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共產主義黑皮書:罪行、恐怖、鎮壓》(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是一本講述共產主義國家實施的政治迫害歷史,包括法外處決放逐,以及書中認為因實施共產主義政策所造成的人為饑荒等。該書於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其法語標題為“Le Livre noir du communisme : Crimes, terreur, répression”,在美國則由哈佛大學出版社出版。

作者[编辑]

該書由多名歐洲學者及專家共同編撰,並由Stéphane Courtois負責整理。

  • Stéphane Courtois - 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研究主任
  • Nicolas Werth - IHTP研究人員
  • Jean-Lous Panné -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專家
  • Andrzej Paczkowski - 波蘭科學院政治學院副主任、波蘭內務部檔委成員
  • Karel Bartošek (1930–2004) - 捷克歷史學家、IHTP研究人員
  • Jean-Lous Margolin - Provence大學講師、東南亞研究學院研究人員
  • Sylvain Boulougue - 巴黎第十大學GEODE研究助理
  • Pascal Fontaine - 熟悉拉丁美洲的新聞工作者
  • Rémi Kauffer - 情報、恐怖主義及秘密行動歷史專家
  • Pierre Rigoulet - 社會歷史學院研究人員
  • Yves Santamaria - 歷史學家

英文版本的前言由Martin Malia負責編撰。

目錄[编辑]

編者Stéphane Courtois在這本書的序言中提及「……共產政權……把集體罪行變為一個陳腐的政府系統」,根據非正式估計,他估計共產政權中的死亡人數約為9,400萬,其中蘇聯佔2,000萬人;中華人民共和國佔6,500萬人;越南佔100萬人;北韓佔200萬人;柬埔寨佔200萬人;東歐的共產政權佔100萬人;拉丁美洲佔15萬人;非洲佔170萬人;阿富汗佔150萬人,另有10,000人是因「國際共產主義組織發起的運動和在野的共產黨」而死亡。作者也聲稱共產政權導致的死亡人數比其他政治意識形態及運動為多,包括法西斯主義

而羅列出的部分罪行計有:

該書及其他資料來源使用了解密的前蘇聯及克格勃文件。

爭議[编辑]

這本書在西方國家獲得不少好評,計有《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同時也由於內容爭議,受到不少批評。

不同的歷史學家對書中有關共產國家的人口死亡數字也有不同答案,例如蘇聯斯大林政權的數字為850到5,100萬,毛澤東時代的中國為1,950萬到7,500万。該書作者以數據資料未有前人用過為由,去辯稱蘇聯的2,000萬人及東歐的100萬人死亡的準確性。同一時間,作者也承認有關中國及其他仍由共產黨管治的國家之數據,由於仍屬於未解封的國家機密,因此未能確定其真實性。一些學者估計全球共產政權的死亡數字比《黑皮書》更高,因此諸如《毛澤東:不為人知的故事》、《蘇俄暴力世紀》等較新的書籍均推斷中國和蘇俄的死亡數字比《黑皮書》高。

西維吉尼亞大學歷史系的Mark Tauger稱,《黑皮書》有不少錯誤信息,曾批評該書有關烏克蘭大飢荒部份[1]

黑皮書的批評者聲稱使用共產主義是一種帶有保護傘的專有名詞,它指廣泛多樣的不同系統,而共產主義則是把不同的歷史現像完全的搞在一起,例如在1918年到1921年的內戰,在前蘇聯強迫集体化和製造大量的恐怖,這規則應用在毛澤東所領導的中國共產黨,同樣的章法被用在高棉波爾布特 (Pol Pot, 原名沙洛沙),衣索比亞的軍事政府也跟各式各樣的拉丁美洲運動一樣,從尼加拉瓜桑地諾民族解放陣線祕魯光明之路。即使不去爭議在上述國家共產主義是否自然形成,在法國外交(Diplomatique) 世界報一直在爭論地方歷史和傳統所扮演的角色,至少在每一個案例跟共產主義的形成是同等重要的。

許多批評者認為,某些政權在這本黑皮書中並沒有提到,但事實上仍然是共產主義的政体。共產主義政体不是一個新的理想,問題是自從1930年解放以來,是否歷史上共產主義的國家就開始確實實行共產主義的理想。在這本黑皮書的序言,Stéphane Courtois宣稱"未來總是會有一些吹毛求疵者,他們堅持實際共產主義的確跟理論共產主義不同。"(p. 2)。但他並沒有詳細說明這個觀點,而這本書的目的,定義共產主義政府,是一個一黨專政的政府,這兒支配的政黨,公開的宣稱所依據的是馬克斯主義列寧主義。這本黑皮書,並不嘗試去判斷是否這樣支配的政黨,是像共產主義他們那套所描述的所具有正當性。

而人們對此書批評得最多的,在於《黑皮書》缺乏有關事件的背景,該書僅討論共產主義國家,並未與資本主義國家作比較。反對者認為,如果把《黑皮書》的標準套用在資本主義國家,該等國家的人口死亡數字會與共產主義國家相若[來源請求],甚至有學者認為會更高(見《資本主義黑皮書》)。資本主義被指的罪行除了透過殖民主義帝國主義致人死亡外,還有從19世紀到20世紀之間對工會及勞動階級的鎮壓。除此之外,冷戰期間的親西方獨裁,以及1990年後的前共產國家急劇回歸資本主義,也導致若干人口死亡[2][3]

文章《共产主义批判》更深入去討論與共產主義有關的批評及反批評的觀點。

其他[编辑]

該書的英文標題形式重覆了由Ilya Ehrenburg及Vasily Grossman合撰的《The Black Book》,講述納粹主義的殘暴。

相關書籍[编辑]

參閱[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