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黨 (香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公民黨
Civic Party
 
Hong Kong Civic Party Logo.svg
 
主席 余若薇
黨魁 梁家傑
副主席 陳清僑陳淑莊
秘書長 賴仁彪
總策劃幹事 黃晙
 
創立 2006年3月19日
總部 香港北角屈臣道4-6號
海景大廈B座2樓202室
黨員人數 481人(2012年11月)
象徵顏色 紫、綠、白
政黨口號 公道自在民心
 
立法會議席
6/70
區議會議席
7/507
 
政治派系 泛民主派
意識形態 中间偏左[1]
 
網站 http://www.civicparty.hk/

公民黨英文Civic Party),成立於2006年3月19日。第四屆主席為創黨黨魁、資深大律師余若薇。黨魁則是九龍東民選立法會議員回歸後首位有政黨背景的行政長官選舉候選人資深大律師梁家傑,內務副主席為香港嶺南大學協理副校長、文化研究系教授陳清僑博士,外務副主席為前立法會議員、大律師兼職藝人陳淑莊,秘書長則是在香港明愛九龍社區中心擔任單位主任的註冊社工賴仁彪。

背景[编辑]

公民黨的主要成員來自四十五條關注組,主要成員還有以黎廣德為代表,活躍於公民社會的非政府組織成員、大學學者,另加上數名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成員及立法會議員籌組而成。成員包括6名立法會議員、7名區議員,黨員人數約為300多人,於2012年立法會選舉取得六個議席,僅次於親建制派政黨民建聯親建制派工聯會與同屬泛民主派民主黨並列第二,當中地方直選選票上超越民主黨。

2013年3月21日,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聯同其他香港泛民主派政黨及團體成立真普選聯盟

立場[编辑]

公民黨的立场中间偏左黨綱包括爭取普選、爭取立法保障市民獲取資訊自由、推動政黨政治、贊成各行各業全面設立最低工資最高工時以及推动累进税制以確保社會資源公平分配,以法治人權核心價值,要求全國人大常委會必須以最謹慎及自我約束的態度行使解釋《基本法》的權力[2],並以發展成為香港執政黨為目標。黨員梁家傑曾參加2007年香港行政長官選舉,但最後敗給曾蔭權

黨徽和口號[编辑]

19/3/2006-18/3/2008用的黨徽

公民黨黨徽以綠、白、紫三色綫條圖案為主,象徵爭取普選,意念來自自廿世紀初,美國婦女爭取全民普選運動。當時美國的運動口號是「給女性投票權」(Give women vote),所以用口號中三個字的第一個字母,重用(green)、口號白white)同(violet)三色,做象徵爭取普選的顏色。當時爭取普選的美國婦女,就經常戴這三種顏色的珠寶[3]

黨徽面世時,吳靄儀形容圖案如「左手攀日月、右手抱嬰兒」,就是表達在接觸中上階層人士之餘,亦不忘照顧社會的弱勢社群。黨徽由黨員Freeman設計。

舊黨徽兩個字母分開,而現黨徽設計連合一起,線條亦顯然比舊黨徽粗壯。黨魁聲言,公民黨創黨兩年發展豐盛,有逾300黨員,所以將新黨徽線條粗壯,正好象徵越擴越大。[4]

公民黨口號為「為公為民香港精神」的口號,是由湯家驊想出來[5]

而2008年頭改用口號「好在仲有公民黨」,意念由青年公民前主席余冠威貢獻,[6]余冠威指新口號容易上口、而且較為通俗,象徵公民黨願意走入民間而非一群抽離的大狀。

新口號另有三句「為民請命勇擔當,你我齊心民主路,為公大道恆香江」[4]

於2008年立法會選舉起,採用了「公道自在民心」至今。

架構[编辑]

組織[编辑]

公民黨轄下由11個支部組成,包括5個地區支部,5個政策支部,以及1個青年公民支部。

地區支部
政策支部
青年公民支部

執委會成員[编辑]

歷任領導層[编辑]

  • 黨魁
    1. 余若薇(2006-2011)
    2. 梁家傑(2011-)
  • 總策劃幹事(2007年5月13日前稱總幹事)
    1. 曾國豐(2006-2008)
    2. 歐陽志飛(2008-2013)
    3. 黃晙(2013-)[8]

立法會議員[编辑]

議席 界別 姓名 2004-2008 2008-2012 2012-2016 備註
地方選區 香港島 余若薇 Black check.svg Black check.svg
香港島 陳淑莊 Black check.svg 於2010年1月底辭職,同年5月經補選重新當選
香港島 陳家洛 Black check.svg
九龍東 梁家傑 Black check.svg Black check.svg Black check.svg 於2010年1月底辭職,同年5月經補選重新當選
新界東 湯家驊 Black check.svg Black check.svg Black check.svg
九龍西 毛孟靜 Black check.svg
新界西 郭家麒 Black check.svg
功能界別 會計界 譚香文 Black check.svg 2009年6月退出公民黨
法律界 吳靄儀 Black check.svg Black check.svg
郭榮鏗 Black check.svg
社會福利界 張超雄 Black check.svg 2010年11月退出公民黨
所得議席 6 5→3→5 6

區議會議員[编辑]

現時,公民黨在3個區議會共有7個議席,議員包括

區議會 代號 選區 姓名 備註
東區 C13 翡翠 黎志強
C27 康怡 陳啟遠
C28 康山 梁兆新
荃灣區 K14 梨木樹東 陳琬琛
K15 梨木樹西 黃家華
離島區 T04 東涌北 余俊翔
T06 愉景灣 容詠嫦

選舉[编辑]

歷屆立法會選舉得票[编辑]

選舉 民選得票 得票率 地方選區 功能界別 選舉委員會 總議席
2008 204,000 13.66% 4 1 5
2012 255,007 14.08% 5 1 6

2007年香港區議會選舉[编辑]

初時公佈,派出44人參選,希望有最少15當選,新界西佔12人、港島10人等,包括4位大律師、3位律師、2位會計師、3位工程師,預計要100萬,最終只有8人當選。

三大綱領[编辑]

  1. 2012雙普選,取消委任區議員
  2. 推動區會改革,「地方行政,地方話事」,強化地區管治
  3. 推動持續發展,優化環境

參加區域[编辑]

2008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编辑]

2008年香港立法會選舉港島區的公民黨團隊

派出19人參選,希望有最少7當選,五個地方選區各3人,4個功能屆別。

參加區域[编辑]

2010年香港立法會補選[编辑]

派出2人參選,希望2席全數當選。

參加區域[编辑]

和泛民政黨關係[编辑]

一般被視為和公民黨最為友好的政黨是民主黨,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甚至於2008年自己宣佈退選立法會時,提出兩黨合併;不過公民黨湯家驊指出兩黨仍有不少分岐。[9]

公民黨和較獲基層勞工支持的街工職工盟不算密切,街工梁耀忠於2007年特首選舉甚至並未提名梁家傑,惟關係不算負面。

和公民黨關係最差的,可謂同屬泛民主派陣營的社民連。但是在2010年的五區總辭中,公民黨與社民連結為聯盟,各自派出分別兩名和三名立法會議員參與「五區總辭」。惟社民連部分成員在政改分案獲立法會通過後因路線分歧退出社民連另組人民力量後,社民連和公民黨的關係已經大幅改善。

公民党一直主张团结民主派力量,在五區總辭中,即使有部分政党及人物对“变相公投”的成效产生质疑,公民党多次表示会包容不同意见。在政改一役前后,民主派内部发生严重分歧,公民党也不断呼吁泛民要团结。

爭議事件[编辑]

以下提及的訴訟,部分案件與公民黨前身四十五條關注組的成員有關。政敵多指責公民黨在背後教唆市民打官司,而公民黨本身則聲明所有官司與公民黨無關(包攬訴訟屬刑事罪行),負責接辦官司的大律師黨員都是由政府法律援助署指派的,法律援助署只有在信納訴求合理下才會批出援助,而且司法覆核還受法庭批准才可開審。認為攻擊公民黨的人同時是阻礙市民運用司法覆核維護自身權益。[10]

莊豐源案[编辑]

2001年的「莊豐源案」開了雙非嬰兒擁有居港權的先例。當年一對內地夫婦來港旅遊期間產子,兒子莊豐源被遣返,公民黨創黨黨員的資深大律師李志喜,受法律援助署委派代表莊豐源打官司勝訴。及後政府決定不向人大常委尋求釋法

實施自由行政策後,大量沒有香港居留權的中國大陸夫婦前來香港產子,以便子女享有香港居留權和福利,是為雙非問題梁振英就任特首後,特區政府拒絕未有本地醫院預約證明的大陸孕婦過關,而制止雙非問題蔓延。

五區總辭[编辑]

港珠澳大橋訴訟[编辑]

港珠澳大橋訴訟中,被法律援助署聘任的黨員黃鶴鳴[谁?]指背後煽動東涌居民朱綺華,透過司法覆核推翻港珠澳大橋的環境評估報告,間接令逾70項香港基建工程全面「叫停」,包括沙中線工程被拖延約9個月,虛耗88億元公帑,其他整體經濟及就業等負面影響更難以估算。有人[谁?]質疑公民黨黨魁曾向港珠澳大橋案申請人提供法律意見,有失德及違反公眾利益之嫌。朱婆婆事後接受傳媒訪問時說自己「根本唔係有心搞」,只是有人請她出來,但又強調自己並非扯線公仔給人利用。[11]公民黨稱黨方「由頭到尾都沒有參與有關案件」。余若薇則在專欄以個人身份撰文反駁政府,港珠澳大橋工程延誤並非因為司法覆核,因為法庭根本沒有向政府頒發工程禁制令,而且在政府首次敗訴前亦早有報導指出港珠澳大橋工程延誤是由於「工程須與內地協調,以及需要就大嶼山以北的大小磨刀進行額外的海岸公園初步研究」。[12]而政府在2011年2月提交立法會的文件亦指出,大橋施工前工作延誤15個月的原因是「內地顧問需要較常時間對物理模型做出調整」,而大橋香港口岸‭ ‬–‭ 詳細設計及工地勘测工作延誤5個月,則是因為「需要額外時間進行香港口岸國際概念設計比賽,然后再就上蓋建築進行詳細設計」,均與司法覆核無關。[13]

外傭居港權案[编辑]

2010年底,法律援助署委派公民黨憲制及管治支部副主席李志喜,協助3名外傭入稟高院申請司法覆核,為外傭居港爭議掀起序幕。此訴訟關乎在港連續工作滿7年的外籍家庭傭工,是否可以根據《基本法》第二十四條而擁有資格申請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此案在香港引起極大爭議,反對者擔心一旦外傭一方勝訴並成為案例,數以十萬計的外傭及其家人有可能取得永久居港權;倘政府不採取「截龍」措施,合資格居港外傭人數不斷膨脹,勢必對香港社會造成不能承受的額外負擔。支持者則認為估計誇大,而且外傭要符合入境條例所有要求條件並不容易,只要入境事務處嚴加把關就可以令數目受限制。

最後終審法院拒絕就案件尋找人大常委解釋(因為只屬自治範圍與中央無涉),並裁定外傭敗訴,外傭工作不能被視為以香港為定居地,故不能以據此申請居留權。

評價[编辑]

立場[编辑]

一般被認為是中間偏左的民主派,但其「消除貧窮、公平貿易、爭取社會公義」的政策綱領,並對最低工資採取正面態度,就開始被標籤為「共產」、「左傾」同「搞福利主義」,被《蘋果日報》在該黨宣佈成立兩日後指公民黨是「公社民粹黨」[14],另外,《壹周刊》社長楊懷康更在周刊的社評〈壹觀點〉中批評公民黨「政府要有明確而穩定的長遠經濟政策」是以社會主義為取向,推動計劃經濟;又批評公民黨累進稅制、財富再分配、最低工資的主張[15]

歷年大事紀要[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公民党党纲-经济及公共财政政策:“求經濟的繁榮,並非單單強調GDP增長、貿易順差、消滅財赤、或追求數字上的紀綠。我們希望在公共的競爭環境下建立健全的經濟體制:所創造的職位是有合理回報,人人生活得有尊嚴;所產生的財富由全民共享,而非只集中在少數人手上;取用自然資源符合可持續發展原則,維護生態物種的多樣性。”
  2. ^ 公民党政纲-政制及管治
  3. ^ 〈黨徽為綠白紫三色圖案〉,《蘋果日報》A06版,2006年3月6日
  4. ^ 4.0 4.1 〈隔牆有耳:公民黨小裝修大沖喜〉,《蘋果日報》A20版,2008年3月20日
  5. ^ 〈黨徽如雙手左攀日月右抱嬰兒〉,《蘋果日報》A06版,2006年3月20日
  6. ^ 《正字正確》作者彭志銘認為,這一句新口號就出現兩個白字,「好在」實應為「好彩」的變調,「仲」應為「重」,正確應為:「好彩重有公民黨」。
  7. ^ [1]
  8. ^ 《赴英進修 歐飛暫別公民黨一年》,《蘋果日報》,2013年7月8日。
  9. ^ http://news.sina.com.hk/cgi-bin/nw/show.cgi/2/1/1/727589/1.html
  10. ^ 余若薇﹕法政隨筆—濫用公帑,還是打壓公眾利益?
  11. ^ [2]
  12. ^ 《屈得就屈》余若薇,雅虎新聞專欄《讚彈》,2011年11月24日
  13. ^ 香港建造業人力方面的最新情況》2011年2月22日討論文件CB(1)1308/10-11(05)
  14. ^ 蘋果批:公民黨的「經濟盲」主張
  15. ^ 〈公民黨:共產黨不如〉,〈壹觀點〉,《壹周刊》,2006年3月23日
  16. ^ 《譚香文憤然退出公民黨》,《星島日報》,2009年6月7日。
  17. ^ 《網民斥公民黨與港人為敵》,大公網,2011年4月22日。
  18. ^ 《圖窮匕現發爛渣 公民黨變訟棍幫》,大公網,2011年5月30日。
  19. ^ 《公民黨澄清聲明:關於外傭居港權的司法覆核案件》,公民黨Facebook,2011年7月20日。
  20. ^ 《網民遊行批公民黨濫用覆核》,大公網,2011年7月24日。
  21. ^ 《廿四味:公民黨操弄外傭居港權激發眾怒》,香港《文匯報》,2011年7月22日。
  22. ^ 《師奶齊斥公民黨助外傭耗公帑》,香港《文匯報》,2011年8月15日。
  23. ^ 《市民遊行斥公民黨「禍港」》,大公網,2011年8月22日。
  24. ^ 《憤青衝擊反外傭居權示威》,香港《文匯報》,2011年8月22日。
  25. ^ 《支持菲傭爭居港權 公民黨惹怒火》,自由電子報,2011年8月23日。
  26. ^ 《各界斥公民黨歹毒禍港》,大公報,2011年10月1日。
  27. ^ 《梁家傑:法治——我們的核心價值》,《明報》,2011年10月3日。
  28. ^ 《公民黨禍港 萬人聲討》,香港《文匯報》,2011年10月10日。
  29. ^ 《二千人遊行聲討大橋外傭案》,《星島日報》,2011年10月10日。
  30. ^ 《梁家傑:恕我不能當政客》,《明報》,2011年10月20日。
  31. ^ 《公民黨:輸議席都唔輸黨格》,《明報》,2011年10月24日。
  32. ^ 《湯家驊捐10萬撐工人》,《蘋果日報》,2013年4月25日。

相關[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