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奧波德·恩格萊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利奧波德·恩格萊納
Frankfurter Buchmesse 2011 - Leopold Engleitner.JPG
出生 1905年7月23日
Flag of Austria-Hungary (1869-1918).svg 奧匈帝國艾根-福格爾 胡布鎮
逝世 2013年4月21日 (107歲)
奧地利上奧地利州格蒙登縣Sankt Wolfgang im Salzkammergut
职业 现今最老的从布痕瓦爾德集中营下哈根集中營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生还的人

利奧波德·恩格萊納英语Leopold Engleitner,1905年7月23日-2013年4月21日),是一名耶和华见证人,他是当前从布痕瓦爾德(Buchenwald),下哈根集中營(Niederhagen)和拉文斯布吕克集中营生还的最老的人。在他晚年,他经常向大学生讲述在集中营里的经历。2013年4月21日 利奧波德·恩格萊納 在Sankt Wolfgang im Salzkammergut逝世。

早年[编辑]

利奧波德·恩格萊納于1905年7月23日出生於艾根-福格爾胡布鎮,這個鎮環抱在奧地利的山脈中。他是家中的長子,父亲是鋸木廠工人,母亲是當地一個農場主的女兒。父母很窮,但是工作很賣力。他小時候住在薩爾茨堡附近的巴特伊施爾鎮,周圍湖泊秀麗,峰巒巍峨。

小時候,他常想到生活中種種不平的事,一方面是因為家裏贫困,另一方面因為他先天性脊椎變形,由此造成的背痛使他幾乎無法直立。在學校裏,他不能參加體育活動,結果成了班上同學嘲笑的對象。

第一次大戰結束時,他14歲不到,決定找份工作,擺脱窮日子了。他常常餓得眼冒金星,又因為染上了使幾百萬人喪命的西班牙流行性感冒,以致持續地發高燒,身體很虚弱。他去找工作時,大部分的農場主都説:“你這麽虚弱,能有甚麽工作給你做呢?”但是一位好心的農場主還是雇用了他。

接触圣经研究者[编辑]

雖然他母亲是個虔誠的天主教徒,可他卻很少上教堂,這主要是因為他父亲對宗教的看法很開明。至於他,卻對羅馬天主教會盛行的偶像崇拜不以為然。

1931年10月某天,一個朋友叫他陪他參加聖經研究者(耶和華見證人當時的名稱)舉辦的一個宗教集會。會上,他得到了圣经研究者根据聖經所提供的答案,例如关于偶像崇拜的问题(出埃及記20:4,5),永火地獄的疑问(傳道書9:5)还有死人复活的问题等。(約翰福音5:28,29)

給他印象最深的是,当时的与会者指出,即使人聲稱是為上帝的名而戰,上帝也不會寬容人發動血腥的戰爭。他學到“上帝就是愛”,他有個崇高的名字——耶和華。(約翰一書4:8;詩篇83:18)他了解到通過上帝的王國,人類能永遠快樂地生活在普世的樂園裏,因此十分高兴。他還知道了一個希望,就是有些不完美的人會蒙上帝選召,可以和耶穌一起在天上的王國裏統治。他願意為這個王國獻出一切。於是,1932年5月,他受浸成為一個耶和華見證人。當時奧地利嚴格地奉行天主教,宗教迫害盛行,所以邁出這一步需要很大勇氣。

二战前因宗教受到敌视和迫害[编辑]

受人輕視和反對[编辑]

他離開教會的時候,父母十分震驚,教士也馬上在講道壇上宣布了這個消息。鄰居們會把痰吐在他面前的地上,流露出鄙夷不屑的神情。然而,他还是在1934年1月開始做全时传道工作,也就是耶和华见证人任命的先驅传道员。

納粹黨在他的省內的影響越來越大,政治局勢也變得越來越緊張。在恩斯的施蒂里安谷做先驅的時候,警察跟踪他,所以他不得不小心謹慎行事。1934到1938年間,他經常受到迫害。雖然失業,卻領不到失業救濟金,而且因為傳道活動,還被判了幾次短期徒刑和四次長期徒刑。

来自纳粹的迫害[编辑]

德軍佔領奧地利后[编辑]

1938年3月,希特勒的軍隊入侵奧地利。幾天之內就有逾九萬人(大約全國2%的成年人)因反對納粹政權而被捕入獄,或被送進集中營。 耶和華見證人對將要發生的事已有心理準備。在1937年夏天,他原來的會衆裏有幾個人开車350公里,到布拉格參加國際大會。在那裏,他們已聽説德國的见证人受到殘酷的迫害。

從德軍进入奧地利后,耶和華見證人的聚會和傳道工作被迫轉為地下活動。雖然聖經書刊可以從瑞士邊界偷運過境,但數量有限。因此維也納的耶和华见证人就私下印製書刊。他通常做信使,把資料帶給省內的耶和華見證人。

被送到集中營[编辑]

1939年4月4日,他和三名见证人在巴特伊施爾舉行耶穌受難紀念聚會時,遭到蓋世太保逮捕。他們被帶到林茨的警察總部。在林茨,他遭到系列痛苦的審問,卻沒有放棄信仰。五個月後,他被帶到上奧地利州受审。出乎意料地,當局撤銷了對他的控告。另外的三个人被送往集中營,之后被杀害。

1939年10月5日,他收到通知要被送到德國的布痕瓦爾德集中營。在林茨火車站,有一輛特别列車等着他們這些囚犯,車廂裏盡是一間一間的雙人牢房。和他同囚是上奧地利州的前任州長——海因里希·格萊斯納博士。

他和格萊斯納博士開始了一段有趣的談話。他對他所處的困境深表關切,並且對於耶和華見證人在他當政時,也曾在本省面對過無數的法律問題感到震驚。他抱歉地對他説:“恩格萊納先生,他沒有辦法改正過去的錯誤,但他真心為此道歉。看來我們的政府做了不公正的事。日後如果你需要任何幫助,我非常樂意盡他所能。”戰後他們再次相遇。他幫助他獲得政府發放給在納粹政權下受迫害的人的退休金

“我要開槍打死你”[编辑]

1939年10月9日,他到達布痕瓦爾德集中營。不久以後,牢房的看守知道新來的囚犯裏有一個耶和華見證人,就開始专门針對他。他經常虐打他。後來他意識到不能使他放棄信仰,就説:“恩格萊納,他要開槍打死你。但這樣做以前,他允許你寫封短信跟父母告别。”他想了一些安慰的話寫給父母,但每次剛要動筆,那個看守就撞他的右肘,結果他的字體寫得亂七八糟。他嘲笑説:“真是白痴!寫兩行字都寫不好。還學人家讀聖經呢!”

然後,看守拔出手槍,頂着他的頭,讓他相信他要扣扳機了,就像他開頭提到的那樣。接着他强迫他走到一間很小很擠的牢房裏,他只好在那裏站了一整夜,反正他全身疼痛,睡也睡不着。同囚的人給他的“安慰”只有一句:“為了甚麽愚蠢的宗教而死真是不值得!”格萊斯納博士被囚在隔壁的牢房裏。他聽説了發生的事後,感慨道:“基督徒又要面對殘酷的迫害了!”

1940年夏天,囚犯都接到命令要在星期日到採石場報到,雖然通常星期天休息。這是對一些囚犯的“不良行為”作出的懲罰。他們受命將大石塊從採石場運到營裏。有兩個犯人把一塊巨大的石頭用力放在他背上,他差點被壓垮。營裏的主管阿瑟·利度看見了就害怕,出乎意料地跑來解救他。他看到他背着石頭時痛苦不堪的樣子,就對他説:“你沒法把這塊石頭背回營裏的!馬上放下!”他欣然從命。然後利度指着一塊小得多的石頭説:“把這塊拿起來,背回營裏。這塊會好背一點!”接着他向他們的監工發令説:“讓聖經研究者回營裏去。他們今天的工作已經做得够多了!”

每天工作結束後,他都很高興能跟其他见证人聯絡。一位见证人會把一節經文寫在小紙條上,然後傳給其他人。他們還偷運了一本聖經進營來,並把它按經卷分拆開來。有三個月的時間,約伯記歸他保管,他把它藏在襪子裏。約伯記的記載幫助了他保持堅定。

最後,在1941年3月7日,他和其他人一起被轉送到下哈根集中營。他的處境每況愈下。一天,他和兩個弟兄受命將工具打包放到箱子裏。之後,他們隨着另一批囚犯被押回營房。一個黨衛軍發現他落到後面,就大為光火,一聲不吭從後面粗暴地踢他。他痛徹心脾,傷得不輕,但第二天還是要去上工。

意外獲釋[编辑]

1943年4月,下哈根集中營最終騰空了。 之後,他轉到了拉文斯布呂克的死亡之營。然後,1943年6月,他意外地得到機會,從集中營裏放了出來。這一次獲釋不用以放棄信仰為條件,他只要同意終身在農場服勞役就行了。他到集中營的醫生那裏去做最後的體檢。醫生見到他時大聲驚呼:“甚麽?你還是耶和華見證人!”“沒錯,醫生。”他回答道。“這樣的話,他看不出為甚麽他們要放了你。但反過來説,能擺脱你這種可憐兮兮的人還真是一種解脱。”

他的健康狀況非常糟糕。部分皮膚已經被虱子咬了好幾個包,耳朵全被打聾;全身潰爛,疼痛難忍。經過46個月一無所有、忍飢受餓和强制勞役的生活,他的體重只有28公斤。他在1943年7月15日從拉文斯布呂克集中營獲釋。

無人押送,一路坐火車回到故鄉,然後向林茨的蓋世太保總部報到。蓋世太保軍官發給他證明釋放的文件,但警告他説:“如果你以為他們放了你,你就可以繼續從事地下活動,那你就大錯特錯了!要是他們抓到你傳道,你就求上帝保佑吧!”

他很快就接到任務,到一個山區的農場工作。農場主是他兒時的好友,他甚至付了他一點薪水,雖然他根本不用這麽做!戰前,這位朋友曾讓他藏了一些聖經書刊在他的房子裏,他很高興現在能憑着這一點存下來的書刊獲得屬靈的力量。既然需要的東西都得到了滿足,他決定在這個農場待到戰爭結束。

藏身山區[编辑]

1943年8月中,他接到命令,要到一個軍醫那兒報到體檢。起初,他説他不適於軍事服務,因為他的背不好。可是一週後,這個醫生改變初衷,在報告上寫道:“適於在前線提供軍事服務。”軍隊有一段時間找不到他,但1945年4月17日,戰爭結束不久前,他們終於找到了他。他被徵召到前線。

帶着一點吃穿用品和一本聖經,他逃到了附近的山區。起初,他還能在户外睡覺,但後來天氣變壞,下了半米深的雪。他全身都濕透了。他努力走到一棟建在差不多海拔1200米高的山上的小屋。他一邊顫抖着一邊在壁爐裏生了火,得以暖和過來,晾乾衣服。他筋疲力盡,就在壁爐前的長椅上睡着了。不久以後,他突然痛醒了。原來身上着火了。他在地上打滾,滅掉了火焰,但整個後背都燎起了水疱。

他冒着極大的風險,在破曉前偷偷溜回山間的農場,但農場主的妻子非常害怕,把他趕了出來,並告訴他軍隊正在搜捕他,於是他只好回到父母那裏去。起初,父母也猶豫要不要收留他,但最後他們還是讓他睡在乾草棚裏,媽媽幫他料理了傷口。但過了兩天,由於爸媽非常擔心,他決定躲回山區。

1945年5月5日,他看見同盟國的飛機。他知道希特勒的政權被推翻了。

战后生活[编辑]

戰後,生活漸漸恢復正常。起初,他受雇在那位朋友的山間農場幫忙。直到美軍在1946年4月進駐以後,他才從在農場終身服役的强制勞役下解脱出來。

戰爭結束後,巴特伊施爾和周邊地區的耶和华见证人開始經常舉行聚會。他們又開始努力傳道。他得到了一份工作,晚上在工廠看門,因此得以繼續做先驅。最後,他在聖沃爾夫岡地區定居下來,並在1949年和特蕾西亞·庫爾茨結婚。她已有一個女兒。他們一起生活了32年,直到她在1981年去世。他看護了她七年多的時間。

特蕾西亞去世後,他又開始做先驅,這使他不再悲傷失落。現在,他在巴特伊施爾的會衆裏做先驅和長老。因為必須坐輪椅,他就在巴特伊施爾的公園或自家門口分發聖經書刊,向人談及上帝的王國的希望。常常跟人討論聖經給他帶來很大的快樂。

利奧波德·恩格萊納於2013年4月21日辭世,享壽107歲。

其它[编辑]

1934-1938年所受奥地利纳粹分子迫害[编辑]

  • 1934年春 – 48小时。囚禁地点: Bad Ischl监狱
  • 1934/35冬 – 48小时。囚禁地点:Bad Ischl监狱
  • 1936年1月5日 - 1936年3月30日: St. Gilgen监狱和萨尔兹堡监狱
  • 1937年9月19日 - 1937年10月14日: Bad Aussee监狱

纳粹时期所有迫害[编辑]

  • 1939年4月4日-10月5日: Bad Ischl监狱, Linz监狱和Wels监狱
  • 1939年10月5日 - 10月09日: 转移到集中营(萨尔兹堡和慕尼黑监狱)
  • 1939年10月9日 - 1941年3月7日: Buchenwald集中营
  • 1941年3月7日 - 1943年4月: Niederhagen集中营(Wewelsburg)
  • 1943年4月 - 1943年7月15日: Ravensbrück集中营
  • 1943年7月22日 - 1946年4月10日(!): 农场强制工作
  • 1945年4月17日 - 1945年5月5日: 接到工作命令后躲藏于深山

歌曲"Unbroken Will"[编辑]

2009年5月词美国加州作家Mark David Smith和Rex Salas为利奧波德·恩格萊納创作歌曲"Unbroken Will" ,该歌曲在他2009年5月22日在Moorpark学院组织活动的时候创作。歌手Phillip Ingram 演唱了这首歌。这首歌以及歌词可以在网站 http://www.rammerstorfer.cc 下载。

参考文献[编辑]

传记[编辑]

  • Bernhard Rammerstorfer, Leopold Engleitner: Ungebrochener Wille – Der außergewöhnliche Mut eines einfachen Mannes, Leopold Engleitner, geb. 1905, Herzogsdorf 2008. ISBN 978-3-9502462-0-9

纪录片[编辑]

  • Bernhard Rammerstorfer (Regie): Nein statt Ja und Amen. Leopold Engleitner: 100 Jahre ungebrochener Wille, 180分钟. 2005 ISBN 3-200-00279-4. Auch auf Englisch: Unbroken Will (2004).
  • Bernhard Rammerstorfer (Regie): Ungebrochener Wille auf USA-Vortragstour: Leopold Engleitners unermüdlicher Einsatz für Toleranz, Menschlichkeit und Frieden im 101. Lebensjahr, 50分钟.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