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家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八家將的服裝與照片

八家將台羅:pat-ka-tsiòng),緣自中國民間信仰神話,原指神將數名,通常是八位,一般說法是起源於五福王爺幕府專責捉邪驅鬼的八位將軍,這八位將軍亦是陰間神祇,故也作為東嶽大帝閻羅王城隍陰司神明廟宇的隨扈,逐漸演變成王爺媽祖等所有廟宇的開路先鋒,擔任主神隨扈。後來,廟會中參與的信士,裝扮成這「八家將」,以衛護主神。演變為一種臺灣民俗活動,乃陣頭之一;屬於文武陣中的武陣。負責捉拿鬼怪妖邪,也有解運祈安、安宅鎮煞的功能,具有強烈的宗教性質,陣頭氣氛也常顯得神秘、威赫、嚴肅。[1]

名義[编辑]

八家將,乃是由臺南白龍庵什家將開始傳承繁衍,傳至嘉義慈濟宮如意振裕堂主軸,所以稱為「八家將」。各地依其師法傳承及實際情況,組成人數由四人、六人、八人、十人、十二人、十三人等各自不同,甚至有更多者,有稱為「什家將」者、亦有稱為「八家將」者,約略可各自追溯其傳承。[2]

至於一般媒體報導、公家單位因為習焉不察,所以習慣將所有的家將陣頭統稱為八家將。[3]

起源[编辑]

八家將的起源眾說紛紜,有學者認為乃是仿造清代衙門巡捕審堂體系神格化而來[4],而傳統城隍信仰中,城隍之下也如古代衙門,設置有司。一般城隍廟可見設有判官、武判官、陰陽司、監察司、長壽司、獎善司、福德司、罰惡司、增祿司、速報司等職掌,雖然各地城隍廟所奉祀者各略有出入,不過在八家將的組成中略可見其影響,如文判、武判等成員。

五福王爺信仰[编辑]

而在八家將起源的傳說中,主要都認為八家將原本為福州人信奉的瘟神、陰間司法神五福王爺的部屬,尤其以臺灣臺南白龍庵的八家將系統為主。今日臺灣常見的神明盛會,如王爺城隍媽祖關帝君等神祇隊伍,都常常出現此陣頭。

五福王爺,或稱五福大帝五靈官。此種信仰起源於瘟神信仰。自福建省福州地區,信奉顯靈公張元伯主春瘟,宣靈公劉元達主夏瘟,振靈公趙光明主秋瘟,應靈公鍾仕貴主冬瘟,揚靈公史文業主中瘟等五方瘟神,又稱五靈公。因清代衙門非正祀,禁絕此類信仰,又改稱為華光大帝等名,與馬天君信仰混合。臺灣日治時期,因西來庵事件臺灣總督府查禁西來庵神祇,信眾遂改稱五顯大帝等。[2]

華南沿海先民每逢瘟疫流行,便祭祀瘟神,以求驅除瘟疫。清代中葉,臺南軍營流行瘟疫,以福州人為主的官兵,便自原鄉福州白龍庵迎請五福王爺前來,設置臺南白龍庵。因白龍庵多為軍人奉祀,人潮洶湧,不利於鄉民祭拜。士紳遂迎請神位,另建臺南西來庵

白龍庵為五福王爺出巡所需,於是組織了家將團,作為主神護衛。依目前所見,如首創家將團體的台南白龍庵如意增壽堂與分衍西來庵吉聖堂都稱什家將,此一陣頭傳至嘉義地區後則多稱為八家將

一般公認八家將起源自福州地方的五福大帝信仰。事實上,福州與其近郊亦有稱作「八將爺」的遊神陣頭,極有可能是臺灣八家將的源流所在。19世紀美國傳教士盧公明所著之「中國人之的社會生活[5]」一書當中即有描述,在福州五帝信仰之遊神隊伍中,有一人挑著拷打的器具與一般公堂上展示威儀的刑具,如木枷、抽打嘴巴的皮帶等,人們認為在陰間所用的刑具與陽間的極其類似……。傳教士盧氏所述者,與臺灣八家將裡面居首的什役十分類似。福州當地的「八將爺」陣頭因文化大革命等一系列的社會動亂,曾經瀕臨絕滅,但今日已逐漸復甦。仍存的團體有福州市蒼霞洲八將、寧德城隍廟,長樂市營前鎮洞頭八將等。

組成與職掌[编辑]

各地八家將與什家將組成人數不一,以十三位組成者較為完整,也是台灣廟會中較常見的類型。其成員包含:什役、文差、武差、甘爺、柳爺、范爺、謝爺、春大神、夏大神、秋大神、冬大神、武判官、文判官等。[2]其身分與職掌分述如下:

什役與文武差[编辑]

  • 什役:又有稱為刑具爺、畢中將者。肩擔刑具法器,在陣前引導前進,勘查前行路況,以迴避喪家、不淨之物或其他家將團體,引領拜廟、行禮。什役可說是家將團的場上指揮者,行進間以碰撞刑具出聲的方式,掌握陣法、腳步、動作的節奏。通常由資深成員擔任。[2]
  • 文差、武差:負責承轉主神號令者,文差負責接令、武差負責傳令。[2]亦有稱文差為陳將軍、陳大神,稱武差為劉將軍、劉大神者。文、武差通常由兒童或較年輕的青少年裝扮。但嘉義地區的家將團,由於比較重視文、武差動作,常會由主力成員扮演之。

前四班[编辑]

  • 甘爺:名為甘鵬飛,又稱甘將軍、甘大神,負責執行刑罰。或說甘鵬飛將軍為日遊神。
  • 柳爺:名為柳鈺,又稱柳將軍、柳大神,與甘爺一同負責執行刑罰。或說柳鈺將軍為夜遊神。甘、柳二將,排列在八將隊伍之首,所以別稱「班頭」、「頭排」,因負責刑罰,又稱「撐刑」。分別於日間、夜間監督人間的善惡,故常被供奉於東嶽廟、城隍廟等。或說甘柳將軍即為日夜遊神[2]
  • 謝爺:名為謝必安,又稱為謝將軍、大爺、七爺、高爺、捉爺,負責捉拿鬼魂妖邪。
  • 范爺:名為范無救,又稱為范將軍、二爺、八爺、矮爺、拿爺,負責捉拿鬼魂妖邪。

後四季[编辑]

  • 春大神:著青袍,畫龍面(蓮),負責審問被捉拿的鬼魂,職在潑醒罪犯。
  • 夏大神:著紅袍,畫龜面(梅),負責審問被捉拿的鬼魂,職在烙燒罪犯。
  • 秋大神:著白袍,畫鳥面(竹),負責審問被捉拿的鬼魂,職在敲打罪犯。
  • 冬大神:著黑袍,畫虎面(菊),負責審問被捉拿的鬼魂,職在威嚇罪犯。

春夏秋冬合稱四季神、四季帝君等。其身分或姓氏則各自傳說不同,有「洪、劉、鵬、金」將軍、「洪、曹、馮、金」將軍。[6]、「何、張、徐、曹」將軍[7][1]、「方、楊、何、孫」大神[8]、「何、楊、方、孫」大神[9]......等多種不同稱法。

文武判官[编辑]

  • 武判官:負責押解鬼魂。文、武判官為團體中位階最高者。部分八家將團體,便不設置文、武判官。

角色增減[编辑]

台灣台南地區部分的八家將團體,認為范謝將軍職司捉拿陽間邪祟,是為大爺、二爺;而捉拿陰間鬼魂,則由韓盧將軍兩位家將負責,稱呼他們為「捉神」與「拿神」,或七爺、八爺[10]。甚至也有將「前四將」擴增為「八大將」者,另增陳將軍、沈將軍、枷將軍鎖將軍[2]另外,同一家將團中出兩組范、謝爺,甚至是兩組文、武差者,亦不在少數。

裝扮[编辑]

八家將的裝扮特色,主要在於臉譜、刑具(法器)、衣著。出陣之時,會有專門勾勒臉譜的師傅,稱為「面師」。彩繪臉譜稱為「開臉」。家將經「開臉」、著裝完畢後,即代表所扮演的神祇,具有神格。衣著、刑具、法器則代表家將的不同職掌。臉譜各依其師法傳承,會有所不同,差異甚大,且常有角色臉譜對調的情形。但臉譜大致上有一定模式。略述如下:

什役[编辑]

多數不勾臉譜,亦有開臉者(如北港如性振玄堂)。身著簡單衣著甚至是便服,亦有上半身打赤膊或穿紅肚兜[2],下半身傳統上著紅褲,頭戴斗笠。什役的特色,是肩挑各種刑具。隨各家團體的編制多寡,所挑刑具可多至三十六項,最簡單者為魚枷,又可包括手銬、魚枷、藤條、板杯、繩索、鐵鍊、腳鐐虎枷立籠堡籠拶指挾腳釘棍棕鬚捲皮鞋背皮鞭棍批角棍釘椅釘床手釘腳釘竹掃捲鐵鎚鐵鏟、鐵條、斬馬刀蓋頭印蓋目印鐵砧炮烙等。[10]。什役所肩擔之刑具並非實物,多半代以木製模型。但亦有以白鐵製造者,往往一副刑具擔可達二、三十斤。

文差、武差[编辑]

文、武差的臉譜,不同家將團之間差距甚大,但多半不脫「粉面」、「小蝙蝠面」或「壽字面」三種形式。而文、武差的服裝與法器,則大多數的家將團皆為一致。

  • 文差:開「小蝙蝠面」者居多,或有開粉面(類似歌仔戲之生角)者。小蝙蝠面之形式非常類似謝爺,唯額頭上用紅筆勾勒的是火焰形狀,而非一個「中」字。大多數的家將團,其文差身著白色長袖上衣,外加虎紋背心。外手(左手)執羽扇,內手(右手)執令牌
  • 武差:一般開「小蝙蝠面」。有的家將團則開類似甘爺但顏色左右對稱的「壽字面」[11](如嘉義振字派家將館)。武差穿著與文差相同。外手亦執羽扇,內手則執附有三叉戟令旗

甘爺、柳爺[编辑]

大多數的家將團在甘、柳爺的臉譜、服裝與法器上都一致。

  • 甘爺:開「紅黑陰陽面」,即形狀對稱,但紅、黑兩色左右相對互補的臉譜。眼睛勾勒為眼尾上翹的蛾目。也因此甘爺常被俗稱為「陰陽仔」。甘爺身著黑色上衣(嘉義的家將團則多著藍色上衣),露出右肩(內手),外罩紅肚兜。[2]外手執羽扇,內手則執戒棍閩南語稱為「板批」,為竹節從中剖開所製成。
  • 柳爺:開「章魚足形面」,顧名思議,是在嘴角兩側法令紋處用黑筆勾勒出倒勾章魚腳形狀的曲線。另外,由於傳說中柳爺是「嘴歪眼斜」,是以臉譜表現上,會在眼睛處用黑筆繪出一不對稱的三角形,並用紅筆勾勒出扭曲的嘴唇。也因此柳爺又俗稱為「三角仔」。柳爺的服裝與甘爺一致,露出左肩(內手),外罩紅肚兜。[2]外手執羽扇,內手執戒棍

謝爺、范爺[编辑]

大多數的家將團在謝、范爺的臉譜、服裝與法器上都一致。

  • 謝爺:臉譜為「白底蝙蝠面」,即打白底,用黑筆在兩眼勾勒出大塊蝙蝠形狀,額頭中間有一紅色「中」字,或類似三叉戟的圖形,以示謝爺乃「陣中大將」之意。身穿白衣頭戴白高帽,高帽上繡「一見大吉」字樣,或家將館之堂號。外手(左手)執羽扇,內手(右手)執魚枷(嘉義派多屬此類)或火籤(台南白龍庵派別多屬此類)。
  • 范爺:臉譜為「黑底潑猴面」,即打黑底,以潑猴為意象之臉譜,尤其兩頰處通常會飾以紅色圓圈或火焰;這是因為傳說中范爺為黑猴轉世的緣故。身穿黑衣頭戴黑方帽。外手(右手)執羽扇,內手(左手)執方牌加鎖鏈,方牌上通常繪有虎頭,並書寫「善惡分明」四字。

嘉義「振」字派家將,謝、范兩爺之刑具則拿反手。亦即謝爺外手(右手)執魚枷、內手(左手)執羽扇;范爺外手(右手)執方牌、內手(左手)執羽扇)。

四季神[编辑]

一般臉譜是「蓮花面」、「葫蘆面」、「虎面」(或龜面)、「鳥面」四種為一組。法器為「花籃」、「火盆」、「金瓜鎚」、「蛇杖」為一組。但不同的家將團在四季神方面差異很大,角色、臉譜、服裝與法器的組合隨衍派差別,不一而足。以下僅列出較常見的一種組合:

角色 臉譜 服裝 法器
春大神 蓮花面 青袍 花籃
夏大神 葫蘆面 紅袍 火盆
秋大神 鵬鳥面 黃袍 金瓜鎚
冬大神 虎面 黑袍 蛇杖

另有一說,四季神乃根據五行四宿而來:

角色 臉譜 方位 服裝 法器
春大神 龍面 東方青龍 青袍 木桶
夏大神 鳥面 南方朱雀 紅袍 火盆
秋大神 虎面 西方白虎 黃袍 金瓜鎚
冬大神 蓮花面(龜面) 北方玄武 黑袍 蛇杖


早期家將團中,冬大神甚至有手執真正毒蛇者。但現在已非常罕見,一般代之以木製的蛇杖。

文武判官[编辑]

  • 文判官:一般開粉面,著官服,右手拿毛筆,左手執生死簿。
  • 武判官:一般臉譜之額頭處繪有一太極形狀,著官服,手持「鐧錐」,亦即俗稱之九層鞭。

台南佳里「吉字輩」八家將的臉譜[编辑]

台南蕭壟(今天的佳里)一帶「吉字輩」家將館,其臉譜非常獨樹一格,與台南白龍庵體系與嘉義派之家將館均有很大不同。下示圖片為佳里第十二角玉勅佛天宮吉安堂八家將之臉譜(文差之臉譜為粉面):

刑具(荊大神)
刑具(荊大神)
武差(劉大神)
武差(劉大神)
甘爺(甘大神)
甘爺(甘大神)
柳爺(柳大神)
柳爺(柳大神)
七爺(謝大神)
七爺(謝大神)
八爺(范大神)
八爺(范大神)
春(鳥面,方大神)
春(鳥面,方大神)
夏(虎面,楊大神)
夏(虎面,楊大神)
秋(葫蘆,何大神)
秋(葫蘆,何大神)
冬(蓮花,孫大神)
冬(蓮花,孫大神)
佳里佛天宮吉安堂八家將臉譜


家將館禮儀[编辑]

敬酒包[编辑]

家將團在遶境活動中經過其它的家將館,或設有家將組織的廟宇時,廟方會準備「敬酒包」禮儀來接駕[12]。所謂「敬酒包」(在嘉義則通常稱做「敬包酒」[13])是奉敬酒與包子、犒勞將爺的意思。

各宮廟「敬酒包」的程序不一。一般而言,接駕的廟方會由刑具擔帶頭接駕,再由兩人持淨爐喊「秉將爺進香」,為諸位將爺一一薰香淨身。再為刑具爺與每位家將繫上紅色彩帶,稱為「披紅」。然後再由兩人持整盤肉包喊「秉將爺敬包」,家將則象徵性地食用包子(通常是用嘴叼起包子再放回盤裡)。然後以同樣的方式敬香菸、敬檳榔、敬酒。諸位家將亦是象徵性地食用。通常家將館的教練均會告誡成員在「敬酒包」的時候,不可以過量喝酒,以免影響接下來的行程。最後由家將團參禮結束整個接駕的過程。

敬酒包是家將館與家將館之間的平行禮儀,若廟方無附設家將組織,則不會有敬酒包的儀式。但近年來亦有許多一般的廟宇會向家將團敬酒包。

不敢當[编辑]

「不敢當」亦是家將館之間的平行禮儀。家將團入其它家將館或有家將組織的廟宇時,家將在案桌前拜禮「洗籤」時,須口喊三次「不敢當」,接駕方亦回答「不敢當」,以示友好、謙遜之意。有時家將團參拜平時有交陪的宮廟時,亦會行「不敢當」之禮。

探班[编辑]

禁忌[编辑]

由於八家將具有捉拿掃蕩鬼邪,鎮守護駕的意涵,宗教性質十分濃厚,所以禁忌相當多。一般可分為行前禁忌與開臉禁忌。[2]

行前禁忌[编辑]

  • 飲食禁忌:擔任家將者,出陣之前三天內,或長至七天內必須茹素。部分家將團體,則較為寬鬆,只禁食五葷三厭,或者牛肉狗肉肉、肉、肉、肉、肉等海鮮等特殊肉類食物[14]
  • 行為禁忌:出陣之前須不近女色,即便夫妻亦不可行房,還須淨身沐浴。家中有喪事者,必須迴避。不得進入婦女產後月內房間、喪家。早期,臺灣社會扮演家將者,還須進住廟內齋戒,以去除世俗身上的穢氣,進入工商社會後,已難以嚴守。

開臉、出陣禁忌[编辑]

開臉意指正式成陣,開臉著裝完畢之後,家將會吃下祭拜的白飯,象徵主神所賜之食,再由法師畫「鎖口符」供家將食用已具備主神部將的身分。所以開臉之後,不得隨意談笑、喧鬧,也不得吸菸飲酒、嚼食檳榔。然部分團體已無法嚴守此項禁忌。

廟會出巡期間,另有幾項禁忌[7]

  • 禁口不言:在民間信仰中,家將經開臉之後,雖具有神格,然而為避免鬼邪認出扮演者實為凡人,所以出陣期間,應禁口不語。舉行特殊的儀式時,甚至要咬住一綹假髮,或口啣高錢、冠帶等等。此項禁忌,多數團體已無法遵守。
  • 入廁解符:家將身上佩有香火平安符等,代表神祇,如家將如廁時,必須取下,避免污穢不敬。
  • 從中穿陣:行進或布陣之間,除非為信徒收驚驅邪,閒雜人等不得自陣頭中穿越,破壞陣法。
  • 天橋遮穢:家將成員開臉之後即代表所扮演的神祇,不能自凡人胯下穿越,在出巡繞境之時,若遇到天橋,團員會上橋驅趕橋上行人。另外為避免天橋上有不潔之物,所以穿越天橋時,就以手中羽扇或由團員撐傘遮住頭頂。[15]
  • 掌扇避喪:家將出巡負有捉拿孤魂野鬼之責,由於新喪之人雖非孤魂野鬼,仍屬鬼魂,因此刑具爺或雜役團員在前查探路況時,如遇喪宅需大喊:「掌扇」,家將便用羽扇遮面迴避,便免誤捉新喪善鬼。[15]
  • 遇陣遮面:家將開臉之後,由於臉譜多為猙獰凶惡之貌,加上陣法、門派傳承不同,相遇時難免因為成員血氣方剛,互爭臉譜美觀,爭強鬥勝而口出惡言,甚而鬥毆。所以家將陣頭相遇時,也應掌扇迴避。[15]
  • 繞路避聖:為了威嚇鬼邪,家將的臉譜顯得兇惡猙獰,所以部分臺南地區的八家將因避免驚擾道教中至高無上的神祇「玉皇上帝」,凡是繞境香路經過祀奉玉皇的天壇天公廟,或者登入官方祀典,供奉武聖關聖帝君祀典武廟等廟宇,必須先行繞路迴避,避免從正門經過。[7]否則,則須在廟前匍匐前進,所有鑼鼓聲響也須停息。[10]
  • 不擋正門:拜廟時,正門必須淨空,閒雜人等不可擋在廟門之前。

台灣的家將館傳承團體[编辑]

台灣的八家將、什家將團體,多分佈於雲林嘉義台南等縣市。八家將係起源於台南全臺白龍庵,之後向嘉義、雲林、高雄、屏東等地傳承授徒。目前所存的家將館,以嘉義市密度最高,素有「家將窟」之稱。

雲林北港的家將館[编辑]

嘉義的家將館[编辑]

嘉義一帶之家將館傳承,一般分類為「吉、義、拱、廣、振」等五大字派。其中「吉、義、拱、廣」四字派屬什家將,「振」字派屬八家將。另有說法與八家將之「巡」字派合稱六大門派。
吉字派:

義字派:

拱字派:

  • 嘉義古桃城拱吉堂本館什家將
  • 嘉義暗街仔懷安宮駕前拱斌堂什家將
  • 嘉邑仙姑壇拱斌堂分館
  • 嘉義奉安宮拱斌堂分館

廣字派:

振字派:

  • 嘉義過溝仔震安宮駕前振祐堂八家將
  • 嘉義慈濟宮如意振裕堂

嘉義振武堂八家將 嘉義民雄振揚堂 巡字派:

台南的家將館[编辑]

台灣之八家將係起源於台南白龍庵。白龍庵原址於今台南公園境內,之後日治時代拆除,香火遷至大銃街元和宮保生大帝廟合祀,日後改稱為臺南元和宮白龍庵。早期白龍庵駕前五部靈公駕前各有家將館,但傳承至今仍有活動者僅存兩館。
台南全臺白龍庵五福大帝駕前五部家將 依成軍先後詳列如下[28][29]

  • 鍾部應靈公駕前如善范司堂:現已無出軍活動。香火現祀於台南觀光城附近民宅內。
  • 張部顯靈公駕前如意增壽堂:現存。香火陪祀於元和宮白龍庵
  • 劉部宣靈公駕前如良應興堂:現已不存。
  • 趙部振靈公駕前如性慈敬堂:現存。香火現祀於四聯境硓古石集福宮旁的閭山法教醒心壇內。
  • 史部揚靈公駕前如順協興堂:現已不存。

台南佳里一帶「吉字輩」家將館 依成立時間先後詳列如下:

高雄的家將館[编辑]

台灣其它地區的家將館[编辑]

  • 屏東東港共善堂家將:昭和六年(1931年)左右由郭榮耀先生自台南白龍庵傳承至東港,亦保留「福州白龍庵五福大帝駕前什家將」之陣名。其主要活動於東港迎王、東港迎媽祖等傳統遶境活動當中,屬於非職業性之家將團體。[34]
  • 屏東東港共心堂家將
  • 台東忠合宮家將:民國四十七年(1958年)由洪萬藏先生自東港共心堂聘請名師來台東指導。

對社會的影響[编辑]

在台灣,八家將操演的重點戲係由范謝將軍(即七爺八爺)執行捉拿,甘柳將軍執行刑罰,再由四季大神拷問。八家將在信仰意義上,具有刑求妖邪的權威,是勇猛威武的陣頭。

但近年來,已有部分八家將陣頭,由不良組織角頭黑道操控,更常吸引涉世未深的少年加入,並在廟會之餘,有鬥毆、使用毒品等犯罪事項,八家將由傳統藝術文化逐漸質變為犯罪團體,部分台灣黑道組織與廟宇也藉此陣頭擴大組織,但並不是所有的八家將都對社會帶來不良影響,亦有八家將團體也致力於民俗的推廣,和協助其他八家將(或什家將)團體參與宗教活動。

相關或相近團體[编辑]

參見[编辑]

參考出處與文獻[编辑]

  1. ^ 1.0 1.1 黃文博,《台灣民間藝陣》,常民文化出版,2001年11月。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王萬邦,《家將神兵-神祕威武的天下第一將》,商訊文化,2007年9月。
  3. ^ 如基隆市政府99年6月7日基府教特參字第0990158169號函請求所屬學校填報「國民中(小)學校向法院提出『請求處理少年狀』」、「國民中(小)學生參與『民俗團體、八家將、出陣』」資料調查表,便可看到這種慣稱。
  4. ^ 王萬邦,《家將神兵》,國立成功大學石萬壽教授便主此說,。
  5. ^ Social Life of the Chinese, pp. 281
  6. ^ 王萬邦,《家將神兵》,嘉義振裕堂八家將名號。
  7. ^ 7.0 7.1 7.2 呂江銘,《家將》,財團法人綠色旅行文教基金會。
  8. ^ 台南市文化局,佳里吉和堂八家將名號。
  9. ^ 台南市文化局,佳里三五甲鎮山宮八家將名號。
  10. ^ 10.0 10.1 10.2 陳文洲,《台灣家將陣頭之研究-以東港迎王平安祭典為例》,國立台南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2007年5月。
  11. ^ 八家將的由來與介紹
  12. ^ 2011嘉義迎城隍-許府神案接震安宮八家將敬包酒
  13. ^ [1]
  14. ^ 王慧琬 等,為台灣本土藝陣注入新生命的「哪吒劇坊」,八家將與官將首的禁忌,台北市私立惇敘工商職業學校,台灣學校網界博覽會作品
  15. ^ 15.0 15.1 15.2 郭麗娟,〈遮邪避穢話羽扇〉,新台灣新聞週刊第440期,2004年9月10日。
  16. ^ 在台灣的故事-八家將的終極考驗(一)MV
  17. ^ 在台灣的故事-八家將的終極考驗(二)MV
  18. ^ 在台灣的故事-八家將的終極考驗(三)MV
  19. ^ 在台灣的故事-八家將的終極考驗(四)MV
  20. ^ 在台灣的故事-八家將的終極考驗(五)MV
  21. ^ 在台灣的故事-八家將的終極考驗(六)MV
  22. ^ 嘉義城隍廟-吉勝堂什家將MV
  23. ^ 嘉義市九天殿共義堂九天千眼帝 九天殿共義堂家將
  24. ^ 桃城山海鎮家將(一)MV
  25. ^ 桃城山海鎮家將(二)MV
  26. ^ 桃城山海鎮家將(三)MV
  27. ^ 桃城山海鎮家將(四)MV
  28. ^ 如性慈敬堂源流考
  29. ^ 述說全台白龍庵五部堂家將館
  30. ^ 佳里第十二角佛天宮(吉安堂八家將)(一)MV
  31. ^ 佳里第十二角佛天宮(吉安堂八家將)(二)MV
  32. ^ 高雄旗山~如意開基五龍殿~六十週年遶境MV
  33. ^ 高雄旗山~如意開基五龍殿~六十週年遶境~21 甲仙五龍殿~七字仔調指示MV
  34. ^ 東港家將團簡介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