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皮環切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包皮环切术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包皮環切術是指以手術切除部份或全部的包皮,有時陰莖腹面靠近尿道口的包皮繫帶(frenulum)也一併切除,稱為「frenectomy」。作為一種治療性的手術,包皮環切術可用於治療數種病症,包括病態性包莖、慢性包皮炎、陰莖癌等。施行包皮環切術若是過於頻繁,易遭到詬病,原因包括適應症被誤解[1],還有就是已有其他傷害性小又有效的治療方法,卻仍施行包皮環切術。

例行性、非治療性地為男嬰割包皮惹來不少爭議。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的醫學會並不建議對嬰兒施行包皮環切術,部份學會建議醫師為預期讓孩子割包皮的父母分析優缺點。有團體讉責非治療的嬰兒包皮環切術如同女性被割除陰部,是侵犯人權的行為,而另一方面也有團體鼓吹包皮環切術的好處。

在中国大陆,大多数人对割礼的宗教含义不明就裡,在一些医疗部门片面宣传割包皮好处的的情况下流行做手术,但不少人事后却后悔,感到所谓割包皮可延长性生活时间实际上是以牺牲快感为代价的,因而斥之为“医学骗局”。实际上,只有在阴茎勃起时尿道口仍无法裸露、影响射精的情况下,才有必要做包皮环割术,而这种情况并不普遍。

包皮環切術的手術方法[编辑]

包皮環切術是一種將陰莖上的包皮切除的手術。嬰兒的包皮環切術常使用各種鉗子類的器械。這些器械是為了保護龜頭不致於在手術中受傷,同時可夾緊包皮以達到止血的目的。如果是用Gomco或Mogen式包皮鉗,必須先在包皮的背側縱切,才能用鉗子夾住包皮,然後把多餘的包皮切除。至於另一種常用的Plastibell式包皮鉗,則是在夾好鉗子後,等3-7天後包皮會跟鉗子一起自動脫落。

據一項1998年的研究顯示,約有45%實施男嬰包皮環切術的醫師會使用麻醉劑 ([1]),最常用的麻醉法是陰莖背神經叢阻斷術。值得注意的是,婦產科醫師上麻醉的比例(25%)顯然低於小兒科和家庭醫學科的醫師。

成人的包皮環切術大多以局部麻醉進行,由泌尿科醫師執刀,而且通常不使用包皮鉗,而是用手術刀或組織剪切除包皮。醫師大多會保留一小段包皮,以免勃起時太過緊繃,甚至迸裂傷口。縫合用的線材大多可以吸收,如羊腸線,平均在10-14天後線結會自行脫落。手術後4-6星期,傷口癒合還不完全,必須避免性行為或是自慰。[2]

倫理方面的考慮[编辑]

基於公共衛生的考慮,而對嬰兒實施包皮環切術值得商榷。比如在美國,一般民眾會將嬰兒割包皮視為常態性的醫療行為,但澳洲、加拿大、美國的醫學團體並不建議常規性實施嬰兒包皮手術。縱使包皮環切術所導致的併發症比率相當低,但少數手術失誤、術後出血或術後感染可能引起的悲慘後果,卻不可忽視。美國小兒科醫學會建議應該對嬰兒的父母說明包皮手術相關的好處與風險。倡導包皮環切術的一方主張這是一項公共衛生工程,能預防包皮感染,也可能有助於減緩愛滋病的散播;但生殖器健全運動等團體則認為這是侵犯人權的行為,甚至構成一種性侵害,因此主張不應鼓勵,甚至應該禁止嬰幼兒接受包皮環切術。

知情同意[编辑]

包皮環切術對一個男童而言,其醫療效益飽受爭議,往往非出於自願,將來長大後若反悔也恐怕無法恢復原狀。因此監護人是否有權為男童做出決定,以及這決定權如何界定,至今仍爭議不止。

部份人士質疑為何容許男童割包皮,卻不准女性割禮,根本是一種矛盾。

有人認為幼年受到包皮環切術的記憶可能在心靈留下傷痕,因此主張應該等年齡夠大、心智夠成熟時,再讓這位男性自己決定是否手術。

倡導包皮環切術的陣營則相信嬰兒時期動這手術傷害較小,同時也不願改變現行傳統面或宗教面,由父母為孩子做主的親權行使方式。

對情緒的影響[编辑]

女性割禮造成的情緒衝擊已經引起世人的注意。但不知為何,男性割包皮所受的情緒衝擊比較少受到重視。幾乎所有在嬰兒期割過包皮的成年男子表述,其并不認為在未麻醉的情況下割包皮為殘忍的行為,因為根本不可能會對手術有任何記憶。有關兒童人權的議題常受到忽視,就像包皮環切術可能使部分男性受到身心的傷害,卻往往被忽略。

美國,大部分的新生兒包皮環切術都沒有用麻醉藥。

合法性[编辑]

主要的醫學會均認為包莖環切術只要由法定監護人同意,並簽署知情同意書,合法性就不成問題。

幼兒的宗教性割禮[编辑]

包皮環切術的風險[编辑]

包皮環切術算是一項手術,發生併發症的風險在所難免。美國小兒科醫學會(AAP)、美國醫學會(AMA)和美國家庭科醫學會(AAFP)依據大規模的統計,公佈此項手術的併發症比率約在0.2%到0.6%。兒童保護署(CPS)認同以上數據,但引用另一篇統計指出2%到10%更接近實情。皇家亞澳醫師學會(Royal Australasian College of Physicians)的一份資料表示嬰兒割包皮的併發症比率從0.2%~0.6%到2%~10%,另一篇資料則為1%~5%。以上的資料顯示併發症比率高低取決於包皮手術的狀況和所謂"併發症"如何定義,故有不同的數據差異。

皇家亞澳醫師學會和美國醫學會批評新生兒割包皮不打麻醉藥的行為,因為包皮手術會引起疼痛。[2] 美國小兒科醫學會建議只要進行包皮環切術,就應使用麻醉藥。美國醫學會指出,最常見的併發症是出血感染。其他的併發症包括敗血症、泌尿道廔管、尿道口狹窄、龜頭潰瘍、包皮過度切除,以及復發性包莖。嬰兒割包皮時若是傷口沒有癒合在一起,而粘到龜頭時,會形成黏連。嚴重的話甚至傷害到陰莖,皇家亞澳醫師學會統計包皮環切術造成陰莖重殘者約為百萬分之一。

1949年,Gairdner研究報告指出當時在英國,每年平均有16個兒童死於包皮相關問題,約為萬分之1.8。當時包莖和包皮環切術的死亡數是合併計算,但Gairdner認為死亡主要是包皮環切術所致。他也指出大多數個案是在麻醉期間突然死亡,真正死因不易深究,但出血和感染也都可能致死。

美國家庭科醫學會表示死亡案例很少見,並引用一份文獻指出嬰兒割包皮的死亡率約為50萬分之一。 其实,在实际生活中,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卫生条件的改善,包皮感染等发生的情况已经很少了,即便是包皮过长,只要个人卫生到位,也不会发生感染或者影响到性生活。

HIV[编辑]

有幫減低患上愛滋病的風險的说法,但迄今为止尚未找到统计学上的依据。

HPV[编辑]

古代的包皮環切除[编辑]

最早有關包皮環切術的文獻出自古埃及,在第六王朝(西元前2345-2181年)的陵墓壁畫中出現割過包皮的男性,同時期的浮雕作品描繪一名成年男性以立姿接受割禮。古埃及象形文字以一支割除包皮或勃起的男性生殖器官代表陰莖。留存到現時的木乃伊有的仍有包皮,有的包皮已割除。

在古代閃族人之中,割包皮並非全面性,但相當普遍。《耶利米書》成書於西元前六世紀,書中將埃及人猶太人EdomitesAmmonites默阿布人均列為有割包皮文化的民族。古代史學家希羅多德於西元前五世紀時又加上了科爾基斯人、埃塞俄比亞人、腓尼基人以及敍利亞人。

美國[编辑]

19世纪时的美国包皮切除术并不常见。但是包皮被切除者的数量在20世纪时急速增长。到20世纪70年代时,95%的男性包皮都在出生时被切除。但是由于没有医学证据能够证明包皮切除的益处,相反因切除包皮而造成的阴茎头感觉下降以及手术事故造成重大损伤的可能性,跟据《纽约时报》2010年8月17日的报道,美国新生儿包皮被切除者占所有新生儿的比例由2006年的56%下降到了2009年的32.5%。美国是当今所有发达国家中唯一一个有着如此之高的包皮切除率的,同时美国也是当今所有西方国家中唯一一个医疗市场化的国家。与日本和欧洲国家相比,美国医生在实行割礼手术上有利可图,这也是造成美国割礼率长期居高不下的原因。而美国最早实行割礼的原因并非是因为健康原因,而是为了防止以及惩罚男童自慰。美国割礼成风早期有医生认为割礼是惩罚自慰的最好手段,特别是割礼时不施以麻醉。这位医生同时认为如果割礼不足以惩罚男童自慰,那么那个男童应当被阉割。这个医生同时也曾在其医疗书中写道,对于自慰的女孩,最好的处理方式用强酸将其阴蒂腐蚀掉。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如正常男嬰的包莖與病態性包莖的混淆,詳見反對割包皮網站(英文)
  2. ^ Adult Circumcision
  • Billy Ray Boyd. Circumcision Exposed: Rethinking a Medical and Cultural Tradition. Freedom, CA: The Crossing Press, 1998. (ISBN 0-89594-939-3)
  • Anne Briggs. Circumcision: What Every Parent Should Know. Charlottesville, VA: Birth & Parenting Publications, 1985. (ISBN 0-9615484-0-1)
  • Robert Darby. A surgical temptation: The demonization of the foreskin and the rise of circumcision in Britain.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5. (ISBN 0-226-13645-0)
  • Aaron J. Fink, M.D. Circumcision: A Parent's Decision for Life. Kavanah Publishing Company, Inc., 1988. (ISBN 0-962-13470-8)
  • Paul M. Fleiss, M.D. and Frederick Hodges, D. Phil. What Your Doctor May Not Tell You About Circumcision. New York: Warner Books, 2002. (ISBN 0-446-67880-5)
  • Leonard B. Glick. Marked in Your Flesh: Circumcision from Ancient Judea to Modern America.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ISBN 0-19-517674-X)
  • David L. Gollaher. Circumcision: A History of the World's Most Controversial Surgery. New York: Basic Books, 2000. (ISBN 0-456-04397-6)
  • Ronald Goldman, Ph.D. Circumcision: The Hidden Trauma. Boston: Vanguard, 1996. (ISBN 0-964-44895-3-8)
  • Brian J. Morris, Ph.D., D.Sc. In Favour of Circumcision. Sydney: UNSW Press, 1999. (ISBN 0-86840-537-X)
  • Rosemary Romberg. Circumcision: The Painful Dilemma. South Hadley, MA Bergan & Garvey, 1985. (ISBN 0-897-89073-6)
  • Edgar J Schoen, M.D. Ed Schoen, MD on Circumcision. Berkeley, CA: RDR Books, 2005. (ISBN 1-57143-123-3)
  • Edward Wallerstein. Circumcision: An American Heath Fallacy. New York: Springer, 1980 (ISBN 0-826-13240-5)
  • Gerald N. Weiss M.D. and Andrea W Harter. Circumcision: Frankly Speaking. Wiser Publications, 1998. (ISBN 0-966-72190-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