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八国联军侵华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八国联军侵华战争
义和团运动的一部分
Siege of Peking, Boxer Rebellion.jpg
1900年美軍攻陷北京的城池。
日期: 1900年
地点:  中國北方
結果: 八國聯軍勝利,簽訂辛丑條約
參戰方
Yihetuan flag.png 義和團
 大清帝國
八國聯軍
 大英帝國
 美國
法国 法國
 俄罗斯帝国
 德意志帝国
 意大利王國
 奥匈帝国
 大日本帝国
指揮官和领导者
清朝 光緒帝
清朝 慈禧太后
清朝 榮祿
清朝 載漪
清朝 董福祥
清朝 馬安良
清朝 馬福祿
清朝 馬福祥
清朝 馬復興
英国 爱德华·西摩尔
英国 窦纳乐
英国 阿尔弗雷德·盖斯利
俄罗斯帝国 叶夫根尼·伊万诺维奇·阿列克塞耶夫
俄罗斯帝国 尼古拉·利涅维奇
德意志帝国 阿爾弗雷德·馮·瓦德西
大日本帝国 福島安正
美國 阿德纳·查菲
兵力
约160000名義和團士兵 49255人
51艘軍艦
伤亡与损失
约15000人 约2500人
义和团之乱时期列强的军队,图为其海军旗,从左至右分别为: 意大利王國 美國法国 法国 奥匈帝国 大日本帝国 德意志帝国 英國 俄罗斯帝国。1900年的日本
八国联军进攻北京路线图
德国明信片
聯軍隨意燒殺掠劫,圖為被英軍焚燒的一座廟,約在山海關
八國聯軍進入紫禁城
京城各国暂分界址全图

八国联军侵华战争是指1900年(光緒二十六年等國派遣的聯合遠征軍,為鎮壓中國北方義和團運動而入侵中国所引发的战争。派遣的聯合遠征軍;開始時總人數約3萬人,後來增至約5萬人[1]。八國聯軍的行動,直接造成義和團的消滅,以及一帶清軍的潰敗,迫使慈禧太后光緒帝逃往陝西西安;最終清廷與包含派兵八國在內的十一國簽訂《辛丑條約》,付出龐大的賠款,並喪失多項主權。影響所及,清帝國內部及遼東滿洲平原)之權力平衡,亦受重大衝擊,間接導致清廷衰落、日俄衝突等變化。

起因[编辑]

慈禧太后的仇外情緒[编辑]

1898年,光緒帝任用康有為梁啟超等推行變法,因守舊派及后黨親貴借慈禧太后之力反撲,發動戊戌政變而失敗;列強多同情变法維新派,而日本英國甚至協助康、梁等維新之士逃離中國。事後,太后軟禁皇帝中南海瀛臺,甚而欲廢帝改立,又遭各國強烈反對而不敢付諸行動,因而懷恨在心。加之甲午戰敗後,列強紛在中國強租港灣、劃分勢力範圍[2],慈禧太后的仇外情緒日漸增長[3]

拳民入京[编辑]

義和團原為山東省一些學習神打的拳民組織,初為山東巡撫毓賢利用來抗衡教會、威嚇教民脫離基督教會;後在各國壓力下,清廷改派袁世凱入魯取締,義和團乃轉移至順天府涿州等地,京师亦渐有拳民活动。

當時,慈禧太后信任閉塞愚昧的守舊大臣,竟聽信毓賢之言,相信團民能「神靈附體」、「刀槍不入」、「槍砲不傷」[來源請求],欲借助義和團之力排外;她派軍機大臣剛毅往涿州視察,剛毅回奏稱:「天降義和團,以滅洋人」[4]。在部分朝廷親貴支持下[5],義和拳開始以「扶清滅洋」為口號,大舉進京勤王,到處殺害外國人及中国的基督教徒,燒教堂、拆電線、毀鐵路,捣毁一切外国来的东西,对任何使用“洋物”的中国人都冠以“二鬼子”的称呼,抓住就杀。义和团拳民並攻進天津租界。各國公使要求清廷取締義和團,但未獲回應。相反,慈禧太后命令主事大臣配合支援义和团针对外国使馆,教堂和商行的暴乱攻击行动。

使馆区自救[编辑]

1900年5月31日,北京東交民巷外國使館要求加強保護。英、俄、法、美、意、日六國從天津派水兵海軍陸戰隊349人登岸,乘火車於當晚抵北京。6月3日,德、奧派兵83人抵京。6月10日,北京使館對外通訊斷絕。各國駐天津領事及海軍將領召開會議後,決定組成聯軍,由英國皇家海軍中將西摩爾於次日乘火車前往北京。北京東交民巷各使館築起防禦工事,由英國全權公使竇納樂負責指揮抵抗。使館區內被圍者約3000人,當中2000人為尋求保護之華人,外國男性400人,女性147人,兒童76人。保護使館的包括409名外國水兵及陸戰隊員,配備三支機關槍及四門小火炮。使館內有足夠水井及糧食。英使館內更有小馬150匹可供食用。

戰爭經過[编辑]

6月10日,北京使館對外通訊斷絕后,各國駐天津領事及海軍將領召開會議後,決定組成聯軍,由英國皇家海軍中將西摩爾於次日乘火車前往北京。

先头部队进京受阻[编辑]

6月11日,日本駐清使館書記杉山彬被剛調入京的清兵軍所殺,開腹剖心。西摩爾率領之聯軍二千餘人,從大沽出發,經天津向北京推進。團民拆毀天津到北京的鐵路,又設下埋伏,在廊坊楊村之間包圍聯軍。數千團民及二千名清軍(聶士成指揮之武衞前軍)在廊坊襲擊聯軍,聯軍死傷近四百人,只得就地防守。清廷将此役称为“廊坊大捷”。

6月14日,德國公使克林德率士兵出外尋釁,見拳民即毫不遲疑下令開槍,打死約20人。

6月15日,軍機處一度傳旨,令在任兩廣總督李鴻章,以及山東巡撫袁世凱速入京;兩人均未赴召。

6月16日,天津租界之對外電報中斷。各國海軍將領會議,決定佔領大沽口炮台。同日,慈禧召開御前會議後,發出解散拳民的上諭。

6月17日,大沽炮台陷落。此時,慈禧太后收到一則假造情報,云洋人出兵是為了逼她歸政光緒帝;於是太后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命載勛步軍統領九門提督,會剛毅、載漪載濂載瀾等親貴統領義和團。

6月20日,德使克林德代表各國前往總理衙門要求保護,途中被清軍虎神營士兵伏擊殺死,釀成開戰的導火線。

清宣战八国联军[编辑]

6月21日,清廷以光绪帝的名義,向英國美國法國德國義大利日本俄國奧匈帝國西班牙比利時荷蘭等十一國同時宣戰[6];同時,還懸賞捕殺洋人:“殺一洋人賞五十兩、洋婦四十兩、洋孩三十兩”[7]。義和團及官軍(主要為榮祿手下之甘軍)開始圍攻使館區。

6月23日,聯軍自大沽登陸,解西摩爾之圍。

6月25日,清廷當權派載漪、載勛、載濂、載瀅等率拳民六十多人奔瀛台欲弒光緒帝,為慈禧太后所阻而未果。慈禧太后諭榮祿停攻使館,並送蔬果食物等往使館慰問。

6月27日,一支由300多中國流民組成的僱傭軍代表英軍對华作戰的威海衛中國軍團以英軍第一軍團的名義攻佔了北洋軍軍火庫,並在7月9日攻佔了海關署的軍火庫;7月13、14二日與聯軍會合佔領了天津城,隨後又直撲北京,隨聯軍參加了解救公使館區的一系列戰鬥。[8]

6月28日,清軍復攻使館。

7月9日,聶士成於天津城南戰死。14日,聯軍佔領天津;直隸總督裕祿兵敗自殺。

7月14日,天津城失守,八国联军占领天津后成立天津地区临时军政府,管理天津。由此,天津经历了长达两年的外国军队占领时期(直到1902年8月15日,清政府代表袁世凯接管天津政权为止)。

7月15日,俄軍於黑龍江海蘭泡越境,悉數屠殺清民六千多人。

7月26日,慈禧太后以李秉衡掌京郊武衛軍,防守京畿。

7月28日,主和的大臣許景澄袁昶被處死。

8月2日,聯軍集兵二萬自天津沿運河兩岸進發;4日進逼北京,儘管當時京津之間的清軍及拳民合計有15萬之多,但聯軍沿途並未遭遇強力抵抗。不過時值仲夏,氣候炎熱潮濕,加上沿途濃密的玉米地形成天然屏障,為聯軍進軍增添了困難。

8月11日,清廷處死主和的大臣聯元立山徐用儀。李秉衡於通州自殺。

8月14日凌晨,聯軍英、美、法、俄、日五国來到北京城外,發起總攻擊——俄军东直门日军朝阳门美军东便门。俄軍與日軍面對的城牆較高,且遭遇的抵抗較強,各自陣亡了約100人;而美軍進攻的東便門城牆較低,且離清軍火力較遠。上午11时,美軍使用雲梯,讓第九步兵队带着星条旗爬上城牆,成為最先攻入外城的部隊;美軍雖入外城,但被清軍的炮火壓制,難以繼續前進。英军中午始达北京,攻广渠门,至下午2时许攻入。晚上9时,俄、日军分由东直、朝阳二门突入。15日,聯軍逐步攻佔北京各城門,與清軍在城內展開巷戰;至當晚,聯軍已基本佔領全城。

清廷西逃与求和[编辑]

慈禧太后、光緒帝和親貴大臣倉皇離京,珍妃遭投井溺斃。慈禧太后等人先逃至懷來縣,又輾轉逃亡至大同太原,最後來到西安;在西安,太后以皇帝名義下罪己詔,召慶親王奕劻兩廣總督李鴻章與聯軍議和。并于翌年签订《辛丑条约》。慈禧和光绪帝都下诏罪己,得以返回北京。

联军接管北京[编辑]

8月16日,各国司令官“特许军队公开抢劫三日”,刚刚经历过义和团洗劫的北京又陷于空前的痛苦之中,这是中国首都数百年来首次为外国占领军洗劫。

八国联军攻进北京后,实行分区占领,北京城被划为德、英、法、美、俄、日等国占领区。西方的管理方式加速了北京的现代化步伐。

八国 占领部分
北京外城
德国 西北区
美国 西南区
英国 东南区
北京内城
日本 东城及西城的北部
俄国 东城的南部
德国 东城的南部
英国 西城的南部
法国 西城的中部
意大利 东西城各占一块
不包括“紫禁城”的皇城
英国、日本、德国 皇城东部
美国、意大利、法国、俄国 皇城西部


8月17日联军的代表见面,认为联军应该继续战斗直到把北京乃至全国的反抗力量粉碎,随后对义和团及抵抗的清军进行了残酷的报复与屠杀。

8月27日大规模增兵的德、意、奥匈和法联军行进穿越紫禁城,象征性地展示他们完全占领北京,清廷对此抗议,由于联军承诺不会占领紫禁城但他们的通过受到争议的话就会摧毁紫荆城。后清廷屈服。[9]

剿灭义和团[编辑]

9月,德國陸軍元帥阿爾弗雷德·馮·瓦德西被推為聯軍總司令來清。德軍在北京陷落之後兩個月才到達中國。德皇威廉二世7月2日發佈的命令:「你們知道,你們面對一個狡猾的、勇敢的、武備良好的和殘忍的敵人。假如你們遇到他,記住:不要同情他,不要接收戰俘。你們要勇敢地作戰,讓中國人在一千年後還不敢窺視德國人。」[10]四處擄掠,而備受批評。威廉二世的這段講話是對5世紀匈奴入侵歐洲的回憶。後來這段話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被英國人借用來貶損他們的德國敵人。

此後聯軍陸續增兵至十萬[11],由京津出兵,分攻山海關保定正定等地,甚至進入山西境內。同時,俄國單獨調集步兵、騎兵十七萬,分六路進佔南滿洲

和談締約[编辑]

10月4日法國向各國提出備忘錄,包括懲兇、賠款,在北京及其附近地區駐軍、毀大沽炮台等六項要求;12月聯軍提出《議和大綱》十二條,12月24日迫使清政府全盤接受,後來又加入了西班牙、比利時、荷蘭三國。

翌年(1901年)正月,清廷懲治「拳亂」罪首:端親王载漪、輔國公载瀾發配新疆;莊親王载勛、右都御史英年刑部尚書趙舒翹等人勒令自盡;時任山西巡撫毓賢、禮部尚書啟秀等人處斬。四月,派醇親王载灃任頭等專使大臣,赴德謝罪;同時改「總理各國事務衙門」為「外務部」。

八國聯軍之行動,以清政府與十一個國簽訂《辛丑條約》告結;條約正文及附件十九項,於1901年9月7日正式簽署,規定清政府賠款白銀四億五千萬(以當時中國人口每人一兩計),年利息4厘,分三十九年付清,本利合計共九億八千二百多萬兩,以中國關稅鹽稅作擔保,此即「庚子賠款」[12];此外,清廷承諾毀棄大沽口砲台,允許列強在北京、天津、山海關等地駐軍,造成京師門戶洞開,亦是1937年蘆溝橋事變,日軍出現在平津一帶的原因。和約締結後,八國聯軍除留一部常駐京津、津榆兩線外,其餘撤退,但因不包括俄國獨自出兵的部分,造成1904年日俄戰爭爭奪滿洲的原因。

影響[编辑]

帶同光緒逃往西安的慈禧

清統治體制變動與中國衰弱[编辑]

華北大亂之際,東南各省督撫自行宣布中立;從此清中央政府權威低落,漢族有力疆臣抬頭。

慈禧太后採行新政(1901-1908):建立36個師團新軍,新設商部(商工業省),獎勵實業;設置學部(教育部),改革教育,公布學制與設立學校,派遣留學生到日本[13],廢止科舉考試,1906年答應模仿日本實施憲政,1908年宣布模仿日本明治憲法的大綱,並在各省成立諮議局(地方議會)建立以日本為範本的主權國家。

遠東列強勢力變動[编辑]

俄國除了與隨聯軍進攻北京外,更另外從南北兩路派二十餘萬人進佔滿洲。北路俄軍8月攻佔黑龍江將軍駐地齊齊哈爾,至9月佔領吉林烏拉駐地吉林;南路8月佔據營口,10月佔領盛京,10月6日兩軍會師,佔據了南滿全境。

1902年,英國為防範俄國南下,圖以日本作為牽制,乃與日本締結同盟。日俄兩國圍繞著朝鮮歸屬及南滿洲利權等問題角力,終於引爆1904-1905年間的日俄戰爭

八國聯軍的非人道暴行[编辑]

八國聯軍侵華期間,德軍、俄軍、法軍有濫殺、強姦[14]、搶劫、燒毀等非人道暴行。

北京,以樊国梁为首的教士们发出“布告”容許天主教徒在8月18日教堂解围后八天之内抢奪生活必需品,规定抢奪不满50银两的,不用上缴;超过50银两的,应負責償還,或交教堂處理。[15]法国媒体曾刊登回国士兵的陈述:“从北堂我们开向皇宫,修士们跟着我们去……他们怂恿我们屠杀、抢劫……我们行抢都是替教士幹的。我们奉命在城中为所欲为三天,爱杀就杀,爱拿就拿,实际抢了八天。教士们做我们的嚮导。我们进一家就随便拿东西,我们把店掌櫃抓了当仆役,教士们把抢来的东西,让他们背着运到北堂去了……”[16]。樊国梁在《紐約時報》發表聲明,否認下令搶劫,而是因為當時無店有人,無法購買生活必需品,才自行搬走,但他下令要登記拿走多少,事後依記錄付了款。[17]

根据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撰文的揭露,美国基督教传教士梅子明在美国第六骑兵团陪同下,在北京周边地区搜寻拳民,处死了疑似义和团拳民[18]。另外,《纽约太阳报》在1900年12月24日报道中引用梅子明的话,说天主教除了收取赔偿金以弥补他们的损失外,还要求以命抵命,用人头换人头;在任丘,有680名天主教徒被杀,所以他们要求680条人命相抵[19] [20]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1. 辛丑條約
  2. 西巡迴鑾始末
  1. ^ 數字統計不一。按唐德剛《晚清七十年》,8月中從天津進至北京的部隊其實只有七國(當中兩國只為象徵式的掌旗兵)約一萬六千人,分別為:日軍八千人,俄軍四千八百人,英軍(主要為錫克兵,及少數威海衛華人兵)三千人,美軍二千一百人,法軍八百人,奧國五十人,意國五十三人。
  2. ^ 《剑桥中国晚清史下卷》<第二章晚清的对外关系1866-1905瓜分中国的危险> 瓜分中国的危险-割地狂潮:"在三国干涉以后,德国要求在中国取得一处海军基地作为酬劳,它列举了所有其它列强都在东亚拥有基地的事实,如英国之在香港,法国之在东京,俄国之在海参崴等。中国拒绝了这个要求。但在1897 年德皇访问俄国时,他得到沙皇含糊其词的诺言,即让德国占领山东省的胶州。德国人随后便以两名德国传教士在山东被杀害(在1897 年11 月)为理由占领了胶州,迫使中国当局签订一项为期九十九年的租借条约,并取得了在山东境内建造两条铁路的特权。俄国外交大臣穆拉维约夫受此事鼓舞,争取到沙皇对占领旅顺口和大连计划的支持(维特对此举持异议,但被驳回)。1897 年12 月,俄国借口保护中国不受德国的侵略,将这两个港口强行占领,又在次年3 月迫使中国租出旅顺和大连(为期二十五年),同时强迫中国让它从中东铁路修建一条南满铁路抵达这两个港 口,然后向西通至营口,向东通至鸭绿江"
  3. ^ 《剑桥中国晚清史下卷》<第二章晚清的对外关系1866-1905瓜分中国的危险>义和团起义:“1860 年英法的入侵,使清宫廷逃到热河,随后又败于法国人和日本人之手,在1897—1898 年外国又竞相向中国要求割地:这些都使太后有充分理 由怨恨外国人。外国人同情1898 年变法的尝试,他们的干涉又使康、梁维新派得以脱逃,再加上他们在日本逃亡时仍在继续搞维新活动:这一切都加深了她的反感。”
  4. ^ 國家文化資料庫
  5. ^ 《剑桥中国晚清史下卷》<第二章晚清的对外关系1866-1905瓜分中国的危险>义和团起义:"此时外国驻北京的公使们公开反对她废黜光绪皇帝和立端王之子为大阿哥的计划。太后和端王因无力反对外国对他们的计划的干涉而感到丢脸和沮丧,便转而支持义和团运动这一排外的大暴乱。"
  6. ^ 實際上皇室只曾向清室臣下下達「宣戰詔書」,而該詔書卻未曾按現代外交慣例,交予各國使節
  7. ^ 中國評論學術出版社:國門口兩種制度文化的碰撞
  8. ^ http://info.wenweipo.com/index.php/action-viewnews-itemid-16115 八國聯軍中的「中國軍團」
  9. ^ Battle of Peking (1900)
  10. ^ (德文原文: Ihr wisst es wohl, ihr sollt fechten gegen einen verschlagenen, tapferen, gut bewaffneten, grausamen Feind. Kommt ihr an ihn, so wisst: Pardon wird nicht gegeben. Gefangene werden nicht gemacht. Führt eure Waffen so, dass auf tausend Jahre hinaus kein Chinese mehr es wagt, einen Deutschen scheel anzusehen. 這個演講有兩個不同的版本,詳細參見討論頁
  11. ^ 胡绳.《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PDF).北京:人民出版社.1998年.第十九章.第三节
  12. ^ 其中俄國索取最多,達一億三千餘萬兩,近全額的百分之三十;美國後來在中國驻美国公使梁诚努力交涉下,退还近一半的庚子賠款,用于创办清華大學
  13. ^ 戰後日本成為中國留學主要目的國,人數由1901年僅280人激增至1906年的18,000人。
  14. ^ 《拳事杂记》记载:“联军尝将其所获妇女,不分良贱老少,尽驱诸表背胡同,使列屋而居,作为官妓。其胡同西头,当径设法堵塞,以防逃逸,惟留东头为出入之路,使人监管,任联军人等入内游玩,随意奸宿。”
  15. ^ “(1)每户为全家使用,在解围后八天之内所抑之粮、煤或其他物品,如基其总值不超过五十两银子(折合175法郎),可视为无义务偿还,因为这些东西属于绝对必需。(2)每户或每人于上述期间所抢之物,价值如超过五十两银子的,应负责偿还,可通知自己的本堂神父,将多余之物归公”。……(《遣使会年鉴》1902年(合订本),第229页-230页)
  16. ^ 法国《北方醒报》 1900年12月14日
  17. ^ Bishop Favier denies charges of looting. 《紐約時報》. 1901-12-01. 
  18. ^ L. Terry Oggel. In J.R. LeMaster; James D. Wilson. The Routledge Encyclopedia of Mark Twain. Routledge. 13 May 2013. 第23页. ISBN 978-1-135-88128-3. "Reverend William S. Ament, and an assistant, Reverend Elwood Gardner Tewksbury, escorted by an American cavalry troop, searched the countryside for Boxers, collecting indemnities for slain converts, burning peasant's houses, and even asking the soldiers to shoot 'suspected Boxers' on the spot."(英文)
  19. ^ 英文原文是:(New York Sun, 1900-12-24)Mr. Ament declares… the Catholics, who demanded, in addition to money, head for head. They collect 500 taels for each murder of a Catholic. In the Wenchiu country, 680 Catholics were killed and for this the European Catholics here demand 750000 strings of cash and 680 heads.
  20. ^ 中国义和团运动研究会 (编). 《义和团运动与近代中国社会》. 四川省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1987年. 第288页. ISBN 9787805240374.
书籍
  • 《新理念中國歷史》. 香港教育圖書公司. 2006. ISBN 962-948-193-6 (中文). 
  • 《剑桥中国晚清史》.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7. ISBN 7500407661 (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