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夫蘭體育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克里夫蘭市立體育場
克里夫蘭體育場、湖濱球場
克里夫蘭體育場
基本資料
前名
位置 俄亥俄州克里夫蘭
西三街1085號
座標 41°30′21.19″N 81°41′59.00″W / 41.5058861°N 81.6997222°W / 41.5058861; -81.6997222
動工 1930年6月24日
啟用 1932年7月3日
重修 1967年 (新增座位)
1974年 (新設計分板)
關閉 1995年12月17日
清拆 1996年11月4日
業主 克里夫蘭市
草坪表層 天然草皮
建築費 $2,500,000
建築師 華克─維克斯建築公司的F.R.‧華克(F.R. Walker)
容納人數 78,000(1932年)
74,400 ( 1993年)
草坪面積 左外野 - 322 呎 (98.1 公尺)
左中外野 - 385 呎 (117.3 公尺)
中外野 - 400 呎 (121.9 公尺)
右中外野 - 385 呎 (117.3 公尺)
右外野 - 322 呎 (98.1 公尺)
擋球網 - 60呎(18.2 公尺)
使用者 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MLB) (**1932年—1993年)
克里夫蘭布朗隊 (NFL) (1946年-1995年)
聖路易公羊隊NFL) (1937年),(1939年-1941年),(1945年)
**1946年之前,印地安人隊只在夜間和週末來這兒比賽。
1931年施工中的克里夫蘭體育場

克里夫蘭體育場(又名湖濱體育場克里夫蘭市立體育場以及湖畔/湖上的錯誤)是一個座落於俄亥俄州克里夫蘭棒球美式足球運動場。在這個體育場存在的最後幾年裡,它在棒球比賽中可容納74,000名觀眾,美式足球比賽更可容納78,000人。

體育場是由華克─維克斯建築公司奧斯本工程公司所設計,威廉‧霍普金斯(William R. Hopkins)和丹尼爾‧摩根(Daniel E. Morgan)兩位市行政官監造而成,並且是最早使用結構的工程之一。唐納‧葛雷花園(Donald Gray Gardens)在1936年設置於體育場北側,成為大湖博覽會(Great Lakes Exposition)的景點之一。

在公民投票以接近二比一的差距認可體育場的興建之後,體育場於1931年7月1日正式啟用,並在兩天後舉行麥克斯‧施梅林(Max Schmeling)迎戰楊‧斯特里布林(Young Stribling)的重量級拳擊賽

據說,這座體育場是為了爭辦1932年夏季奧運而興建的,但最後是由洛杉磯取得奧運主辦權。然而此說不確;事實上,早在體育場動土興建之前,1932年奧運即已決定由洛杉磯舉辦。[1]更確切地說,它是為了舉辦高中和大學的美式足球賽,以及克里夫蘭印地安人隊的球賽而興建的。自1932年球季中段開始到1933年,印地安人在體育場裡進行所有主場球賽;然而,即使是多達四萬名的觀眾數,也會被體育場龐大的空間給吞沒,於是他們在1934年又將大部分主場比賽搬回老家聯盟球場去。

但在1936年,印地安人開始在夏季移師市立體育場,舉行週日和假日球賽,自1938年起,一些精挑細選的重要比賽也在這兒舉行。1939年開始,連夜間比賽都到這兒打(因為聯盟球場缺乏燈光);到了1940年,印地安人隊絕大部分的主場球賽都在市立體育場舉辦,並在1945年球季之後完全放棄聯盟球場。他們在市立體育場一直打到1993年球季結束,搬進傑克布斯球場為止。[2]

由於體育場主要是美式足球場,空間對棒球而言大到深不見底,因此在1947年增設一道內牆,以縮短外野距離。從來沒有球員能把一支全壘打打進將近480呎之外的中外野看台。印地安人隊老闆比爾‧維克後來在他的自傳維克─宛如殘廢(Veeck - As in Wreck)寫到,他會把這道圍牆向內或向外移動,來回多達15呎之遠,以爭取對印地安人隊最有利的距離,直到美國聯盟特別立法禁止在球季進行中移動圍牆為止。

如同許多在警告跑道成為標準配備時即已落成的球場,市立體育場的圍牆邊也有一條陡升的狹道。即使在加裝內牆之後,這條狹道在美式足球季也還是清晰可見。

這幢建築物隔著一條街就是伊利湖,因此最為人熟知的就是在整個冬季,以及大半個春天和秋天裡不斷灌入體育場的刺骨寒風。炎熱的夏夜則有成群結隊的蚊蠅蜉蝣前來填補空缺。它在後半生裡被稱為「湖上的錯誤」,在整個克里夫蘭市都淪為笑柄的那些日子裡受盡冷嘲熱諷。

然而,這幢建築也有過自己的光輝歲月和快樂時光。1948年,在投手鮑伯‧斐勒和兼任總教練游擊手路‧波德魯帶領下,印地安人隊贏得美聯冠軍和世界大賽。1949年,在聯盟冠軍被紐約洋基隊奪去之後,他們將1948年的冠軍旗埋葬在外野。1954年,印地安人由總教練艾爾‧羅培茲和以鮑伯‧李蒙為首的傑出投手群領軍之下,以刷新紀錄的111勝再次拿下美聯冠軍,但卻在世界大賽紐約巨人隊直落四橫掃。它在1935、1954、1963和1981年分別主辦過四次明星賽。1993年10月3日,在它作為印地安人主場的最後一場比賽中,印地安人的球迷在喜劇演員鮑伯‧霍伯(他從小到大都是印地安人迷,也曾是印地安人隊的一位股東)帶領下,齊唱他的成名曲感謝記憶」(Thanks for the Memory),以專為這一刻而寫的歌詞(這正是他在許多電視節目中的拿手絕活),向這個舊體育場說再見。

NFL克里夫蘭布朗隊自1946年開始在這兒比賽,直到1995年為止。市立體育場在1946、1948和1949年,是全美美式足球協會(AAFC)冠軍戰的場地,也是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FL)1945年(華盛頓紅人對克里夫蘭公羊),1950年(洛杉磯公羊對布朗),1952年(底特律對布朗),1954年(底特律對布朗),1964年(巴爾的摩小馬對布朗),以及1968年(巴爾的摩小馬對布朗)的冠軍戰場地。它也是1987年1月11日美國美式足球聯會冠軍戰時,丹佛野馬隊約翰‧艾爾威(John Elway)上演那次留名青史的(或者在布朗隊球迷看來惡名昭彰的)大推進(the Drive)之舞台所在。

中外野看台是該隊許多狂熱球迷的家,到了1980年代更因球迷所製造,用以干擾敵隊進攻的狗吠聲,而以惡犬欄(Dawg Pound)聞名。球迷們模仿的是布朗隊選手漢佛‧狄克森(Hanford Dickson)和法蘭克‧米尼菲爾德(Frank Minnifield),他們看起來總像是在對彼此,以及對手狂吠。有些球迷甚至還戴著狗面具,並且向對方進攻球員扔狗餅乾。

大學美式足球的唯一一次大湖盃(Great Lake Bowl)賽,於1947年在此舉行。體育場還在1942、1943、1945、1947、1950、1952、1976和1978年舉辦過聖母大學海軍的友誼賽。最後一場大學美式足球賽是在1991年10月19日舉行的,西北大學野貓隊在這兒扮演「主場」,迎戰俄亥俄州大七葉樹隊。儘管西北大學分到了主場球隊應得的門票收入,絕大多數球迷卻是幫俄亥俄州大加油的。

除了運動賽事之外,這個體育場還舉辦過許多場搖滾音樂會,包括1966年披頭四(the Beatles)的演唱會。1970年代還辦過一次世界搖滾大賽(World Series of Rock),有許多當紅的樂團登台演出,包括滾石樂隊(the Rolling Stones);據報導,他們1978年7月1日的那場演唱會,是有史以來第一場營收超過百萬美元的演唱會。搖滾樂名人堂的開幕演唱會,也是1995年在體育館舉行的。體育場最後的大型活動之一,是葛培理(Billy Graham)的布道會。

對於擁有體育場,並且自始至終一直營運著的克里夫蘭市政府而言,它是財政上的一個無底洞。1970年代中期,布朗隊老闆亞特‧莫戴爾(Art Modell)同意以每年一美元租下這個場館。莫戴爾的體育場公司(Stadium Corporation)接手營運,並投資改善設施,包括豪華包廂。這些包廂是莫戴爾的搖錢樹,為他賺進大量利潤;但莫戴爾卻拒絕和職棒的印地安人隊分享包廂的營收,即使相當一部分的營收是棒球比賽所帶來的。最後,印地安人隊爭取到地方政府和選民,說服他們為球隊興建自己的球場,好讓他們自由支配包廂營收。堅信營收不至於被威脅的莫戴爾,則拒絕參與為印地安人隊建造傑克布斯球場,以及為騎士隊興建岡德體育館(Gund Arena)的通道計劃案。莫戴爾的設想最終證明是錯誤的,在1994年印地安人隊從體育場搬進傑克布斯球場之後,包廂營收大減。隔年,莫戴爾決定在1995年球季結束後,將美式足球隊遷到馬里蘭州巴爾的摩

莫戴爾搬遷球隊的行為,事實上毀棄了他們對體育場的租約,克里夫蘭市政府因而提出告訴。訴訟程序告一段落之後,體育場在隔年被拆除,殘骸則被丟進對街的湖裡,為漁民和潛水伕建造一個人工魚礁

新建的克里夫蘭布朗體育場正座落於市立體育場的原址。

參考資料[编辑]

  1. ^ Pahigaian, Josh; Kevin O'Connell. The Ultimate Baseball Road Trip. Guilford, Connecticut: Lyons Press. 2004. ISBN 1592281591. 
  2. ^ Lowry, Phillip. Green Cathedrals. New York City: Walker & Company. 2005. ISBN 0802715621. 

外部連結[编辑]

印地安人隊主場
前任:
聯盟球場
1901年-1946年
1932年-1993年 後任 :
傑克布斯球場
1994年至今
克里夫蘭公羊隊主場
前任:
最初使用球場
1937年 後任 :
蕭體育場
1938年
克里夫蘭公羊隊主場
前任:
蕭體育場
1938年
1939年-1941年 後任 :
聯盟球場
1942年,1944年-1945年
克里夫蘭公羊隊主場
前任:
聯盟球場
1942年,1944年-1945年
1945年 後任 :
洛杉磯紀念體育場
1946年-1979年
克里夫蘭布朗隊主場
前任:
1946年-1995年 後任 :
克里夫蘭布朗體育場
1999年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