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案小说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公案小说是中国古代小说的一种题材分类,从话本故事演变而来,主要描写作案和断案。因为描写断案(包括破案和判案),其中肯定包含作案,所以只要是描写断案的,都是公案小说。但单写作案,不写断案的,不是公案小说[1]


历史[编辑]

宋代大量笔记中提到说公案,罗烨《 醉翁谈录》中把小说分为灵怪、烟粉、传奇、公案、兼朴刀、捍棒、妖术、神仙[2]等八类,首次将公案列举为小说的门类之一。在宋代之前未有相关记载,所以将宋代看作是公案小说的重要转折期,将宋代话本,包括元代的公案杂剧,视为公案小说的萌芽,将先秦时期执法断案记载和魏晋时期志怪志人小说视为公案小说的源头。

最早的公案小说专集《百家公案》出现于明朝万历22年(1594年),白话写作,共10卷100则。篇首《包待制出身源流》中作者明确此集目的仅为消遣。[3]

到清朝前期,公案小说开始向章回化、武侠化,代表作如《施公案》,全书8卷97回,初集成于嘉庆2年(1798年),后来一续、再续,至光绪29年(1903年)达528回,100万字。正集以公案为主,续集以武侠打斗为主。

晚清因清政府统治已是风雨飘摇,公案小说大多具有强烈的政治化色彩,针砭时弊作用更大于消遣,例如以公案形式写官场贪污的《山阳巨案》,写各级官吏草菅人命的《绿林变相》等。

1916年《福尔摩斯侦探全集》文言版出版,侦探小说开始进入我国,公案小说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主要作品[编辑]

评价[编辑]

公案小说研究者,例如黄岩柏认为:公案小说对司法工作人员有参考价值;对于大学中文系学生,有引发“法学兴趣”的作用。[4]

王鼎钧认为中国的公案小说有太多迷信成分,“包公、彭公那样武断草率,任意推理,信任神话和巧合,过程简单粗糙,也是一种可怕。”,公案小说逻辑推理错误百出,远不如欧美的推理小说。[5]

参考资料[编辑]

  1. ^ 黄岩柏. 《中国公案小说史》. 辽宁人民出版社. 1991-05: 第 1 页. ISBN 7-205-01702-5. 
  2. ^ [宋] 罗烨. 《醉翁谈录》. 古典文学出版社. 1957-04. 
  3. ^ 话说包待制判断一百家公案事迹,须先提起一个头脑,后去逐一编成话文,以助天下江湖闲适者之闲览云耳。
  4. ^ 黄岩柏. 《中国公案小说史》. 辽宁人民出版社. 1991-05: 第 15 页. ISBN 7-205-01702-5. 
  5. ^ 王鼎钧回忆录四部曲之三—《关山夺路》:“施公案、彭公案、海公案是本国古典,当然要拜读。这些奇案虽然知名度很高,一拿来跟福尔摩斯比就索然乏味了!包公、彭公那样武断草率,任意推理,信任神话和巧合,过程简单粗糙,也是一种可怕。包公、彭公的确破了许多冤案,但是用他的方法一定破不了那些冤案,写小说的人为才情功力所限,只能预设破案的结局,支持包公、彭公的行为,为了目的正义、牺牲程序正义。……军中流行一句话,凡是干过三年军需的人一律可以枪毙,保证没有一个是冤枉的。福尔摩斯若是听到这句话,一定嗤之以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