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好莱坞抢劫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北好莱坞枪战
Nhshootout.jpg
美国银行周边的地图及事件发生的地点
日期 1997年2月28日
上午9时17分-10时01分(UTC-8)
地点  美國洛杉矶北好莱坞,34°11′29″N 118°23′46″W / 34.19139°N 118.39611°W / 34.19139; -118.39611
目标 美國銀行的一间支行
形式 银行抢劫,交火,自杀
武器 自动步枪及手枪
死亡人數 2:马塔萨利努(开枪自杀)与菲利普斯(失血过多而死)
受傷人數 18[1]
主兇 小拉里·尤金·菲利普斯
埃米尔·德克巴尔·马塔萨利努

北好莱坞枪战是发生在两名全副武装并穿着防弹衣的银行劫匪(小拉里·尤金·菲利普斯埃米尔·德克巴尔·马塔萨利努)与洛杉矶市警察局巡警特警队之间的枪战,这场枪战发生在1997年2月28日。

这场枪战的结局为14人受伤(12名警员及2名平民),2人死亡(2名劫匪,实际情况是一名劫匪开枪自杀,另一个小腿和脚中枪27次,但是警察没有把他送往医院,70分钟后因流血过多而死。)。尽管枪战中2名劫匪被击毙,但这场枪战的总伤亡人数仍然使此次事件成为90年代所有暴力犯罪中最血腥的一个,同时也是20世纪中最严重的银行抢劫案之一。

劫匪[编辑]

两名劫匪为小拉里·尤金·菲利普斯和埃米尔·德克巴尔·马塔萨利努,他们两人于1989年在洛杉矶的黄金健身俱乐部相识。他们的共同兴趣是力量训练和健美。

拉里·菲利普斯,是一名房产推销员,已婚,有2个孩子。埃米尔·马塔萨利努的母亲经营着一家精神病院,他在那裡长大。在他很小的时候,曾被一名病人打成重伤。因为这次受伤,他患有癫痫,并在枪战发生前几周作过脑外科手术。

两人在抢劫劳瑞尔山谷大道的美国银行前曾经抢劫过好几个银行,总计抢得约160万美元。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他们在科罗拉多州丹佛市抢劫了一辆防弹运钞车。但这次他们只抢到了23000美元。几年以后,他们再次抢劫运钞车,这次他们抢得125000美元。他们的第三次抢劫未能得手:他们试图拦截运钞车,但没有成功,所以不得不放弃。这次失败的抢劫之后几周,菲利普斯和马塔萨利努闯入了一家美国银行,并抢走了750000美元的现金——这次他们幹的不小。在这次之后,他们回到了第二次抢劫运钞车的银行,抢到了790000美元。

拉里·菲利普斯拆开了几件防弹背心,别出心裁的给自己的四肢制作了克維拉防弹,他从头到脚的防弹层总重量达到了近42磅(19公斤)。

劫案[编辑]

两名劫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为此次抢劫做准备,包括准备武器及收集有关情报。在1997年2月28日清晨,两人在他们车子的行李箱里装入了5把步枪及装有约3300发子弹的弹匣弹鼓,其中包括两支罗马尼亚制AIM(仿制AKM突击步枪),一支改造的56式自动步枪,一支半自动HK41步枪,一支改造的XM-15(大毒蛇公司生产的M4卡宾枪)。菲利普斯还携带了一支贝瑞塔92FS INOX手枪

上午9点15分,菲利普斯和马塔萨利努抢劫了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市北好莱坞的美国银行分行。当时银行中有10名雇员及32名顾客。菲利普斯和马塔萨利努抢到303305美元,在抢劫中有一名顾客的头部被劫匪用AK-47的枪托击伤。一名路过的市民发现了这起劫案,并向洛杉矶警察局15A83号巡逻警车报警。

在银行裡,马塔萨利努逼着银行经理打开金库并向一个手提箱里装大概30万美元的现金,菲利普斯在大厅监视。菲利普斯和马塔萨利努预计能抢劫到75万,但事实上,正是因为他们之前的几次抢劫,银行减少了现金存放的数目以减少损失。

“就这么点?”马塔萨利努向银行经理喊。在得到经理的回答之后,他随即逼着银行经理打开自动提款机,那裡放着很多现金。不过想打开自动提款机也并非易事,因为美国银行的安全委员会在自动提款机上设置了一个长10分钟的延时以防抢劫。但马塔萨利努还是不死心,于是他开始向自动提款机扫射,不过这么做的结果只是把提款机彻底锁死。

当马塔萨利努大发脾气时,菲利普斯决定看看外面的情况,于是他挪向了银行的正门并向外看了看。

这时,警员们也看到了他,在他们看来菲利普斯简直就是个好莱坞式的怪物,他一身黑,而且因为穿着重型防弹衣而显得臃肿,加上他滑雪面罩下的太阳镜,看上去简直就是科幻片裡的虫类。之后,警员们请求特警支援。

在银行里菲利普斯和马塔萨利努可能已经猜到一会将发生一场枪战,于是他们把所有的银行雇员和顾客都锁到了银行金库裡,在那不会被枪击中。

交火开始[编辑]

先期赶到现场的警员们装备有:9mm贝瑞塔92FS手枪、.38左轮手枪雷明顿M870和伊萨卡12吋口径泵動霰弹枪

拉里·菲利普斯在太平洋标准时间0938时从银行的北门走出银行。埃米尔·马塔萨利努在他之后几秒从南门走出。他们同时发现了银行周围的警员,菲利普斯站在银行门口举起了一支罗马尼亚生产的AIM突击步枪向银行背面的警员开火。与一般弹药不同,两名劫匪使用的是钢芯穿甲彈,这些弹头可以轻易的射穿警员们作为掩体的汽车和防弹衣,但事实上杀伤力却比警员们使用的空头弹要小,因为钢芯穿甲弹在击中时并不变形。

在菲利普斯的身后,马塔萨利努拖着一手提箱钱跟在后面,突然他发现手提箱开始向外冒红烟。因为,劫匪抢到的钱中有3个用以防止抢劫的染色包。他们抢到的钱变成了废纸,于是马塔萨利努扔掉了手提箱并开始向银行南侧扫射。

包括迪恩·海恩斯上士在内的几名警员卧倒,海恩斯上士通过警用电台报告:「我中弹了…你们最好发布一个战术警报」。

于是,全洛杉矶的警察都开始向犯罪现场聚集。

新警察詹姆斯·兹伯拉万当时正躲在一个配钥匙的小亭子后面,那个亭子的位置正对劫匪的火力,詹姆斯趁菲利普斯换弹匣的时候用霰弹枪向他开了几枪。

「有9颗霰弹击中了菲利普斯。」兹伯拉万回忆道。

劫匪似乎被激怒了,不过不是因为疼痛。菲利普斯转过身,朝着那个小亭子打光了他的75发弹鼓。兹伯拉万在俯身躲避时在后背和臀部各中一枪。同样躲避在小亭子后的约翰·克鲁拉克脚踝中弹。「就好像是谁用木板突然给了我一下。」约翰是这么描述那颗击中它的流弹的。在菲利普斯和马塔萨利努继续射击时,兹伯拉万和克鲁拉克放弃了那个小亭子,他们不停的移动以躲避菲利普斯的子弹。克鲁拉克说:「菲利普斯一辆一辆车的扫射,我们就从一辆车后面跑到另一辆车后面。」最终他们成功的跑到银行对面的一个牙医诊所,那裡的医生和护士用诊所裡的药品和器材给他们的伤口进行了包扎。

菲利普斯和马塔萨利努继续在银行的前门向警察射击。场面完全失控,菲利普斯和马塔萨利努向任何向他们开枪的东西开枪。因为害怕招致一串子弹,许多警员甚至在有机会开枪时都放弃了。

「他会记得你的位置」迪恩·海恩斯中士说:「如果你向他(菲利普斯)开枪,他就会转过身向你扫上50发子弹。他简直就像一只闯入蜂巢的熊,好像根本不在乎我们的子弹似的。」

马塔萨利努并没有像菲利普斯一样穿着那种从头到脚的重型防弹衣。他穿的凯夫拉防弹背心里只插了一块保护板来保护重要器官。枪战开始15分钟以后,马塔萨利努腿部中弹,之后他钻进了逃跑用的汽车裡,一辆白色的雪弗兰名人,并从车窗继续向外射击。

与此同时,菲利普斯也在继续射击,他打伤了躲在一棵树后面的马丁·维特菲尔德警官。在一片混乱中,保卫银行的警察没能找到他,以致他在被送到附近医院救治之前流血达半个小时。幸运的是他最终得以康复。

包括警探文斯·班克拉夫特在内的数名警员开始从银行后身一堵水泥墙后向菲利普斯射击。此时菲利普斯已经移动到银行的北侧停车场,那裡停着许多车辆,其中包括马塔萨利努的雪弗兰。当班克拉夫特和其他警员向他开枪时,菲利普斯转过身。

「他转过身看着我,就好像是在说“你他妈的是谁?”」,班克拉夫特事后说。

之后菲利普斯开始向墙后面的警员扫射,子弹打在墙上,碎末到处都是。扫射过后,菲利普斯看上去很冷静的低头看了看他封在手套上的秒表。这时墙后面的警员们又开始向他射击,于是他捡起AK-47一边走一边继续扫射。

当菲利普斯继续向路口的警车扫射的时候,一发警察打来的霰弹几乎把他的脑袋打飞。不过菲利普斯躲得很及时才没有被这颗大号铅弹击中,之后他趴在一辆白色跑车后面更换弹夹。他开始向银行另一端的警察点射,随后走到银行的后面并且朝墙后的警察开火。

「疑犯从车箱上拿了另一支武器!」

真相[编辑]

结果[编辑]

一把贝瑞塔92FS手枪,与菲利普斯和洛杉矶警察使用手枪类似

这次事件突出了警察使用的武器及防护与罪犯使用的武器及防护之间的差距。在影像资料上可以清晰地看到警察的手枪子弹击中疑犯,但却只造成很小的或根本没有产生影响,这基本是因为疑犯身穿防弹背心。这些防弹背心有效的拦截了.38和9毫米口径的手枪子弹。

鉴于手枪对于防弹背心的穿透性很差,在美国产生了一种将5.56毫米M16突擊步槍装备给一些巡警的趋势,虽然这些步枪不能自动射击。但是给警察提供了对抗装备重型武器及重型防弹衣的罪犯的能力。

LAPD的警官并没有在此类案件中适用的武器以及装备,匪徒使用的是非法改装后的全自动步枪和防弹背心。

備註[编辑]

此事件在台灣有『國家地理頻道』、『Discovery頻道』以歷史回溯的節目播出。

电影[编辑]

来源[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1. ^ Macko, Steve. Los Angeles Turned Into a War Zone. [October 8,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