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法利夫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Madame Bovary
Madame Bovary 1857.jpg
法文原版扉页, 1857
作者 福樓拜
出版地 法國
語言 法语
類型 小說
出版者 La Revue de Paris (in serial) & Michel Lévy Frères (in book form, 2 Vols)
出版日期 1856 (in serial) & April 1857 (in book form)
媒介 print (hardback & paperback)
頁數 491
ISBN 957-551-607-9

包法利夫人》(Madame Bovary),是福樓拜的長篇小說代表作。1856年開始在《巴黎雜誌》上連載,一開始因內容太過敏感而被指控為淫穢之作,批評這部書“違反公共和宗教、道德及善良風俗”,並要求刪除一些片段,福樓拜堅持不刪改一字,1857年2月7日經法院審判無罪,福樓拜開始聲名大噪。

情節[编辑]

《包法利夫人》被視為是“新藝術的法典”,一部“最完美的小說”,書中主角愛瑪·魯奧是一位農莊長大的女孩,美麗但不文靜,因為父親腿骨折受傷而認識了平凡的小鎮醫生夏爾·包法利,包法利為她的美貌而傾倒,向她求婚,在成為包法利夫人後,平淡的婚姻生活讓愛瑪大失所望,她沉浸在追求炙熱愛情的美夢中,先後結識了才華洋溢的年輕人赖昂和俊朗的貴族魯道夫,並發生了出軌的行為,忽略了丈夫和新生的孩子,使她走上自我毀滅的道路。魯道夫只是一个逢场作戏的花花公子,在厌倦了爱玛的肉體之后,他决定抛弃爱玛而到卢昂去找另一个情妇。愛瑪知道後氣得大病一场。病好以后,她想痛改前非,开始重新生活。包法利医生带她去卢昂看戏解悶,凑巧在剧场里遇到了爱玛曾为之心动的赖昂。两人旧情复燃,她借口學鋼琴之名義,偷偷跟賴昂幽會。陷入熱戀的她,从服装商人勒内那儿赊购了大量的服饰打扮自已,累積大量債務。迫使爱玛瞒着丈夫把房产权抵押了债务,不斷的借债與不斷的典當,使得爱玛陷入困境,法院限定愛瑪在二十四小時內,把全部八千法郎的借款還清。她求助於情人赖昂,暗示要他盜用公款,赖昂卻對她冷漠以待。最後愛瑪在絕望之餘吃下砒霜,痛苦地離開了這個世界。包法利先生受到嚴重打擊,不久也死了,爱玛遗下的女儿寄养在姨母家里,因姨母家窮,后来进了紗廠。

據考證,包法利夫人是一個真實社會事件的改編。包法利醫生正是福樓拜父親的學生、外科醫生德拉馬爾,是一名鄉下醫生,德拉馬爾醫生早年喪偶,1839年娶了農場主女兒、17歲的德爾菲娜,也就是愛瑪的原型。後來妻子德爾菲娜與人通姦,最後走上自殺的絕路。

福樓拜在作品裡透過無數的繁瑣細節描寫包法利夫人的心理狀態,在跟魯道夫歡好之後,她很興奮的說:“我有一個情人了!我有一個情人了!”,故事中許多性暗示展現愛瑪在性方面的飢渴,例如她在賴昂的房間裡一會兒用他的梳子梳頭髮,一會兒用牙齒咬著賴昂的煙斗柄。這部書展示了法國第二共和國時期的社會風貌,福樓拜常說:“包法利夫人就是我”[1]。他對作品完美的要求近乎吹毛求疵,1800頁正反兩面寫滿的《包法利夫人》草稿刪節到最後只剩下500頁。包法利夫人被稱為十九世紀不朽名著,並直接影響到二十世紀的喬伊斯普魯斯特等大作家。

軼事[编辑]

  • 據說福樓拜在撰寫《包法利夫人》時,曾因找不到適當的措詞用字而絞盡腦汁、翻滾在地,就是為了找「適當的字」(le mot juste)。[2]
  • 纳博科夫非常欣赏《包法利夫人》,自称读過一百遍。他认为二十世纪的四部大作是卡夫卡的《变形记》、乔伊斯的《尤利西斯》、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以及俄国作家别雷的《彼得堡》。
  • 夏志清曾表示:“法國的《包法利夫人》大家都在看,中國的《紅樓夢》你不看也沒有關系,中國沒有一本書大家必須看。”[3]

譯本[编辑]

  • 《包法利夫人》的英译本甚多,包含有马克思的小女儿Eleanor Marx-Aveling.
  • 李健吾、许渊冲、周克希都翻譯過《包法利夫人》。李健吾还写过《福楼拜评传》。

注釋[编辑]

  1. ^ 李健吾:《福楼拜评传》
  2. ^ 張錯《西洋文學術語手冊》
  3. ^ 夏志清:中國文人應酬太多

參考[编辑]

  • 陳維玲:《福樓拜的憤怒——論〈包法利夫人〉中的笨》

外部連結[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