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八重山地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八重山地震
八重山地震在琉球的位置
八重山地震
主震
日期 1771年4月24日
震中 琉球國(今日本沖繩縣八重山群島石垣島東南方40公里
规模 約8ML
海嘯 有(超過80公尺)
破坏
受影響地區 琉球列島
傷亡人數 死者12,000人(包括失蹤者)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八重山地震 · 明和の大津波
假名 やえやまじしん · めいわのおおつなみ
平文式罗马字 Yaeyama Jishin · Meiwa no Ootsunami
下地島帶岩,是被八重山地震引起的海嘯所帶上岸的

八重山地震是一場在1771年4月24日早上8時(琉球國第二尚氏王朝尚穆王二十年,清朝乾隆三十六年,日本明和八年,三月初十辰時)發生於琉球國地震災難,屬於海溝型地震。八重山地震亦導致了琉球歷史上最具破壞力的海嘯之一,琉球被日本併合後也被視為日本史上最具破壞力的海嘯之一。地震規模估計為ML8,這次地震引起超過80公尺高的海嘯襲擊琉球列島,並造成石垣島宮古島各有8,439與2,548人喪生。

當時琉球國為清朝的朝貢國,使用清朝年號紀年,因此在琉球稱為乾隆大海嘯乾隆大津波)。琉球國當時又受日本薩摩藩控制,在日本也被稱為明和大海嘯明和の大津波)。這次海嘯是琉球史日本史上紀錄過最高的海嘯。

概要[编辑]

據《球陽》記載,當日辰時琉球國中部至久米島慶良間島宮古島八重山群島發生地震,退潮時海水猛騰,仍像潮漲那樣。宮古島更在一之間騰湧三次,騰湧的海水高三五尺至十二、三丈不等,於是人們在岸邊放石頭至五丈高,希望能阻擋海浪[1]

宮古群島方面、宮古島的宮國新里砂川友利池間前里伊良部島伊良部仲地佐和田三村,多良間島仲筋鹽川二村以及水納島一共十二村被巨浪沖壞。其中宮國、新里、砂川、友利等地的房屋、石樹木、土地都被破壞,即使村背較高地方的房屋也只有極少得以保存。而土地平坦的水納島被大浪沖過後,島上的人家更是完全被洗蕩無存。被沖上岸的大小石塊和砂礫堆成石原。宮古群島各村共有1054間房屋被沖毀,25間房屋水浸。有些死者是村外人有事前來而罹難,亦有些是護船時被巨浪蓋過而死的。有些人被塌下的房子壓傷,性命垂危。亦有些村內人因去了別處而逃過一劫,也有些人抓著房壁木材等物漂流數日後獲救。安良村有一名叫津奴的百姓庶民)被巨浪沖到礁外一里多的位置漂浮之際,一條長一丈餘的鯖魚游到他的胯下把他托住,他知道鯖魚救他,就抱緊魚身。鯖魚把他送到礁邊堆著木材的地方,然後離去,津奴亦因此得以生還[1]

八重山群島方面,於辰時在八重山島東南方掀起巨浪,石垣新村登野城大川平得五村各有一半面積被巨浪洗蕩,真榮里大濱宮良白保伊原間安良桃里七村盡毀,房屋全被沖走。八重山群島包括黑島新城島及附近地區共十九村合共2123間房屋被沖毀,13間房屋水浸[1]

人命傷亡及經濟損失[编辑]

宮古島海嘯導致共2548人溺死,包括1149名男性和1399名女性。田畝受損賦數二,圃場損失賦數四百三十石八斗九升三合二勺三才。上木穀損失賦數七石六斗六升二合五勺七才,農作物損失合共四百四十一石一斗九升九合四勺。此外有一百零二町九五畝二十七土地荒廢,大小船隻共七十二艘損毀,403匹及238頭死亡,3座損毀。被水淹的土地共二十九萬九千四百,包括藻原六二百坪、茅原十二萬零一百坪、藪地二萬一千坪。有村番所六間、織布屋十六間、藍藏五間、船具屋一間被大浪沖毀[1]

八重山的人命損失更為嚴重,共9393人死亡,包括4104男和5289女,死者包括大川村在番(地方官名)向成功(金城親雲上朝倚)及馬艦水手44名。經濟損失方面,大小船隻共31艘被毀,431匹馬和195頭牛死亡,桃林寺權現堂一宇嶽共計八千二百坪被毀,包括拜殿一間、橋三座。被水淹的土地共三十七万五千坪,薄原五万七千坪、茅原六万七千坪、藪地五万坪、役座一間、在番直所三間、倉庫一所、各村番所三間及運糧馬艦船六艘都被沖壞。各村內即使有些房屋未被波及,大部份土地也被沖壞,農作物損失慘重,合共三百七十石二升三合一勺一才。共有七十九町五端八畝十六步的土地損毀、内、田畝損失賦数九十五石四斗二升一合七勺七才,圃場損失賦数二百七十四石一升二合七勺四才、上木穀損失賦数五斗八升八合六勺[1]

災後情況[编辑]

善後工作[编辑]

海嘯發生後,各番頭目(地方官員的一種)急召人民,分配工作,收葬海嘯死難者屍體。又派人到海邊搜尋屍首,就地埋葬。尚穆王得知災情感到震驚且哀傷,就派遣毛維文(龜川里之子親雲上盛喜)前往宮古島致祭和發放糧食賑災,讓失去財物或受傷的生還者有食物維持生命,安撫人民。尚穆王又擔心接近宮古島的八重山島又會發生海嘯,就命向允良(源河親雲上朝寄)前往當地巡察。向允良到達八重山群島就發放穀物賑災,設置祭台,放上祭品祭祀死難者,命令桃林寺住持弔祭。他又命筆者(書記)到向成功、兩名頭目及大阿母等人的墓前弔祭。當時死難者四處埋葬,但他們都死去不久,難以洗骨遷葬,向允良見狀就命人建石為記[1]

尚穆王又認為土地和人命損失是自己的行為不當和政務失宜所致,日夜不安,於是在四月二十四日率領國相(攝政尚和(讀谷山王子朝恆)[1][2]法司御物奉行等官員到崇元寺圓覺寺天王寺參拜先王與妃,國相、法司等官員又參拜辨嶽末吉辨才天堂識名觀音堂等宗教場所,五月初一又在普天間祈求國泰民安。尚穆王又下令僧侶於四月廿五至廿七日在圓覺寺、護國寺祈福,又盡發放儲穀至稼穡被毀、飲食缺乏的多良間島賑濟災民,並免除災民的賦稅。由於水納島房屋全被沖毀,大臣就請求尚穆王免除當地居民的賦稅。又因為宮國、新里、砂川、友利等村死者多,但圃場損毀較少;而長濱、前里、佐和田、國仲、仲地等村土地損毀嚴重,缺乏圃場,大臣就請求尚穆王把宮國等四村原有戶籍轉移到各村背後高地,把長濱等五村戶籍轉移至宮國等四村[1]

向允良回到首里,請求尚穆王讓八重山各被毀村落擇地重建,又請求把平久保村人民編入安良村戶籍、把竹富村人民送到富崎地方建新村。再請求尚穆王修正人丁數目,死難者下一年就不用再繳稅。尚穆王又派遣使者致祭,並褒賞有功者[1]

褒賞有功者[编辑]

海嘯發生後,有些人雖然失去家園和至親,但仍然出力救助其他生還者和埋葬死難者,這些人被視為有功者,獲朝廷褒賞。在八重山群島,巨浪初退時,人們都害怕又有巨浪來襲,紛紛慌張逃走,並沒有救人和收屍之心;唯獨大川與人大濱筑登之(與人為職稱)在漂流時見人們只顧逃走不去救人,就大聲叫各村沒有受傷的人拯救被家具、木材壓住的人,又搬運名藏村的稅米到石垣村等四村讓災民充飢。又撈出被淹浸的穀物煮成粥和飯讓救人者吃。大川村在番向成功(金城親雲上朝倚)不知所終,後來他的屍首被人於海邊尋獲並埋葬。這時出差在其他島嶼的在番筆者和頭目得知災難之事,即召集離島的役人一起回到大川村。次日在番筆者和頭目先回到大川村,役人則駕小舟數十隻於較後時間回來,然後一起救治傷者和埋葬死者。而大濱筑登之的妻子被石牆壓死,弟弟和兒子都溺死,母親被壓至危殆,雖然有妹妹和兒子調理,但七天後終於去世。大濱筑登之遭逢巨變,正在嘆息。後來新任在番和各役員把他的事蹟上報朝廷[1]

除大濱筑登之外,尚有其他人在災後忍受喪親之痛的同時仍然參與救災和善後工作。其中番筆者容以善(真榮田筑登之親雲上義傳)的次子容良龍(真榮田子義篤)在海嘯中被溺斃,上原與人的父親、妻、子、孫被浪沖走。雖然他們和大濱筑登之都哀痛度日,但他們並不急著辦理喪事,反而仍然出來勸其他役員晝夜遍巡各村和收屍,並調查損失的田圃物件,趕緊派快船上報朝廷。他們又擔心當地因土地被沖壞而缺糧,就馬上下令種植番薯,對各項事務皆盡心盡力管理。他們的功勞被報上朝廷,尚穆王就賞他們上布各三疋[1]

震後餘波[编辑]

赤蠅為患[编辑]

地震及海嘯發生約一個月後,八重山島上各村大量滋生赤蠅,大量牛馬被叮咬後漸瘦而死,共有32頭耕牛、15頭牧牛、乘馬9匹、牧馬18匹死於蠅患。直至四月二十日下大,蠅患才漸漸減退[3]

餘震[编辑]

該年的七月十九至八月初五、六日,八重山島南風見仲間二村發生多次餘震,期間每天地震八、九次,之後地震次數逐漸減少。地震導致仲間村驛路中間和村前汀場地陷水湧,面積分別約一尺及約二尺[4]

現代研究[编辑]

根據日本國家天文臺出版的《科學年鑑》資料顯示[5],八重山地震的規模為7.4,震央在八重山群島石垣島東南方40公里,然而這種說法並不能解釋巨大海嘯的產生,有許多疑點出現[6]。根據琉球大學理學部中村衛的研究,這次地震是由石垣島與多良間島之間的正斷層所引起的。 但是進一步的模擬結果,假設地震規模為ML7.5時 [7],震源為深度6公里的琉球海溝斷層,很可能引起MW8.0的海嘯地震發生[8][9]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球陽·卷十六·尚穆王二十年·三月十日》
  2. ^ 中山世譜·尚穆王》
  3. ^ 《球陽·卷十六·尚穆王二十年·四月初八九日》
  4. ^ 《球陽·卷十六·尚穆王二十年·四七月十九》
  5. ^ http://www.rikanenpyo.jp/
  6. ^ 1771年八重山地震津波(明和の大津波) 琉球大学理学部 中村衛研究室
  7. ^ [1]
  8. ^ http://seis.sci.u-ryukyu.ac.jp/hazard/EQ/1771yaeyama2/1771tsunami_2.html Meiwa earthquake was magnitude 8
  9. ^ 1771年明和津波(八重山地震津波)はマグニチュード8の海溝型巨大地震であった 琉球大学理学部 中村衛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