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琮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全琮
大司馬
軍師
國家 中國
時代 東吳
子璜
封爵 陽華亭侯、錢塘侯
籍貫 吳郡錢塘
出生 198年
逝世 249年

全琮(198年-249年)[1]子璜吳郡錢唐縣(今浙江省杭州市西)人,三國東吳的重要將領,為人謙恭而有謀,常以國家為重。妻子雖是孫權的長女孫魯班,但仍能謙虛接士,毫不驕恣。先後拜封為陽華亭侯錢塘侯,官至右大司馬左軍師

生平[编辑]

忠於為國[编辑]

全琮父親全柔,於漢靈帝時舉孝廉,官至尚書郎右丞。適逢董卓作亂,全柔棄官回鄉,州牧徵聘其為別駕從事,拜會稽東部都尉。後來孫策發跡於揚州,全柔知其能成事,於是舉兵先往依附,孫策便表奏朝廷,以全柔為丹阳都尉。至孫權繼承兄業時,全柔遷任長史,並擔任桂陽太守。某次,全柔命兒子全琮解送數千斛米糧到吳郡,以供市場作交易用途。可是全琮把米糧解到吳郡時卻私自把米糧到處分派,結果乘著空船而回。全柔知道後非常生氣,正要問罪,全琮認罪並解釋說:「我認為市場買賣並不是一件急事,可是天下的士大夫卻面對著切身的危難,因此我以米糧賑濟他們,只是沒有及時向您作出報告。」全柔瞭解到全琮的心思後壓下怒火,並欣賞全琮的所為。後來中原人士因為避亂而多投奔南方,當時就有百多士人前往依靠全琮,全琮待人以誠,傾盡家有,並與一眾作客者苦樂與共,因此無論相隔遠近者,都對全琮的這些行徑評價甚高。不久,孫權任全琮為奮威校尉,授予數千兵馬,命其討伐山越。全琮乘時募兵,獲得萬餘精兵屯軍牛渚。稍後遷昇為偏將軍。

見機立斷[编辑]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劉備部將關羽圍困魏將曹仁樊城襄陽一帶,全琮認為關羽後防空虛,機不可失,於是上奏孫權作出建議,並提出攻討關羽之計。不過孫權早已與呂蒙私下計劃如何襲擊關羽,為保機密,唯有對全琮的表奏視而不見。及至後來,吳軍成功擒殺關羽,孫權於公安置酒作賀,席上向全琮說:“你之前亦曾提及過這個戰略,當時我雖然沒有加以理會,但今日的勝利,你亦可說是立下功勞啊!”於是封全琮為陽華亭侯。

勇決制勝[编辑]

黃初元年(220年),魏國派出水軍攻打東吳,孫權命呂範帶領諸將抵抗魏兵,兩軍立營時已能互相望到對方,大戰如箭在弦。魏軍以輕船進行快速抄擊,全琮於軍中奮力守禦,一直披甲不休,終於成功抵禦魏軍的突襲,並斬下魏將尹盧的首級,立下大功。戰後獲遷綏南將軍,進封錢塘侯。黃初四年(223年),領任九江太守

招降賊寇[编辑]

黃初七年(226年),孫權親到地命全琮跟從輔國將軍陸遜襲擊魏將曹休,結果大破曹休於石亭。當時丹阳、吳郡一帶有民賊作亂,攻城略縣,成為禍患,孫權便命全琮為東安太守。全琮到任後賞罰分明,招誘降伏賊寇,幾年後有萬餘人。孫權召回全琮到牛渚,撤除東安郡黃龍元年(229年),全琮任衛將軍、左護軍、徐州,更娶公主孫魯班為妻,成為東吳的駙馬[2]

養威持重[编辑]

嘉禾二年(233年),全琮率領馬步軍隊五萬人,征討六安。六安一帶的百姓盡皆逃竄。當時全琮部下諸將正要分兵追捕百姓。全琮認為不妥,便說:「趁著混亂僥倖得利,又不採取萬全之策,這不是國家的行為。如今分兵捕民,得失參半,又豈可稱為萬全呢?就算有所獲利,不能有效地削弱敵人,以符合國家的期望。若我們與敵人相遇,損失也是非同小可。與其獲罪,我寧願身受其責,都不敢為了邀功而有負國家啊。」赤烏四年春正月(241年),大雪遍地有三尺之厚,鳥獸大半都死去。夏天四月,派遣衛將軍全琮攻淮南,火燒安城邸阁,收歸當地平民。威北將軍諸葛恪攻六安,全琮大戰王凌於芍陂,魏將秦晃的手下戰死有十餘人。车骑将军朱然圍攻樊城,大将军诸葛瑾攻取柤中。力戰連日,全琮被魏征东将军假节都督扬州诸军事王凌擊敗而退。[3]。赤烏九年(246年),全琮升為右大司馬、左軍師。

通達治體[编辑]

全琮為人恭順,善於對人婉轉地作出規勸,其所發的言論,從不會輕易牴牾他人。孫權曾經遣將包圍珠崖夷州,在此之前他曾詢問全琮對此行的意見,全琮便說:「以我國的威勢,又有甚麼地方能不被我們攻下來呢?可是如今要進軍的目的地屬於殊方異域,又有大海之隔,那些地方水土奇特,瘴氣含毒,自古以來就是這樣。如果兵民出入這些地方,必定會生疾病,這些疾病在國內互相傳染的話,是一件危險的事。因此奉命前往當地的人大多懷著畏懼之心,害怕會失去性命,在這種心態作祟之下,我軍的收穫又豈會豐盛呢?如果要犧牲沿岸的士兵,去求取低微的利益,這是一個令我感到不安的決定。」可惜孫權不肯接受全琮的規勸,堅持發兵,經曆數年的行軍,出國的士卒果然疫病橫生,死者十居八九,令孫權深感後悔。後來孫權都會間中提及此事,不過全琮亦不願孫權為此而不安,於是便說:「為在那個時候,沒有向陛下作出規勸的人,我認為都是不忠之人。」

全琮在國內既為宗親,又多戰功,因此甚受親重,其族中子弟都受寵顯貴,賞賜往往有千金之數,不過全琮本人仍能做到謙虛接士,毫不驕恣。二宮之爭因為全氏一族皆是支持孫霸為太子的派別,全琮的兒子一起誣陷支持孫和為太子為派系的顾谭、顾承等人,全琮無奈被卷進其中,陳壽評價全琮當世之才,但因為沒有管住自己的兒子,而名節盡毀。赤烏十二年(249年),全琮逝世,其子全懌襲爵。後來全懌引軍救諸葛誕於壽春,可是因孫綝的嗜殺無道,而出城先降,魏國便封全懌為平東將軍,封臨湘侯。全懌的姪兒全褘全儀全靜等宗族子弟亦出城降魏,都在魏國獲封郡守之任及列侯之爵。

三國演義[编辑]

全琮在《三國演義》裡著墨處不多,後期戰役常與朱桓出陣。初登場於第九十六回,其時周魴行計引誘曹休走進陷阱,陸遜擔任外應帶兵伏擊曹休。當時陸遜為了分兵三路以迎擊曹休,便向孫權推薦朱桓與全琮為輔佐,孫權即命朱桓為左都督,全琮為右都督,以助陸遜。結果全琮引一軍暗襲魏寨後方,與魏將薛喬對壘,大殺一陣擊退薛喬,最後會合主軍大敗魏兵。在一百零五回中,諸葛亮逝世後,楊儀姜維等人護送其遺體到成都時,全琮曾奉孫權之命引軍數萬,屯於巴丘界口,目的是作為蜀國的近援,防止魏軍乘喪入寇。

家庭[编辑]

[编辑]

  • 全緒,扬武将军、牛渚督。孙亮即位,迁镇北将军,一子亭侯
  • 全寄,因党附鲁王孙霸于250年被处死
  • 全懌,母孙鲁班,后降魏
  • 全吳,母孙鲁班,都乡侯

[编辑]

  • 全禕,全绪子,后降魏
  • 全静,全怿兄子,后与其兄弟四人率军降魏
  • 全儀,全静弟,后降魏

亲族[编辑]

評價[编辑]

  • 陳壽:「全琮有當世之才,貴重于時,然不檢奸子,獲譏毀名雲。」
  • 龐統:「卿好施慕名,有似汝南樊子昭。雖智力不多,亦一時之佳也。」
  • 徐眾:「禮,子事父無私財,又不敢私施,所以避尊上也。棄命專財而以邀名,未盡父子之禮。」
  • 《吳書》:「初,琮為將甚勇決,當敵臨難,奮不顧身。及作督帥,養威持重,每御軍,常任計策,不營小利。」
  • 孫登:「諸葛瑾、步騭、朱然、全琮……忠於為國,通達治體。」
  • 裴松之:「子路問『聞斯行諸』?曰『有父兄在』。琮輒散父財,誠非子道,然士類懸命,憂在朝夕,權其輕重,以先人急,斯亦馮暖市義、汲黯振救之類,全謂邀名,或負其心。」

註釋[编辑]

  1. ^ 全琮生年《三國志》中無載,據許嵩建康實錄》卷二記載為198年。
  2. ^ 《江表傳》曾載:「孫權使兒子孫登領軍出征,直至安樂一帶,群臣對於孫登出軍一事都不敢進諫。全琮就向孫權呈達密表說:『自古以來,身為太子的人都不會親自帶領非主力的軍隊出征,從軍時大多只擔任「撫軍」,在防守時則作為「監國」。如今太子自東面引軍出戰,實在是有違古制,我認為此事有點不妥。』孫權聽罷認為有理,於是即令孫登回軍。」當時的人都認為全琮的行為,能以恪守大臣應有禮節的方法,完成身為大臣應該完成的使命。
  3. ^ 四年春正月,大雪,平地深三尺,鸟兽死者大半。夏四月,遣卫将军全琮略淮南,决芍陂,烧安城邸阁,收其人民。威北将军诸葛恪攻六安。琮与魏将王凌战于芍陂,中郎将秦晃等十余人战死。车骑将军朱然围樊,大将军诸葛瑾取柤中。——《孫權·吳主傳》。吴大将全琮数万众寇芍陂,淩率诸军逆讨,与贼争塘,力战连日,贼退走。——《王凌傳》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