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21年的关东州租借地(上方的红色区域)和中立区(肉色)。
LudaLandLease-Territory.png

关东州俄语Квантунская область日语関東州關東州かんとうしゅう Kantōshū)是中国东北辽东半岛南部一个存在于1898年至1945年間的租借地,包括军事和经济上占有重要地位的旅顺口港(亚瑟港)和大连港(达里尼港)。此地曾先後被迫租借予俄國日本。“关东”意为位于山海关以东,与日本关东地方无关。

历史[编辑]

1882年,北洋海军在辽东半岛南端的旅顺口建设海军基地,号称东亚第一军港。但在1894至1895年的甲午战争中,中国大败于日本,并于1895年4月签订《马关条约》,割让台湾和辽东给日本。然而,仅仅几周后,三国强迫日本归还辽东于中国,是为“三国干涉还辽[1]

大连大和旅馆,塑像为日占时期第一任长官大岛义昌

俄罗斯帝国佔領[编辑]

1897年12月,俄罗斯帝国海军进入旅顺口港,将其作为在中国北部、朝鲜和日本海的前沿阵地,并更名为亚瑟港。1898年3月27日,俄罗斯与中国清政府签订《旅大租地条约》,正式向清政府租借辽东,租期25年;租借地北界向北推进,西到半岛西岸的亚当湾(今普兰店湾)北岸,东到貔子窝(貔读作bì,音“必”,今普兰店市皮口镇。貔子意为黄鼠狼),界北还有清政府保留的不租与外国的中立地带。

在《旅大租地条约》签订后,俄罗斯在旅顺口建立了军政合一的殖民政权——军政部,俄罗斯太平洋分舰队司令官、海军中将杜巴索夫担任首任军政部部长。军政部是通过旅顺民政管区的警察署进行司法统治的。旅顺的行政事务由陆军少将沃尔科夫管辖。1898年8月,俄罗斯皇帝任命陆军少将苏鲍季奇接替杜巴索夫担任租借地俄军司令官,并且赋予其州级行政权力。该租借地政权接受阿穆尔总督格罗杰科夫的管辖。

1899年8月,俄罗斯皇帝颁布《暂行关东州统治规则》,单方面将旅大租借地定名为“关东州”,并在旅顺口设立关东州厅。关东州厅设有州长官,此外还设有州陆军副司令官,军事方面设有州陆军会议、州参谋部和军法会议,地方行政方面设有民政部、外务部、财务部及其他各部、局。首任关东州厅长官为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司令、海军中将阿列克谢耶夫。关东州厅长官在民政方面的权力相当于边疆高加索最高民政长官;在陆军方面的权力相当于边疆军区司令官;在海军方面的权力相当于舰队和军港司令官。关东州厅长官还有权与俄罗斯驻北京东京公使、驻汉城的代理公使及武官进行直接联系。[2]

1898年起,俄罗斯开始修建南到旅顺、大连,北到哈尔滨东清铁路支线,即南满铁路

1899年,俄罗斯在亚瑟港海军基地的东北青泥洼正式建立达里尼市(意为遥远)为财政部直辖的特别市,后来成为大连市

1900年7月27日,俄罗斯派兵突袭金州城并吞并之。根据《旅大租地条约》,金州城虽位于租借地内,但仍由清政府管辖。

日本租借時期[编辑]

根据日俄战争后的1905年《朴茨茅斯和约》,日本取代俄罗斯占领这一租借地,将亚瑟港更名为旅順,达里尼更名为大連。日本还在1905年获得从长春到沈阳间长885km的南满铁路的两侧地带的治外法权,即满铁附属地。这些权力连同铁路及其支线转交给了满铁[3]。为管理这一新占领地区,设立了关东都督府和满铁守备队,即后来的关东军,成为满洲国建国的工具。

1915年日本與中國北洋政府簽訂“二十一条”中,关东租借地租期延长至99年,即截止于1997年。

1932年由日本控制的满洲国成立后,日本向满洲国租借關東州。1937年日本和满洲国达成了新租借协议,将满铁附属地行政權交给满洲国,但仍保留关东州于名义上独立的满洲国之外,直至1945年二战结束日本投降

日语関東州と満州国の違い

関東州
日清戦争で勝った日本は、ロシアを権威に感じていたこともあり
その砦として遼東半島の獲得を要求したが
ロシア等の国がチャチャ入れたため獲得不能になり
そのスキにロシアは清朝から25年期限で、
今の普蘭店より南と南満州鉄道を租借地として獲得、
その後、その事にむかついていた日本は、
日露戦争に勝って、そのままロシアから租借権を引き継ぐ
中華民国成立後、租借権を1997年まで延長
満州国
共産主義のソビエトの成立で、ますますソビエトを権威に感じていた事により
その砦として、今の東北三省内蒙古の一部が必要と感じていた事と
貧困農民用の開拓地として、のどから手が出るほど欲しかった日本は
自作自演で南満州鉄道の線路を爆破し、それを中華民国の仕業にして
満州全土を占領、そのまま勝手に建国

要するに関東州は、中華民国から借りている土地

満州国は、関東州にいた関東軍が中華民国から、奪い取った土地

蘇聯接管至回歸中國[编辑]

二战后,苏联接管关东州,将旅顺作为其海军基地。1953年史達林去世後,翌年赫魯晓夫訪問中國,並承诺将旅順軍港歸還中國。1955年,苏联将关东州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从此关东州租借地成为历史。

行政[编辑]

俄占时期[编辑]

沙俄初建关东州时,设金州、貔子窝、旅顺3个市和金州、貔子窝、亮甲店、旅顺、岛屿5个行政区。达里尼建市后,设为沙俄财政部直属的特别市。[4]沙俄将关东州分为4个市、5个行政区。其中,4个市分别为旅顺市达里尼市金州市貔子窝市;5个行政区分别为旅顺行政区金州行政区貔子窝行政区亮甲店行政区岛屿行政区。各区统治机构称为抚民府,区长由沙俄民政部推荐的沙俄将校出任。区以下的基层政权依次为乡、会、村。乡设乡约,会设会长,村设村长,均由中国人担任。乡约和会长实行工薪制,村长实行义务制。当时关东州的5个行政区总共辖有20个乡、51个会、1786个村。[2]

日占时期[编辑]

1919年重组机构后,满铁守备队改为关东军,脱离地方民政,改属关东厅。关东厅初期直属于日本内阁总理大臣,后隶属拓务省。

日占时期下设大连、旅顺、金州、貔子窝、普兰店5个民政署和大连、旅顺2个市,后于1938年4月改为2个市、4个民政署[4]

经济[编辑]

大连是大规模投资的集中地,至今也是辽南第一城。来此的日本公司奠定了这里的工业基础,并将一个普通的天然港湾建设为一流港口。大连港的设施及其自由港的地位使之成为中国东北主要贸易口岸。满铁总部位于大连,其部分利润用于大连的现代城市规划和建设,包括医院、学校和大型工业区建设[5]

人口、面积[编辑]

根据1935年日本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排除军人,关东州人口1,034,074人,其中168,185人是日本人。

面积3500 km2

关东州历任长官列表[编辑]

[6]

俄占时期[编辑]

姓名 任期始于 任期止于
1 叶夫根尼·伊万诺维奇·阿列克塞耶夫 1899年8月16日 1905年

日占时期[编辑]

姓名 任期始于 任期止于
1 大島義昌 1905年10月10日 1912年4月26日
2 福島安正 1912年4月26日 1914年9月15日
3 中村覺 1914年9月15日 1917年7月31日
4 中村雄次郎 1917年7月31日 1919年4月12日
5 林权助 1919年4月12日 1920年5月24日
6 山县伊三郎 1920年5月24日 1922年9月8日
7 伊集院彦吉 1922年9月8日 1923年9月19日
8 兒玉秀雄 1923年9月26日 1927年12月17日
9 木下謙次郎 1927年12月17日 1929年8月17日
10 太田政弘 1929年8月17日 1931年1月16日
11 塚本清治 1931年1月16日 1932年1月11日
12 山冈万之助 1932年1月11日 1932年8月8日
13 武藤信義 1932年8月8日 1933年7月28日
14 菱刈隆 1933年7月28日 1934年12月10日
15 南次郎 1934年12月10日 1936年3月6日
16 植田謙吉 1936年3月6日 1939年9月7日
17 梅津美治郎 1939年9月7日 1944年7月18日
18 山田乙三 1944年7月18日 1945年8月28日

苏占时期[编辑]

姓名 任期始于 任期止于
1 伊万·伊里奇·柳金科夫俄语Иван Ильич Людников 1945年 1947年
2 阿法纳西·帕夫兰蒂耶维奇·别洛博罗多夫俄语Афанасий Павлантьевич Белобородов 1947年 1953年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Hsu, pp.546
  2. ^ 2.0 2.1 参见 韩悦行 编著,大连掌故,大连:大连出版社,2009年
  3. ^ Coox, Nomomhan, pp 1
  4. ^ 4.0 4.1 大连历史沿革一览表,2007年7月22日,于2010年2月22日查阅。
  5. ^ Low, pp.106
  6. ^ http://www.worldstatesmen.org/China_Foreign_colonies.html

书籍[编辑]

  • Coox, Alvin. Nomonhan: Japan Against Russia, 1939.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0. ISBN 0804718350. 
  • Hsu, Immanuel C.Y. The Rise of Modern China.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9. ISBN 0195125045. 
  • Low, Morris. Building a Modern Japa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Medicine in the Meiji Era and Beyond. Palgrave MacMillian. 2005. ISBN 1403968322. 
  • Quigley, Harold S. Japanese Government and Politics. Thomson Press. 1932, reprinted 2007. ISBN 140672260X. 
  • Young, Louise. Japan's Total Empire: Manchuria and the Culture of Wartime Imperialism.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9. ISBN 0520219341.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