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丹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道教
Yin and Yang.svg
入門

内丹术道家一种重要的修炼方法,现在一般視為道家气功(道家多称“煉氣术”)的一种。内丹术指以“人身是一小天地”的“天人合一”、“天人相应”思想为理论,进行性命的修炼,以人身为鼎炉,修炼“精、气、神”等而达成强身健体、提高人体的生命功能、延长寿命、乃至成长生不老之目的。

歷史[编辑]

中医专著《黄帝内经》记载“真人”、“至人”、“圣人”的修炼境界,以及「提挈天地,把握陰陽,呼吸精氣,獨立守神,肌肉若一」、「精神不散」、「積精全神」、「移精变气」等修炼、疗病方法。「移精变气」可以看作是后世内丹学「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一类的方法。司馬遷. 封禪書//史記. 西漢. 记载“黄帝且战且学仙”。

老子先秦道家学派的代表,其著作《道德经》中即有“归根复命”,“深根固柢”的内炼学说,又讲述了“長生久視”、“沒身不殆”的理想,亦讲述了“贵以身为天下者,则可寄于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者,乃可以托于天下”的方法论,亦提到“或嘘或吹”、“绵绵呵其若存”的吐纳功法。《庄子》中提到“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亦有「心斋」、「坐忘」之类的内炼方法。《管子》则认为“能守一而弃万疴”。内丹术与源自先秦时期的行气导引等有关。王乔赤松子均为行气派之祖。春秋战国初的出土文物《行气玉佩铭》,系统具体地讲述了内气炼养方法。《楚辞·远游》一文中,也有“餐六气而饮沆瀣兮,漱正阳而含朝霞”之句。

早期道教的一部重要的经书《太平经》也有一套自己的长生不老的修道理论和方法,认为需要“爱气尊神重精”、“行善”、“守一”、“食气”等。东汉魏伯阳著《周易参同契》,提出了“参同相类”的修炼模式,为丹法之祖书。东晋葛洪金丹道教的理论家与实践者。他认为金丹之道,乃仙道之极。葛洪《抱朴子‧金丹篇》说:“余考览养性之书,鸠集久视之方,曾所披涉篇卷,以千计矣,莫不皆以还丹、金液为大要者焉。然则此二事,盖仙道之极也。服此而不仙,则古来无仙矣。”魏晋时道教教团重视内炼养生,上清派整理道经,如魏华存黄庭经》、陶弘景《服气导引法》。

“内丹”一词于已有文献中最早见于题为东晋许逊所作的《灵剑子·服气诀》:“服气调咽用内丹”。另《灵剑子·松沙记》:“学道之士,初广布阴骘,先行气攻,持内丹长生久视之法。”南北朝梁代南岳佛教天台宗三祖慧思禅师(515—577)《立警愿文》中说到:“我今入山修习苦行,忏悔破戒障道罪,今身及先身是罪悉忏悔,为护法敌求长寿命,不愿生天及余趣,愿诸贤圣左助我,得好芝草及神丹,疗治众病除饥渴,常得经修行诸,愿得深山静处,神丹药修此愿,借外丹力修内丹,欲安众生先自安。己身有缚能解他缚,无有是处。”这是最早将外丹、内丹明确划分开的一处著作。(道家外丹也可指“虚空中清灵之气”,前中国道教协会会长陈撄宁先生云:“外界资助,当然不可少,却是在虚空中寻求。”)

隋朝时,修道于罗浮山青霞谷的道士“青霞子”苏元朗提出“归神丹于心炼”,提倡“性命双修”,强调心身的全面修炼,以此为内丹修炼的核心。“性命双修”一说,进一步推动了内丹术理论的发展。

唐朝五代,是内丹之道发展的关键时期,崔希范撰《入药镜》,司马承祯作《天隐子》、《坐忘论》、《服气精义论》,李筌张果等注解《阴符经》,钟离权著《灵宝毕法》、《还丹歌》、《破迷正道歌》,吕洞宾继承传统丹道,并作《九真玉书》、《直指大丹歌》、《指玄篇》、《百字铭》等,施肩吾撰《钟吕传道集》,陈抟作《太极图》、《无极图》,使内丹之道的理论与方法进一步完备和发展。宋朝《云笈七签》中列“诸家气法”及“内丹诀法”,多是唐代作品。

北宋张伯端称“感真人授金丹药物火候之诀”,把《道德经》、《阴符经》作为内丹祖书,作《悟真篇》,融老子内炼思想于《悟真篇》内丹之道中。张伯端《悟真篇》还强调要炼内丹,必先积功德:“德行修逾八百,阴功积满三千。均齐物我与亲冤,始合神仙本愿。”《悟真篇》也继承了道教上清派的主要经典《黄庭经》身体脏腑各有神所主的“五脏神”之说,并结合了东汉魏伯阳《周易参同契》的炼丹之道。

张伯端一派所传丹法,其继承系统为张伯端石泰薛道光陈楠白玉蟾,形成丹道的流派称为内丹南宗

另有王重阳开创道教全真派,称承钟离权吕洞宾之真传,修炼亦以内丹为首务,主张性命双修,明心见性,以修性为先。《性命圭旨》提出:「何謂之性?元始真如,一靈炯炯是也。何謂之命?先天至精,一炁氤氳是也。」王重阳所传丹法流派称内丹北宗

以后又有元代李道纯所创内丹中派明代陆潜虚所创东派清代李涵虚所创西派。另有明清时伍守阳柳华阳所创的全真派的分派“伍柳派”。元明时代的道士张三丰,丹法据称传自火龙真人,称为隐仙派,其法诀采"清修派'与"阴阳派"之长,著有《无根树词》、《大道论》、《玄机直讲》等。另外据说还有不少隐传的内丹流派。隐传的内丹术大多师徒相承,口口相授,外人很难了解。

部分研究人士认为中国古典名著《西游记》、《封神演义》不仅是文学名著, 还是阐述内丹术的"丹经"。

四库提要》说:“后世神怪之迹,多附于道家,原其本始,则始于清静自持。其后长生之说与神仙家合而为一,而服饵导引入之;房中一家近于神仙者亦入之。”

理論[编辑]

关于内丹修炼的阶次,各家方法有差,一般可分为筑基、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几个阶段。元代陈致虚金丹大要》卷四曰:“是皆不外神气精三物,是以三物相感,顺则成人,逆则生丹。何为顺?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故虚化神,神化气,气化精,精化形,形乃成人。何谓逆?万物含三,三归二,二归一,知此道者怡神守形,养形炼精,积精化气,炼气合神,炼神还虚,金丹乃成。”《金丹大要》还说:“求于册者,当以《阴符》、《道德》为祖,《金碧》、《参同》次之。”

据传道家文始派丹法修炼下手即以最上一层"炼神还虚"做起。《文始经》曰:“能见精神而久生,能忘精神而超生。”《仙學真詮》釋之曰: “盖忘精神者,虚极静笃,而精自然化气,气自然化神,神自然还虚,虚无大道之学也;见精神者,虚静以为本,火符以为用,炼精成气,炼气成神,炼神还虚,此以神御气之术也。学虚无大道者,虽不着于精气,然与道合真,神形俱妙,有无隐显,变化莫测,其寿无量,是了性而自了命者也,举上而兼下也;以神御气,则著于精气矣,然保毓元和,运行不息,冲和之至,薰蒸融液,亦能使形合于神,长生不死,乃了命而性因以存也,自下而做向上去也。此二端虽大小不同,而皆有益于人。”

老子想尔注》中提出:“所以精者,道之别气也。”“万物含道精。”“夫欲宝精,百行当修,万善当著,调和五行。”《心印经》说:“精合其神,神合其气,气合其真,不得其真,皆是强名。”全真派《晋真人语录》曰:“若人修行养命,先须积行累功。有功无行,道果难成。功行两全,是谓真人。”“若要真功者,须是澄心定意,打叠精神,无动无作,真清真净,抱元守一,存神固炁,乃真功也。”“若要真行,须要修行蕴德,济贫拔苦,见人患难,常怀拯救之心,或化诱善人入道,修行所为之事,先人后己,与万物无私,乃真行也。”张三丰以修人道为炼仙道的基础,强调只要素行阴德,仁慈悲悯,忠孝信诚,全于人道,离仙道也就自然不远了。他把道家的内炼思想同儒家学说合在一起,说:“人能修正身心,则真精、真神聚其中,大才、大德出其中。”

炼内丹方法还有“人元丹法”、「地元丹法」和「天元丹法」之别,“龙凤丹法”与“龙虎丹法”之别,阶次各有不同。据传,龙凤丹法源于上古的龙凤纪。“龙凤丹法”以《龙凤金丹经》作为祖典而流传。

道家内丹术中丰富而精深的思想,对现代生命科学人体科学及至哲学等学科的发展,有不可忽视的借鉴价值。

有学者认为精是气和神紧密结合的产物,据此可以有从精中提取气的炼精化气的修行。气就是实在的感觉欲望,神就是明晰的理性和自我意识。元气是纯粹的感受主体,元神是纯粹的观察主体。金丹是气和神协调后返本。内丹术的修习步骤有四:炼体-炼精化气、制气-炼气化神、静虑-炼神还虚、返观-炼虚合道, 步骤之间可以重叠交错。内丹术其实就是以为核心的精气神之间的一个和谐化过程。

西方心理学看法[编辑]

德国卫礼贤Richard Wilhelm)曾率先用西方心理学的概念—意识无意识—来阐释内丹学的识神和元神范畴,并认为“性”就是意识与无意识,而“命”与生理之本能密切相关。荣格分析心理学旨在消除意识与无意识之间的对立,荣格曾用集体无意识理论理解了内丹学著作《太乙金华宗旨》(《The Secret of the Golden Flower》)中的超越现象,视之为一无意识的表征。

人物[编辑]

史书记载,内丹家多高寿,如《宋史》载:吕洞宾“ 年百余岁而童颜,步履轻疾,顷刻数百里”;陈抟寿长118岁,张无梦99岁,张伯端96岁,石泰136岁,薛道光113岁,陈朴刘海蟾施肩吾蓝元道陈楠白玉蟾等内丹家都达到高龄。

近年来湖南长沙马王堆出土之养生方法,敦煌所存之古代丹法,《道藏》中搜藏的内炼方法,均已广泛印行,在中国学习者甚多。

参考文献[编辑]

  1. 唐大潮,《中国道教简史》,宗教文化出版社,2001年, ISBN 7-80123-229-1

研究書目[编辑]

  • Joseph Needham(李約瑟)著,鄒海波等譯:《中國科學技術史》,第5卷第5分冊,「煉丹術的發現和發明:內丹」(北京:科學出版社,2011)。

参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