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聲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入声音韵学上一组相互关联的概念的统称。

入声韵是指古代汉语中的一类音节结构入声字是指音节属于这类结构的字。受音节结构影响,这类字的声调《切韵》时代都相同,因此都属于入声调类,其入声调值调型是短而急促。入声调类也可以用来特指某个特定时期、某种特定汉语方言中的一个或几个和《切韵》入声调类有传承关系的调类;这些不同时期、不同方言中的入声调类,都拥有各自的入声调值,但调型一般也都是短而急促的。

在行文中,这些概念往往都混同、省称为入声

存在情況[编辑]

入聲在中國各地的發展情況及表現形式各不相同。粵語客家話閩南語赣语桂柳官话壯語日语越南語以及漢藏語系的其他一些語言中,入聲字音節以輔音[p̚]、[t̚]、[k̚]作結,發出明顯的短而急促的子音,使音節聽起來有一種急促閉塞的頓挫感。

湘語吳語福州話江淮官話、部分西南官話岷江话)以及晉語也保留入声,但只帶一個弱喉塞韻尾[ʔ],或依靠紧元音韵母来保持音节的頓挫感(如四川宜宾话)。大部分的漢語官話方言中入聲已經不復存在。但是它是从什么时候消失的,历来都有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是从元朝开始消失的,但是也有人认为直到17世纪入聲还没有消失。

以現代北方漢語為基礎的的現代標準漢語(即普通話中華民國國語)沒有入聲。以失去入聲的官話方言为母语的人,包括以基於官話方言的普通話为母语者,不經過訓練不能分辨入聲字。

漢字大概於時代傳入日本,當時的漢語具有入聲,因而日語將入聲的痕跡保存至今,但其破音音尾已獨立成另一個音節[通常為ka行、ta行、wa行([p][ɸ][w]ø)的音節]。相較之下,韓語越南語漢字的入聲發音,則較為接近現代南方漢語的發音。

南宋抗金名將岳飛滿江紅用短促的入聲字(-t韻尾)作韻,以抒發其極度憤恨的情感:

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xĭɐt]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lĭɛt]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ŋĭwɐt]
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ʦʰiet]

靖康恥,猶未[sĭuɛt]
臣子恨,何時[mĭɛt]
駕長車,踏破賀蘭山[kʰĭuɛt]
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xiwet]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kʰĭwɐt]

还有唐代诗人柳宗元的《江雪》:

千山鸟飞[ʣĭuɛt]
万径人踪[mĭɛt]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sĭuɛt]

北宋大文豪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mĭuət]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piek]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sĭuɛt]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ɡĭɛt]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pĭwɐt]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mĭɛt]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pĭwɐt]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ŋĭwɐt]

南宋词人柳永的《雨霖铃》:

寒蝉凄
对长亭晚,骤雨初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

多情自古伤离
更那堪、冷落清秋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

北宋苏轼的《满江红·怀子由作》:

清颍东流,愁目断、孤帆明
宦游处,青山白浪,万重千
辜负当年林下意,对床夜雨听萧
恨此生、长向别离中,添华

一尊酒,黄河
无限事,从头
相看恍如昨,许多年
衣上旧痕余苦泪,眉间喜气添黄
便与君、池上觅残春,花如


北宋黄庭坚的《念奴娇》

八月十七日,同诸生步自永安城楼,过张宽夫园待月。偶有名酒,因以金荷酌众客。客有孙彦立,善吹笛。援笔作乐府长短句,文不加点。

断虹霁雨,净秋空,山染修眉新绿
桂影扶疏,谁便道,今夕清辉不
万里青天,姮娥何处,驾此一轮
寒光零乱,为谁偏照醽

年少从我追游,晚凉幽径,绕张园森
共倒金荷,家万里,难得尊前相
老子平生,江南江北,最爱临风
孙郎微笑,坐来声喷霜


南宋诗人陆游的《钗头凤》: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欢情
一怀愁绪,几年离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闲池
山盟虽在,锦书难


陆游表妹唐婉的《钗头凤》:

世情,人情,雨送黄昏花易
晓风干,泪痕残。
欲笺心事,独倚斜阑。
难,难,难!

人成,今非,病魂常似秋千
角声寒,夜阑珊。
怕人寻问,咽泪装欢。
瞒,瞒,瞒!


南宋词人李清照的《声声慢》:

寻寻觅,冷泠清清,凄凄惨惨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
雁过也,最伤心,却是旧时相

满地黄花堆,惟悴损,如今有谁堪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


南宋张孝祥的《念奴娇·洞庭青草》:

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
玉鉴琼田三万顷,著我扁舟一
素月分辉,明河共影,表里俱澄
怡然心会,妙处难与君

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
短发萧骚襟袖冷,稳泛沧浪空
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
扣舷独啸,不知今夕何

南宋辛弃疾的《念奴娇·书东流村壁》:

野棠花落,又匆匆过了,清明时
刬地东风欺客梦,一枕云屏寒
曲岸持觞,垂杨系马,此地曾轻
楼空人去,旧游飞燕能

闻道绮陌东头,行人长见,帘底纤纤
旧恨春江流不断,新恨云山千
料得明朝,尊前重见,镜里花难
也应惊问:近来多少华

南宋辛弃疾的《满江红·江行和杨济翁韵》:

过眼溪山,怪都似、旧时相
还记得、梦中行遍,江南江
佳处径须携杖去,能消几緉平生
笑尘劳、三十九年非、长为

吴楚地,东南
英雄事,曹刘
被西风吹尽,了无尘
楼观才成人已去,旌旗未卷头先
叹人间、哀乐转相寻,今犹


南宋吴渊的《念奴娇·我来牛渚》:

我来牛渚,聊登眺、客里襟怀如
谁著危亭当此处,占断古今愁
江势鲸奔,山形虎踞,天险非人
向来舟舰,曾扫百万胡

追念照水然犀,男儿当似此,英碓豪
岁月匆匆留不住,鬓已星星堪
云暗江天,烟昏淮地,是断魂时
栏干捶碎,酒狂忠愤俱


南宋文天祥的《念奴娇·驿中别友人》:

水天空阔,恨东风,不借世间英
蜀鸟吴花残照里,忍见荒城颓
铜雀春情,金人秋泪,此恨凭谁
堂堂剑气,斗牛空认奇

那信江海余生,南行万里,属扁舟齐
正为鸥盟留醉眼,细看涛生云
睨柱吞嬴,回旗走懿,千古冲冠
伴人无寐,秦淮应是孤


民国时期毛泽东的《念奴娇·昆仑》: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
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
   夏日消溶,江河横溢,人或为鱼
   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
   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
   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

入聲字表[编辑]

音系對比[编辑]

漢字 反切 類型 構擬上古音
(鄭張尚芳)
構擬中古音
(王力)
官話 閩南語泉漳
(文 / 白)
吳語 粵語 贛語 客語 日語 朝鮮語 越南語
北京官話
北京
江淮官話
合肥
西南官话
乐山
蘇州 廣州 吳音 漢音 首爾 河內 西貢
侯閤 全濁入 * /guːb/ [ɣɒp]
[xɯʌ35]
[xɐʔ] [xæʔ] hap8 [ɦəʔ] hap9 [hot̚] [hap̚] ガフ
(gapu→)
カフ
(kapu→)
hap
[ha̠p̚]
hợp
[həːʔp̚˧ˀ˨ʔ]
hợp
[həːʔp̚˨ˀ˧ʔ]
是執 全濁入 * /gjub/ [ʑĭĕp] shí
[ʂ͡ɨ35]
[ʂəʔ] [seʔ] sip8 / chap8 [zəʔ] sap9 [set̚] [ʃip̚] ジフ
(jipu→)
シフ
(sipu→shū)
sip
[ɕip̚]
thập
[tʰɜʔp̚˧ˀ˨ʔ]
thập
[tʰɐʔp̚˨ˀ˧ʔ]
符弗 全濁入 * /bɯd/
(後造字)
[bĭuət]
[fuɔ35]
[fəʔ] [fʊʔ] hut8 / put8 [vəʔ] fat9 [fut̚] [fut̚] ブツ
(butu→butsu)
フツ
(putu→futsu)
bul
[pul]
phật
[fɜʔt̚˧ˀ˨ʔ]
phật
[fɐʔk̚˨ˀ˧ʔ]
博拔 全清入 * /preːd/ [pæt]
[pɑ55]
[pɐʔ] [pæʔ] pat4 / peh4 [poʔ] baat8 [pat̚] [bat̚] ハチ
(pati→hachi)
ハツ
(patu→hatsu)
pal
[pʰa̠l]
bát
[ˀɓaːʔt̚˧ˀ˦]
bát
[ˀɓaːʔk̚˦ˀ˥]
羊益 次濁入 * /leg/ [jĭɛk]
[i51]
[iəʔ] [ieʔ] ek8 [ɦiəʔ] jik9 [ik̚] [ʒit̚] ヤク
(yaku)
エキ
(eki)
yeok
[jʌ̹k̚]
dịch
[zïʔk̟̚˧ˀ˨ʔ]
dịch
[jɨ̞̠ʔt̚˨ˀ˧ʔ]
苦格 次清入 * /kʰraːg/ [kʰɐk]
[kʰɯʌ51]
[kɐʔ] [kʰæʔ] khek4 / kheh4 [kʰɑʔ] haak8 [kʰak̚] [kʰak̚] キャク
(kyaku)
カク
(kaku)
gaek
[kɛk̚]
khách
[xɐɪʔk̟̚˧ˀ˦]
khách
[xɐʔt̚˦ˀ˥]

※註:「易」僅作「變易」之義時讀為入聲 [-k̚],餘為去聲。

漢語各分支中的入聲[编辑]

官話[编辑]

在無入聲調類的北京官話东北官话胶辽官话冀鲁官话中,中古的入聲字被分派入平聲、上聲、去聲中,此現象稱為“入派三聲”。

北京话和普通话中的入声字如何分派有若干規律可循(排除少量例外):

  1. 全濁聲母字派入陽平(如:薄、奪、国、宅)。
  2. 次濁聲母字派入去聲(如:内、落、日、月、)。
  3. 清聲母字可能派入陰平、陽平、上聲、去聲之任一類,無固定規律;去声较多,上声较少。

中原官话兰银官话中,中古的入声字被分为两组。古全浊字归阳平;古清声字和古次浊字归入另一组:中原官话中归入阴平,兰银官话中归入去声。

西南官话中,中古的入声字今声调大都相同,大部分地区读阳平,少数地区仍保留入声。

江淮官话中,中古的入声字仍读入声。其中洪巢片大部(除庐江外)入声不分阴阳,只有一个入声调;洪巢片庐江[1]泰如片入声按照中古声母的清浊分成阴入和阳入,有两个入声调。

簡易入聲判別方法[编辑]

  • 當以下同一橫排條件全符合時,即為入聲字(空白表示無限制);但是很多入聲字並不符合下列任一排的條件,如“切”、“塔”,這些字還需要強記。
聲母 韻母 聲調 例外
ㄅ、ㄉ、ㄍ、ㄐ、ㄓ、ㄗ (b, d, g, j, zh, z) 陽平 甭、馾、哏、咱、偺、糌
ㄉ、ㄊ、ㄌ、ㄗ、ㄘ、ㄙ (d, t, l, z, c, s) (e)
ㄎ、ㄓ、ㄔ、ㄕ、ㄖ (k, zh, ch, sh, r) ㄨㄛ (uo)
ㄅ、ㄆ、ㄇ、ㄉ、ㄊ、ㄋ、ㄌ (b, p, m, d, t, n, l) ㄧㄝ (ie)
ㄉ、ㄍ、ㄏ、ㄗ、ㄙ (d, g, h, z, s) (ei)
(f) ㄚ、ㄛ (a, o)
ㄩㄝ (ue) 靴、瘸、嗟(讀ㄐㄩㄝ/jue時)
  • 一字有兩讀,讀音開口呼韻,語音齊齒呼合口呼韻,必為入聲字。
  • 如為鼻音韻尾ㄢ、ㄣ、ㄤ、ㄥ(n, ng)時,必入聲字。(上表第一行例外均為鼻音韻尾,例外字只有廿)
  • ㄅ、ㄉ、ㄍ、ㄐ、ㄓ、ㄗ(b, d, g, j, zh, z)等聲母的上聲字,一般非入聲(例外如“角”)。
  • 入聲字的辨識原則可參考:陳新雄教授《萬緒千頭次第尋——談讀書指導》

西南官話考量入聲[编辑]

對於說西南官話的人來說,可以不使用工具書,而根據瞭解的中古到今天的語音變化規律來辨別古代入聲字:[2]

  1. 古今聲調演變判斷:
    • 凡普通話讀陰、上、去而西南方言讀陽平的字都是古代入聲字。(例外字摸、玉)
  2. 古今聲母演變規律判斷:
    • 凡不送氣的陽平字是古代入聲字。
    • 凡次濁聲母陽平字都不是古代入聲字。
  3. 古今韻母演變規律判斷:
    • 凡鼻音韻尾(陽聲韻)字都不是古代入聲字。(例外字廿)
    • [ʦ͡ɯ[ʦ͡ʰɯ][s͡ɯ]音節的字不是古代入聲字,凡[ɑɻ]音節的字不是古代入聲字。
    • [uaɪ][ueɪ]韻母的字不是古入聲字。(例外字蟀)
    • 除靴瘸以外的[yœ]韻母字是古代入聲字。
    • 凡普通話有元音韻尾而西南方言沒有的字是古代入聲字。
    • 凡方言中的[iɔ]韻母字都是古代入聲字。
  4. 根據形聲字的聲旁來判斷:
    • 詳見简启贤,《音韵学教程》:188-189.

晉語[编辑]

晉語地區基本上都不同程度的保留有入聲韻,多以喉塞音形式保留,并且相当一部分地区有舒声促化现象。

吳語[编辑]

吳語地區绝大多数都保留入声韵,大都收喉塞音[ʔ]。而有人认为温州话没有入声,其实是温州话没有入声韵尾,但有入声声调。温州话仅有的一个韵尾是 -ng。而温州话的入声声调在吴语方言里表现得十分奇特,所谓“入声”,就是比舒声要短促,各种中古方言都一样;但是温州话的两个入声调值却是 323 和 212,比所有舒声都要长。

閩語[编辑]

閩南語有6個辅音韻尾,其中[-p̚][-t̚][-k̚]塞音[-m][-n][-ŋ]鼻音。但是,古咸(除覃韵)(收-m/-p)、山(收-n/-t)、宕(收-ng/-k)、梗摄二等(收-ng/-k)在闽南话的白读音都不念这些韵尾,这些韵部的韵尾在现代闽南话中已经弱化为鼻化元音和喉塞韵尾,只有文读音才念上述辅音韵尾。潮汕片同时韵尾-n/-t已经并入-ng/-k,其他闽南话中念侯塞韵尾的字雷州话念成开韵尾。同时,海南话、雷州话、莆仙话闽台片潮汕片的鼻化元音都念成口元音。

粵語[编辑]

粵語完整保留有中古漢語的入聲[-p̚][-t̚][-k̚]廣州話就是這三種入聲韻尾齊備的,如:納naap,殺saat,福fuk。但各地入聲保存情況不盡相同。如東莞粵語以收[-k̚]韻尾為主,還有收喉塞音[ʔ]元音化的;寶安粵語入聲則已全部弱化而收喉塞音[ʔ]韻尾,也有入聲失落輔音韻尾,歸併到陰平35調中的。

客家話[编辑]

客家話繼承了較多古漢語的特性,如完整的入聲韻尾[-p̚][-t̚][-k̚]。一般認為,客家話和後期中古漢語唐宋二代為準)之間的承襲關係較為明顯。

贛語[编辑]

贛語的入聲可以分以下幾類:

  • 既有入聲調,又有入聲韻母。又可分兩種情況:
  1. 只有一個入聲調,調值一般都比較高:宜豐上高新淦(有兩個韻尾);武寧宜春樟樹、樂平、景德鎮、橫峰、鉛山、進賢、南城、永豐(只有一個韻尾)。
  2. 有兩個入聲調。昌都片宜瀏片鷹弋片通常为陰入高、陽入低;撫廣片通常为陰入低、陽入高。
  3. 有三個入聲調。永修德安的入聲依古聲母的清、濁分陰陽,只有一個韻尾。其陰入又根據聲母的送氣與否再分為陰入1和陰入2,因此實際上有三個入聲調。安義的入聲則依聲母的清濁分陰陽兩大類,其陰入又分為兩調因此也有三個入聲韻尾。
  4. 有四個入聲調。都昌的入聲依古聲母的清濁分陰陽,有兩個韻尾。其陰入與陽入各根據聲母的送氣與否再分為陰入1、陰入2和陽入1、陽入2,所以實際上有四個入聲調。
  • 有入聲調,無入聲韻母。
  1. 只有一個入聲調,讀長音,無塞音韻尾,無入聲韻母,比如星子鄱陽等地。
  2. 有兩個入聲調。贛縣王母渡鄉古咸、山、深、臻四攝清聲母入聲字為陰入,無塞音韻尾,讀長音;古宕、江、曾、梗、通五攝入聲清聲母字為陽入,讀長音,無塞音韻尾。
  • 沒有入聲調,亦沒有入聲韻母。古入聲字派入其他調類。根據派入調類的不同,可以分以下幾種情況:
  1. 湖口彭澤按入聲字聲母的清濁分別派入陰去和陽去。
  2. 分宜、峽江、安福、蓮花、萍鄉寧岡、永新、吉水、吉安、泰和通常依入聲字聲母的清濁分別派入陰平和陽去。
  3. 遂川古入聲清聲母字歸陰去2,入聲濁聲母字歸陰去1。

湘语[编辑]

湘语中新湘语大部分保留独立入声调,且韵尾消失。老湘语部分地区保留入声调,部分地区入声派入其他声调。

其他語言[编辑]

日語[编辑]

漢字大概於時代傳入日本,當時的漢語具有入聲,因而日語音讀多數保留了古漢語的入聲。但其塞音音尾已獨立成另一個音節[通常為行、行、行([p] → [ɸ] → [w] → Ø)的音節]。造成入聲漢字的音讀常擁有兩個音節。

朝鮮語[编辑]

朝鲜半岛自古推崇汉文化。今天的朝鮮語中,有超过70%的汉字词汇。朝鮮語的汉字音很好的保留了中古汉语的入声韵尾,例如:独立(독립 dog lib),学校(학교 hag gyo),五十(오십 o sib) 。但是,塞音/-t̚/韵尾系统性的變化為流音/-l/。例如:一(일 /il/)、八(팔 /pʰa̠l/)。

越南語[编辑]

由于越南语在古代引入了大量的汉语词汇,所以汉字古汉语发音在越南语中保留得很好。越南語汉字音韵尾仅仅在拉丁字母拼写上出现了4个变异,实际上相较于中古汉语几乎没有变化。古汉语入聲韵尾收ptk的汉字在越南语中依然收ptk。例如: pháp phát phác等。

現代越南語共6聲調,即平聲、玄聲、問聲、跌聲、銳聲、重聲。其中以塞音-p, -t, -c, -ch結尾的字相當於漢語入聲,即為銳聲或者重聲。

越南語聲調的圖示
序號 越南語名稱 漢譯名稱 漢越語對應中古漢語聲調 調值描述 例字
1 ngang 平聲(陰平) 清平、次濁平 44,平,長,類似普通話輕聲 ma
2 huyền 玄聲(陽平) 全濁平 31,中降,長,類似普通話上聲
3 hỏi 問聲(陰上) 清上 21(4),低降或低降後升,長,緊喉,類似普通話陽平聲 mả
4 ngã 跌聲(陽上) 次濁上 32/4,中,緊喉且中斷
5 sắc 銳聲(陰去、陰入) 清去、清入 45,高升,短
6 nặng 重聲(陽去、陽入) 濁去、全濁上、濁入 21,低降,短 mạ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孙宜志.安徽江淮官话语音研究[M].合肥:黄山书社,2006.
  2. ^ 简启贤.音韵学教程[M].成都:巴蜀书社,2005:184-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