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宣大院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興宣大院君
Heungseon Daewongun Portrait.jpg
興宣大院君朝服像
朝鮮國攝政公
國家 朝鮮國
昰應
時伯
石坡
官職 攝政公
封爵 大院君
尊號 興宣大院君
其他名號 海東居士
出生 1820年12月21日
Flag of the king of Joseon.svg 朝鮮國漢城府
逝世 1898年2月22日
Flag of Korea (1882-1910).svg 大韓帝國京畿道高陽郡
諡號 興宣獻懿大院王
墳墓 京畿道坡州雲川面興園
兴宣大院君
谚文 흥선대원군
朝鲜汉字 興宣大院君
文观部式 Heungseon Daewongun
马-赖式 Hŭngsŏn Taewŏngun
谚文 석파
朝鲜汉字 石坡
文观部式 Seokpa
马-赖式 Sŏkp'a
本名
谚文 이하응
朝鲜汉字 李昰應
文观部式 I Ha-eung
马-赖式 I Haŭng
表字
谚文 시백
朝鲜汉字 時伯
文观部式 Sibaek
马-赖式 Sibaek
諡號
谚文 헌의
朝鲜汉字 獻懿
文观部式 Heon-ui
马-赖式 Hŏnŭi
雅號
谚文 해동거사
朝鲜汉字 海東居士
文观部式 Haedong Geosa
马-赖式 Haedong Kŏsa

興宣大院君(1820年12月21日-1898年2月22日),朝鮮宗室,政治家,本貫全州李氏,諱昰應,字時伯,號石坡,居於雲峴宮華人俗稱之為雲峴君[1],諡獻懿。是朝鮮王朝26代王高宗的生父。

生平[编辑]

嘉庆二十五年庚辰十一月十六日(1820年12月21日)出生于汉城,他是南延君忠正公李球第四子,母骊兴闵氏。南延君是仁祖第三子麟坪大君的六世孙,被过继给莊獻世子第四子恩信君李禛为后。李昰应从小研读四书五经儒家经典,师从金正喜等,早年在外戚安东金氏昏暗的势道政治下,很不得志,與並稱為“千河張安”(天下长安)的千喜然천희연)、河靖一하정일)、張淳奎장순규)、安弼周안필주)等破落戶為伍。加入“松石园诗社”,与委巷诗人(即庶民中人出身的下层文人)们饮酒赋诗,1843年(朝鲜宪宗九年),封兴宣君,后在宗亲府、司仆寺、都总府等衙署中做过一些小官。每日吃喝嫖赌为人不齿,被称宫道令安东金氏集团认为他是纨绔子弟,对他放松了警惕。不过1836年南延君去世时,他与风水先生四处寻找“龙穴”埋葬,选定忠清道德山,李昰应倾尽家产修筑墓地,体现了他的野心。[2]

1863年,哲宗去世,安东金氏和丰壤赵氏围绕继承问题产生对立,李昰应买通宫女巴结神贞王后赵大妃,反对安东金氏,让大妃垂帘听政。丰壤赵氏积极支持,领府事金左根、领敦宁金兴根及哲宗之妃金氏哲仁王后反对,害怕威胁他们的利益。而宪宗之妃洪氏(孝定王后)、院相郑元容和安东金氏金炳学支持李昰应,赵大妃作为最高长辈倾向李昰应。安东金氏认为李昰应无能也没激烈反对。[3]李昰應之嫡第二子李载晃被选入宫中继承王位,是为高宗。高宗即位时年仅十二岁,不能亲理政务,由李昰應赞襄政务,号兴宣大院君,封大院位大监。興宣大院君是朝鲜王朝唯一一个在世时就被尊为大院君的人。因此在今天,朝鲜半岛所说的大院君一般就是興宣大院君。其住宅被授予“宫”的称号,称“云岘宫”。高宗登基时金左根等人以“不事二君”为由,反对大院君摄政,主张虚尊其位,但遭到赵大妃一党的赵斗淳等人的驳斥而作罢。[4]1866年赵大妃结束垂帘听政。

政绩[编辑]

强化专制主义中央集权。为了重塑王室的威严,1865年他傾全國之力重建壬辰倭亂時遭焚燬之景福宫,后因财政不济,向百姓征願納銭。大院君下令在汉城四大门征收通行税,在农村征收水税,在全国境内发行当百钱,引进清朝钱币,导致朝鲜通货膨胀,后来被他的政敌斥责为劳民伤财、损耗国力,景福宫作为君主专制威权的象征,是大院君加强中央集权的重要标志。大院君为了加强中央集权,大力排挤安东金氏、丰壤赵氏。缩小各地备边司,从议政府中分离出三军府,将行政权与军事权相分离;他下令刊行《大典会通》、《两铨便考》、《六典条例》等书籍,明确国家的典章制度和法律规范;宣布“四色平等”(四色,朝鲜朝廷中的四个派别:老论、少论、南人、北人)、“以才择官”,压制安东金氏、丰壤赵氏的老论、少论派,拔高南人和北人的地位,王族全州李氏的李宜翼李世辅李景夏李邦玄等人获得重用。打破两班贵族垄断做官,提拔中人甚至庶民中的有才之士。强化王权,强化个人独裁,其兄长李最应、儿子李载冕、妻舅闵升镐等人都没攀上高官。重视吏治建设。

改革还谷制度,下令在5道实行社仓制,效仿宋朝朱子社仓,废止只有平民纳税的军布制,改行户布制,无论贵族平民必须缴税,大院君威望大大提高,国库“此时富力,足支十年之用”。[5]

打压儒林,下“书院撤废令”。全国除47所“赐额书院”(由国王亲自题写匾额的书院)以外,其他一律裁撤。儒生祭祀明神宗的万东庙也被关闭。命令李景夏动用武力裁撤书院,他认为书院威胁他的独裁。严厉镇压宗教势力,同治五年(1866年)正月,下令在全国境内取缔天主教,逮捕12万人,包括12名法国传教士。处决上万名天主教徒及家属,包括9名法国传教士,史称“丙寅邪狱”(现称“丙寅迫害”)。导致丙寅洋扰。大院君发布“变服令”,大幅度简化衣冠服饰,将长袖改为窄袖,以便对内提高行政效率,对外便于上战场打仗。大院君在全国采取思想专制和文化高压政策,致使出现了“云岘当国,甲子(1864)至癸酉(1873)十年之间,邦内震恐。小民咋舌相戒,不敢谈朝廷事,常如鬼扑临门”的状况。[6]

对外厉行闭关锁国政策,面对舍门将军号事件、丙寅洋扰、辛未洋扰,一律采取强硬政策,在全国竖立他手书的“斥和碑”,上书:“洋夷侵犯,非战则和,主和卖国,戒我万年子孙”。又写“西舶烟尘天下晦,东方日月万年明”、“扫除氛祲风涛定,扶植纲常日月悬”这类的豪言壮语。

與閔妃(明成皇后)的恩怨[编辑]

大院君於內政方面整肅貴族門閥,防止外戚干政,樹立王室威嚴;外交則閉關鎖國,與日本斷絕往來。高宗年長,納閔氏為王妃。闵妃則重用閔氏外戚,主張廢除閉關鎖國,與日本復交,和大院君之政策互相矛盾。

闵兹映是大院君之妻骊兴府大夫人闵氏的娘家亲戚,1866年封为朝鲜王妃,世称闵妃。大院君一直忽视闵妃的存在。当时高宗宠信尚宫李氏(李顺娥),李氏于1868年诞下一子,即完和君李墡。闵妃在被冷落下苦读诗书史籍,获得了宫中的同情,也最终得到高宗的垂青。闵妃虽多次怀孕,但不是流产就是夭亡,一次还被认为是大院君送来的山参引起的。而大院君为了巩固王权,要求早早确立世子,主张立李尚宫之子李墡为世子。与闵妃产生很大矛盾。闵妃暗中培植自己家族外戚,还联合安东金氏和丰壤赵氏,甚至笼络大院君之兄李最应(兴寅君)、大院君长子李载冕等人,形成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1873年,大院君被封为“大老”,而闵妃则又一次怀孕,这年十月,崔益铉恢复官职后就马上呈文弹劾大院君的改革政策。崔益铉的上疏按惯例先呈云岘宫。大院君认为国王肯定会驳回上疏并严惩崔益铉,就转呈给国王,但是高宗看到上疏后给崔益铉升了官。[7]在高宗和闵妃鼓动下,崔益铉再次上疏弹劾大院君,称“任事之臣(即大院君)壅蔽聪明,操纵威福,纲目俱弛,而致有今日之痼弊也”,明确要求“若其不在其位,而惟在亲亲之列者,只当尊其位、厚其禄,勿使干预国政”。[8]此举极大震动了朝野,洪淳穆组织大院君麾下骨干见高宗请旨杀崔益铉。高宗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1873年,閔妃联合安东金氏、丰壤赵氏以“国王亲政”为由,排斥大院君势力,11月5日,高宗宣布“亲政”,不准大院君入宫干预政事。大院君让洪淳穆等人集体辞职,架空朝廷。闵妃却指派其党羽掌控朝廷各要害部门,大院君彻底失势,由于高宗李熙生性懦弱,政权实际掌握在闵妃外戚集团手中。大院君离开京城,蛰居于三溪洞别庄、杨州直谷山庄和德山城疏等地。闵妃在政变不久后生下儿子李坧,出生1年后被册封为王世子(后来的纯宗),统治地位因而完全巩固。

大院君仍试图干涉朝政。其下台不久后,景福宫就发生了爆炸事件,四百多间殿阁被烧毁;1874年十一月,闵妃之兄闵升镐与闵妃生母韩昌府夫人李氏在家中被炸弹炸死;光绪元年(1875年)十一月,领议政兴寅君李最应的宅邸遭纵火。这三次的“火贼”被认为是大院君党羽、前庆尚道兵使申哲均。虽然在审理申哲均的过程中并没有牵扯到大院君,但闵妃因此仇恨大院君。儒生们则认为高宗对大院君不孝,从1874年十月起不断上疏要求高宗敦请大院君回京。高宗在闵妃的指使下,将李汇林等上疏者流放荒岛,并宣称:“此是间人骨肉者,煽动内外,眩惑人心者也。自今以后,若有更为伏阁者,当以极律磨炼”。[9]1875年六月仍有儒生赵忠植等4人冒死上疏,高宗下令将4人处斩,遭众臣力谏反对,大院君于同年六月二十二日入京,对高宗说:“儒生等为我父子上疏,欲杀此辈,可先杀我!”[10]高宗和闵妃妥协,将四名儒生改为流放,并同意大院君回到京城云岘宫居住。

大院君一直等待时机,东山再起。闵妃集团醉生梦死,民愤越积越深。人民开始怀念大院君时代。1876年正月,日本使臣黑田清隆井上馨率7艘军舰到江华岛,以云扬号事件为借口,迫朝鲜与其签订条约,闵妃同意日方条款,放弃锁国路线。大院君上书抨击,要求与日本一战。[11]他还派人前往江华岛,诘责申櫶等谈判官员,阻止朝日建交。但闵妃集团不加理会,于1876年二月二日和日本签订了《江华条约》。大院君对高宗和闵妃更加失望和仇视。

光绪七年(1881年),清朝驻日参赞黄遵宪的《朝鲜策略》在朝鲜披露。书中提议朝鲜与中国日本美国联手对付沙俄,为闵妃集团所赞同,却引起了朝鲜人民的反对,儒生掀起“辛巳斥邪”。大院君党羽安骥泳等人利用社会上的不满情绪,图谋政变,拥立大院君庶长子李载先,后因人告密而失败,安骥泳等人被凌迟,李载先在流放济州岛过程中被赐死。大院君本人没遭牵连。

1882年6月“壬午兵变”,闵妃出逃,其党羽或被杀,餘党被捕。大院君又乘机掌握政权,封国太公,並宣布闵妃已死,为其国葬。高宗被迫下旨“自今大小公务,并禀决于大院君前”。[12]不久,大院君被淮軍提督吳長慶部將袁世凱拘捕,押送天津监禁保定府。1885年获释回国。

1891年,袁世凯认为高宗昏庸无能,劝高宗禅让于世子李坧,由大院君辅政,高宗听说后非常害怕,急忙命世子南面正位,接受百官朝贺,效仿肃宗、英祖、纯祖故事,命储君代理听政。[13]后来经过李容元力劝而罢,但李容元也遭到流配。[14]亦有一说是世子的庶弟义和君李堈远比世子优秀,且大院君威望甚重,闵氏一族感到威胁,遂企图以世子代理听政的方式来加强自身的权势。[15]

1894年春,朝鮮爆发东学党农民起义,朝鮮国王请清兵助剿。日本也于该年6月8日派混成旅团入侵朝鮮,并向朝鮮政府提出改革内政要求。被拒后,於7月23日派兵攻占朝鮮王宫,刺殺閔妃,並监禁朝鮮高宗。另派一支部队包围并占领大院君私宅云岘宫,利用大院君成立傀儡政權,宣布废止向清朝进贡礼仪,进行脱离清朝运动。

日本人虽然建立了以大院君为首的政权,但对于大院君并不放心。认为:“大院君七十五年来只知有中国,不知有他国,是自顶至踵,完全充滿著『顽固』二字的老翁”,表面上“巧言令色向我们求媚”,暗中却“託在平壤之华将,將其心意轉達清廷”。

特别是8月10日,进驻平壤的清军左宝贵等率军渡过大同江南下到达中和附近时,据日方史料记载“大院君事大心热中沸腾,任其爱孙为壮卫营大将,掌握兵权。阳对日本大鸟公使表示非常诚恳,却阴与中国结托,策划奸黠隐谋,与在平壤清军暗通,表里相援,企图擒捉日本公使”。“并和东学党相呼应,企图驱逐我兵”据清人姚锡光《东方兵事纪略》记载,日军占领汉城后:“朝鮮君臣民庶制于倭人兵力,望我军捷音有若望岁,其王京自大院君以下,时密输倭人消息于我,日盼我军进趋汉城”。日本也只是暂时利用大院君,同年十二月将其流放

此后大院君离开了朝鮮的政治舞台,1898年2月死,终年七十九岁。与夫人纯穆大院妃(府大夫人閔氏),合葬京畿道坡州云川面兴园。1907年8月24日,高宗为大院君上尊谥“兴宣獻懿大院王”。

家庭[编辑]

大院君夫人骊兴闵氏为天主教徒,同南人洪凤周、北人南钟三等著名天主教徒多有来往。洪凤周为高宗乳母朴召史之夫。高宗上尊谥纯穆大院妃。大院君生有三子三女。长子完兴君李载冕,曾任兵曹、吏曹判书,宫内大臣,晋封兴亲王,日本合并后封为公爵。次子翼成君李载晃即为高宗,承翼宗嗣。庶长子李载先在1881年5月图谋废黜高宗、推翻闵氏集团、自立为王的一场未遂政变后获罪赐死。

评价[编辑]

大院君新政之意是要维护社會正義的,是维护普羅大眾利益的,这与他的身世有关。然而,在封建社会基础上的改革无法拯救已经走向衰亡的朝鲜王國。“丙寅洋扰”和“辛未洋扰”,大院君领导下的朝鲜军打跑了法军美军的军舰,但西方势力的大举东来势不可挡。大院君以加强专制中央集权为核心目的是逆历史潮流而动,十年改革不仅使朝鲜失去开放社會和实现近代化的机会,更为他自己埋下倒台的祸根。大院君的改革也没能从根本上扭转朝鲜王國的颓势,由于耗资大兴土木、加强军备,咸镜道稳城全罗道光阳庆尚道宁海黄海道海州庆尚道安东等地都爆发了农民起义,北部农民由于天灾和剥削,从同治八年(1869年)起不断大批逃亡中国东北,形成了最早的一批中国籍朝鲜族。这是朝鮮封建制度衰亡的征兆,并不是大院君从体制内的改革所能解决的。[16]

年表[编辑]

1870年代兴宣大院君画像
  • 1820年12月21日(农历11月16日) - 出生
  • 1852年7月25日 - 次子命福(高宗)诞生
  • 1862年 - 壬戌民乱
  • 1863年
    • 12月8日 - 哲宗驾崩
    • 12月13日 - 高宗被立为国王
  • 1865年 - 组织国民重建景福宫,后因财政不济,向百姓征願納銭
  • 1866年 - 冊封閔致祿之女為王妃並行嘉禮
    • 2月 - 下令取缔天主教
    • 9月 - 美国武装商船与朝鲜军队交火(舍门将军号事件
    • 朝鲜与法国由于取缔天主教发生武装冲突(丙寅洋扰
    • 10月 - 丙寅教狱(下令大规模捕杀天主教传教士及教徒,外国人宣教師10名処刑)
    • 由于重建景福宫,经济困难,物价暴涨
    • 11月6日 - 铸造当百銭(1867年6月17日中止),通货膨胀。
  • 1871年
    • 5月9日 - 废军布法,立户部法
    • 6月 - 辛未洋扰(朝鲜与美国冲突)
    • 下令全国各地立“斥和碑
  • 1873年
    • 闰六月成均馆儒生李世愚提议,大院君获“大老”的称号,因而取得了与国王相同的地位[17]
    • 11月3日 - 崔益铉上疏批判大院君
    • 下台
    • 闵妃掌政,大院君势力倒台
    • 闵妃外戚被大量提拔
    • 景福宮發生爆炸
  • 1874年
  • 1875年
  • 1876年2月27日 - 日朝江华条约签定
  • 1877年 - 义亲王出生
  • 1880年 - 高宗长子死亡
  • 1882年
    • 1月 - 纯宗戴冠式
    • 闵台镐的女儿(純明孝皇后閔氏)为世子嫔
    • 7月 - 壬午军乱
    • 8月26日 - 清军逮捕大院君,押往天津
  • 1884年12月 - 甲申政变,清朝干预
  • 1885年
  • 1892年6月 - 遇刺未遂
  • 1894年
  • 1895年
  • 1897年 - 大韩帝国成立 上尊号献懿大院王
  • 1898年2月22日(农历2月2日) - 逝世
    • 高阳郡工德里,后移葬,与夫人纯穆大院妃合葬京畿道坡州云川面兴园。
  • 1907年8月24日 - 高宗为大院君上尊谥“兴宣献懿大院王”。
  • 1966年 - 移葬南阳市。

画像[编辑]

臥龍冠鶴氅衣本 1869年

逸闻[编辑]

  • 兴宣大院君的名字“昰”讀作“夏”,不讀“是”。
  • 兴宣大院君善画兰花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國使館風雲錄2013-12-01 《工商時報》【譚淑珍】
  2. ^ 黄玹 《梅泉野录》韩国国史编纂委员会 1955年:第5页
  3. ^ 朴齐炯著李翼成译《近代朝鲜政鉴》上,第32页,转引自白钟基著《韩国近代史研究》,首尔博英社,1981年版,第21页。
  4. ^ 林泰辅著,陈清泉译.《朝鲜通史》:上海商务印书馆,1934年:第242、243页
  5. ^ 朴殷植《韩国痛史》第二编,第5页。
  6. ^ 黄玹《梅泉野录》:韩国国史编纂委员会 1955年 第2页
  7. ^ 《高宗实录》卷10,十年十月二十五日条:“批曰:‘尔(崔益铉)之此疏,出于衷曲,且为戒予之辞,极为嘉尚。敢述列圣朝盛事,户曹参判除授。’”
  8. ^ 《高宗实录》卷10,十年十一月初三日
  9. ^ 朴周大《罗岩随录》,第151页。参照《高宗实录》卷12,十二年五月十七日。
  10. ^ 林泰辅著,陈清泉译.《朝鲜通史》:上海商务印书馆,1934年:第259页
  11. ^ 宋近洙《龙湖闲录》卷4,第352—353页
  12. ^ 朴周大《罗岩随录》,第286页,又宋近洙《龙湖闲录》卷4,第470页。
  13. ^ 黄玹《梅泉野录》,第113页:“袁世凯留镇且十年,谙东事甚悉,以上终无兴衰之望,有意劝内禅,辅以大院君,庶或维持残局。自金允植见窜隐忍迟回者又数年,至是见时事日非,又密有是议。上大惧,遂命世子正位南面,受百官朝贺,以示代理之渐……”。
  14. ^ 《高宗实录》卷28,二十八年二月十三日
  15. ^ JACAR(アジア歴史资料センター)Ref.A04010006100、公文雑纂・明治二十五年・第五巻・外务省一・外务省一(国立公文书馆)。
  16. ^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著的《朝鲜通史》(下卷),第9—28页;曹中屏《朝鲜近代史(1863—1919)》,第7—25页。
  17. ^ 高宗实录 卷10,十年闰六月二十日条。

外部链接[编辑]

前任:
金左根
朝鮮國攝政公
1863年-1874年
1888年
職位廢止
雲峴宮宗主
追認
繼任:
長子完興君李載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