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紘一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八紘一宇
假名 はっこういちう
平文式罗马字 Hakkō ichiu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在廣島縣福山市素盞嗚神社,建立了祈願戰爭勝利的「武運長久」與「八紘一宇」石碑。

八紘一宇大日本帝国第二次世界大戰时期的国家格言,日本政府宣传部门的解释是天下一家、世界大同的意思,但在当时的氛围下,实质上是服务军方的侵略扩张政策,从军备、政治体制、外交关系、意识形态等方面进行动员。

由來典故[编辑]

八紘一宇是由日本佛教在家眾團體国柱会的「日蓮主義田中智學所生造出來的词语,据称有“道義上的世界統一”之意義。大正2年(1915年)3月11日,國柱會機關報《国柱新聞》刊登的文章〈神武天皇的建国〉(神武天皇の建国)首次提及這一片語。

“八紘”一詞的典故出自中國古籍《列子·汤问》與《淮南子》:

《列子·汤问》:「……汤又问:『物有巨细乎?有修短乎?有同异乎?』革曰:『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八纮九野之水,天汉之流,莫不注之,而无增无减焉。』……」

九州外有八澤,方千里。八澤之外,有八紘,亦方千里,蓋八索也。一六合而光宅者,并有天下而一家也。

——《淮南子·地形訓》[1]

“八紘”一詞后也出现在《日本書紀》第三卷:「上則答乾靈国之德,下則弘皇孫養正之心。然後,兼六合以開都,掩八紘而為宇,不亦可乎?」

上は則ち乾霊の国を授けたまいし徳に答え、下は則ち皇孫の正を養うの心を弘め、然る後、六合を兼ねて以て都を開き、八紘を掩いて宇と為さん事、亦可からずや。

——日本書紀巻第三・神武天皇即位前紀己未年三月丁卯条の「令」

在天皇紀元2600年(1940年)發行的八紘一宇紀念郵票

概要[编辑]

大日本帝國的航空基地上面的「八紘一宇」旗幟。

中日战争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該口號一直作为大日本帝国的国家格言。

1940年(昭和15年)7月26日,第2次近衛内閣制定《基本国策綱要》(基本国策要綱),將继续扩大侵华,建設大東亞共榮圈势力范围作為基本政策;“八紘一宇”被寫入基本国策綱要,成為侵略战争的精神指导根本方針。日本投降後的聯合國佔領期間,由於該詞与国家神道軍国主義、激烈国家主義有密切关联,因而在各種官方文件中一律禁止使用。[2]

現在日本的国語辞典對該詞的解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為證明海外侵略的正当性所用的口號。(第二次大戦中、日本の海外侵略を正当化するスローガンとして用いられた。)」[3]平凡社世界大百科事典》對該詞的解釋是:「基於民族優越感,貶抑、併吞其他民族,擴大國民動員、統合、正統化的思想及運動的典型超國家主義。(自民族至上主義、優越主義を他民族抑圧・併合とそのための国家的・軍事的侵略にまで拡大して国民を動員・統合・正統化する思想・運動である超国家主義の典型。[4]

八紘一宇塔[编辑]

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銀行發行的10圓鈔票,背景即是八紘一宇塔

八紘一宇塔位於宮崎縣宮崎市中心部的平和台公園內(二戰前被稱作「八紘台」),正式名称是「八紘之基柱(あめつちのもとはしら)」,由當時的著名雕刻家日名子實三設計完成,現稱「平和之塔」。该塔是1940年(昭和15年)為慶祝「皇紀2600年」而修建的,從5月20日開始施工,到11月25日完成,總共有超過6萬人參與建造。

塔高37米,四隅分別是和御魂(にぎみたま)、幸御魂(さちみたま)、奇御魂(くしみたま)和荒御魂(あらみたま)的雕像,正面中央是秩父宮雍仁親王親筆題寫的「八紘一宇」文字雕刻,内部是神武東征記絵画。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聯合國軍佔領日本。1946年(昭和21年),「八紘一宇」文字與荒御魂像(武人象徴)一度被削去,塔名也改為「平和之塔」。隨著联合国军佔領的結束,在1962年(昭和37年)荒御魂像又得到再建。到1965年(昭和40年),「八紘一宇」文字也重新修復。

1964年(昭和39年)東京奧運聖火在宮崎市的接力地點就是從這裡開始。

八紘之基柱竣工儀式

参考文献[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淮南子》今僅存內篇二十一卷,其中並無〈地形訓〉。此段文字可見諸《昭明文選》劉淵林注左思〈吳都賦〉所引,而「八紘」二字在內篇可見諸〈原道訓〉、〈墜形訓〉二篇。
  2. ^ 神道指令 一のヌ
  3. ^ 三省堂《大辞林》、岩波書店《廣辞苑》、小学館《大辞泉》。
  4. ^ 平凡社《世界大百科事典》之〈超國家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