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于都护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单于大都护府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单于都护府唐朝安置东突厥降部的都护府。630年三月,唐朝军队俘颉利可汗,东突厥亡。唐朝设置顺、祐、化、长四州都督府, 以及定襄都督府、云州都督府。

唐高宗永徽元年(650年),右骁卫郎将高偘统帅回纥、仆骨等部族兵马,在阿息山击溃突厥别部车鼻可汗,在郁都军山,置狼山都督府统治突厥余部。同年又在云州设立了单于都护府(云州云中县西北也有一个单于台,以此得名),单于领漠南狼山、云中、桑乾三都督府、苏农等十四州,与647年设立的燕然都护府以沙漠为界,南北分治铁勒(漠北)与突厥(漠南)。

龙朔三年(663年)二月十五日,燕然都护府改名为瀚海都护府,移到回纥部落,单于都护府改名云中都护府,移置云中故城(今内蒙古托克托县古城乡[1]),仍以碛为界,碛北诸蕃州悉隶瀚海,碛南并隶云中。

麟德元年(664年),云中都护府又改称单于大都护府,以殷王李旭轮(唐睿宗)遥领单于大都护。自此以后单于大都护一职多为亲王遥领,由副大都护、副都护实领。

永淳元年(682年),突厥贵族阿史那骨咄禄阿史德元珍等第三次暴动,“招集亡散,据黑沙城反”,重建后突厥,并很快兴师南下“入寇并州及单于府之北境”,与唐争夺漠南之地。在突厥强劲的攻势下,唐原单于都护府辖境急剧丢失,突厥降户亦纷纷倒戈、投向突厥一边,都护府徒具空名,仅仅成了一个驻防突厥进攻南下的一个军事据点。垂拱二年(686年),单于大都护被降为镇守使。陈子昂曾于垂拱四年(688年)给武后上的奏文中言道:“国家近者废安北,拔单于,弃龟兹,放疏勒,天下翕然,谓之盛德,所以者何?”圣历元年(698年)突厥默啜可汗更是以和亲为名,向武周索要突厥降户和单于都护府之地。在其强大的军事压力下,武周最终被迫答应了他提出的条件,单于都护府被迫放弃,武周“朔方军与突厥以河为境”。

中宗景龙二年(708年),为了跨过黄河、处于有效防卫和主动进攻的战略位置,朔方军总管张仁愿利用当时突厥全军西击突骑施的机会,夺取漠南地区,并在黄河以北修筑东、中、西三受降城,形成一道联防横线,以便断绝突厥的南侵道路。同年安北都护府从安西城迁到西受降城。

睿宗景云二年(711年),单于都护府重新设立,其治与安北都护府同在西受降城,邠王李守礼以亲王遥领单于大都护,臧怀亮实任单于副大都护[2]

玄宗开元二年(714年)闰二月,单于、安北二都护府分离,二者皆从西受降城迁出,单于都护府返回故址——云中故城安置,安北都护府移到中受降城。右领军卫大将军张知运兼检校单于大都护镇守大使(又称单于副都护)[3]

开元六年(718年)二月,朔方道行军大总管王晙领蕃汉兵马三十万,大举征伐突厥。据《毗伽可汗碑》和《阙特勤碑》记载:“当我三十四岁(即开元六年)时,乌古斯(即九姓铁勒)逃窜入唐朝。我悔恨地出征……(第一天)消灭唐朝骑兵一万七千人,第二天全部消灭其步兵。他们越过……而去。”[4]唐军惨败而被迫再次撤离单于都护府旧地,于开元七年(719年)一度将单于都护府隶属于东受降城。紧接着,随唐军反攻的胜利,开元八年(720年)唐又恢复了单于都护府之地,而将其原机构由东受降城返回,在旧址重置了单于大都护府[5]

随着朔方节度使的建立,单于、安北二都护府变成了朔方节度使所辖的两个军镇,其原来的都护一职往往成了朔方节度使及其副使的加官或兼职。

天宝四载(745年),于单于都护府治置金河县(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南,《郡国志》载:“云中郡有紫河镇,界内有金河水,其泥色紫,故曰金河”。今名大黑河,全长100余公里,发源于今内蒙古卓资山县北、察哈尔右翼中旗南山。下游汇为金河泊,南入黄河。当地还有李陵台、王昭君墓。),府地建为唐之正州。同时徙置振武军于府城。

紧接着安史之乱的爆发,唐在北疆原来的羁縻府州丧失殆尽,二都护府原有的“掌抚慰诸蕃,辑宁外寇,觇候奸谲,征讨携离”职能随之彻底丧失,都护府形同虚设。肃宗上元二年(760年)朔方节度使罢领单于大都护;代宗广德二年(764年)朔方节度使复兼单于大都护;武宗会昌五年(845年),改称安北都护府(原安北都护府于780年废除)。五代初年,契丹入侵,916年,契丹占领云中故城,都护府废除。

区划[编辑]

650年,辖狼山、云中、桑乾三都督府、苏农等十四州。

三都督府[编辑]

24州(1州名佚)[编辑]

单于大都护[编辑]

参见[编辑]

参考[编辑]

  1. ^ 秦汉云中故城的位置有在今内蒙古托克托县之说和在今和林格尔县之说,分别见林干:《突厥与回纥史》(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7年,第79页)与《中国历史地图集》(隋唐五代史分册)的标绘。
  2. ^ [唐]李邕:《右羽林大将军臧公神道碑》,《文苑英华》卷九〇七,北京,北京中华书局1966年影印本,第4775—4777页;其任职单于都护府时间见郁贤皓:《唐刺史考》卷二五,南京,江苏古籍出版社,1987年,第340页。
  3. ^ [46]《命薛讷等与九姓共伐默啜制》,《唐大诏令集》卷一三〇,北京,学林出版社1992年标点本,第648页。
  4. ^ 耿世民:《古代突厥文碑铭研究》,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163—164页。
  5. ^ 李宗俊《唐代安北单于二都护府再考》(《学灯》第二十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