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美航空427號班機空難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全美航空427號班機
摘要
日期 1994年9月8日
事故類型 機械故障
地點  美國賓夕凡尼亞州合恩威爾鎮
40°36′14″N 80°18′37″W / 40.60393°N 80.31026°W / 40.60393; -80.31026
死亡 132
受傷(非致命) 0
涉事航機
機型 波音737-3B7
承運人 全美航空
註冊編號 N513AU
起飛地  美國歐海爾國際機場
目的地  美國匹茲堡國際機場
乘客人數 127
機組人員人數 5
生還人數 0
一架編號N527AU的全美航空波音737-3B7,是427號班機N513AU的姊妹機

全美航空427號班機於1994年9月8日在匹茲堡附近神秘墜毀,乘客和機員全數罹難。調查員發現427號班機與聯合航空585號班機空難有相似之處,於是展開深入調查。

經過[编辑]

當天,編號N513AU的全美航空波音737-3B7客機,正準備在匹茲堡國際機場的28R跑道著陸,當時天氣明朗。當飛機通過了一架達美航空波音727客機飛過時留下的尾波亂流(wake turbulence),就在1,830公尺,距離跑道10公里處突然向左轉,然後隨即失控俯衝。機員對於突如其來的失控頓時手足無措,儘管他們已盡最大努力挽救,最後仍只能眼睜睜看著飛機以近乎垂直姿態,猛烈墜毀在比佛縣的一處森林中,機上127名乘客(包括兩名2歲及半歲的小孩,其中半歲的小孩最初沒計算在內)及5名機員,無一生還。

調查[编辑]

空難發生後,調查人員驚覺出事班機的墜毀方式,與3年前發生的聯合航空585號班機非常相似:兩機都是降落前突然失控;失控方式都是方向舵突然失控偏向並像是被卡住,只是方向不同。(585號班機是向右,427號班機則是向左)唯一不同的,是427號班機墜毀時的天氣明朗,並沒有氣流。

由於飛機以垂直方式墜毀,因此,飛機方向舵及黑盒都幾乎保持完整。調查人員取出方向舵的液壓裝置化驗,可是都找不出該裝置曾被卡住的跡象。由於當天天氣明朗且沒有強風,調查人員將注意力轉移至機員身上。根據黑盒記錄顯示,副機長在飛機出事時直至墜毀,一直緊踏著控制方向舵的踏板,因此一度懷疑副機長蓄意墜毀客機。可是調查人員在聆聽通話記錄,都沒有證據顯示副機長有何異樣——他顯然是想挽救飛機,然而飛機卻原因不明地失控。

因此,調查再度陷入僵局,專家都找不到導致兩宗空難的具體原因。假若427號班機再找不到原因因何失事,恐怕全球逾3,000架波音737客機將面臨停飛命運。

突破性發展出現於1996年6月9日。當天晚上東風航空517號班機的另一架737-2H5型客機亦遭遇了相似事故,可是該航班最後仍能安全著陸。不但沒有人死亡,飛機亦沒有損毀。調查人員經過分析機長提供當時的情況及檢查過肇事客機,並在經過史上最長的航空事故調查——共花了四年半時間。

後續[编辑]

NTSB得出了結論,解釋了因為方向舵的故障,導致三宗神秘事故,即427號班機空難、發生在1991年3月3日的聯合航空585號班機空難,及後來發生在1996年6月9日的東風航空517號班機的失控事故,這三起事故都有一個共通點:飛機型號都是波音737客機。

調查人員根據東風航空事故的資料,對方向舵內的液壓器做了一連串實驗。結果證實,這一裝置在經過極端的溫差,即3萬呎高空的攝氏-50度至地面的攝氏30度(假設)時,就會被卡住,而且不會留有磨損的痕跡。

另外,波音公司亦發出聲明,指出若這一裝置出現故障時,控制方向舵的踏板亦會同時發生故障。假如使用踏板修正方向舵,該系統會發出完全相反的指令。這解釋了為何427號班機的副機長一直想控制飛機至正常水平卻不成功,其實當時該系統正發出完全相反的指令,加速飛機墜毀。

調查結果公佈後,波音亦修改了所有737的尾舵設計,並全球性地為服役中的737客機更改有關零件。美國國會亦要求航空公司提供部份賠償予意外的死難者家屬。[1]

事故之後[编辑]

空難發生後,全美航空停用航班班號427。427號班機是全美航空三個月內發生的第二次致命事故(1994年7月2日,全美航空1016號班機一架DC-9客機墜毀在夏洛特,37人罹難),這兩起事故被認為是後來全美航空陷入財政困難的原因。[2]

相關記錄片[编辑]

空中浩劫第四季第五輯「Hidden Danger」(危機潛伏)有介紹聯合航空585號班機及該次事故經過及調查。


參考文獻[编辑]

書籍[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1. AirDisaster.Com
  2. 出事飛機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