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养心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养心殿匾额
养心殿前殿明间北侧上方悬挂的雍正帝御笔“中正仁和”匾

养心殿,位于紫禁城内廷乾清宫西侧。[1]

历史[编辑]

养心殿建于明朝嘉靖年间。[1]明朝崇祯年间,太监劉若愚所著《酌中志·卷十七 大内规制纪略》載,

月華門之西,曰膳廚門,即遵義門。向南者曰養心殿。前東配殿曰履仁齋,前西配殿曰一德軒。後殿曰涵春室,東曰隆禧館,西曰臻祥館。殿門內向北者,則司禮監掌印秉筆之值房也。其後尚有大房一連,緊靠隆道閣後,祖制宮中膳房也。逆賢移膳房於怡神殿,而將此房改為秉筆值房。養心殿之西南,曰祥寧宮。宮前向北者,曰無梁殿,系世宗煉丹藥之處也。其制不用一木,皆磚石砌成者。月華門之西南巍然者,曰隆道閣……

养心殿前殿明间内景

由上文可知,明朝進遵義門之後,院內北側朝南者為養心殿,院內南側朝北者為“司禮監掌印秉筆之值房”;該秉筆值房的南側有“大房一連,緊靠隆道閣後”,原為膳房,後被魏忠賢也改為秉筆值房。養心殿西南有祥寧宮,祥寧宮前(祥寧宮南側)朝北者為無梁殿,是明世宗煉丹藥之處。月華門西南有隆道閣,隆道閣北側即上述“大房一連”。這個“大房一連”約為清朝遵義門內南側的膳房,而和祥寧宮無梁殿無關。

遵义门外侧

養心殿及其各配殿的得名,史籍無考。查“養心”二字,可見《孟子·盡心下》:“養心莫善於寡欲,其為人也寡欲,雖有不存焉者寡矣;其為人也多欲,雖有存焉者寡矣。”《荀子·修身》:“君子養心莫善於誠,致誠則無它事矣。”養心殿前西配殿“一德軒”之名“一德”,可見《·系辭下》:“恆以一德。”養心殿前東配殿“履仁齋”之名“履仁”,可見焦贛 《易林·大畜之需》:“躬體履仁,尚德止訟,宗邑以安,三百無患。”但具體得名淵源,仍不可知。

养心门外正南的玉影壁

清朝初年,清世祖顺治帝)病逝于養心殿。[1]康熙时期,“养心殿、武英殿等处管制造、带西洋人事。”[2]康熙四十八年一月二十五日(1709年),清圣祖(康熙帝)发上谕,表扬西洋人南怀仁安文思徐日升利类思等为清廷效力,且在皇帝御体欠安时跪奏“西洋上品葡萄酒乃大补之物,高年饮此,如婴童服人乳之力。谆谆泣陈,求朕进此,必然有益。朕鉴其诚,即准所奏,每日进葡萄酒几次,甚觉有益,饮膳亦加,每日竟进数次。朕体已经大安,伊等爱君之心,不可不晓谕朕意。今传众西洋人都在养心殿,叫他们知道。”[3][4]

遵義門内的黄琉璃影壁,左侧近处及远处的房顶为处在养心门外院落东南角的曲尺形值房

康熙年间,養心殿曾作为宫中造办处的作坊,专门制作宫廷御用物品。雍正帝居住养心殿之后,造办处各作坊乃逐渐迁出内廷,養心殿便一直作为清朝皇帝的寝宫,乾隆年间又接受改造、添建,形成一组供皇帝召见群臣、理政、读书、居住的多功能建筑群。直到逊帝溥仪出宫,清朝共有八位皇帝(世宗高宗仁宗宣宗文宗穆宗德宗,逊帝溥仪)先后在养心殿居住。[1]世祖[1]高宗[5]穆宗[6]于养心殿内驾崩。

养心门外院落西端的“匚”形值房
养心门外侧
养心门东侧小门内的曲尺形琉璃照壁

同治年间,两宫皇太后在養心殿前殿东暖阁垂帘听政,其间慈安太后慈禧太后也分别居住在養心殿的體順堂、燕禧堂。[1]宣统帝在位期间,因其年幼,其父载沣在养心殿代为摄政,处理政事。“平时朝见在养心殿,正中设御座,东倒设监国摄政王座,座前均设案。王公百官向皇帝请安、谢恩等均向御座(空座)进行。摄政王召见时,大臣先向御座行礼,然后到东暖阁,在面西的王座前对话,王座旁备有矮杌凳,如摄政王命召对之员坐,即坐凳上,不命坐则侍立启对,命退即退。”[7]

养心门前西侧的鎏金铜狮。左侧小房为养心门前院落西端“匚”形值房靠北的东端
养心门前东侧的鎏金铜狮

隆裕太后从皇后升格为太后之后,从东六宫钟粹宫移居西六宫长春宫太极殿。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1911年12月7日,总理公署秘书许宝蘅在日记中载,隆裕太后同内阁总理大臣袁世凯在养心殿内谈话达一小时,隆裕太后称:“余一切不能深知,以后专任于尔。”且任命袁世凯为议和全权大臣,委托唐绍仪为议和代表,负责同南方各省和谈。[8]

1912年2月2日,许宝蘅在日记中载,他当天至总理公署,见国务大臣赴养心殿内同隆裕太后商酌优礼皇室条件,“闻太后甚为满意,亲贵亦认可”。同年2月3日,袁世凯便将经隆裕太后认可的《关于大清皇帝优礼之条件》九款、《关于皇族待遇之条件》四款、《关于蒙满回藏各族待遇之条件》七款,分列为甲、乙、丙三项电告南方议和全权代表伍廷芳[8]

1912年2月12日,6岁的宣统帝奉隆裕太后懿旨下诏逊位。逊位诏书颁布十天后,上海的《申报》于1912年2月22日刊发了题为《清后颁诏逊位时之伤心语》的报道称,2月12日,《清帝逊位诏书》由袁世凯在养心殿内呈给隆裕太后,隆裕太后未阅毕即已泪如雨下,随后交给军机大臣世续、军谘大臣徐世昌盖用御宝,这时,反对逊位的恭亲王溥伟自请召见,隆裕太后称:“彼亲贵将国事办得如此腐败,犹欲阻挠共和诏旨,将置我母子于何地!”此时无论是何贵族均不准入内,乃盖用御宝陈于黄案,“清后仍大哭。清帝时立清后怀中,见状亦哭,袁世凯君及各国务大臣亦同声一哭。”[8]

养心殿内现为宫廷原状陈列。 [1]

建筑[编辑]

养心殿前殿前东侧的香炉。左图为向东北拍摄,左为养心殿前殿,右为东配殿。右图为向西北拍摄,可见养心殿前殿的门及门上的“养心殿”陡匾
养心殿前殿
养心殿前殿明间内景。宝座正上方悬挂“中正仁和”匾。宝座东、西两侧的小门上分别悬挂“恬澈”匾、“安敦”匾
  • 遵義門:坐西朝東,進門為黃琉璃影壁一座,從南側繞過影壁即至養心門外的狹長院落的東端。
  • 養心門:為養心殿前的正門,坐北朝南,廡殿式琉璃門樓。始建於乾隆十五年(1750年),陡匾懸掛在養心門前檐下。[9]門前有一對鎏金銅獅子。門外有一個東西長、南北窄的院落,乾隆十五年(1750年)在該院添建連房三座,房高不逾墻,進深不足4米,是宮中太監、侍衛、值班官員的值宿之所。 [1]這三座值房中,一座位於遵義門內的黃琉璃影壁背後(影壁西側);一座位於該值房以南至遵義門內南側,呈曲尺形,處在院落東南角;一座位於院落西端,平面呈“匚”形,填充了院落的西側及西北、西南角。養心門外正南面有玉影壁一座,養心門內正北面有木照壁一座。養心門東、西兩側各有一個小門,門內分別有一個曲尺形琉璃照壁,曲尺的角均朝向養心殿方向。
养心殿前殿明间。右侧的门上可见毗庐帽,门外即东暖阁
  • 養心殿:為“工”字形殿,即前殿、後殿之間用穿堂相連接。[1]養心殿前檐下懸掛“養心殿”陡匾。[9]
    • 前殿:面闊三間(通面闊36米),進深三間(通進深12米)。黃琉璃瓦歇山頂,明間、西次間接有卷棚抱廈。前檐檐柱位,每間各加方柱兩根,所以外觀形似九間。[1]
      • 前殿明間:皇帝寶座設在明間正中,上方懸掛“中正仁和”匾(雍正帝題)。[1][9]寶座東側北面的小門上方懸掛“恬澈”匾(咸豐帝題,上鈐“咸豐宸翰”印),寶座西側北面的小門上方懸掛“安敦”匾(咸豐帝題,上鈐“咸豐宸翰”印)。前殿明間南側掛“日監在茲”匾(咸豐帝題,上鈐“咸豐宸翰”印)。木制楹聯為“化日宏開仁壽宇,慈雲長煥吉祥光”(朱汝珍書,落款“臣朱汝珍敬書”)。[9]明間東、西墻上開門,門上方有毗廬帽。明間北側有一東西向的夾道,恬澈、安敦二門開在該夾道南側,夾道內懸掛“咸宜”匾、“大有”匾,以及“登祥”匾、“薦祉”匾(四匾均為咸豐帝題,上鈐“咸豐宸翰”印)[9]前殿明间的宝座后屏正面两侧有对联“保泰常欽若,調元益懋哉”(乾隆帝题),中间有乾隆帝题诗,原文为竖排自右至左书写,无标点,以下将竖排改为横排,格式不变,并添加标点:
西師歸振旅,東陸舒由
庚。執徐奉執規,持躬凜
持盈。三白乵宿歲,萬機
简新正。閒中足養心,而予
有所怦。懷安豈良圖,無
逸斯元亨。自強勵不息,
善長時偕行。
庚辰新正御題
      • 東暖閣:前殿明間東側的“東暖閣”曾是慈安太后慈禧太后垂簾聽政處。 [1]東暖閣內分成五室:
        • 南半部:南半部為明窗,西側有門通往前殿的明間。南半部分為兩室,中間由花罩隔開:西側和中間為一大室,室東的花罩前設有朝西的寶座,垂簾聽政時由皇帝坐;東側為一小室,小室的東墻下設有寶座,垂簾聽政時由兩宮皇太后坐。垂簾聽政時,將二室之間花罩的簾子放下,兩宮皇太后在東側的小室,皇帝在西側的大室,即可垂簾聽政。大室南側的窗下設有坐榻。
        • 西小室:北半部西側為一小室。北側窗下設寶座,朝南。南側有門通東暖閣南半部的大室,東側有門通壽寓春暉。
        • 壽寓春暉:北半部中間為一小室,小室中間有花罩,花罩上方南側掛有兩塊匾,東為“壽寓春暉”匾,西為“化日舒長”匾(兩匾均為光緒帝題,上鈐“光緒御筆之寶”印)。花罩北側窗下設寶座,朝南。北側窗戶兩側的墻向南凸出,凸出部分懸掛一副對聯“昕宵勿怠思乎順,出入無愆慎厥修”(光緒帝題)。[9]花罩以南的東、西兩側各有一門,分別通往隨安室、西小室。正南有一門,通東暖閣南半部的大室。
        • 隨安室:北半部東側為一小室,該室北側設床榻,上方掛“隨安室”匾(光緒帝題,上鈐“光緒御筆之寶”印)。室內還有“松鶴齋”匾(康熙帝題,上鈐“康熙御筆之寶”印),“仁者壽”匾。[9]隨安室正南有一門,通東暖閣南半部的小室;西墻有一門,通往壽寓春暉。
养心殿前殿西暖阁的“勤政亲贤”。左右两侧对联为“惟以一人治天下,岂为天下奉一人”
      • 西暖閣:前殿明間西側的“西暖閣”分隔為數室:
        • 東過道:南半部東側是東過道。東墻開門通往前殿明間。西墻開門通往勤政親賢,两侧贴有对联“梅报平安信,鸟传如意春”,此门内北侧背靠西墙立一紫檀木半出腿穿衣镜,可为大臣觐见皇帝时整肃仪容之用。[10]北墻上靠西有一窗戶可通佛堂東南角的小室,窗戶東側有一小門通往佛堂外東側的夾道,此夾道向北可通前殿明間北側的夾道。此夾道的西側板墻上開有南、北兩個窗戶,窗外是佛堂,北窗戶北側是佛堂的樓梯,南窗戶南側是一通往佛堂的門。
        • 勤政親賢:南半部中間是皇帝閱看奏折、和大臣秘談的小室。[1]北側掛“勤政親賢”匾(雍正帝題),匾下挂有屏文(见下),其左右兩側對聯為“惟以一人治天下,豈為天下奉一人”(雍正帝題)。[9]東墻靠南有門,通往東過道;西墻靠北有門,通往三希堂的後室。勤政親賢北墙上挂的屏文为乾隆帝题写,原文为竖排自右至左书写,无标点,以下将竖排改为横排,格式不变,并添加标点:
一心奚所託,為君止於仁。二典傳

家法,敬
天及勤民。三無凜然奉,大

公何私親。四序協時月,
熙績在撫辰。五事惟敬
用,其要以備身。六府賴
脩治,其施均養人。七情
時省察,懼爲私欲淪。八
珍有弗甘,念彼飢餓倫。
九歌揚政要,漫亟
。十聯書屏扆,式聽師
保諄。藪詩擬鮑明遠體,
乾隆癸酉冬至御筆。
养心殿前殿西暖阁的“三希堂”前室南侧的地炕
        • 三希堂:南半部西側为一小室,原名“温室”,清朝乾隆十一年(1746年)更名“三希堂”,是乾隆帝的讀書處,其名取“士希賢,賢希聖,聖希天”之意,堂內原來存有王羲之快雪時晴帖》、王獻之中秋帖》(又傳為米芾臨摹)、王珣伯遠帖》三件珍貴書法。三希堂分為南側的前室、北側的後室,二者中間有木隔扇。前室南側設有地炕,地炕東側的墻上掛“三希堂”匾(乾隆帝題,上鈐“乾隆御筆”印),兩側對聯為“懷抱觀古今,深心託豪素”(乾隆帝題)。[1]前室西墻上掛有通景畫一幅。後室北側正中擺放朝南的寶座。三希堂後室東墻開有兩門,靠南者通往勤政親賢,靠北者通往一條過道,過道向東可到佛堂南側仙樓下層,向北再折向西可到長春書屋。
        • 佛堂:北半部為一佛堂。[1]佛堂中央有一座大型木制的無量壽寶塔,佛堂內四周設有仙樓,仙樓二層掛有許多唐卡。仙樓的樓梯設在東北角,為一東西走向的樓梯,緊靠北墻,下樓梯即正對前殿明間北側的夾道,向右即佛堂外東側的夾道。仙樓北側有窗戶。西側仙樓二層懸掛著“大圓覺”匾額,兩側對聯為“□□□如超□□,□□三藐福羣生”;二層供奉著10幅唐卡(南、北兩壁各一幅大唐卡,西壁五幅大唐卡,五幅中間的三幅上同時各掛一幅小唐卡);一層中央為一小室,小室安有花罩,花罩以東的南北兩側是門,小室西壁正中掛一“福”字,兩側對聯為“□□瑞雲盈宇宙,□□□□□□□”,北壁正中為一窗戶,窗戶兩側對聯為“□□□□□,乾坤一氣中”;一層南、北兩側朝東各開一門,進入南側的門向南再向西即可到長春書屋北門外,進入北側的門向北折向西,經西側仙樓西側的夾道向南也可直達長春書屋北門外。東側仙樓二層無對聯,供奉有多幅大唐卡;一層僅中間開門,門內小室的東壁設有一床榻,小室南、北兩壁各開一門,出北門可見仙樓的樓梯下方,以及位於樓梯南側的佛堂外東過道西板墻靠北的窗戶,出南門向東再出一門可到佛堂外東側的過道,出南門向南可到一小室,該小室位於佛堂的東南角,平面呈曲尺形;東側仙樓以東便是佛堂外東側的夾道。北側仙樓二層掛有一副對聯,供奉有多幅大唐卡;一層開有一門,門內北側為窗戶。南側仙樓二層掛有一副對聯,供奉有多幅大唐卡,一層向西即從三希堂後室東側出來的過道。
        • 長春書屋:三希堂北側與佛堂之間有一小室,其北門外側的垂罩上懸掛“長春書屋”匾(匾朝北)。[1]長春書屋東門即上述從三希堂後室出來的過道,長春書屋北門出去即佛堂西側仙樓的南部,長春書屋西墻(即前殿西山墻)上原來開有一窗,此窗位於梅塢南側。
        • 梅塢:西暖閣西側外接有一耳殿,是皇帝休息之處。[1]梅塢是乾隆三十九年添建。此殿坐北朝南,面闊一間,黃琉璃瓦硬山頂。從西暖閣西山墻辟門通往該耳殿,門額題“梅塢”,此門開在佛堂西側仙樓以西的夾道西墻上。梅塢前檐檻墻上是玻璃屜窗,再向上是冰裂紋欞格支窗、冰裂紋橫披窗。梅塢的西山墻上開有一小窗,窗外安裝有梅花紋窗罩,窗外為西圍房院。
體順堂前的小院落。左侧为“水晶灯”,左侧房屋为體順堂,右侧房屋为东围房。
体顺堂前的“水晶灯”
    • 穿堂(工字廊):前殿明間正北側有穿堂,通往後殿明間。 [1]穿堂的門上懸掛“積學儲寶”匾(光緒帝題,上鈐“光緒御筆之寶”印)。[9]
    • 後殿:是皇帝寢宮,共五間。東西稍間是寢室,分別設有床,皇帝可隨意居住。[1]後殿外東、西兩端的南側均有南北走向的墻,將後殿分別和體順堂、燕禧堂前的院子隔開,墻上開門。
      • 後殿西稍間(華滋堂):北側設床榻。東墻開門,門兩旁對聯為“榮生苑樹春光繞,瑞啓瑤臺矞采多”(張百熙書,落款“臣張百熙敬書”)。[9]華滋堂西北角掛有一幅“九九消寒圖”。
      • 後殿西次間(昕宵勿怠):南側設坐榻,坐榻南側的窗戶上方掛“昕宵勿怠”匾(慈禧太后題)。[9]西墻開門,門上掛“華滋堂”匾(咸豐帝題)[9];門兩邊各有一窄而高的座鐘,座鐘頂端為鐘面,下部長形的鐘體上有對聯“八表山川徵樂壽,重霄日月燭升恆。”西次間北側設一对紫檀雲龍紋櫃,其間為一紫檀小櫃,小櫃上擺放一只座鐘,三櫃合為一體。兩高櫃之間的空當上部作一垂花罩門。這組櫃子恰與墻的尺寸吻合,是專為此處設計定做的。[10]
      • 後殿明間(乾元資始):北側設坐榻,坐榻前方的花罩上掛“乾元資始”匾(光緒帝題,上鈐“光緒御筆之寶”印)。西側設花罩,花罩上東側掛“莊敬日強”匾(光緒帝題,上鈐“光緒御筆之寶”印)。[9]北侧坐榻背后的墙上挂有屏文,原文为竖排自右至左书写,无标点,以下将竖排改为横排,格式不变,并添加标点:
僊蹕九重臺,香莚萬
壽杯。依旬初降雨,三
月早聞雷。露結朝隮
蜜,花含宿雨開。幸承
天澤豫,澷使日光催。
同雲接野烟,飛雪舞
長天,拂樹添梅色,過
樓助粉妍。光含班氏
扇,韻入楚王絃,六出
迎仙藻,千箱荅瑞年。
唐臣李嶠喜雨喜雪
律詩。 臣潘祖蔭敬書
      • 後殿東次間(天行健):北側設寶座,寶座後的墻上有木制楹聯“應律璿樞臨太乙,敷天春色遍寰中”。寶座前設花罩,花罩南側上方掛“天行健”匾(慈禧太后題,上鈐“慈禧皇太后之寶”印)。東次間南側掛“含謨吐忠”匾(光緒帝題,上鈐“光緒御筆之寶”印)。東次間東墻開門,門兩旁對聯為“富貴三春景,平安兩字金”(書者待查),橫批為“自彊不息”(光緒帝題,上鈐“光緒御筆之寶”印)。[9]
      • 後殿東稍間(又日新):北側設床榻,上方掛“又日新”匾。西墻開門,門兩旁對聯為“修身先謹懍幽獨,讀書在培養本原”(書者待查),橫批為“毋不敬”(光緒帝題,上鈐“光緒御筆之寶”印)。東墻上掛有對聯“六合清寧調玉燭,萬春景命輝珠躔”(趙汝珍書)。[9]
体顺堂西梢间,上方匾额“與福相迎”。
体顺堂东次间
东围房北部的一间寝室
东围房北部的另一间寝室
    • 體順堂:養心殿後殿東耳房,面闊五間。明朝稱“隆禧館”,清朝咸豐年間更名為“綏履殿”,光緒年間更名為“體順堂”。皇帝居住養心殿時,此處是皇后隨居之處。清朝同治年間,兩宮皇太后垂簾聽政時,慈安太后住在東側的體順堂。 [1]
        • 體順堂西稍間:內為寢室,北側設床榻,床榻外上懸“與福相迎”匾(光緒帝題,上鈐“光緒御筆之寶”印)。西稍間東墻開門,門兩側對聯為“乾坤徵合德,日月耀重光”(潘祖蔭書,落款“臣潘祖蔭敬書”),橫批為“延福”(光緒帝題,上鈐“光緒御筆之寶”印)。[9]
        • 體順堂西次間:北側設條案,條案正中有一鐘錶。西次間東側為一木隔扇;西墻開門,門兩側對聯為“芝蘭增喜色,松鶴慶恆春”(徐郙書,落款“臣徐郙敬書”),橫批為“永天慶”(慈禧太后題)。[9]
        • 體順堂明間:北側上方懸掛“綏德安家”匾(慈禧太后題)。匾下設坐榻,坐塌正中有一小几案。南側上方懸掛“福喜盈積”匾(光緒帝題,上鈐“光緒御筆之寶”印)。[9]
        • 體順堂東次間:北側設條案,條案正中有一鐘錶。東次間東西兩側均為木花罩,東側木花罩上方西側懸掛“祥開麒趾”匾(潘祖蔭書,落款“臣潘祖蔭敬書”)。[9]
        • 體順堂東稍間:東側設有坐榻,上方懸掛“堯飲舜舞”匾(徐郙書,落款“臣徐郙敬書”)。東稍間西側為一木花罩,花罩上的東側懸掛“含和履中”匾(慈禧太后題)。“含和履中”匾和“祥開麒趾”匾掛在同一個花罩的兩側。[9]
    • 燕禧堂:養心殿後殿西耳房,面闊五間。明朝稱“臻祥館”,清朝咸豐年間更名為“平安室”,光緒年間更名為“燕禧堂”。皇帝居住養心殿時,此處是貴妃等人隨居之處。清朝同治年間,兩宮皇太后垂簾聽政時,慈禧太后住在西側的燕禧堂。 [1]燕禧堂门上悬挂着“燕喜堂”匾额。
    • 东围房、西围房:位于养心殿院落的东西两侧,东西配殿的后面,东西各有十余间,房间较为矮小,室内陈设简单,是皇帝居住养心殿时,供妃嫔等人随侍时临时居住之所。[1]
    • 东配殿:位于养心殿前东侧。明朝称“履仁齋”。清朝设为佛堂。
    • 西配殿:位于养心殿前西侧。明朝称“一德軒”。清朝设为佛堂。
  • 水晶灯:位于體順堂前、养心殿前殿东侧的院内,是一块水晶石。水晶石下有汉白玉福禄石座,寓意光明磊落、纯洁无瑕。如今外面罩有玻璃阁罩进行保护。[11]此院南侧有墙,与养心殿前的院落隔开,该墙西到养心殿前殿东山墙,东到东围房西侧。
  • 吉祥门:位于體順堂北侧。进门便是东围房和體順堂之间的穿廊。
  • 如意门:位于燕禧堂北侧。进门便是西围房和燕禧堂之间的穿廊。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养心殿,故宫博物院,于2013-10-23查阅
  2. ^ 1719年(康熙五十八年)9月18日,教宗任命嘉乐(Carolus Mezzabarba)任出使中国及附近国家特使,加亚历山大宗主教衔。嘉乐又派费理薄(Philippus Maria Cesati)、何济格(Onorato Maria Ferrari)二人提前来华,携教宗致康熙帝的亲笔信。康熙帝对费理薄、何济格二人的身份表示怀疑,谕两广总督等人调查,谕曰:“养心殿、武英殿等处管制造、带西洋人事;伊都立张常住王道化赵昌钦奉上谕,传与两广总督广东巡抚:九月十六日到来西洋人费理薄、何济格二人,称系教化王所差,并带来教化王奏帖一件,询其来由,并无回奏当年所差艾若瑟传旨之事。但云教化王随即差人复命,因无真实凭据,其奏帖皇上亦未开看;费理薄、何济格亦不曾着与在京西洋人见面。此二人现留在京等候,此字到日,尔等可即速将此二人来历问明回奏。又先年自西洋来山遥瞻(Fabre Bonjour)、德理格马国贤三人,自称系教化王差来之人,皇上待之甚厚,前岁,山遥瞻已病故,德里格,马国贤二人,看其行止,亦不是教化王近使差来之人。此二人果系教化王所差否?查明回话。再五十五年曾有教化王带来禁约告示一件到山东省,因此告示可疑,皇上故发红票去。此告示果系教化王带来,或真或假,一并查明回奏。”见话说康熙与“中国礼仪之争”,信德2009-3(第19期)
  3. ^ 康熙皇帝与葡萄美酒,中国档案资讯网,2009-6-4
  4. ^ 郭豫斌,皇家气派,华夏出版社,2008年,第28页等多部现代书籍记载,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清圣祖于养心殿接见罗马教宗所遣使臣嘉乐,亲自接过嘉乐所进的教宗表章,并赐嘉乐若干衣物用具等等。但这段叙述的原始出处不详,各书也均未写明。查嘉乐来华后,多次受到清圣祖接见,最早是康熙五十九年十二月初二日嘉乐觐见清圣祖,最晚是在康熙六十年。见话说康熙与“中国礼仪之争”,信德2009-3(第19期)
  5. ^ 《国朝事略》载,“嘉庆四年正月十三日,太上皇帝崩于养心殿,圣寿八十有九,葬裕陵。”
  6. ^ 《王氏东华续录》载,“同治十三年十二月,上崩于养心殿东暖阁。”
  7. ^ 万依、王樹卿、刘潞,清代宫廷史,辽宁人民出版社,1990年,第574页
  8. ^ 8.0 8.1 8.2 隆裕太后:孙中山眼中的“女中尧舜”,人民网,2013-04-08
  9. ^ 9.00 9.01 9.02 9.03 9.04 9.05 9.06 9.07 9.08 9.09 9.10 9.11 9.12 9.13 9.14 9.15 9.16 9.17 9.18 9.19 一方編著,北京名勝楹聯匾額選:故宮匾聯,中國傳媒大學出版社,2005年
  10. ^ 10.0 10.1 清朝宫廷陈设欣赏,中华古典家具网,2011-09-08
  11. ^ 体顺堂中的水晶,中国观赏石协会,2010年03月12日

延伸阅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