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祖坛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南宗頓教最上大乘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六祖惠能大師於韶州大梵寺施法壇經》
作者 六祖惠能(638年-713年)
語言 中文
題材 佛教禪宗

六祖坛经》,亦称《坛经》、《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全称《南宗顿教最上大乘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六祖惠能大师于韶州大梵寺施法坛经》,是佛教禅宗六祖惠能说,弟子法海集录的一部经典。

內容[编辑]

《六祖坛经》记载惠能一生得法传法的事迹及启导门徒的言教,内容丰富,文字通俗,是研究禅宗思想渊源的重要依据。最早六祖惠能大師應邀至大梵寺開示摩訶般若波羅蜜法[1],法海將此事記錄題為《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六祖惠能大師於韶州大梵寺施法一卷》。《六祖坛经》可分三部份,第一部份即是在大梵寺開示「摩訶般若波羅蜜法」。第二部分,回曹溪山後,傳授「無相戒」,故法海於書名補上「兼授無相戒」。這時《壇經》開始外傳,俗稱《六祖法寶記》[2]。第三部分,是六祖與弟子之間的問答。《六祖坛经》是中國佛教著作唯一被尊稱為“經”者。

现有明清诸藏本、房山石经本及元代僧人宗寶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校讎三種《壇經》異本,而成為宗寶本《壇經》,即後來的明藏本,流行七百多年,故又稱流通本。其中心主张是佛性本有、见性成佛,“以定慧为本”[3],“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指出“法即一种,见有迟疾”,“法无顿渐,人有利钝”。佛性本有思想与《涅槃经》“一切众生悉有佛性”之说一脉相承。《坛经》认为“东方人造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国?凡愚不了自性,不识身中净土,愿东愿西,悟人在处一般”。又说:“心地但无不善,西方去此不遥;若怀不善之心,念佛往生难到。”“若欲修行,在家亦得,不由在寺。在家能行,如东方人心善;在寺不修,如西方人心恶”。《坛经》同时还论述了什么是功德,说:“见性是功,平等是德。念念无滞,常见本性,真实妙用,名为功德”“内下谦下是功,外行于礼是德”“不离自性是功,应用无染是德”“自修性是功,自修身是德”。又说:“功德需自性内求,不是布施供养之所求也。”

爭議[编辑]

1930年胡適的《神會和尚遺集》附有論文〈荷澤大師神會傳〉,提出《壇經》是「成於神會或神會一派之手」的結論。胡適指出:“《壇經》古本中,無有懷讓行思的事,而單獨提出神會得道,餘者不得”,所以《壇經》是“神會傑作”[4]

錢穆的〈略述有關六祖壇經之真偽問題〉一文反駁胡適的“六祖壇經乃出神會自由捏造”的意見[5]。胡適的這個觀點為印順法師所駁斥,“錯誤的根源,在(胡適)不知燉煌本‘壇經’成立的過程,而誤認燉煌寫本為『壇經』最古本。”印順法師並於1971年出版《中國禪宗史》。近年来,中国大多数学者都认为《坛经》的基本内容代表了惠能思想,同时其中可能也有后人增益的成分。楊曾文〈《壇經》敦博本的學術價值探討〉一文中強烈的指出:“《壇經》當是惠能的弟子法海編錄,既非神會或神會弟子所作,也沒有可信的證據是別的什麼人所作。”[6]

目錄[编辑]

一、以「門」分章節:

  • 上卷
    • 縁起説法門
    • 悟法傳衣門
    • 為時衆説定慧門
    • 教授坐禪門
    • 説傳香懺悔發願門
    • 説一体三身傳相門
  • 下卷
    • 説摩訶般若波羅蜜門
    • 問答功徳及西方相状門
    • 諸宗難問門
    • 南北二宗見性門
    • 教示十僧傳法門

二、以「品」分章節:[7]

  • 行由品第一
  • 般若品第二
  • 疑問品第三
  • 定慧品第四
  • 坐慧品第五
  • 懺悔品第六
  • 機緣品第七
  • 頓漸品第八
  • 護法品第九
  • 付囑品第十

版本[编辑]

石井修道的「六祖壇經異本系統圖」列《壇經》的 14 種版本[8]。宇井伯寿在他的《禅宗史研究》一书中则列出了《坛经》近二十种。中国学者杨曾文曾列出《坛经》本子近三十种[9]。郭朋指出:“真正独立的《坛经》本子,仍不外乎敦煌本(法海本)、惠昕本、契嵩本和宗宝本这四种本子;其余的,都不过是这四种本子中的一些不同的翻刻本或传抄本而已。”[10]事實上德异本和宗宝本实际上都是属于契嵩本系统的。

  • 《法海原本》,即《六祖法寶記》,其全称为《南宗顿教最上大乘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六祖惠能大师于韶州大梵寺施法坛经》,后面注明是由“兼受无相戒弘法弟子法海集记”,公認是目前所發現最原始的壇經原本。
  • 1916年日本學者矢吹慶輝在英國發現敦煌本《六祖壇經》或敦斯本《六祖壇經》,不分品目,經尾題為“《南宗頓教最上大乘壇經法》一卷”。原編號「斯 377」,現編號為「斯5475」(S5475)。是舉世公認的第一個敦煌寫本的《壇經》,編到出版的《大正藏》第48卷內。原本現存於大英博物館
  • 1935年郭煌人任子宜發現敦博本《壇經》寫本[11]。敦博版被列入敦煌五種寫本之一,其他還有北圖有本、北圖岡本、旅圖本。
  • 《惠昕本》,最早是在日本京都崛川兴圣寺发现的,因此又称《兴圣寺本》,乾德五年(967年)惠昕根據繁本《壇經》刪定而成,共二卷十一门,惠昕親為序說:“古本文繁,披覽之徒,初忻後厭。”北宋政治家晁迥看过16次。惠昕本《壇經》傳至日本後,又有金山天寧寺本及大乘寺本。胡适称其为“是人间第二最古的《坛经》”[12]
  • 《契嵩本》,契嵩得《曹溪古本》用以校勘,编为三卷。北宋至和三年(1057年)工部侍郎郎简出资刊印。
  • 《德異本》。至元二十七年(1290年)刊印。
  • 《宗寶本》,成書於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與《德異本》相似,是明朝以後最通行的版本。
  • 《曹溪原本》,全称《六祖大师法宝坛经曹溪原本》,即《契嵩本》於至元二十七年(1290年)的再刊本,元僧人德異親為序。
  • 2009年12月,旅順博物館查獲大谷探險隊得自敦煌藏經洞的敦煌《壇經》寫本之一,卷尾題記知其抄寫于“後周顯德五年己未年”(958年)。

講解[编辑]

《六祖壇經》主要講述者,有:佛光山開山宗主星雲法師一貫道點傳師鄭清榮世界淨宗創辦人淨空法師法鼓山聖嚴法師…等。

參見[编辑]

注釋[编辑]

  1. ^ 《六祖壇經》自序品第一:「……出於城中大梵寺講堂,為眾開緣說法。……大師告眾曰:『善知識!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善知識!且聽惠能行由得法事宜。』」
  2. ^ 郎簡《六祖法寶記敍》一文:“忍傳惠能,而復出神秀。能於達磨在中國為六世,故天下謂之六祖。《法寶記》蓋六祖之所說其法也。”
  3. ^ 宋代至和元年(1054)契嵩禪師於撰《壇經贊》一文稱:「定慧為本、一行三昧、無相為體、無念為宗、無住為本、無相戒(見自性三身佛)、四弘願、無相懺、三歸戒、說摩訶般若、我法為上上根人說、從來默傳分付、不解此法而輒謗毀」
  4. ^ 胡適,《胡適文存》,集 4,卷 2,頁 280;《六祖壇經研究論集》,頁 66;《胡適禪學案》,頁 134。
  5. ^ 錢穆:〈略述有關六祖壇經之真偽問題〉,收錄在張曼濤主編之《現代佛教學術叢刊》第 1 冊《六祖壇經研究論集》,1976 年 10 月初版,頁 205-213。
  6. ^ 楊曾文:《新版.敦煌新本六祖壇經》,頁 293。
  7. ^ 演培法師講,“六祖壇經”,圓光寺印經會,台灣中壢市,1994年8月。
  8. ^ 石井修道:〈伊藤隆寿氏発見の真福寺文庫所蔵の『六祖壇経』の紹介──恵昕本『六祖壇経』の祖本との関連〉,《駒沢大学仏教学部論集》10,1979 年 11 月出版,頁 80。
  9. ^ 《世界宗教研究》1988年第1期;《中日佛教学术会议论文集》第104页。
  10. ^ 《〈坛经〉校释》序言
  11. ^ 1991年7月22日周紹良楊曾文《敦煌新本六祖壇經》一書的贈序中說明發現敦博本《壇經》的經過:“一九八六年成立敦煌吐魯番學會,承邀赴敦煌訪問,在參觀敦煌縣博物館時,於展櫃中赫然陳列一本《壇經》,因請主事者提出細檢,則任子宜舊藏本也。大喜過望。……旬日攜返,細加檢視,並出倫敦藏本照片對勘,其錯落衍誤者,大多得以補正。過去研究者據倫敦藏本加以臆測、考證、訂補之處,得此本而霍然,毋庸費辭矣。”
  12. ^ 《〈坛经〉考之二》,载《近现代著名学者佛学文集·胡适集》

參考[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 張曼濤主編的「六祖壇經研究論集」、「中國佛教文史論集」,台北,大乘文化出版社,1976年、1980年)。
  • 江燦騰:〈從胡適博士到印順導師──關於中國唐代禪宗史研究近七十年來的爭辯與發展〉
  • 演培法師講,“六祖壇經”,圓光寺印經會,台灣中壢市,1994年8月。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