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信用合作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农村信用合作社,简称为农村信用社、农信社,是根据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农村信用合作社管理规定》[1]而组建、管理、运营的农村金融合作机构。由个人、企业、事业单位或地方政府出资开办的从事储蓄、贷款、汇兑、结算、代办代理等银行零售业务。接受中国人民银行的领导、监管。

与一般的商业银行不同,农村信用合作社“主要为社员提供金融服务”[1],而非为社会公众提供金融服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规定了三种类别的商业银行:全国性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对农村信用合作社办理存款、贷款和结算等业务也适用,但不适用于农村信用合作社的设立和变更、股权设置、组织机构、财务会计管理、接管与终止、罚则等组织程序性规定。

农村信用合作社实行自主经营、独立核算、按股分红、民主管理。农村信用合作社的最高权力机构不是股东大会,而是社员代表大会。常设管理机构不是董事会,而是理事会。不是实行按股份多少计算投票权的“资合”性质,而是按社员或理事会理事的多数投票的“人合”性质的组织。单个社员的股本上限是2%。例如, “选举社员代表时每个社员一票。”“章程的修改,农村信用社的分立、合并、解散和清盘,要经社员代表大会以全体代表的三分之二以上多数通过;其他议案必须经社员代表大会以全体代表的二分之一以上多数通过。”“理事长、副理事长的选举和更换,要经理事会全体理事的三分之二以上多数通过,其他议案必须经理事会全体理事的二分之一以上多数通过。”[1]

历史[编辑]

中国大陆最早的农村信用合作社出现于1920年代。

1951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召开了第一次全国农村金融工作会议,为了促进农业生产的尽快恢复和发展,决定全面开展农村金融工作。决定在广大群众中,重点试办农村信用合作组织,通过组织与调剂农民群众之间的资金余缺,帮助农民解决生产生活困难,避免遭受高利贷的剥削。会议认为,没有群众的信用合作组织,调剂农村资金就没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就不可能调动起农民群众对社会主义新型农村金融的参与和支持的积极性。会后各地按照精神由试点到全面铺开了信用合作事业。农村信用社得到了快速发展。至1953年底,全国各地的合作金融组织达到20067个。 1955年中国农业银行成立后,承担农信社管理任务。1957年再次修订出台了《农村信用合作社示范章程草案》。章程中第一条:“农村信用合作社是农村劳动人民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和帮助下,根据自愿和互利原则组织起来的社会主义性质的资金互助组织。”

1958年1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关于适应人民公社化的形势改进农村财政贸易管理体制的决定》:农村中,财政贸易体制应根据统一领导,分级管理的方针,实行机构下放,计划统一,财政包干的办法,也就是实行“两放、三统、一包”的办法。所谓“两放”就是下放人员,下放资产,把国家在农村的粮食、商业、财政、银行等部门基层机构,全部下放到人民公社管理;所谓“三统”就是统一政策,统一计划,统一流动资金管理;所谓“一包”就是包财政任务。同时,还颁发了《关于人民公社信用部工作中的几个问题和国营企业流动资金的规定》。关于如何贯彻,人民银行做了具体规定,设在人民公社的国家银行营业所和农信社合并,组成人民公社信用部。但此规定并未全面实行。1959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总行根据中央决定把下放给人民公社的营业所收回,不再下放给人民公社,把原来的信用社从人民公社信用部分出来,下放给生产大队,变为信用分部。信用分部的职工由大队管理,盈亏归生产大队统一核算,业务经营由生产队和公社信用部双重领导。并且,明确信用分部执行的具体任务:一是办理生产队的存款和个人储蓄;二是按国家信贷政策,对生产队和社员个人发放生产、生活贷款;三是帮助生产队健全财务制度,合理安排资金;四是办理国家银行的委托业务。根据这一决定,全国各地基本上都以生产大队为单位建立了信用分部。1959年底统计,全国共建立信用分部近20万个,信用站77万个,生产队聘请协储员190万名。设在生产大队的信用分部,业务受大队的领导,又受公社信用部(即银行营业所)的领导,但在实践中又是以大队领导为主。而且,信用分部职工的任免、待遇由大队决定,经营由大队管理,盈亏由大队统一核算。这在实质上就形成了一种格局,信用分部成了生产大队的组成部分,大队有权决定和指挥信用分部的工作,有权调动信用分部的职工,有权使用信用分部的资金,有权决定信用分部的贷款。

1962年,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切实加强银行工作的集中统一,严格控制货币发行的决定》。决定再次重申,收回几年来银行工作下放的一切权力,银行业务实行完全彻底的垂直领导。根据中央精神,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研究了农村信用分部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决定恢复农信社,起草了《关于农村信用社若干问题的规定》,报请国务院下发各省、自治区,并严格执行。规定里重新明确了信用社的性质、任务、组织机构和领导关系。按照这个规定,信用社的性质为:“集体所有制的信用合作社,是农村人民的资金互助组织,是国家银行的助手,是我国社会主义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信用社的最高权力机关是社员代表大会,信用社的重大事项要经过社员代表大会讨论和决定,信用社在业务上受中国人民银行领导,其职工被抽调到其他工作的应该迅速归队。1962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向国务院起草了《关于信用社职工口粮问题的请示报告》,针对信用社职工工资没有统一的规定标准,即建社初期是义务工,后改成补贴办法,随业务发展,又变为工资制,相对国家银行、供销社等部门较为偏低的状况,以及多数职工吃的是农业粮等问题,专门做了请示,也得到了国务院的批复解决。信用社脱离生产的职工的口粮由国家供应,信用社职工的日用品和副食品供应标准,应和人民公社同级干部的供应标准一样。这一规定的颁布实施,是农信社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从此信用社正式纳入国家管理的轨道。

1977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召开全国银行工作会议。国务院11月份印发了《关于整顿和加强银行工作的几项规定》。规定第七条说:“办好农村信用合作社,信用社是集体金融组织,又是国家银行在农村的基层机构。各地一定要把信用社办好,使信用社更好地组织资金,支持生产,巩固集体经济,打击资本主义势力。信用社的资金应当纳入国家计划,人员编制应当纳入县集体劳动工资计划,职工待遇应当与人民银行基本一致。”在《关于实行现金管理的决定》里,规定“对人民公社、生产大队、生产队和他们办的企业也应实行现金管理”,并指定“中国人民银行为现金管理机关”,“无银行机构的地方授权信用社办理”。国务院的两个文件,农村信用合作社从此走上了“由民办到官办”的道路。

1979年2月23日,国务院印发了国发[1979]56号文件《国务院关于恢复中国农业银行的通知》。文件第一条明确:“中国农业银行作为国务院的一个直属机构,由中国人民银行代管,主要任务是,统一管理支农资金,集中办理农村信贷,领导农村信用合作社,发展农村金融事业”。农信社由人民银行管理领导转为农业银行管理领导阶段。同时文件中第六条还明确指出:“农村信用合作社是集体性质的金融组织,又是农业银行的基层机构。现在农信社的任务很重,人手不足,为了加强农村金融工作,信用社由各省、市、自治区确定编制,抓紧配齐。信用社职工的管理、政治待遇、福利待遇和口粮同银行职工统一起来。信用社要贯彻勤俭办社、民主办社的方针,不断提高经营管理水平,任何单位不得平调挪用信用社的资金。”

1984年,中国农业银行向国务院提交了《中国农业银行关于改革信用合作社管理体制的报告》,经国务院批复转发全国:“恢复信用社合作金融性质。”信用社要恢复和加强组织上的群众性、管理上的民主性和经营上的灵活性(简称“三性”)。报告中提出建立信用合作社的县联社,解决了单个信用社难以解决的问题。在农村信用合作社及其联合社基础上以新设合并方式发起设立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注册资本为实缴资本,最低限额为300万元人民币。

1996年8月22日,国发[1996]33号《国务院关于农村金融体制改革的决定》,农村信用合作社与中国农业银行彻底脱钩,业务管理和金融监管分别由农信社县联社与中国人民银行县支行承担。文件中还指出:“在城乡一体化程度较高的地区,已经商业化经营的信用社,经过整顿后合并组建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合作银行的性质是股份制的商业银行”。

1997年中国人民银行颁布《农村信用合作社管理规定》。1999年至2000年,全国各地组建了大批的作为单一法人的县级联社,以及地市联社、省联社或省级信用合作协会。2001年开始改组创办农村合作银行农村商业银行[2]

2003年6月27日,国务院印发了《深化农村信用社改革试点方案》的通知,制订出了“明晰产权关系、强化约束机制、增强服务功能、国家适当支持、地方政府负责”的总体要求。主要内容是:第一,以法人为单位改革信用社产权制度。有条件的地区可以进行股份制改造,暂不具备条件的地区,可以比照股份制的原则和做法,实行股份合作制;股份制改造有困难而有适合合作制的,也可以进一步完善合作制。第二,信用社的管理交由地方政府负责。按照“国家宏观调控,加强监管;省级政府依法管理,落实责任;信用社自我约束,自担风险”的监督管理体制,农信社的主要管理职责下放给省政府,允许成立省联社,在省政府的领导下,具体承担辖内信用社的管理、指导、协调和服务职能。省政府坚持政企分开原则,不把对信用社的管理权下放地市、县和乡政府。在信用社管理体制改革完成后,省级人民政府要切实履行对信用社的管理职能,并承担起对信用社的风险防范和处置责任。

参见[编辑]

城市信用合作社

农村商业银行

村镇银行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中国人民银行1997年颁布的《农村信用合作社管理规定》
  2. ^ 刘彩娜,农村商业银行诞生[N],中华工商时报,2002年4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