行的还有18位主教和13位伯爵,其中6个是英格兰东部的丹麦人。艾塞斯坦于6月下旬或7月上旬到达切斯特街英语Chester-le-Street,在那里他向圣·卡斯伯特公墓捐赠了大量礼物。入侵是从海陆两路同时展开的,根据12世纪编年史作者达勒姆的西蒙英语Simeon of Durham(Simeon of Durham)叙述,他的陆路军队最远洗劫了苏格兰东北部的邓诺特城堡英语Dunnottar Castle(Dunnottar Castle),而海陆军队则先是袭击了凯思内斯英语Caithness(Caithness),然后是奥克尼(Orkney)的斯堪的纳维亚王国的一部分。[46]

整个军事行动都没有记录任何战役,编年史中也没有记载任何成果,然而艾塞斯坦的土地证书却记载得非常清楚。9月间他回到了英格兰南部的白金汉英语Buckingham(Buckingham),在那里康斯坦丁公正了一个土地证书,在证书中称自己为subregulus[註 9],这实际上是一位国王承认了艾塞斯坦的统治地位。12月艾塞斯坦在萨默塞特的弗罗姆召开御前会议,只有一位subregulus——海威儿·达参加,但是次年在赛伦塞斯特英语Cirencester的一份土地证书中,公证人为康斯坦丁,斯特拉思克莱德国王欧文一世,海威儿·达,伊德沃尔·佛尔和摩根·AP·欧文。935年圣诞,斯特拉思克莱德国王欧文一世再次参加艾塞斯坦的御前会议,与会的还有很多威尔士诸侯王,但此次康斯坦丁缺席。不到两年多的时间,他重返英格兰,而此时局势已经完全不同了。[47]

布鲁南博尔之战[编辑]

牛津大学万灵学院内的艾塞斯坦像

934年奥拉夫三世英语Olaf III Guthfrithson继承了他父亲高森佛利森的都柏林的古斯堪的纳维亚王位。奥拉夫与康斯坦丁的女儿结婚,从而与苏格兰结盟。937年,奥拉夫击败了在爱尔兰维京领土上的其他竞争对手,并且准备重建他父亲的约克王国。无论是奥拉夫还是康斯坦丁都无法单独对抗艾塞斯坦,但联合起来他们就有希望挑战韦塞克斯的统治权了。是年秋季,他们与斯特拉思克莱德的欧文联合起来,入侵英格兰。并与艾塞斯坦和他弟弟爱德蒙率领的西韦塞克斯和默西亚军队在布鲁南博尔之战英语Battle of Brunanburh中狭路相逢。结果毫无悬念地以艾塞斯坦大获全胜而告终。奥拉夫带领他的残余军队逃回了都柏林,康斯坦丁的儿子战死。英格兰方面的损失也相当惨重,包括艾塞斯坦的两位表兄,以及长者爱德华的弟弟埃塞尔维尔英语Æthelweard (son of Alfred)的几个儿子。[48]

乌尔斯特年鉴英语Annals of Ulster这样记载这次战役:

撒克逊人和北方人之间发生了一次声势浩大又可歌可泣的战役。是战中,数以千计的北方人战死,但是他们的国王奥拉夫却带着几个随从仓惶逃窜。与此对比鲜明的是撒克逊人同样损失惨重,而撒克逊国王艾塞斯坦却最终获得了巨大的胜利。[註 10][49]

二三十年后,编年史作者埃塞尔维尔英语Æthelweard (historian)记述到公众普遍认为那是一次'伟大的战役',历史学家艾尔弗雷德·P·史密斯英语Alfred P. Smyth形容这是“盎格鲁-撒克逊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战役”[50]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则摒弃了一贯言简意赅的风格,用一篇长诗来赞美这次伟大的胜利。[51]然而却没人明确的知道这次战役的具体地点,大多数历史学家都比较倾向于威勒尔半岛英语Wirral Peninsula上的布兰博罗英语Bromborough[52]

苏拉·富特的观点认为,用任何辞藻来形容这次战役的重要性都不过分:如果艾塞斯坦战败,西韦塞克斯统治下的不列颠就会土崩瓦解。亚历克斯·伍尔夫则认为这次战争对于不列颠的政治力量分布并没有多大影响;更何况当艾塞斯坦去世后,他所有的成就都付诸东流,而且奥尔夫后来也当选为诺森布里亚国王。[53]

行政制度[编辑]

盎格鲁-撒克逊国王们通过郡长英语ealdorman(ealdorman)来统治全国,当时的郡长通常是一个郡或者几个郡的最高行政长官。在郡长之下的皇家官员一般都是当地的贵族和地主,他们通常都管理一个镇或者是一座皇家庄园。有一个与艾塞斯坦同名的郡长,由于才华出众,从932年起负责管理东盎格利亚东部的丹麦人领地,那是全英格兰最大,最富庶的一个地区。他的影响力非常大,以至于被人们称为'共治-艾塞斯坦英语Æthelstan Half-King'。有好几个郡长是斯堪的纳维亚人,这一点可以从他们公正的土地证书中的斯堪的纳维亚姓名得到证实,不过他们的祖籍不详,他们大多数是在长者爱德华时期带领过丹麦军队的伯爵们的继承人,他们被艾塞斯坦任命为当地政府的皇家代表。在中世纪,教会和国家的权利并没有被分开,非教会官员通常都会与该地区的主教或者修道院院长紧密合作,同时他们也会参加国王的皇家会议。[54]

作为全盎格鲁-撒克逊人民的第一任国王,艾塞斯坦需要异常有效的手段去管理他扩大了的国度。在先人的基础上,他建立了英格兰前所未有的最中央集权的政府。[55]一个非常关键的方法是皇家理事会(贤人会议)。艾塞斯坦主要还是驻驾在韦塞克斯,通过理事会的成员控制其他地区。从长者爱德华时代就留下了一个小型的理事会,艾塞斯坦得以将他扩大以适应扩大了的领土,参加的人有主教,郡长,乡绅,边远地区的头领以及任何承认他权威的地区独立领导人。弗兰克·斯坦顿认为艾塞斯坦的理事会是一个“全国性会议”,目的就是打破地方保护主义,因为这种保护主义是妨碍英格兰统一的最大障碍。约翰·麦蒂考特则认为其意义更加深远,他认为这种集中会议的形式实际上是在英格兰政府中定义了一个角色,艾塞斯坦“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英格兰国会之父”。[56]

法律制度[编辑]

古英语写成的律法最早可以追溯到7世纪的埃塞波特英语Æthelberht of Kent,而盎格鲁-撒克逊人则是北欧众国中第一个用现代英语(vernacular)撰写律法的。艾塞斯坦的统治时期留下了7部法典,比任何其它10世纪的国王都要多。皇家理事会接受了这些法典,教会对艾塞斯坦统治期间制定和强化法律起到了越来越多的作用,于是主教的地位也随之提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帕特里克·沃莫尔德英语Patrick Wormald(Patrick Wormald)的观点认为法律条文都是由沃佛海姆英语Wulfhelm写成的,他于926年接替阿瑟姆任坎特伯雷大主教。[註 11]在沃佛海姆和他的主教们的建议下,艾塞斯坦最早制定的两部法典都主要规定了关于牧师和教会活动的各种事宜。其中第一部中规定了十一税的重要意义,第二部则强化了他的地方长官进行慈善事业的责任和义务,规定了每年向穷人进行施舍的数量以及要求地方长官每年都要释放一名犯人。[58]

稍后制定的法典主要关注社会秩序,尤其是盗窃,艾塞斯坦认为盗窃是社会陷入混乱的最重要的诱因。这一时期的第一部法典在格雷特里英语Grately(Grately)发布,法典中规定了任何年满12岁的人,偷窃8便士货物都会受到严酷的刑罚,包括死刑。这一法典似乎收效甚微,于是艾塞斯坦稍后在埃克塞特发布了另一条法典:

我——艾塞斯坦国王——宣布,我认为公众秩序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程度,或者是格雷特里法典中规定的程度。内阁表示艾塞斯坦对此苦恼了很长时间。

束手无策的内阁最终决定试行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策略,规定只要盗贼可以赔偿损失他们就可以获得赦免。如果权贵包庇犯罪的亲属他们就会被流放到王国的偏远地区。这一策略并没有施行很长时间,而且艾塞斯坦很快就在赞德菲尔德恢复了严酷的刑罚,只是将死刑的最小年龄提高到了15岁,因为他认为“对于这么个小罪行就处死年龄这么小的人是非常残忍的,尤其是几乎到处都有这种罪行发生。”[59]

帕特里克·沃莫尔德英语Patrick Wormald的结论比较粗暴“艾塞斯坦制定的这种法律与他励精图治的宏图大业无关,只是由于间歇性神经紧张的影响。”他认为“艾塞斯坦在其统治期间的立法行为可以被定义为'发烧式的'......其结果可见一斑,诚实的讲是一团糟。”西蒙·凯恩斯的观点相反,他认为格雷特里法典是“立法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法典凸显了国王期望维护社会秩序的决心。[60]

硬币制度[编辑]

盎格鲁-撒克逊王朝后期拥有欧洲最为先进的硬币制度,但是这要到9世纪70年代埃德加一世进行硬币制度改革之后,艾塞斯坦的贡献则比较有限。格雷特里法典有一个条款规定整个王国只能流通一种硬币。这显然是从他父亲的某部法典中抄过来的,拥有造币厂的地方都被限制在了南部地区,包括伦敦和肯特,但不包括北韦塞克斯或其他区域。在艾塞斯坦的早期统治时期,各个地方都发行硬币,而且样式和风格迥异。但当他征服约克并迫使不列颠的其它王国俯首称臣之后,他发布了一个新的硬币样式,被称为'跨界'(Circumscription Cross)类型。硬币上镌刻'Rex Totius Britanniae'(整个不列颠的国王),用以宣扬他新的至高无上的身份。样币在韦塞克斯,约克和默西亚铸造(在默西亚铸造的硬币上镌刻'Rex Saxorum'),但是没有在东盎格利亚或丹麦人区铸造。9世纪30年代,新硬币正式发布,头戴三叉王冠的国王头像(crowned-bust)第一次出现在硬币上,上面的插图显示的就是该硬币的样式。最终这种货币在所有地区发行,只有默西亚除外,由于西韦塞克斯国王在默西亚人民衰亡的时候拯救了他们,默西亚地区发行了一种不带艾塞斯坦肖像的硬币,用以表达默西亚人对西韦塞克斯国王的缅怀之情。[61]

宗教政策[编辑]

艾塞斯坦不仅仅是一位卓越的国王和成功的军事领袖,而且他还是一位虔诚的信徒。在整个盎格鲁-撒克逊王朝统治时期,教会和国家无论在社会层面还是政治层面都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关系。神职人员不仅参加皇家宴会而且还参加御前会议。在艾塞斯坦的统治期间这种关系尤其紧密,尤其是当长者爱德华占领默西亚地区,并把坎特伯雷大主教置于西撒克逊管辖下,以及艾塞斯坦将北方教会第一次置于自己的管辖下之后。[62]

艾塞斯坦任命他自己的亲信们担任韦塞克斯地区的主教,很大可能是对抗温彻斯特主教佛利森斯坦的影响。在国王治下众多的牧师中,艾尔菲英语Alphege of Wells(Ælfheah)成为了威尔士主教,伯恩斯坦英语Beornstan of Winchester则接替了佛利森斯坦担任温彻斯特主教。伯恩斯坦的继任者则是另一位皇家牧师艾尔菲(秃头者)英语Ælfheah the Bald(Ælfheah the Bald)。在后来的爱德加统治时期复兴本笃会艾森沃德英语Æthelwold of Winchester早年就在艾塞斯坦的内阁中服务,根据沃夫斯坦英语Wulfstan the Cantor(Wulfstan the Cantor)为其所作的传记“艾森沃德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皇家要塞(royal burh)中,与国王在一起,他成为了国王的密臣”。艾塞斯坦任命他为自己的神父。[63]

艾塞斯坦试图与欧洲大陆的其他教会保持紧密的关系。在被任命为伍斯特主教英语bishop of Worcester之前柯恩沃德英语Koenwald是皇家牧师,929年他陪同艾塞斯坦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前往萨克森公国,未来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托一世会选择其中一人为妻。柯恩沃德借此游历了德国境内的很多修道院,并且以艾塞斯坦的名义赠送了大量礼物,作为回报修道院的修士们将会为艾塞斯坦和他身边的人祈祷。艾塞斯坦通过联姻增进了英格兰和萨克森公国的关系,而德国人的姓氏也第一次在英格兰皇族中出现了,柯恩沃德也借助书信继续保持与欧洲大陆教会之间的联系,随时关注欧洲大陆宗教变化。[64]

艾塞斯坦是一位非常勤学的君主,他以收集各种书籍和历史遗物而闻名,积极欢迎各地教会的学者访问英格兰,尤其是来自布列塔尼和爱尔兰的学者。他与布列塔尼多尔大教堂英语Dol Cathedral(Dol Cathedral)的牧师们达成广泛的协议,当时由于诺曼人的入侵他们被流放到了法国中部,牧师们将布列塔尼地区的圣人遗物送往英格兰,当然很明显他们是希望得到艾塞斯坦的援助。这也导致英格兰对布列塔尼圣人遗物兴趣的激增。有一位著名的学者,文学家伊萨,他是个布列塔尼人,送给艾塞斯坦一种桌棋,名叫'Gospel Dice',这是一位名叫达布·伊森的爱尔兰牧师带到班戈英语Bangor, County Down的。[65]

对外政策[编辑]

用苏拉·富特的话讲:“不管是谁,在他父母生了八,九个姐妹之后,都值得我们同情。”艾塞斯坦也不例外,不过就如同他父亲一样,他并不愿意把他的姐妹嫁给那些可能对他的统治造成威胁的英格兰贵族们,于是他转而寻求国外的贵族作为她们的丈夫。这也是他与欧洲宫廷保持紧密关系的重要原因之一,他把好几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嫁给了欧洲贵族。[66]其中一个嫁给了未来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托一世,他是亨利一世的儿子。布列塔尼公爵阿兰二世英语Alan II, Duke of Brittany挪威国王哈拉尔一世的儿子哈康一世英语Haakon I of Norway,都曾被艾塞斯坦收养。此外艾塞斯坦还为路易四世提供庇护,路易是法兰西国王查理三世和艾塞斯坦的一个同父异母妹妹的儿子,在查理三世被废黜后流亡到英格兰。根据弗兰克·斯坦顿的说法:“从奥法统一盎格鲁-撒克逊,直到卡纽特大帝,再也没有任何一位英格兰国王能够像艾塞斯坦那样与欧洲宫廷保持这样广泛的,长期的紧密关系的了。”[67]

艾塞斯坦也许曾经考虑过称帝:尽管他是第一位自称r[ex] tot[ius] B[ritanniae](整个不列颠的国王),但在一些土地证书上他使用了希腊文统治者 (希腊文:Basileus)英语Basileus的敬称。根据马姆斯伯里的威廉记载,艾塞斯坦收集了很多历史遗物,包括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大帝的剑,第一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大帝的矛,这说明艾塞斯坦也想成为历史上伟大皇帝中的一位。

虽然他利用联姻建立起很多联盟,但他自己却没有结婚也无子嗣,这也许是他对宗教圣洁的一种献身。一本12世纪的史书Liber Eliensis中指出“国王艾塞斯坦之女,埃迪尤丝”很可能是错误的,其实她是艾塞斯坦妹妹的孩子。[68]

去世[编辑]

马姆斯伯里修道院中,艾塞斯坦的棺椁

939年10月27日,用乌尔斯特年鉴中记载的说法,艾塞斯坦,这位“西方世界的中流砥柱”,在格洛斯特去世。他的祖父阿佛列,父亲爱德华,同父异母的兄弟阿佛韦德都葬于温彻斯特,但由于温彻斯特在艾塞斯坦的统治时期曾经反对过他,他不想让自己的墓地坐落在这里。根据遗嘱,他被葬于马姆斯伯里修道院英语Malmesbury Abbey,离圣奥尔德赫姆修道院不远,在那里埋葬着在布鲁南博尔之役中战死的,他的表兄弟们。马姆斯伯里的威廉描述艾塞斯坦有着俊美的头发,“我曾经亲眼见过,美丽的缠绕在一起的金丝般的头发”。他的遗骨在十六世纪英格兰宗教改革期间遗失,现在只有一具15世纪的棺椁用来纪念这位伟大的国王。[69]

艾塞斯坦同父异母的弟弟爱德蒙继承王位,成为爱德蒙一世,爱德蒙将会证明自己是一位非常有成效的国王,但他即位的时候年仅18岁。艾塞斯坦的王国,在经过布鲁南博尔之战后,表面上看起来是非常平静的,然而随着退守爱尔兰的奥拉夫三世卷土重来,占领了诺林伯利亚和默西亚的丹麦人地区,艾塞斯坦一手建立的王国也随即土崩瓦解。直到941年奥拉夫去世,爱德蒙才得以收复了失去的领土。[70]

世系图[编辑]

注释[编辑]

  1. ^ David Dumville's chapter on Æthelstan in Wessex and England is headed 'Between Alfred the Great and Edgar the Peacemaker: Æthelstan, the first king of England', and the title of Sarah Foot's biography is Æthelstan: the first king of England.[1]
  2. ^ 原文:"according to a pact of paternal piety which he formerly pledged with Æthelred, ealdorman of the people of the Mercians"[19]
  3. ^ 原文:According to William of Malmesbury, a certain Alfred plotted to blind Æthelstan on account of his supposed illegitimacy, although whether to make himself king or on behalf of Ælfweard's younger brother Edwin is not known.
  4. ^ 艾塞斯坦妹妹的名字不详,近代作者把他描写成艾塞斯坦的亲妹妹,然而最早的资料显示这桩婚姻实际上是纯粹的政治婚姻。编年史作者罗杰英语Roger of Wendover叫她伊迪丝(Edith),并且在一定程度上将其描写成了博斯沃斯的圣伊迪丝英语Edith of Polesworth。他指出在结婚的第一年她一直是处女之身,说明她当时实际上还未成年,所以她很可能是艾塞斯坦同父异母的妹妹。然而,没有任何其它资料证实她就是博斯沃斯的圣伊迪丝英语Edith of Polesworth,所以罗杰的描述极有可能是伪造的。而且现存不同的编年史中对于她描述都是互相矛盾的。另外,也有一些其它资料认为她实际上被嫁到了欧洲大陆,与神圣罗马帝国的奥托一世或者是“朱庇特山脉附近的一位国王”结婚。[29]
  5. ^ 有一些史学家相信,西特里克几乎是刚刚结婚就立刻宣布废除新娘,[30]而另外一些史学家则仅仅描述艾塞斯坦是如何趁西特里克去世的机会,占领了他的领土。[31]亚历克斯·伍尔夫的观点则认为西特里克不太可能立即就废除新娘,否则艾塞斯坦几乎是肯定会对他宣战。[32]
  6. ^ 930年,海威儿·达英语Hywel Dda通过统一塞斯泽里(Seisylleg)和德韦达(Dyfed)扩大了德赫巴思王国英语Deheubarth,在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关于927年的章节中记述他为西威尔士国王。[34]
  7. ^ 根据威廉的叙述,为欧文一世英语Owen I of Strathclyde,而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记载为格温特的摩根·AP·欧文,大多数史学家都认为前者的可能性较大,但实际上两者都有可能参加。[35]
  8. ^ 然而,北诺森布里亚的局势还不明朗。安·威廉的观点认为,班堡的埃尔德雷德很可能是名义上承认艾塞斯坦的地位,而实际上他仍然向康斯坦丁称臣;而亚历克斯·伍尔夫认为埃尔德雷德始终都没有完全独立,从默西亚的埃塞雷德时代或更早期开始,他就一直承认西韦塞克斯的统治权了。[39]
  9. ^ regulus是狮子座的轩辕十四(狮子座α),是狮子座的最亮星,也是夜空中四颗王者之星之一,subregulus可以理解为次于王者之星的,也就是康斯坦丁把自己置于王者艾塞斯坦之下的意思
  10. ^ 原文:A great, lamentable and horrible battle was cruelly fought between the Saxons and the Northmen, in which several thousands of Northmen, who are uncounted, fell, but their king Amlaib Olaf, escaped with a few followers. A large number of Saxons fell on the other side, but Æthelstan, king of the Saxons, enjoyed a great victory.
  11. ^ 苏拉·富特则对沃佛海姆在撰写律法中的作用表示怀疑,苏拉认为他的主要工作是发布和宣传这些法典。沃莫尔德在英格兰律法制定(The Making of English Law)中对法典内容进行了深入探讨[57]

引用[编辑]

  1. ^ Dumville, ch. IV; Foot, 2011
  2. ^ Keynes, 'Edward, King of the Anglo Saxons'., p. 61
  3. ^ 3.0 3.1 Williams, Athelstan
  4. ^ Lapidge, pp. 49, 89
  5. ^ Foot, 2011, pp. 2-3
  6. ^ Dumville, p. 167
  7. ^ Dumville, pp. 146, 168
  8. ^ Foot, 2011, pp. 251-258, discussing an unpublished essay by Michael Wood
  9. ^ Dumville, pp. 142-143
  10. ^ Miller, Æthelstan
  11. ^ Foot, 2011, pp. 71-73
  12. ^ Foot, 2011, p. 247
  13. ^ Foot, 2011, pp. 117-124
  14. ^ Karkov, p. 55
  15. ^ Abels, p. 207; Williams, Athelstan
  16. ^ Yorke, 'Edward as Ætheling', pp. 26, 33; Foot, 2011, 30-31
  17. ^ Foot, 2011, pp. 31-33
  18. ^ Foot, 2011, pp. xv, 44-52
  19. ^ Foot, 2011, p. 206
  20. ^ Foot, 2004
  21. ^ Foot, 2011, p. 37
  22. ^ Keynes, 'Edward, King of the Anglo Saxons', p. 51
  23. ^ Foot, 2011, p. 17
  24. ^ Keynes, 'Rulers of the English', p. 514
  25. ^ Foot, 2011, pp. 40, 73-74
  26. ^ Nelson, pp. 125-126
  27. ^ Foot, 2011, pp. 75, 83n, 98; Thacker, pp. 254-55
  28. ^ Foot, 2011, pp. 39-43, 87; Stenton, pp. 355-56; Williams, Athelstan
  29. ^ Thacker, pp. 257-258; Foot, 2011, p. 48
  30. ^ Hart, Sihtric; Thacker, p. 257
  31. ^ Foot, 2011, p. 18; Stenton, p. 340; Miller, Æthelstan
  32. ^ Woolf, pp. 150-151
  33. ^ Foot, 2011, pp. 12-19
  34. ^ Kirby, Hywel Dda
  35. ^ Foot, 2011, p. 162 n.; Woolf, p. 151
  36. ^ Higham, p. 190; Foot, 2011, 18-20; Williams, Ealdred; Stenton, pp. 340-341
  37. ^ Foot, 2011, p. 164; Padel, Cornwall; Stenton, pp. 341-342; Loyn, pp. 299-300
  38. ^ Foot, p. 20
  39. ^ Williams, Ealdred; Woolf, p. 158
  40. ^ Karkov, pp. 66-67
  41. ^ Woolf, p. 158
  42. ^ Maddicott, pp. 7-13
  43. ^ Foot, 2011, pp. 20, 163; Loyn, pp. 292-299
  44. ^ Higham, p. 192
  45. ^ Foot, 2011, pp. 164-165; Woolf, pp. 158-165
  46. ^ Foot, 2011, pp. 87-88, 165-67; Woolf, pp. 158-66
  47. ^ Woolf, pp. 166-68.
  48. ^ Foot, 2011, pp. 169-171; Higham, p. 193; Stenton, pp. 342-343; Woolf, pp. 168-169; Smyth, pp. 202-204
  49. ^ Woolf, p. 169
  50. ^ Foot, 2011, p. 211; Smyth, p. 204
  51. ^ Translated in Woolf, pp. 172-73
  52. ^ Foot, 2011. 172-179; Scragg, Battle of Brunanburh, Higham, p. 193
  53. ^ Foot, 2011, pp. 171-172; Woolf, p. 174
  54. ^ Foot, 2011, pp. 129-130; Hart, Athelstan 'Half King', p. 121; Stafford, Ealdorman
  55. ^ Foot, 2011, p. 10
  56. ^ Foot, 2011, pp. 63, 79; Stenton, p. 352; Maddicott, p. 4
  57. ^ Foot, 2011, p. 138, Wormald, pp. 290-308, 430-440
  58. ^ Foot, 2011, pp. 136-140; Wormald, pp. 290, 299-300; Brooks, p. 218
  59. ^ Foot, 2011, pp. 140-142
  60. ^ Wormald, p. 308; Keynes, 'Royal Government and the Written Word', p. 237
  61. ^ Foot, 2011, pp. 151-157
  62. ^ Foot, 2011, pp. 94-96
  63. ^ Foot, 2011, pp. 97, 107-108; Yorke, Æthelwold
  64. ^ Foot, 2011, pp. 101-102
  65. ^ Foot, 2011, pp. 99-107, 190-191
  66. ^ Foot, 2011, pp. xvi, 44
  67. ^ Stenton, p. 344
  68. ^ Foot, 2011, pp. 59, 249
  69. ^ Foot, 2011, pp. 25, 186-87, 210, 243, text to plate 16; Thacker, pp. 254-55
  70. ^ Stenton, pp. 356–359; Higham, p. 193; Blair, pp. 87–89.


光荣者艾塞斯坦
韦塞克斯王朝英语House of Wessex
出生于: 893年或895年 逝世於: 939年10月27日
统治者头衔
前任:
阿佛韦德英语Ælfweard of Wessex长者爱德华
盎格鲁-撒克逊国王英语List of monarchs of Wessex
924年 - 927年
繼任:
他自己
(作为英格兰国王)
前任:
他自己
(作为盎格鲁-撒克逊国王)
英格兰国王
927年 - 939年10月27日
繼任:
爱德蒙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