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音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单音文英语Univocalic,又稱元音字母)为只用同一个母音写成的文章。每個音節的母音均相同。

中文[编辑]

在中文中,是指只能使用同一個音所寫成的文章。由於都是同一個音所寫成,所以母音也均相同。

最有名的中文同音文是著名語言學家趙元任所寫成的《施氏食獅史》。全文皆用了「ㄕ」(shī)這個讀音。

石室詩士施氏,嗜獅,誓食十獅,氏時時適市視獅。
十時,適十獅適市;是時,適施氏適市。
氏視是十獅,恃矢勢,使是十獅逝世,氏拾是十獅屍,適氏石室。
石室濕,氏拭室。
氏始試食十獅屍,食時,始識是十獅屍實十石獅。
試釋是事。

其他语言[编辑]

在英文中,單音文只能使用母音aeiou中的某一个來写文章。

  • 流传最广的单音文是C.C. Bombaugh于1890年写的,元音字母中只使用了O。下面是一个例子:

No cool monsoons blow soft on Oxford dons, Orthodox, jog-trot, book-worm Solomons.

(一點都不凉爽的季风轻轻吹拂著牛津大学的指导教师─保守的、颠簸而行的书虫「所罗门」。)

Bombaugh的名言“Gleanings from the Harvest-Fields of Literature(从文学这一丰收的土地上拾得落穗)”这一句话是这种奇异文学精确的概括。
  • 奥地利诗人Ernst Jandl的德语诗《Ottos Mops》为德语字母O的单音文。
  • 澳大利亚诗人Christian Bök的《Eunoia》一书中包括了英文字母A、E、I、O、U的单音文。[1]
  • 冰岛诗人Eiríkur Örn Norðdahl的冰岛语诗《Höpöhöpö Böks》为冰岛语字母Ö的单音文。这首诗是为补充《Eunoia》而作。[2]
  • 法国小说家乔治·佩雷克的法语小说《Les Revenentes》为法语字母E的单音文。
  • 阿根廷民谣歌手Leon Gieco1997年的西班牙语新奇歌曲“Ojo con los Orozco”。(小心Orozco兄弟)的歌词为字母O的单音文。[3]
  • Eszperente是匈牙利语的一种只用字母E的单音文。由于E在匈牙利语里很常见而且有两种读音,写这种文字比较容易。一些诗和书籍,大部分是为儿童写的,使用了这种文字。

参见[编辑]

链接[编辑]

  • Jim,George Simmers写的单音文。
    • ^ McArthur, Tom (1992). The Oxford Companion to the English Language, p.612.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19-214183-X
    • ^ Eiríkur Örn Norðdahl, Höpöhöpö Böks (2015年2月5日)
    • ^ 歌词见http://www.rock.com.ar/letras/2/256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