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冗長辯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冗長辯論(香港稱為拉布[1]英语filibuster)狹義是議會中居于劣勢的一小部分甚至單獨一位议员,無力否决特定法案、人事,或為達到特定政治目的時,在取得發言權後以马拉松式演說,達到癱瘓議事、阻撓投票,逼使人數佔優的一方作出讓步的議事策略。[1]而廣義的冗長辯論,則是議會中議員利用議事規則漏洞作冗長演講為主,並用各種方法輔助,以達到拖延會議進程的一種議事策略。在初期,該策略僅為通過發表超長辯論而達到拖延表決或者拖延會議進程的目的。其後因為部分議會議事規則逐步完善,該策略相應發展為動議大量修正案,從而獲得數量總和相當的發言時間而達到拖延會議的目的。後來又有部分議會議員將該策略發展為通過不斷要求清點法定人數拖延會議進程,香港立法會曾出現7個多小時會議期間,清點人數以及等待人數時間長達4個小時。此外通過故意缺席會議導致法定人數不足而流會,迫使會議順延至下一會議日,亦是該策略的一部分。故此,英語"filibuster"或粵語"拉布"等同冗長辯論來理解並不完整,其應理解為"阻撓議事"。

字源[编辑]

冗長辯論的英文名詞filibuster於1851年首次使用,由西班牙语filibustero(意為海盜或劫掠者)演變而來。這個詞彙亦由法语flibustier演化(由荷蘭語vrijbuiter演變而來)。這個詞語於美國投機者的時代應用,大多於南部州份,打算推翻中部州份政府的人,亦轉移到冗長辯論的使用者,看作掠奪辯論的戰術。

支持者的觀點[编辑]

支持者認為,冗长辩论有助少數派議員的立場得以彰顯,亦可以阻撓獲多數議席的黨派支持的「不得民心」的議案,可以逼使「多數服從少數」,例如改期再討論立法,或現階段取消提案。[2]

反對者的觀點[编辑]

反對冗长辩论的人士認為,此行為耗費社會成本,妨礙施政,濫用民主制度,癱瘓政府[3]

例子[编辑]

在各國/地區民選議會裏也有用「冗长辩论」策略以拖延法案通過,下列舉出一些事例。

 美國[编辑]

冗长发言也叫无限制演讲、无休止演讲,是美国参议员的特权,少数党议员用它来作为阻碍议事日程,拖长整个议会辩论过程,拖到所有议员无法支撑下去,最终使议案胎死腹中。[4]这项权利是美国政治中少数党制衡多数党的有力武器,被認為體現了美国的言论自由

藉冗长辩论於美國國會聯邦參議院是合法的議事方式。发言人须站在那里滔滔不绝,不能吃饭,也不能上厕所。演讲内容可以是任何题目,甚至念电话薄也可以,只要不停下来就行。曾有參議員拿《美国独立宣言》、《美国宪法》、《人权法》、聖經莎士比亚名著,甚至食譜來朗读。

美國參議院在1917年加入規程辯論終結,之後再在1949、1959及1975年修訂過。現在是需要整個參議院議席五分之三或以上便可終結辯論[5]

而在1957年8月,美國南卡羅萊納州聯邦參議員斯特羅姆·瑟蒙德反對《1957年民權法案》而連續演說長達24小時18分鐘,創下最高紀錄。[6]結果法案獲得通過。

为了阻拦1964年的民权法案,南方民主党参议员们还曾进行过75小时的冗长发言,其中,罗伯特·伯德一人喋喋不休地讲了14小时零13分钟。伯德后来为自己当年反对给予黑人平等权利的做法道了歉。[7]

 加拿大[编辑]

2011年6月在加拿大国会中,加拿大新民主黨议员曾發起達58小时的冗长辩论,藉以拖延通过邮务工人复工议案。[8]結果議案得到通過。

 香港[编辑]

香港立法會全体委员会、财务委员会及其下属小组委员会发生的阻撓議事戰有多次。一般认为首次冗长辩论是在1999年12月1日,但有案可查的更早一次拉布发生在上个立法年度1999年3月10日,审议政府提出的法案《区议会条例草案》。该法案在1998年12月刊宪并提交立法会,经过三个月的审议在1999年3月10日下午约4时恢复二读,立法会通宵开会后在1999年3月11日上午7时三读通过。该次会议开创了几项符合拉布特征的先例:通宵开会;议会内是少数派寻求用技术手段否决法案;拉布议员(民主党议员李永达及党友)积极发言,不参与拉布的议员(除黄宏发以外)较少发言;拉布议员提出大量(16项)修正案并在全体委员会审议阶段多次发言;多次(35次)记名表决。该次会议还有另外一些值得留意的现象,拉布的民主党议员和盟友都为了提出修正案而支持法案恢复二读;黄宏发议员提出的44条修正案被主席裁决为须获得行政长官书面同意方能动议。如前述,1999年12月1日应为第2次拉布,當時香港立法會正二讀審議「殺局」(即解散民選的市政局區域市政局)草案,會議廳內支持政府殺局的親建制派議員不足以通過草案,而所有政黨代表都已經發言。民建聯譚耀宗曾鈺成隨即接著發言,引來泛民主派議員反駁,其他親建制派議員也陸續加入發言,使會議拖延到晚上10時休會。翌日復會表決草案時,政府獲得足夠票數通過二讀,把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解散。民建聯劉江華表示:「打『拉布戰』的人,便是想等有一兩個人捱不下去而離開,那便成功了。這與今天有些人想速戰速決,在策略上有什麼不同呢?反過來說,如果有些人想拖延,等待兩個人回來,那為了等人回來而打『拉布戰』,那又有什麼不同呢?這完全是一個策略的問題。在一個議會來說,這是完全可以接受的。」而民主党的涂谨申议员在三读时回应刘江华说:“民主黨以前“打拉布戰”是為了令自己贏”。可见两人皆认为上个立法年度《区议会条例》的审议是更早的拉布。[9][10]除拉布以外,该次会议值得留意的现象是,政府和议员合共提出了上百项修正案,但点名表决仅16次;反对三读的民建联赞成二读,而他们所持的理由和前述第1次拉布时民主派的理由相若,为了让民主党在全体委员会阶段提出修正案和讨论。第3次「拉布」是最長紀錄的一次是2012年5月的2012年香港立法會拉布攻防戰,由人民力量2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陳偉業發動,於議案《2012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中,聯合提交厚達2,464頁,共1,306條的修訂,拖延《立法會議席出缺安排議案》的表決,社民連梁國雄亦幫忙「拉布」,共拉布3星期未有結果。[11]這次,親建制派批評「拉布」行為是浪費時間和公帑,阻礙議會進度。而民主派議員則反指建制派的立場是雙重標準,為了替政府保駕護航而「不問是非」。在立法會場外則有支持和反對拉布的示威者衝突和互相推撞。2012年5月17日,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引用《議事規則》第92條終止辯論(俗稱「剪布」),立即進行表決,結束歷時100小時23分鐘的拉布。这次拉布创造的先例是,拉布议员频繁要求点算法定人数并造成流会;拉布议员在立法会法定人数只差1名的时候,坚持站在门外而拒绝进入会议厅,结果立法会流会;提出海量(数以千百计)修正案;拉布议员的发言没完没了;立法会主席为辩论指定结束时间。另外,值得留意的现象是,拉布议员在发言中要求民主派议员退席,所以辩论和表决时会议厅内只有几乎沉默的建制派议员和个别发言或动议修正案的拉布议员。主席剪布,法案通过之后,民主派议员将目标转向政府提出的改组议案“五司十四局”,并利用排列在该议案之前的所有法案进行拉布,包括反复要求点算法定人数制造流会。于是政府提出暂停执行议事规则的议案,以求将“五司十四局”议案排在法案之前获得优先处理,但暂停规则的议案遭到否决,其后政府撤回“五司十四局”。为免政府再度提出此议案,民主派议员继续就所有法案拉布,直至本届立法会会期结束前一刻才匆忙通过被拉布积压法案和议案。第4次「拉布」是2013年4月24日開始,社民連梁國雄人民力量共4位議員再次發動拉布戰(2013年香港立法會拉布戰),提交七百多項修正案,目的是拖延審議《2013年撥款條例草案》,令《2013年財政預算案》的表決無限期拖延,從而迫令政府就「全民退休保障」展開諮詢時間表以及「向每名成年市民派發現金一萬元」,以紓解民困。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將修正案合併為148項辯論,拉布前後歷時近三星期,拉布期間,四子多次要求點算出席人數,其中有一次因出席人數不足流會。最終在5月13日曾鈺成宣布「剪布」安排,稱為履行《基本法》第73條中規定立法會審核及通過財政預算案的職能,決定引用《基本法》第72條第1款賦予立法會主持會議的權力,以及就《議事規則》第92條內就完成條例草案餘下的程序定出時間表,宣布議員必須在5月14日下午終止辯論及就七百一十修正案進行表決,結束歷時11日、為時約70小時的預算案拉布辯論。立法會隨即需要約20小時就財政預算案710項議員修訂進行表決,拉布議員黃毓民直斥曾鈺成閹割立法會權力及議員言論自由,不排除會將拉布抗爭擴散和升級,揚言會日日拉布。[12]《2013年撥款條例草案》最後在5月21日於建制派護航下完成三讀,以38票支持、16票反對及1票棄權下正式通過。[13]本次拉布创造的先例是,对政府难以撤回的《拨款条例草案》进行拉布;明确提出了涉及公帑开支的要求;个别民主党议员(如何俊仁)在表决时出席会议,以保证会议厅内有足够的法定人数。除立法会大會外,由于议事规则并无限制立法会下属委员会的发言次数,所以各种委员会也多次发生拉布,主要集中在财务委员会及下属小组委员会。其实在香港社会引起广泛关注的首次「拉布」并非发生于立法会会议,而是在2009年12月至2010年1月,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申請廣深港高速鐵路撥款曾被使用過。議員透過不斷發問拖延。會議由2009年12月18日開始,再在2010年1月8、15及16日續會。2012年10月至2012年12月7日,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審議長者生活津貼時,社民連梁國雄一人進行「拉布」,爭取要政府撤銷「長者生活津貼」的資產審查規定,拉布戰令財委會開了數次會仍未能表決,議案審議陷於膠着狀態,但在12月7日政府突然以今個財政年度無法派錢為藉口,大幅修改撥款文件至只申請撥款2,300萬元讓社會福利署開設職位處理長者生活津貼,以24票贊成、3票反對和3票棄權通過方案。政府事後稱「加設職位方案」已等同通過了「長者生活津貼」方案,政府成功突襲,泛民指政府做法可恥。梁國雄會後批評財委會主席張宇人令立法會淪為橡皮圖章,表明明年討論《財政預算案》時會再拉布。工黨李卓人及公民黨梁家傑亦批評政府做法不光彩,自由黨田北俊亦批評張宇人做法損害行政立法關係。是次「拉布」:財務委員會開會次數7次(10月26日至12月7日)歷時30小時共提出約600項動議,尚有113項動議未處理。[14]2012年10月19日,民建联叶国谦议员在财务委员会上提出修改会议程序的议案,目的是对议员提出议案的数目和预告期进行规限,引起民主派议员强烈反对。在此议题的后续会议上,民主派议员合共提出超过一百九十万项的修正案,在秘书处完成有关工作之前,财委会不再讨论有关事项。2013年向四川地震捐款1亿的拨款,也被议员轮候发言拖延10日,后来政务司长林郑月娥亲自打电话给梁国雄议员才说服他们终止拉布。在2014年,财务委员会及其下属的工务小组委员会和人事编制委员会再度出现拉布现象,目的是阻止某项拨款或阻止小组委员会向财委会提出拨款建议。拉布议员的做法是根据议事规则不停提出新的议案,形成提出议案和否决议案的比赛,当两者速度相若就会没完没了。财委会主席和工务小组委员会主席的剪布方法是,裁定拉布议员提出的议案和正在进行的议程项目“无直接相关”,拒绝批准他们的议案,不交付委员会表决。而人事编制委员会方面,梁国雄议员由于牵涉刑事案件被收押,不能出席会议和提出议案,陈伟业议员尝试临时申请加入委员会以代替梁国雄议员提出议案,但被委员会拒绝。

 中華民國臺灣[编辑]

立法院的政黨間也經常互相杯葛議事,但並無以馬拉松式演說或質詢以阻擋法案的規定,而多以打鬥以及其他方式癱瘓或拖延議事進行。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拉布」,議會精神的沉淪或復興?《蘋果日報》2010年8月1日
  2. ^ Minority rights: Does the filibuster help uphold minority rights? Is this good?英文
  3. ^ 「政治拉布」妨礙施政必須制止《大公報》2012年5月4日
  4. ^ 龚小夏; 杨晨,方方,常晓. 国会快讯:美参议员正以冗长发言阻碍中情局长提名表决. 美国之音. 2013-03-07. 
  5. ^ 第二週(3/7): 歐洲聯盟IV, 美國I吳親恩教授
  6. ^ 胡述兆. 美國總統的生平與時代. 台灣: 台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 
  7. ^ 听众信箱:冗长辩论与超级多数. VOA. 
  8. ^ 58小时冗长辩论 众院通过邮务工人复工议案《環球華網》2011年6月26日
  9. ^ 1999年建制派曾拉布,2012年5月7日,明報
  10. ^ 立法會1999年12月1日會議過程正式紀錄
  11. ^ 人民力量「拉布」逼撤次替補案《蘋果日報》2012年5月1日
  12. ^ 剪布閹割立會 損港核心價值議員擬司法覆核 向曾鈺成提不信任動議《蘋果日報》2013年5月15日
  13. ^ 《2013年撥款條例草案》《立法會網頁》2013年5月21日
  14. ^ 政府突襲通過特惠生果金,《蘋果日報》2012年12月8日

外部鏈接[编辑]

Wiktionary-logo-zh.png
维基词典上的词义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