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列津納河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別列津納河戰役
俄法戰爭的一部分
Berezyna.jpg
拿破崙搶渡別列津納河
1866年由January Suchodolski所繪製
為一幅油畫,現藏於波茲南的國家博物館。
日期: 1812年11月26日 - 11月29日
地点: 別列津納河(位於今日的鮑里索夫)
結果: 法军戰略性勝利。
參戰方
Flag of France.svg 法蘭西第一帝國 Flag of Russia.svg 俄羅斯帝國
指揮官和领导者
Flag of France.svg 拿破崙·波拿巴 Flag of Russia.svg 米哈伊爾·庫圖佐夫

Flag of Russia.svg 潘維爾·奇恰戈夫[來源請求]
Flag of Russia.svg 彼德·威特根斯坦[來源請求]

兵力
第一天:24,500[來源請求]
第二天:40,000[來源請求]
第一天:40,000-50,000人
第二天:64,000人(奇恰戈夫34,000;威特根斯坦30,000;另有库图佐夫80,000较晚到达)
[來源請求]
伤亡与损失
25,000人(很多是走失或脫隊) [來源請求] 20,000[來源請求]


別列津納河戰役拿破崙的軍隊1812年從莫斯科撤退到斯摩稜斯克後,搶渡別列津納河時,被俄軍從三路發動襲擊的戰役。法軍兵力大損後才渡過了別列津納河。

從莫斯科撤退後[编辑]

查理斯·明拿得繪製的地圖顯示了法軍從莫斯科撤退後的損失。法國增援部隊抵達之前,可以看到別列津納河戰役。

拿破崙莫斯科撤退後,一路上又有許多人死於寒風當中,再加上俄軍哥薩克騎兵不斷襲擊,以及補給線過長等,等到拿破崙撤退到斯摩稜斯克時,其實已經岌岌可危。 俄軍除了不斷襲擾之外,還不斷的切斷法軍剩餘的補給線,並且原先是補給基地的斯摩稜斯克,此时拿破仑的主力只剩下49,000士兵和40,000名随军非战斗人员。俄军维特根斯坦,库图佐夫,奇恰戈夫三路大军正在从三面逼近。维特根斯坦在东北方向,有30,000部队。库图佐夫自东稍远尾随,约80,000部队。海军上将奇恰戈夫自拿破仑撤退方向拦截,有34,000部队。这个军团是俄土和约缔结之后,俄军从摩尔达维亚抽出来的。全部俄军总计有14万人。拿破仑原计划是退往其最近的补给兵站明斯克,但11月22日,守明斯克的奥军施瓦岑贝格跑了,明斯克被奇恰戈夫占领,拿破仑不但失去了补给,直接退路也被封住。拿破仑被迫取道更北面的一条路线退往维尔纳。在这条退路上,横卧着第聂伯河西岸的一条支流别列津纳。桥梁已全部被奇恰戈夫的部队烧毁。其所部3万余众正在对岸虎视眈眈。更使情况雪上加霜的是天气。自11月严寒席卷了整个俄罗斯,河水已经封冻。一个星期前拿破仑为减轻部队负荷,命令烧毁了大多数多余的浮桥设备。但在这几天天气莫名其妙地转暖了,冰化河开,别列津纳河泛滥的河水夹着大块大块的浮冰自上游流下,法军涉渡也不可能了。局势已到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地步。

情勢的危殆[编辑]

才開始撤退不久,就在克拉斯諾被擋住了去路,拿破崙動用達武軍和近衛軍才與歐仁親王共同擊退俄軍。而內伊指揮的後衛部隊也一度被俄軍切斷,經過一翻苦戰才終於殺出重圍,與主力會合,但在搶渡第聶伯河時,卻又因冰裂而跌入水中溺死或凍死,原先六千人的部隊僅剩八百人[來源請求]。 11月21日,就在法軍正撤退往河邊時,卻傳來鮑里索夫城被奇恰戈夫攻占的消息,雖然不久後被烏迪諾軍奪回,但原先被俄軍燒毀的橋梁,卻因為對方仍占據對岸而無法進行修復。更要命的是,天氣居然回暖,冰河融化,別列津納河水氾濫,大塊浮冰順流而下,使得法軍無法跋涉過河。法軍殘部在此面臨著全軍覆沒的危機。

搶渡的準備[编辑]

拿破崙臨危鎮定,他故意裝出一副仍然要在鮑里索夫架橋渡河的樣子以迷惑俄軍,暗中卻委派一名曾在華格姆戰役中成功架橋的砲兵將軍去更北邊的上游河段尋找架橋位置,他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地點,法軍將少量的哥薩克巡邏隊驅散,奪取了該渡河點。儘管寒風凜冽,冰水刺骨,法軍砲兵和工兵還是克服重重的困難,在11月25日建起了兩座救命之橋,一座供步兵通過,另一座讓火砲和運輸車輛通過[來源請求]

渡河過程[编辑]

法軍度過別津納河時的慘狀。

拿破仑果断命令主力向更北的斯图蒂扬卡集中,准备从那里的一段较浅水面架桥渡河。另派帕托诺克斯师向南,造成从相反方向渡河的假象。一方面他也作了最坏的打算,密令烧毁自己的私人物品和机密文件。

帕托诺克斯师的佯动骗过了敌军,维特根斯坦继续如临大敌地缓缓靠近这支后卫部队,奇恰戈夫也重点防备这个师所在的下游渡河点,仅留少数部队监视上游。

拿破仑派炮兵将军埃布勒负责架桥。埃布勒在数日前受命烧毁架桥设备时,保存了一批最基本的设备没丢,这时派上了用场。这位将军在任马塞纳军炮兵司令时,曾为瓦格拉姆会战成功地完成过在多瑙河上架桥的任务。这次他再次创造了奇迹,工兵从11月25日傍晚5时在齐胸的冰水中架桥,次日下午1时,两座长达150米左右的大桥基本架好,一座供步兵通过,另一座供火炮和运输车辆通过。乌迪诺军步骑兵开始有秩序地渡河,将西岸俄军击退。

奇恰戈夫先发现上了当,急调3万多部队攻击乌迪诺的11,000人,但是已晚。在乌迪诺顽强掩护下,27日午,近卫军完成了渡河。下午,一座桥由于拥挤塌了,但埃布勒的工兵在傍晚前修好了桥,达武和欧仁军入夜时过了河。28日,主要的重担落到了在东岸担任后卫的维克托军团身上,维特根斯坦军已到了。法军在河两岸同时奋战。维克托对维特根斯坦,乌迪诺等部队对奇恰戈夫。拿破仑一面指挥渡过河的部队将奇恰戈夫打得步步后退,一面将渡过河的火炮延河岸一字排开,朝蜂拥向维克托后卫部队的敌军轰击。在维克托快招架不住时,果断令一个师4000人反向过桥反击。维克托在炮兵和援军掩护下,且战且退,28日夜间大部成功过河,但29日大量非战斗人员和溃兵还在东岸,在追兵的炮击下混乱不堪。拿破仑下令炸毁大桥。上万非战斗人员(许多是难民)和掉队士兵无路可逃,多数葬身于俄军的炮火和哥萨克的刀之下,但拿破仑的大军奇迹般脱险了}}。

评价[编辑]

拿破仑在危急关头临危不惧,巧妙利用敌人对他的心存畏惧,不敢单独接战的情况,以偏师骗开强敌,成功带主力渡过了别列津纳。克劳塞维茨对这一战评道:从来没有一个比这更好的机会能迫使一支军队在开扩地域投降了。拿破仑只能很大程度上依靠他的军队的威名,他长期积累的威名,他用上了...由于敌人是害怕他和他的近卫军,没人敢和他正面对敌。拿破仑利用了这个心理作用,并靠它冲破了一名军事统帅所能遇到的最糟的困境。当然这种心理力量不是他的全部。他还具有过人的能力和优秀的军队,严酷的考验没能摧垮这些。摆脱险境后,拿破仑对他的部下说:“你们现在看见我怎么从敌人的鼻子下脱险了。”拿破仑在这次行动不仅保持了他的军事荣誉,实际上又在上面加上了浓重的一笔。[來源請求]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