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全武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乾隆著用的盔甲

十全武功是指《十全武功記》所提及的中国乾隆朝中的十次重大戰事。

十全武功[编辑]

平定準噶爾[编辑]

清軍進入伊犁

乾隆十九年(1755年)準噶爾汗國爆發內亂。阿睦爾撒納率部兩萬餘歸降清廷,乾隆帝封阿睦爾撒納親王爵,双亲王俸,又命其為定邊左副將軍,從定邊將軍班第進攻準噶爾。清軍最終生擒達瓦齊汗,準噶爾汗國滅亡。

再平準噶爾[编辑]

乾隆二十二(1757年)阿睦爾撒納叛亂,清廷派兵征討。阿睦爾撒納逃亡,病卒於俄羅斯。兩次準噶爾前後花費二千三百萬兩。[1]

平定回部[编辑]

兆惠在黑水突圍

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和卓後裔霍集占波羅尼都在新疆回部舉兵叛亂,史稱大小和卓之亂。清廷派兵出剿,佔領葉爾羌喀什噶爾。将军兆惠曾上奏:“我兵杀贼虽多,阵亡亦百余,总兵高天喜、原任前锋统领侍卫鄂实、原任副都统三格、侍卫特通额,俱殁于阵。”

平緬甸[编辑]

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爆發清缅战争;乾隆帝派雲貴總督明瑞進攻緬甸首都阿瓦。清缅战争从1765年到1769年历时四年,前后四次出兵,耗费一千三百多万两[2],清兵多死於疫病,統帥明瑞亦陣亡。最后一次战争中,清政府任命傅恒再度進攻緬甸。當時有鄭昭暹邏起義,緬甸苦於兩面作戰。最後緬甸向清軍求和而結束戰爭。

兩平大小金川[编辑]

乾隆十二年(1747年),大金川(治所在今四川阿壩藏族自治州金川)土司莎羅奔劫持小金川土司澤旺,起兵反清,清廷任命張廣泗爲川陝總督,前往征討大金川,戰爭持續到乾隆十四年十月(1749年)。

乾隆三十六年大金川(今四川金川縣)索諾木與小金川(今四川小金縣)僧桑格聯合起兵。乾隆帝命四川總督阿勒泰、桂林前往平定,十二月,清军抵美诺,僧格桑見势穷,入大金川与索诺木合兵。阿桂与温福、丰昇额檄令索诺木交出僧格桑,索诺木不理。乾隆三十八年六月,清軍前敵木果木大營被藏族武士襲破,大小金川聯軍大敗清軍,溫福戰死。當時乾隆帝在熱河,以阿桂爲定西將軍,加派健銳營、火器營、黑龍江及吉林兵增援。

乾隆三十八年阿桂前往鎮壓,十月,再度攻佔美諾。乾隆四十年七月,清軍逼近大金川勒乌围,索诺木鴆殺僧格桑,獻屍請降,阿桂不允。是年中秋夜,索诺木逃至刮耳崖(又称噶尔崖、噶拉依,今安宁地),清軍以大炮日夜猛轰,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二月索诺木出降,索诺木被凌迟死,大小金川終於平定,歷時五年,耗費白銀超過七千萬兩。[3]

平台湾[编辑]

乾隆五十一年年底(1787年1月),台灣林爽文莊大田等人以天地会名号起事,建立大盟主政权,即林爽文事件。乾隆五十二年,陕甘总督福康安入台進行镇压,林爽文、莊大田相繼被俘。前後耗費八百萬兩。[4]

平安南[编辑]

安南受降圖

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西山阮氏三兄弟推翻廣南國後黎朝;清廷大軍護送黎維祁到首都昇龍復位,途中遭到阮氏在河內的伏擊。西山阮氏國王阮文惠遣使向清廷謝罪,清廷封阮文惠為新安南國王。安南戰爭約費資一百萬兩。[5]

平廓尔喀[编辑]

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平尼泊尔;監軍巴忠允諾每年予尼泊爾一萬五千兩贈款,尼泊爾退兵。巴忠向乾隆帝報告廓爾喀已降服。

再平廓尔喀[编辑]

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為催迫達賴支付歲幣,廓尔喀再次侵略西藏,清廷派军鎮壓,尼泊尔归附清廷。

紀功[编辑]

1792年,廓尔喀(今尼泊尔)再次侵入西藏。清政府命福康安等率兵入藏,败廓尔喀兵。清兵凯旋之际,乾隆帝回忆即位后在边疆地区建立的十大武功,因作《十全记》以纪其事:“十功者,平准噶尔为二,定回部为一,扫金川为二,靖台湾为一,降缅甸安南各一,即今二次受廓尔喀降,合为十”。乾隆帝因此自称“十全老人”。

这十场战争,前後達26年之久,虽以胜利居多,但有些战争其实胜中有败,其過程皆艱苦卓絕[6],連帶部分战争中的損兵折將,總軍費更超過一億兩。[7]孟森评价:“高宗(乾隆)于新疆定后,志得意满,晚更髦荒。……自此以前,可言武功;自此以后,或起内乱,或有外衅,幸而戡定,皆救败而非取胜矣。”[8]為了應付繁浩的軍費開銷,當時鹽商總計捐輸不下一千三百一十萬兩白銀之巨[9]

注釋[编辑]

  1. ^ 鄭天挺:《清史探微》416頁載“兩次準噶爾戰爭用去二千三百萬兩”。
  2. ^ 鄭天挺:《清史探微》416頁載“緬甸戰爭用九百十一萬兩”。
  3. ^ 鄭天挺:《清史探微》416頁載“大金川戰爭用七百七十五萬兩,小金川戰爭用六千三百七十萬兩。”
  4. ^ 鄭天挺:《清史探微》416頁載“台灣戰爭用去八百萬兩”。
  5. ^ 鄭天挺:《清史探微》416頁載“安南戰爭用一百萬兩”。
  6. ^ 魏源在《圣武记》卷七《乾隆再定金川土司记》中述及戰事之艱難:“初,乾隆二十年,平准、回两部,辟地二万余里,用兵五年,用帑银三千余万两。金川地仅千里,不及准、回两部十之一二,而用兵亦五年,用帑银至七千万。功半而事倍者,则以天时之多雨久雪,地势之万夫莫前,人心之同恶誓死,兼三难而有之。方其神施鬼设,伺间出奇,九地九天,霆劈雹骤,或七萃从石缝而出,或千矛随炮声而入,险万阴平,艰百石堡(艱難百倍於唐代石堡),自蚩尤以来,未有凿凶裂罅、骇目詟魄如兹役者!”
  7. ^ 賴福順:《乾隆重要戰爭之軍需硏究》
  8. ^ 孟森清史讲义
  9. ^ 王家范《中國歷史通論》,331頁

参考文献[编辑]

  • 啸亭杂录》卷六《平定回疆始末》
  • 賴福順:《乾隆重要戰爭之軍需硏究》
  • 庄吉发:《清高宗十全武功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