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陸軍一級上將 馮玉祥
Fyc.png
政黨  中國國民黨
出生 1882年11月6日
 大清安徽省
逝世 1948年9月1日(65歲)
 蘇聯黑海
信仰 中国基督教新教

冯玉祥(1882年11月6日-1948年9月1日),譜名基善表字焕章安徽巢县(今巢湖市夏阁镇竹柯村)人,生長於直隸省保定府(今河北省保定市)。民国军阀,本屬直系軍閥之一,第二次直奉戰爭中倒戈,改所部為國民軍,後敗退西北,自成勢力。[1]:198西北军领袖。1935年,被授予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军衔。

生平[编辑]

家庭出身[编辑]

冯玉祥的父亲冯有茂,1845年生于安徽巢县竹柯村,家庭赤贫,冯玉祥的父亲做了一个泥瓦匠,冯玉祥的伯父与三叔做了裁缝,冯玉祥的四叔是佃农太平天国运动席卷到安徽时,冯玉祥的父亲外出逃荒,投靠一家地主做佣工,陪着地主家的少爷学武學,考武举,结果冯玉祥的父亲考中了武庠(官办武学),毕业于投身淮军将领刘铭传的“铭军”,在差遣队当差,后来慢慢地升到哨长和哨官,参加了平定陕甘回乱,之后随左宗棠进军新疆。随军从新疆调防内地进驻山东济宁

冯有茂在济宁与当地妇女游氏结婚,次年生长子冯基道,后来一共生了七个儿子,其中冯玉祥是次子。长子出世次年,铭军解散,当时因为生活艰难,营养不足,七个儿子死了五个。文盲的冯有茂南下回老家,考武举未成,不得已,又重新入伍,随淮军至直隶青县兴集镇。1882年,即光绪八年秋天,生下了冯玉祥,当时按族谱起名为冯基善。这时李鸿章直隶总督,淮军在保定府“五营练军”,冯有茂攜家到保定府,因此保定成了冯玉祥儿童时代的养育之地,第二故乡。冯玉祥一生都是保定府口音。冯玉祥的父母早年都染有鸦片的嗜好。这在清末,已成为一种最普遍的风气,尤其是军政界,简直无人不吸。

1891年农历九月,冯玉祥的哥哥补上一份绿营的马兵的空缺从军,冯玉祥接替其哥哥的位子进入村里的私塾读书,本来冯家只打算供养长子读书。冯玉祥开蒙后练习写字,家贫买不起纸笔,于是就用一根细竹管,顶端扎上一束麻,蘸着稀薄的黄泥,在方砖上练习写字。冯有茂千方百计想把次子也补上一个兵额,以缓解家庭经济窘迫。

光绪18年(1892年),营里有一个兵额,苗管带决定补给冯有茂的次子,当时怕耽误了時刻,被别人抢去兵额,来不及问冯有茂次子的名字,就给直接编造了一个名字“冯玉祥”登记入册。從此,冯基善就更名為冯玉祥,11岁,不用随营操练,发饷时到营中应名领饷外(步兵,每月36银子),其余时间仍在家中过活。这在保定府淮军,叫做“恩饷”。

12岁时,结束了1年零3个月的私塾教育,入保定练军营拿枪操练。后来冯玉祥的父亲因伤丢了差事,断了经济来源。冯玉祥为了多挣一点银子,就四年如一日在教场练喊队列口令想成为传令教习,结果练出一副惊人的大嗓门。

民初仕途[编辑]

北洋政府时期的冯玉祥

冯玉祥清末1896年加入淮軍,1902年改投袁世凯的武卫右军。1911年担任由武卫右军改编而成的新编陆军第二十镇第八十标第三营管带,曾參與滦州起义

1914年7月冯玉祥任陆军第7师第14旅旅长,参加镇压白朗起义。9月任陆军第16混成旅旅长。1915年奉令率部入川与讨袁的蔡锷所部护国军作战,曾一度击败蔡锷,获袁世凯颁发三等男爵。后暗中与蔡锷联络,于1916年3月议和停战。1917年4月被免去第16混成旅旅长职,7月率旧部响应段祺瑞的讨伐张勋复辟,复任第16混成旅旅长。1918年2月率部南下攻打孙中山的护法军,在湖北武穴通电主和,被免职留任。6月率部攻占湖南常德后,被撤销免职处分,11月任湘西镇守使

建軍西北[编辑]

北洋政府时期的冯玉祥,载《中国名人录(第三版)

1921年8月任陆军第11师师长,从属直系军阀,率其部隊入陝西,在陕西督军阎相文自杀之后,接任陕西督军,並以此地為地盤扩充,受到蘇聯大力支持壯大,其軍隊因此被稱為“西北軍”。1922年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出潼关,击败河南督军赵倜,任河南督军,因妄杀降将宝德全,被吴佩孚撤去河南督军,赴京面見曹錕,曹改任其為陸軍檢閱使。

1924年10月第二次直奉战争时,负责在热河一路抵抗奉军,在参战途中,接受张学良50万銀元賄賂[2],率军返回北京,发动北京政变,推翻北洋政府,囚禁总统曹锟,逼其弟曹銳自殺,脫離北洋軍系,改其部為“國民軍”,電請孫文北上。导致山海关一路的吴佩孚失败。於11月5日驅逐清朝遜帝溥儀紫禁城。因无法抗拒直、奉系军阀的压力请来段祺瑞主政,遭到排挤。

冯玉祥

1925年底馮玉祥参加反奉战争,1926年1月1日通电下野,赴包头。4月9日国民军再度发动政变,逼走段祺瑞,释放曹锟,但军事上失利,不得不撤出北京,在南口坚守。5月冯赴蘇聯考察,同年8月回國。国民军在南口坚守四个月后,于8月退回西北,9月17日冯在綏遠五原誓師,任國民革命軍聯軍(後改國民革命軍第二集團軍)司令,宣佈所部加入國民黨。在击溃刘镇华的镇嵩军之后,率領西北軍出潼關参加北伐,為國民革命軍指揮官之一。1927年4月宁汉分裂之后,先在郑州汪精卫会面,后在徐州蒋中正会面,最后選擇與南京蒋中正合作,清除内部的中国共产党人。

中原毀佛[编辑]

1927年,篤信基督教的冯玉祥在河南废寺逐僧,將大相国寺改成市場。并发动全省毁佛运动,所有比丘比丘尼一律驱逐。所有寺产沒收,寺院改为学校,或作救济院图书馆,或成为娱乐场所。继河南之后,等地,也都纷纷跟从,華北佛教因此几乎衰绝。

与国民党中央的关系[编辑]

1929年4月,馮玉祥不滿國軍編遣會議比例式裁兵原則的決議,稱病離開南京。5月14日於潼關出任“護黨救國軍西北軍”總司令,但迅速被南京方面內外夾攻而失敗,被迫離職前往山西

1930年,聯同閻錫山李宗仁等與蔣中正對抗,引发中原大戰,兵敗後隐居山東泰山。10月,馮玉祥通電下野。[3]

1933年5月26日,与吉鸿昌方振武佟麟阁察哈尔张家口建立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任总司令,時任察省主席的部將宋哲元並不支持,但又不便反對,因而離職,之後馮率軍攻下由親日軍隊佔領的多倫,引起一陣騷動。惟因實力不足且北平軍事委員會分會方面也派遣凃思宗及徐思賢先生,策反馮系將領與給予番號,因此,馮玉祥忖於大勢已去,遂電請北平軍分會派員整編,願意將抗日同盟軍旗幟放下,1933年6月9日北平軍分會代表凃思宗及徐思賢抵張家口,馮玉祥親迎並請自圖書館由涂將軍擔任主席舉行整編會議,商討善後事宜後返魯。

抗日戰爭时任国防最高委员会常委,第三、第六战区司令长官,不久被蒋中正撤职。1946年赴美国考察水利,並發表反蔣言論。1948年参加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任中央政治委员会主任。最终与以蒋介石为总裁及主席(总统)的国民党中央及中华民国国民政府彻底决裂。

逝世[编辑]

位于山东泰山脚下的冯玉祥墓

1948年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邀請,搭苏联轮船“胜利”号,由美返国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8月22日,中途因轮船出事於黑海遇难。“胜利”号正向敖德萨港口进发时,轮上失火,冯玉祥被烟熏窒息致死,與女儿冯晓达一起罹难,时年66歲,其墓位于泰山西麓。

评价[编辑]

著作[编辑]

  • 馮玉祥著,《我的生活:馮玉祥自傳第1卷》,中國,世界知識出版社,2006年12月01日,ISBN 7501227489
  • 馮玉祥著,《我的抗日生活:馮玉祥自傳第二卷》,中國,世界知識出版社,2006年12月01日,ISBN 7501227497
  • 馮玉祥著,《我所認識的蔣介石》,臺北市,捷幼,2007年07月09日,ISBN 9789578523807

家庭[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唐德剛著、張學良口述:《張學良口述歷史》,台北遠流出版,2009年3月1日初版
  2. ^ 见《唐德刚:张学良口述历史》第五分
  3. ^ 陳布雷等,《蔣介石先生年表》,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8年6月1日,第21頁
  4. ^ 见《北戴河往事追踪报告》:中央文献出版社
  5. ^ 張發奎:《張發奎上將回憶錄》:香港文化藝術出版社,2008

    八‧一五在上海南翔長官部召集軍事會議時,日機臨空,警報突至。不要以為基督將軍(馮玉祥)身材魁梧,練兵有方,但膽子極小,他奪門而出,踉踉蹌蹌,向外面田塍直奔,一個不留神,滑腳跌進了稻田,弄得渾身上下盡是泥漿,那副狼狽不堪的窘態,使與會將領張治中、楊虎等都為之忍俊不禁。

  6. ^ 郭廷以:《白崇禧口述自传》〈第四部分:抗日‧淞滬會戰戰場雜記〉: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9

    淞滬抗戰時,我以副參謀總長身份常奉命至前線視察戰況。是時,馮玉祥為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顧祝同是副司令長官。我第一次抵達前線時,禮貌上先拜會戰區長官,馮不在,我以為馮外出巡並不在意,與顧副長官討論戰況、敵情後而至前線視察。第二次奉命又到前線視察,我照例拜會馮玉祥,他還是不在。此次,我忍不住向顧副長官說:「委員長要我前來慰勞他,並聽取他的意見,何故兩次不見?」顧說馮因為怕空襲,白天不在戰區長官部,住在離上海約一百五十裡路之宜興張公洞,除偶爾夜間到戰區長官部,白天從未來過,私章交給顧副長官,公事由顧處理。顧告知我,如要見馮,非至宜興不可。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