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禹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劉禹錫
中国诗人
刘禹锡
國家
姓名 劉禹錫
梦得
族裔 唐人
籍貫 中山(今河北省定州市
出生 不詳
逝世 不詳
著作
子刘子自传》、《刘禹锡集》
劉禹錫像,晩笑堂竹荘畫傳
白帝城刘禹锡像

刘禹锡(772年-842年),河南洛阳[來源請求]梦得,祖先来自北方,自言出于中山(今河北省定州市)(又自称“家本荥上,籍占洛阳”)。唐朝著名诗人,中唐文学的代表人物之一。因曾任太子宾客,故称刘宾客,晚年曾加检校礼部尚书秘书监等虚衔,故又称秘书刘尚书

生平[编辑]

刘禹锡一生的经历大致可以分为四个时期:

  1. 代宗大历七年(772年)到德宗贞元六年(790年):他19岁前的少年时期;
  2. 德宗贞元七年(791年)到顺宗永贞元年(805年):从他20岁到34岁走上仕途,参加政治革新时期;
  3. 宪宗元和元年(806年)到敬宗宝历二年(826年):从他35岁到55岁的贬谪时期;
  4. 文宗大和元年(827年)到武宗会昌二年(842年):从他56岁到71岁去世的晚年时期。

家世及早年[编辑]

近人卞孝萱提出刘禹锡是匈奴族后裔,出生于嘉兴的新说,据邓声斌先生考证其父刘绪遭遇安史之乱,举族东迁定居彭城。

七世祖刘亮北魏冀州刺史,随北魏孝文帝迁入洛阳,父亲刘绪,为避安史之乱,寓居嘉兴。刘禹锡生于嘉兴(当时属苏州)。刘禹锡幼年即开始学习写诗,19岁之前基本上没有离开过江南[1]

出仕与改革[编辑]

德宗贞元九年(793年),刘禹锡与柳宗元同榜登进士,又举博学宏词科,授太子校书,升监察御史[2]。此时刘禹锡锐意仕途,怀有远大的政治抱负,与柳宗元等参加主张革新的王叔文政治集团[3]。贞元二十一年(805年),唐德宗病死,顺宗即位,王叔文集团在皇帝支持下,为解决当时日趋严重的社会问题,发动了一场政治革新运动。刘禹锡深受王叔文器重,表现出卓越的才干,对当时的朝廷有较大的影响力。

两度贬谪[编辑]

唐宪宗即位,由于藩镇和宦官集团的压力,王叔文改革宣告失败,王叔文被杀,刘禹锡被贬为连州刺史,行至荆南,又改授朗州司马(今湖南常德)。与刘禹锡一同被贬的共有八人,史称“八司马”。据湖南常德历史学家、收藏家周新国先生考证:刘禹锡被贬为朗州司马期间写了著名的“汉寿城春望”[4]。在被贬期间,刘禹锡接触到民间风俗,作《竹枝辞》十余篇[5],并深感不得志,创作《问大钧》、《谪九年》等诗赋数篇[6]

元和九年(815年),刘禹锡与柳宗元等人一起被召回长安,欲任南省郎。但是刘禹锡在游览玄都观时,作《元和十年自朗州承召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诗(又名《玄都观桃花》),讽刺时政,招致不满,不久又被贬为播州刺史。

後经御史中丞裴度以其母年迈为由说情,改授连州刺史[7]。因为思想的极度苦闷,刘禹锡开始将佛教作为自己的精神寄托,与僧人多有往来,但并没有陷入消极的精神状态中。元和十四年,刘禹锡母亲去世,遂回洛阳守丧。唐穆宗长庆元年(821年)授夔州刺史[7]长庆四年,调任和州刺史。唐敬宗寶曆二年(826年)冬卸任,并于次年春返洛阳,再次游览玄都观,作《再游玄都观》诗,表达对权贵的蔑视与自己决志。

晚年[编辑]

刘禹锡于唐文宗大和二年(828年)入朝,任东都尚书省主客郎中,因裴度推荐,兼集贤殿学士。大和三年,改官礼部郎中,仍兼集贤殿学士。大和五年(831年),裴度罢知政事,刘禹锡也被外放,任苏州刺史。大和八年,任汝州刺史。大和九年改同州刺史。开成元年(836年)秋,刘禹锡因患足疾,改任太子宾客,分司东都[8],与白居易、裴度写诗唱和。后曾加检校礼部尚书秘书监等虚衔。晚年多病,会昌二年(842年)秋逝世,享年71岁[9]。临终前写文章《子刘子自传》。

劉禹錫墓[编辑]

  • 劉禹錫墓位于河南鄭州荥阳城东二十里铺乡(今豫龙镇)狼窝刘村南高地上,古称檀山。墓北距郑州至上街公路约70米,坐北面南,有圆形土冢,冢高约有7.5米,周长约有20米。据民国《荥阳县志》载:“刘禹锡墓在檀山。”

文学成就[编辑]

诗歌[编辑]

刘禹锡擅于写诗,诗风朴实流畅,其诗作受到当时的众多诗人及民众的喜爱[10],其与白居易的交情甚笃[11]。今存诗八百余首,内容丰富,一部分是反映人民生活、抨击社会现实的作品,一部分是咏史、怀古、抒情的作品,一部分是融入民歌风情、民间景况的作品,还有一些描绘山川风光的作品。由于他重视友情,与友人酬唱的作品也非常多。

所作多首《柳枝词》《竹枝词》《杨柳枝词》融入民歌特色,广为传唱。

《竹枝词》

杨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唱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卻有晴。

两首政治讽刺诗,与他一生政治遭遇有关,从中可见他的性格,亦是重要作品。

《玄都观桃花》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盡是刘郎去后栽。

《再游玄都观》

予贞元二十一年为尚书屯田员外郎,时此观中未有花木。是岁出牧连州,寻贬朗州司马。居十年,召还京师,人人皆言有道士手植红桃满观,如烁晨霞,遂有诗以志一时之事。旋又出牧,于今十有四年,得为主客郎中。重游兹观,荡然无复一树,唯兔葵燕麦动摇于春风,因再题二十八字,以俟后游。时大和二年三月。[12]
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
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咏古诗、怀古诗中多有佳作,如《乌衣巷》《西塞山怀古》《金陵怀古》等。

《乌衣巷》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西塞山怀古》

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
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

韻文[编辑]

陋室銘》是韻文中借物抒情的名篇,“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13]。该文被中国大陆地区初中语文教科书收录。


《陋室銘》 请听配乐朗诵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
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苔痕上階綠,草色入簾青。
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
可以調素琴,閱金經。
無絲竹之亂耳,無案牘之勞形。
南陽諸葛廬,西蜀子雲亭。
孔子云:「何陋之有?」

散文[编辑]

刘禹锡在唐代古文运动中,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他鄙弃骈体文,认为文章应该是“见志之具”[14],重视论说文,骚赋也比较有特色。其中最有分量者如《天论》、《华佗论》、《明贽论》等。

配乐朗诵[编辑]

配乐朗诵

评价[编辑]

文学方面,刘禹锡是中唐文坛的代表人物之一,与韩愈、柳宗元、白居易、元稹等同时,尤以诗歌著名,与白居易交好,合称“刘白”,多有诗歌应酬。白居易稱他為“詩豪”,相当推崇。政治方面,刘禹锡是王叔文革新这一历史事件的重要参与者。他热爱生活,关注民生,具有不屈的斗争精神,这些特点在他的政治主张和文学作品中都有体现。

相关研究文献[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史略传记[编辑]

旧唐书》、《新唐书》中均有《刘禹锡传》,唐、宋人笔记中也记载了他的一些轶事。

作品集[编辑]

  • 《刘禹锡集》,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版

分析评价[编辑]

  • 《刘禹锡评传》,卞孝萱、卞敏,南京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
  • 《刘禹锡丛考》,卞孝萱,巴蜀书社,1988年版
  • 《刘禹锡及其作品》,芦荻、朱帆,时代文艺出版社,1985年版
  • 《刘禹锡谪居武陵》,戴至传,中国文联出版社2003年版
  • 《论刘禹锡诗的历史地位》,萧瑞锋,《人民大学复印资料·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1996年第1期
  • 《试论中唐政治革新对刘禹锡诗歌创作的影响》,邵之茜,《人民大学复印资料·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1999年第10期
  • 《刘禹锡对迁谪文学传统的突破》,刘梦初,《人民大学复印资料·中国古代、近代文学研究》,2003年第4期

参考文献[编辑]

  1. ^ 《刘禹锡》,卞孝萱吴汝煜,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
  2. ^ 新唐书·列传第九十三》(卷一百八十一):“擢进士第,登博学宏辞科,工文章。淮南杜佑表管书记,入为监察御史。素善韦执谊。”
  3. ^ 新唐书·列传第九十三》(卷一百八十一):“时王叔文得幸太子,禹锡以名重一时,与之交,叔文每称有宰相器。太子即位,朝廷大议秘策多出叔文,引禹锡及柳宗元与议禁中,所言必从。擢屯田员外郎,判度支、盐铁案,颇冯藉其势,多中伤士。若武元衡不为柳宗元所喜,自御史中丞下除太子右庶子;御史窦群劾禹锡挟邪乱政,群即日罢;韩皋素贵,不肯亲叔文等,斥为湖南观察使。凡所进退,视爱怒重轻,人不敢指其名,号‘二王、刘、柳’”。
  4. ^ 新唐书·列传第九十三》(卷一百八十一):“宪宗立,叔文等败,禹锡贬连州刺史,未至,斥朗州司马”(
  5. ^ 新唐书·列传第九十三》(卷一百八十一):“州接夜郎诸夷,风俗陋甚,家喜巫鬼,每祠,歌《竹枝》,鼓吹裴回,其声伧伫。禹锡谓屈原居沅、湘间作《九歌》,使楚人以迎送神,乃倚其声,作《竹枝辞》十余篇。于是武陵夷俚悉歌之。”
  6. ^ 新唐书·列传第九十三》(卷一百八十一):“禹锡久落魄,郁郁不自聊,其吐辞多讽托幽远,作《问大钧》、《谪九年》等赋数篇。又叙:‘张九龄为宰相,建言放臣不宜与善地,悉徙五溪不毛处。然九龄自内职出始安,有瘴疠之叹;罢政事守荆州,有拘囚之思。身出遐陬,一失意不能堪,矧华人士族必致丑地,然后快意哉!议者以为开元良臣,而卒无嗣,岂忮心失恕,阴责最大,虽它美莫赎邪!’欲感讽权近,而憾不释。”
  7. ^ 7.0 7.1 新唐书·列传第九十三》(卷一百八十一):“诏下,御史中丞裴度为言:‘播极远,猿狖所宅,禹锡母八十余,不能往,当与其子死诀,恐伤陛下孝治,请稍内迁。’帝曰:‘为人子者宜慎事,不贻亲忧。若禹锡望它人,尤不可赦。’度不敢对,帝改容曰:‘朕所言,责人子事,终不欲伤其亲。’乃易连州,又徙夔州刺史。”
  8. ^ 新唐书·列传第九十三》(卷一百八十一):“俄分司东都。宰相裴度兼集贤殿大学士,雅知禹锡,荐为礼部郎中、集贤直学士。度罢,出为苏州刺史。以政最,赐金紫服。徙汝、同二州。迁太子宾客,复分司”。
  9. ^ 新唐书·列传第九十三》(卷一百八十一):“会昌时,加检校礼部尚书。卒,年七十二,赠户部尚书。”
  10. ^ 新唐书·列传第九十三》(卷一百八十一):“禹锡恃才而废,褊心不能无怨望,年益晏,偃蹇寡所合,乃以文章自适。素善诗,晚节尤精,与白居易酬复颇多。居易以诗自名者,尝推为‘诗豪’,又言:‘其诗在处,应有神物护持。’”
  11. ^ 旧唐书·列传第一百一十》(卷一百六十四):“禹锡晚年与少傅白居易友善,诗笔文章,时无在其右者。”
  12. ^ 旧唐书·列传第一百一十》(卷一百六十四):“其前篇有“玄都观里桃千树,总是刘郎去后栽”之句,后篇有“种桃道士今何在,前度刘郎又到来”之句,人嘉其才而薄其行。”
  13. ^ 《陋室銘》在劉禹錫諸集均未見收錄,後人質疑為託名之偽作。唐代崔沔亦有《陋室銘》一文。參見《文學遺產》,1987年,第6期,吳汝煜《談劉禹錫陋室銘》。
  14. ^ 刘禹锡·《献权舍人书》:“乃今道为施于人,所蓄者志。见志之具,匪文谓何?”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