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條氏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北條氏康
Ujiyasu Hojo.jpg
北條氏康畫像
出生 1515年(日本永正十二年)
日本相模國小田原城
逝世 1571年10月21日
(日本元龜二年舊暦十月三日)
日本相模國小田原城
职业 大名後北條氏家督、小田原城主)
官位:從五位上左京大夫、相模守
父母 父:北條氏綱
子女 北條氏政嫡男)、大石氏照藤田氏邦北條氏規北條氏忠上杉景虎北條氏光、早川殿(今川氏真正室)、桂林院殿(武田勝賴繼室)、七曲殿(北條氏繁繼室)等
亲属 妻室瑞溪院今川氏親
兄弟姊妹北條為昌北條氏堯、芳春院(足利晴氏繼室)、大頂院殿(北條綱成正室)等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北条 氏康
假名 ほうじょう うじやす
平文式罗马字 Hōjō Ujiyasu
日語舊字體 北條 氏康

北條氏康(1515年-1571年10月21日)是日本戰國時代武將大名。他以第三代家督的身分,領導後北條氏室町幕府關東管領上杉氏甲斐守護武田氏,以及關東地方和周邊諸多地方勢力爭鬥,鞏固了北條家在關東地方稱霸的地位。

家族背景[编辑]

氏康元服前,幼名為與其父祖相同的「新九郎」,象徵他嫡男——未來家族繼承人的身分。成年後任從五位上、「左京大夫」、「相模守」等官位

氏康的祖父「早雲庵宗瑞」(法號)原名伊勢盛時,出自歷任室町幕府要職的世家;1467年應仁之亂時,盛時響應駿河(今靜岡縣中部)守護今川義忠率軍「上洛」之舉,[1]而與其結好。後來盛時的姊妹(北川殿)嫁義忠為妻,生下今川家嫡男「龍王丸」(即後來的今川氏親);1487年,盛時離開京都前往駿河,擁立外甥氏親,然後憑藉著機運及謀略,從伊豆國(今靜岡縣東部的半島部份)發跡,成為一介戰國大名。[2]

盛時(宗瑞庵早雲)的嫡男氏綱繼承家業後,附會鎌倉幕府執權北條氏故事,改氏「北條」,史稱後北條家;氏綱一代改以位在相模國(今神奈川縣)西部的小田原城為根據地,朝甲斐、武藏(今東京都埼玉縣)等鄰國攻略。氏綱有女(芳春院;氏康胞妹),由古河公方足利晴氏收為側室,生下次男義氏;日後,小田原城方面即以義氏為傀儡,試圖掌握統攝關東的名義。[3]另外,氏綱命三子為昌(氏康胞弟)出任位在相模國東部的玉繩城主;而有一出自駿河福島氏的武將認為昌為養父,並娶氏綱之女(大頂院殿)為妻,繼承了玉繩北條家,此人即為後來的名將北條綱成

由於今川北條兩家淵源,氏康以氏綱嫡男身份,迎娶了今川氏親之女(「瑞溪院」)做為正室

氏康子女眾多,男子長大成人者包括後來繼任家督的氏政氏照氏邦氏規、氏忠、氏光,以及過繼予越後(今新潟縣)國主上杉謙信為養子的三郎景虎等;女兒則包括嫁與今川氏真正室)的「早川殿」(法名「藏春院」),以及嫁與武田勝賴繼室的「桂林院」等。

生涯前期[编辑]

1515年(日本永正十二年,以下括弧中所示均為日本年號)北條氏康誕生於後北條氏的本城小田原城,母親為二代當主氏綱的正室「養珠院」;作為氏綱的嫡男,他在重臣清水吉政的指導下成長。

當時在氏綱的領導下,北條家迅速擴張勢力,連敗山內、扇谷兩上杉家,支配武藏國大半領地,並出兵北鄰甲斐郡內地方及東鄰的「總州」。[4]1530年(享祿三年),氏康於小澤原之戰「初陣」,擊敗扇谷上杉家督朝興;後於1535年(天文四年)甲斐山中湖畔之戰(對抗甲斐守護武田信虎)、1537年(天文六年)河越城攻略(對抗繼承了上杉朝興的朝定及其家臣),以及1538年(天文七年)第一次國府台之戰(對抗「小弓公方」足利義明和房總半島新興勢力里見義堯)等,均參陣並立下戰功。

然而,1536年(天文五年)以後,由於今川家家督之爭(「花倉之亂」)的影響,今川家新主義元改與武田信虎聯手,北條家乃轉為與其敵對,以富士川以東的駿河國土為戰場多次交兵(「河東之亂」);第一次國府台戰後,原本倚賴北條氏綱支持的「古河公方」足利晴氏,也開始忌憚北條家獨大,而轉與兩上杉家聯手。北條家因而陷入四面受敵的困境。據歷史學家推測,氏康於1538年至1541年間繼任家督;1541年(天文十年)氏綱死去後,氏康依然面臨強敵環伺的挑戰。

勢力擴大及三國同盟[编辑]

1545年(天文十四年)氏康在駿河東部與今川軍對陣之際,關東管領・山內上杉家當主上杉憲政,聯合上杉朝定及古河公方足利晴氏,集結號稱八萬大軍,包圍僅有三千北條軍駐守的河越城。通過甲斐新國主武田晴信(日後的「信玄」)的斡旋,氏康以放棄河東之地為條件與今川義元和解,從而得以回師關東,全力對抗足利上杉聯軍。1546年(天文十五年)氏康親率八千軍勢馳援河越城,與守將北條綱成協同展開夜襲,一舉擊潰軍心渙散的足利上杉聯軍,甚至擊斃上杉朝定,致使扇谷上杉家絕嗣而亡。河越夜戰北條軍以絕對劣勢之兵力取得全勝,被譽為「日本戰國三大奇襲戰」之一;此役之後,北條家不僅支配武藏全境,並攻入上野國(今群馬縣)境內,迫使上杉憲政逃離居城平井城,流亡常陸(今茨城縣)、越後等國。

1554年(天文廿三年)出兵下總,控制自1455年享德之亂以來關東公方的駐在地古河御所,逼退足利晴氏,代之以由「芳春院」所出的次男義氏;以其為傀儡,氏康樹立了北條家關東霸主的地位。同年,利用今川義元出兵三河,趁隙攻入駿河,與今川及武田援軍對陣。然而,通過今川家重臣太原雪齋的仲介,氏康終與今川義元、武田晴信達成協議(傳說中的「善德寺會盟」),以迎娶晴信之女(黃梅院)為嫡男氏政正室,並將女兒(藏春院)嫁與義元嫡男氏真做為正室等條件,締結了「駿甲相三國同盟」。

對抗上杉謙信和反北條勢力[编辑]

三國同盟成立後,氏康加緊關東支配的步伐,與里見義堯爭奪上總領地;然而1555年(弘治元年)三浦三崎之戰,北條水軍敗於里見水軍,氏康在房總半島的擴張受挫。1557年(弘治三年),足利晴氏的嫡男藤氏趁機起兵反抗北條家,結果失敗,與上杉憲政同樣流亡越後,投靠春日山城主長尾景虎(即日後的上杉謙信)。

1559年(永祿二年)將家督之位讓予氏政,隱居於小田原城,被家臣稱為「御本城様」,仍掌握家中軍政大權。

1561年(永祿四年),從流亡越後的上杉憲政處繼承上杉宗家家督名份的上杉政虎(由長尾景虎改名),以擁護正統關東公方足利藤氏為名義,大舉出兵關東;關東各地原上杉家臣及反北條勢力紛起響應,集結成號稱超過十萬的空前大軍,壓制包含古河御所在內的諸多據點,並以藤氏取代義氏為關東公方。氏康氏政父子率軍固守小田原城;由於城堅糧足、全軍戰志堅定,終使來襲的上杉軍無功而退。政虎於鎌倉鶴岡八幡宮正式就任關東管領職後,在攻小田原城不克、諸將失和、糧草不濟等不利狀況下,不得不收兵北返;北條軍趁勢追擊,取得局部勝利。上杉政虎自關東撤退後,北條家聲威復振,在關東支配權的爭奪中,逐漸佔得上風。1562年(永祿五年)北條軍再度壓制古河御所,足利藤氏被擄往小田原城,終焉不明。

1563年(永祿六年),於第四次川中島之戰獲得戰略性勝利的武田軍,攻向上杉家在北武藏的據點松山城;里見義堯應上杉輝虎(由政虎改名)之邀,派嫡男義弘領兵馳援,雖突破北條軍封鎖進入武藏國境,卻因松山城陷落而只得退兵。翌年,為支援反叛北條家的江戶城守將太田康資,義弘率軍一萬二千進佔上總武藏邊境的國府台城;氏康、綱成等領兵二萬與之對抗,苦戰而勝(第二次國府台之戰),嗣後北條家勢力深入上總。1567年(永祿十年),氏康策動上杉家臣・上野厩橋城主北條高廣(與後北條氏並非同族)反叛,重挫上杉謙信的關東經略。然而,同年的三船山之戰,由氏政指揮的北條軍卻敗於由義弘指揮的里見軍;北條家在房總半島的影響力再度受挫。

生涯後期及相越同盟的轉折[编辑]

當北條武田聯手在關東地方及北信濃(今長野縣)對抗上杉的同時,東海道(範圍包括今愛知、靜岡、山梨、神奈川、埼玉、千葉茨城等縣及東京都)形勢大變,導致甲相駿三國同盟瓦解,牽動東日本勢力重整。1560年今川義元於尾張(今愛知縣西部)桶狹間戰死後,三河(今愛知縣東部)岡崎城主德川家康獨立,今川家東海道霸權的地位開始動搖。武田信玄為趁機奪取今川家領地,不惜逼死嫡男義信,終於1568年(永祿十一年)發兵一萬二千攻入駿河;德川家康也由三河發兵攻入遠江(今靜岡縣西部)。今川家新當主氏真雖與上杉謙信結盟,且動員有一萬五千兵力,仍難獨力抵擋武田、德川兩軍交相入侵;氏政親率四萬五千大軍強力干預,方迫使兵力居劣勢的武田軍(一萬八千)退兵。以此為契機,北條家與上杉謙信和解,以氏康七男成為謙信養子(日後的上杉景虎)為條件,締結「相越同盟」;北條高廣又復仕於上杉家。

1569年(永祿十二年)十月,武田信玄率軍二萬攻向小田原城,氏康氏政父子決定籠城守備;武田軍攻至城下,見無法破城而退。氏政親率軍勢二萬餘追擊,並命分別負責守備甲州街道及秩父地方的氏照、氏邦集結另二萬兵力,意圖前後夾擊退卻的武田軍;不料氏照、氏邦所部先在相模北境的三增峠隘口與武田軍交戰,遭其擊敗,氏政聞訊隨即收兵返回小田原城(三增峠之戰)。武田軍乘勢佔據駿河,今川家於是在武田、德川兩家夾擊下滅亡;北條家聯合上杉今川、制衡武田的戰略構想從而落空。此役受挫,刺激北條家加強對甲斐方面的防務,著名的環繞小田原城方圓九公里之「総構え」(環繞外郭及部分城下町的最外圍防禦工事),以及八王子城築城等工程,據信均由此而發。

相越同盟成效不如預期,常陸佐竹義重等反北條大名甚且改與武田聯手,依然繼續對抗北條,徒然提升武田信玄在關東的影響力;有鑑於此,氏康乃決定重新檢討其同盟策略。1571年10月21日(元龜二年舊曆十月三日),氏康於小田原城病逝,享年五十七歲,留下放棄相越同盟、與武田家和解的遺命。不久,氏政遵照父命重新與武田家結盟,接受武田家支配駿河的事實;關東自此又再回到北條武田聯手對抗上杉的格局。

性格和評價[编辑]

個人軼事[编辑]

氏康年輕時曾有懦弱之名;但經素富勇名的師傅清水吉政教育,終於成長為堅強果敢的能將。第五次河越城之戰北條軍大勝之際,氏康親自領軍追擊敗逃的敵軍;部將多目元忠為免主將涉險,擅發號令收兵,事後氏康未加責備,反予褒獎。

氏康文化造詣頗有名聲,尤其長於歌道,堪稱「文武相兼之名將」。此外,戰國亂世常有因爭嗣而起的內亂;但氏康諸子團結、傳承順利,亦見其治家之功。

領國治理[编辑]

後世對氏康的領國治理評價甚高,而有「戰國第一民政家」之譽。

氏康當政的1542年(天文十一年),北條家在其勢力範圍內(包括伊豆、相模兩國全境,以及駿河武藏兩國部分地區)實行檢地;此外,實施制改革、推行以「永樂通寶」為統一貨幣,奠定了後北條氏政權殷實的統治基礎。

氏康時期除建立起小田原「評定眾」、「傳馬」等軍事制度外,在他隱居之際,還下令調查家臣領地收入及軍備負擔等狀況,由奉行安藤良整編成《小田原眾所領役帳》,以利動員管理;又頒布「德政令」,與民生息,使小田原城下町發展成關東首屈一指的繁榮市街,吸引了為數眾多的文化人及各種工藝職人。此外,「目安箱」(供領民直接投訴用)、官僚評定,以及明定田賦「四民六公」等制度,也發揮了攏絡領民、監察家臣的功能;由於成效良好,這些制度後來都被統治關東的德川家康採納,沿用至江户時代

軍事外交[编辑]

在軍事方面,氏康領導北條家擊破山內、扇谷兩上杉家及古河公方等傳統勢力,又與「越後之龍」上杉謙信、「甲斐之虎」武田信玄等名將周旋,立於不敗之地,博得「相模之獅」之名。

善戰之餘,氏康外交手腕務實、靈巧,也是北條家能在強鄰環伺中發展壯大的原因之一。他放棄前代自「河東之亂」以來奪取的東駿河領地,而與強鄰今川義元化敵為友,終能達成消滅兩上杉家,奪取武藏、上野等國領地的戰略目標;與今川、武田共同締造三邊同盟,確定彼此勢力範圍後,又利用上杉謙信、武田信玄兩強相爭的局面,扮演有效的平衡者,在避免決戰的狀況下保全了北條家在關東地方的大部分擴張果實。

家臣團[编辑]

註腳[编辑]

  1. ^ 日本古代習以中國古都洛陽的「洛」字借代「都城」;所謂「上洛」,即指派駐地方的官員前往京都一事。
  2. ^ 義忠於1476年意外戰死後,其堂兄弟小鹿範滿出面與年幼的龍王丸爭奪家督之位;今川家臣因此分成兩派,僵持不下,終於以範滿暫代家督,待龍王丸成年後歸政為條件,勉強達成協議。1487年龍王丸成年,盛時應北川殿的請求,自京都來到駿河,打敗支持小鹿範滿的勢力,擁立氏親;從此,盛時成為今川家的客將,先利用關東「享德之亂」(反幕府的鎌倉/古河公方足利成氏,對抗山內、扇谷兩上杉家以及幕府派遣的堀越公方)的契機,奪取伊豆國領地,再趁「長享之亂」(兩上杉家互鬥)之機轉戰相模國境,奪取小田原城。
  3. ^ 「鎌倉公方」在室町幕府的統治體制中,原為代替遠在京都的征夷大將軍統攝東日本的代理人,「公方」即為當時武家對將軍的敬稱;但自四代足利持氏以來,鎌倉公方卻變成一不受幕府管制的政治、軍事勢力,並於對抗幕府及上杉聯軍的戰爭中移往古河城,成為「古河公方」。「關東管領」原為隨鎌倉公方「下向」關東的輔臣,例由名門上杉氏出任,後與鎌倉公方對立,內部又因爭奪關東管領名義而分裂為山內(宗家)、扇谷兩家。上述武家高層的權力鬥爭,在關東地方造成了持續數十年混戰的局面,給許多中階武士或地方豪族創造了抬頭的機會。氏綱改氏北條,顯示其效法桓武平氏出身的執權北條氏,雄踞關東、把持幕政的雄心——亦即志在取關東管領而代之,可見新興勢力後北條氏,自始即以上杉氏為主要挑戰對象;且就地緣政治而言,後北條氏所奪取的領國——伊豆、相模、武藏,其守護名義原均為上杉家所有,雙方間之敵意實難化解。
  4. ^ 下總國位於今東京都與埼玉、千葉、茨城諸縣的交界地帶,上總國則相當於今千葉縣中部;兩地在古代合稱「總州」,在戰國時代是古河公方、上杉氏,以及宇都宮、結城、千葉、里見等勢力角逐的主要戰場。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