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萨雷斯诉卡哈特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冈萨雷斯诉卡哈特案
Seal of the United States Supreme Court.svg
辩论:2006年12月8日
判决:2007年4月18日
案件全名 首席检察官、申请人冈萨雷斯 诉 卡哈特等;首席检察官、申请人冈萨雷斯 诉 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
诉讼记录号 05-380
05-1382
辩论 口头辩论
法庭判决
答辩人未能说明该法律是不明确即无效的,或者会给妇女堕胎权增加过度负担。撤销第八、第九上诉法院判决。
最高法院法官
法庭意见
多数意见 肯尼迪
联名:罗伯茨、斯卡利亚、托马斯、艾利托
协同意见 托马斯
联名:斯卡利亚
不同意见 金斯堡
联名:斯蒂文斯、苏特、布雷耶
适用法条
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部份生产堕胎法

冈萨雷斯诉卡哈特案Gonzales v. Carhart,550 U.S.(2007)),是近年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對於婦女墮胎問題的重要案例,最高法院推翻下級法院見解,認為2003年經由美國總統小布希簽署的聯邦部份生產墮胎法(partial-birth abortion ban act)合憲。

事實[编辑]

針對2003年美國國會通過,並經由小布什簽署的聯邦「部份生產墮胎法」(partial-birth abortion ban act),禁止採取intact D&E墮胎手術,遭三個地區法院宣告違憲,並有兩個上訴法院亦宣告違憲。

聯邦最高法院受理此案,在5比4的情況下,認為該法並未對於婦女的墮胎權增加過度負擔而合憲。

理由[编辑]

仍承認Roe案與Casey案為有拘束力(controlling)的先例,但認為本案與Stenberg案不同,由於該案州法的爭議,與本案聯邦法爭議相較,較為模糊(ambiguous)。由於州對於保持胎兒的生命,具有實質(substantial)利益,此可以作為合理的基礎,對於整個懷孕期間進行立法,而非僅僅針對viability之後。

該法僅對intact D﹠E墮胎手術(一般稱為半生產墮胎)進行限制,而不包含最通用的D﹠E程序,係在極度限縮(narrowly)的情況下所訂定,並未對墮胎權施加過度負擔,且係符合州對於保持胎兒的利益所訂定。

法院認為,被告並未證明,國會缺乏「立法禁止墮胎」的權力。且設若醫學界並未達成共識,國會仍有權力立法。

由於國會發現intact D﹠E在醫學上是不必要的,因此無須訂定保護孕婦的健康的例外,即便某些醫療團體認為是必要的。每當「醫學上的不確定性」(medical uncertainty)出現,便要求例外規定,會對於醫學專業的立法,施加過多的限制。但是法院仍保持著可能性,假如發生必須採取intact D ﹠E,以保護婦女健康的案件出現時,仍可對該法的合憲性進行挑戰。

協同意見[编辑]

目前關於墮胎的實務見解,並不具有憲法基礎。應明白推翻Roe v. Wade案。

不同意見[编辑]

多數意見忽視有關墮胎的先例,令人擔憂,應從「personal autonomy and equal citizenship」的角度出發,而非隱私權,應從婦女自主的角度,決定其生命的課題。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墮胎政策,美國最高法院逆轉 美國高法裁決使墮胎問題再成熱點 Gonzales v. Carhart(2007) 對美國墮胎權的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