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共產主義黑皮書:罪行、恐怖、鎮壓》(英语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法语Le Livre noir du communisme : Crimes, terreur, répression),是一本講述共產主義國家實施的政治迫害歷史,包括法外處決英语Extrajudicial punishment放逐,以及書中認為因實施共產主義政策所造成的人為饑荒等。該書於1997年在法國Éditions Robert Laffont英语Éditions Robert Laffont首度出版,在美國則由哈佛大學出版社出版。其德文版由Piper Verlag英语Piper Verlag出版,包括了后来成为德国总统约阿希姆·高克所寫的一章。

作者[编辑]

該書由多名歐洲學者及專家共同編撰,並由Stéphane Courtois英语Stéphane Courtois負責整理。

英文版本的前言由柏克萊加州大學教授Martin Malia英语Martin Malia負責編撰。

内容[编辑]

估算牺牲者人数[编辑]

編者Stéphane Courtois在這本書的序言中提及「……共產政權……把集體罪行變為一個陳腐的政府系統」,根據非正式估計,他估計共產政權中的死亡人數約為9,400萬,其中蘇聯佔2,000萬人;中華人民共和國佔6,500萬人;越南佔100萬人;北韓佔200萬人;柬埔寨佔200萬人;東歐的共產政權佔100萬人;拉丁美洲佔15萬人(主要是古巴);非洲佔170萬人;阿富汗佔150萬人,另有10,000人是因「國際共產主義組織發起的運動和在野的共產黨」而死亡。作者也聲稱共產政權導致的死亡人數比其他政治意識形態及運動為多,包括納粹主義。犧牲者包括被處決、飢餓致死、放逐造成的死亡、拘禁或者強制勞動

苏联的迫害[编辑]

书中所写的发生在弗拉基米尔·列宁约瑟夫·斯大林统治下的苏联的迫害和饥荒包括:

共产主义与纳粹主义的比较[编辑]

Courtois认为共产主义和纳粹主义极权主义体系稍有不同。他声称共产主义之治杀害了“相对于纳粹的250万牺牲者的大约1亿人”。[2]Courtois声称纳粹德国大规模灭绝的方法源自苏联模式。作为例子,他引用参与组建著名的奥斯威辛集中营纳粹政府官员鲁道夫·胡斯英语Rudolf Höss的话。根据胡斯,[2]

帝国安全总部向司令官发布关于俄国集中营的报告的全集。这些很详细的描述了俄国集中营的环境和组织,就像以前试图逃跑的囚犯提供的那样。重点在于事实上那些俄国人,通过大量使用强迫劳动,杀死了所有人。

Courtois指出苏联对高加索地区的种族灭绝和在俄罗斯的大片社會群體的残杀和纳粹的类似的政策并没有多少不同之处。共产主义和纳粹主义体系都认为“一部分人不配生存。不同的是共产主义模式建立于阶级系统,纳粹模式建立于种族和领土。”[2]Courtois声称[3]

对“阶级”的清洗很可能相当于对“种族”的清洗——斯大林的统治造成的饥荒导致的对乌克兰富农的孩子蓄意制造的饥饿“等同于”纳粹的统治造成的饥荒导致的华沙犹太区的犹太人儿童的饥饿。

他补充道

1945年后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成了现代野蛮主义的代名词,20世纪大恐怖的缩影……最近以来,专心集中在犹太人的种族灭绝以尝试批判犹太人大屠杀为独一无二的暴行已经阻碍了其他发生在共产主义世界的相似的事件的比较。毕竟,看上去几乎不可能的是帮助制造种族灭绝的机器的毁灭的胜利者或许他们自己也实行了类似的方法。面对这种悖论的时候,人们通常倾向于把头埋进沙子里。

德文版[编辑]

德文版包含了额外添加的关于东德的苏联背景的共产主义统治的章节,题为“Die Aufarbeitung des Sozialismus in der DDR”。包含两个小节:Ehrhart Neubert撰写的“Politische Verbrechen in der DDR”和约阿希姆·高克撰写的“Vom schwierigen Umgang mit der Wahrnehmung”。[4]

爭議[编辑]

這本書在西方國家獲得不少好評,計有《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同時也由於內容爭議,受到不少批評。

支持[编辑]

《共产主义黑皮书》在英美两国受到了大量出版商的称赞,包括《泰晤士报文学增刊英语Times Literary Supplement》、《纽约时报书评英语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图书馆杂志》、《科克斯书评英语Kirkus Reviews》、《新共和》、《国家评论英语National Review》和《旗帜周刊》。[5]一些评论员比较了伊利亚·爱伦堡瓦西里·格罗斯曼英语Vasily Grossman合撰的记录纳粹暴行的《The Black Book》。[6]

根据《纽约时报》上历史学家托尼·朱特的评论:[5]“出于善意的创始人的神话——好沙皇列宁被他邪恶的继承人背叛——已经好好的安葬。再没有人会说不知道或者不确定共产主义的罪恶本质”。

古拉格:一部历史英语Gulag: A History》的作者、记者安妮·阿普尔鲍姆英语Anne Applebaum[5]描述此书为“共产主义在苏联、东西欧、中国、北朝鲜、柬埔寨、越南和拉丁美洲的罪行的一部重要的学术史……黑皮书确实超过了许多先前表现大规模共产主义悲剧的著作,感谢作者广泛引用的苏联和东欧新开放的档案。”

《泰晤士报文学增刊》专栏作家马丁·玛利亚英语Martin Malia[5]描述此书为“法国出版界的轰动……详细描述了共产主义从1917年的俄国到1989年的阿富汗之间的暴行……(《共产主义黑皮书》)给出了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共产主义的人力成本的负债表,尽可能的在档案的基础上,另外借鉴了最佳的二手资料。”

欧洲委员会1481号决议英语Council of Europe resolution 1481根据本书的死亡人数,譴責共产主义极权统治。

批评[编辑]

不同的歷史學家對書中有關共產國家的人口死亡數字也有不同答案,例如蘇聯斯大林政權的數字為850到5,100萬,毛澤東時代的中國為1,950萬到7,500万。該書作者以數據資料未有前人用過為由,去辯稱蘇聯的2,000萬人及東歐的100萬人死亡的準確性。作者同時也承認有關中國及其他仍由共產黨管治的國家之數據,由於仍屬於未解封的國家機密,因此未能確定其真實性。一些學者估計全球共產政權的死亡數字比《黑皮書》更高,因此諸如《毛澤東:不為人知的故事》、《蘇俄暴力世紀》等較新的書籍均推斷中國和蘇俄的死亡數字比《黑皮書》高。

西維吉尼亞大學歷史系的Mark Tauger批評該書有關烏克蘭大飢荒部份有不少錯誤信息[7]

黑皮書的批評者聲稱使用共產主義是一種帶有保護傘的專有名詞,它指廣泛多樣的不同系統,而共產主義則是把不同的歷史現像完全的搞在一起,例如在1918年到1921年的內戰,在前蘇聯強迫集体化和製造大量的恐怖,這規則應用在毛澤東所領導的中國共產黨,同樣的章法被用在高棉波爾布特 (Pol Pot, 原名沙洛沙),衣索比亞的軍事政府也跟各式各樣的拉丁美洲運動一樣,從尼加拉瓜桑地諾民族解放陣線祕魯光明之路。即使不去爭議在上述國家共產主義是否自然形成,在法國外交(Diplomatique) 世界報一直在爭論地方歷史和傳統所扮演的角色,至少在每一個案例跟共產主義的形成是同等重要的。[原創研究?]

許多批評者認為,某些政權在本書中並沒有提到,但事實上仍然是共產主義的政体。共產主義政体不是一個新的理想,問題是自從1930年解放以來,是否歷史上共產主義的國家就開始確實實行共產主義的理想。在這本黑皮書的序言,Stéphane Courtois宣稱"未來總是會有一些吹毛求疵者,他們堅持實際共產主義的確跟理論共產主義不同。"(p. 2)。但他並沒有詳細說明這個觀點,而本書定義共產主義政府,是一個一黨專政的政府,這兒支配的政黨,公開的宣稱所依據的是馬克斯主義列寧主義。本書並不嘗試去判斷是否這樣支配的政黨,是像共產主義他們那套所描述的所具有正當性。[來源請求]

而人們對此書批評得最多的,在於《黑皮書》缺乏有關事件的背景,該書僅討論共產主義國家,並未與資本主義國家作比較。[來源請求]反對者認為,如果把《黑皮書》的標準套用在資本主義國家,該等國家的人口死亡數字會與共產主義國家相若[來源請求],甚至有學者認為會更高(見《資本主義黑皮書》)。資本主義被指的罪行除了透過殖民主義帝國主義致人死亡外,還有從19世紀到20世紀之間對工會及勞動階級的鎮壓。除此之外,冷戰期間的親西方獨裁,以及1990年後的前共產國家急劇回歸資本主義,也導致若干人口死亡[8][9]

文章《共产主义批判》更深入去討論與共產主義有關的批評及反批評的觀點。

其他[编辑]

該書的英文標題形式重覆了由伊利亚·爱伦堡及瓦西里·格罗斯曼合撰的《The Black Book》,講述納粹主義的殘暴。

黄花岗杂志》连载了此书的中文译本,其官方网站也提供在线阅读。

相關書籍[编辑]

參閱[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Werth 等人 Margolin, pp. 9–10.
  2. ^ 2.0 2.1 2.2 Werth 等人 Margolin, p. 15.
  3. ^ Werth 等人 Margolin, p. 9.
  4. ^ Stéphane Courtois, Joachim Gauck, Ehrhart Neubert et al., Das Schwarzbuch des Kommunismus. Unterdrückung, Verbrechen und Terror. (1998) Piper Verlag, München 2004, ISBN 3-492-04053-5
  5. ^ 5.0 5.1 5.2 5.3 The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Crimes, Terror, Repression by Stéphane Courtois. 哈佛大学出版社. [2008-02-24]. 
  6. ^ Rousso, Henry (编), Stalinism and Nazism: History and Memory Compared, xiii, 2004, ISBN 0-8032-3945-9 .
  7. ^ Le Livre Noire du Communisme on the Soviet Famine of 1932-1933(英文)
  8. ^ The Misnamed "Black Book of Communism"
  9. ^ Noam Chomsky. Counting the Bodies. (英文)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