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之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北京之春中國於1977年—1978年間的一個短暫政治自由時期,其名稱來自1968年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之春政治運動。在該段時期,一些人透過在位于北京西单民主牆上张贴大字报来直接批評中國政府,其內容多與剛結束的文化大革命有關。

背景[编辑]

1976年9月9日,毛澤東逝世。一個月後的10月6日,四人幫被捕,文化大革命正式宣告結束。鄧小平恢復其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等職務,中共內部變成鄧小平為首的「務實派」和時任中共中央主席華國鋒為首的「凡是派」。鄧小平強烈批評華國鋒「凡是毛澤東的決策都堅決維護,凡是毛澤東的指示都堅決遵循」的態度。邓小平恢復全國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入學考试高考),提出「凡為社會主義作出貢獻的知識份子都是工人階層的一部份」,令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災難性地剝削的知識份子的地位得以提高。

《中國青年》刊物[编辑]

1978年11月15日,北京西單運動場外的西單民主牆上,張貼了已被查禁的《中國青年》。當時的《中國青年》提出了破除毛澤東迷信的思想,引起當時社會的極大回響。隨後有人在牆上張貼自己的感想,提出要民主、言論自由、反專制等。

11月24日,北京王府井大街街口的民主牆上,出現一幅大標語:「毛澤東必須三七開,文化大革命必須重新評價」。同時,一張「致卡特總統」的大字報,內容完全贊同美國總統卡特所提出的人權觀念。這些大字報是後來《啟蒙》雜誌的創辦人,來自貴州的黃翔、李家華等。[1]

魏京生被捕[编辑]

1978年11月10日至12月15日,中共中央在北京京西賓館召開為時三十六日的工作會議,工作會議為隨後舉行的「中共十一屆第三次全體會議」定立方向,「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一系列重要的政治綱領,其中包括停止使用「以階級鬥爭為綱」的口號,將全黨工作重點及全國人民的注意力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面,確定「四個現代化」策略,要求大幅提高生產力與生產的關係。

11月26日,鄧小平接見日本社會黨委員長佐佐木良時說:「寫大字報是我國憲法允許的。我們沒有權力否定或批判群眾發揚民主,貼大字報。群眾有氣讓他們出氣。群眾的議論並非一切都是深思熟慮過的,也不可能要求完全正確,這並不可怕。」

12月6日,《探索》的創辦人魏京生在西單民主牆張貼了文章《第五個現代化》,認為自由民主比改善生活更重要,要求反省毛澤東的個人獨裁和將政治民主化。

1978年12月13日,中共中央副主席葉劍英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講話時,高度評價民主牆“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是黨內民主的典範,西單民主牆是人民民主的典範”。葉劍英的說法直接表示了當年對民主改革勢力的評價。

不過,後來魏京生開始進而批評整個中共政府及共產主義,甚至鄧小平及他倡導的改革。1979年3月29日,他在西單民主牆張貼《探索》的號外《要民主還是要新的獨裁》,批評鄧小平獨裁而被捕。

結束[编辑]

1979年7月,中国政府颁布了“反革命罪”的定义,规定「以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的、危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行为,都是反革命罪」。(见197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分则第1章,第90条。現今已修訂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分则第1章「危害国家安全罪」。)

11月,五屆人大二次會議決議取締「西單牆」。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