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都市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南方都市报
Southern Metropolis Daily
Southern Metropolis Daily.jpg
2014年6月16日改版的南方都市报头版
類型 日報
版式 小报
擁有者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
創辦人 程益中
出版商 南方都市报社
編輯 刘晨
主編 庄慎之
作者群 4000人[1]
創刊日 1997年
政治立場 自由主义
語言 简体中文
總部  中國广州市
发行量 2012年:169万份[1]
ISSN 1004-5171
網站 南都网

南方都市报》(简称“南都”)是中国南方的一份综合性日报,于1995年3月起试刊,1997年1月1日正式创刊,为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的子报[2]。报章隶属于南方报业传媒集团,覆盖广东省,为珠三角地区影响力最大的报纸。目前总部在广州。报纸版面大小四开,每天版面平均在100版以上[1]

该报是一份以广州、深圳两个中心城市为主,覆盖全省包括珠三角12个中等城市(由2010年12月起擴展至香港澳門[3])在内的综合类日报。2006-200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发布的全国晚报都市类报纸竞争力检测当中,《南都》连续两年名列竞争力排行榜第1名,还被世界品牌实验室评为“中国品牌500强”[1]。 根据世界报业协会2008年6月在瑞典哥德堡发布的“2008年世界日报发行量前100名排行榜”,南方都市报以140万份的发行量位列第28位,中国第6位。

版式[编辑]

南方都市报在国内首创分叠出版模式,每天出版A、B、C、D等叠,在2008年9月重新改版;2014年6月16日再次进行了改版,强调“慢阅读、深阅读、精阅读”。[4]

  • A叠:时政要闻
  • A2叠:地方读本
  • B叠:娱乐&副刊
  • C叠:(限周一至五)天天财富

特点[编辑]

《南方都市报》的办报宗旨是“办中国最好的报纸”。该报是中国大陆第一家报道孙志刚事件和2003年底SARS疫情的刊物。該報的調查報告迫使廣州當局在2003年12月承認,广州再次發現SARS疑似病例。孙大午案也是被该报率先报道。

历史[编辑]

1997年1月1日,《南方都市报》以日报的形式上市,由副主编程益中主导报纸内容。首期只有16版,全社编辑记者不到100人。程益中认为该报纸可以实现知识分子报效国家的传统职责,并希望报纸可以按照《华盛顿邮报》的模式监督并防止权力被滥用[5]

第一年,《南都》发行量为8万份,亏损超过了100万美元,并受到了一些领导的质疑。但程益中仍十分有信心,并预测南都可以成为全国“最好的、发行量最大的、也是最赚钱的”报纸。许多领导对此表示了怀疑。此后,《南都》不断打破报道的禁忌,并开始在头版放置国际新闻,此举有别于其他中共控制的报纸。如:报道“戴安娜王妃车祸”、“克林顿莱温斯基的丑闻”。同时,《南都》也对北约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及中国随后的游行示威用12个版面的文字和图片进行了报道[5]

1998年,《南都》发行量为40万份。1999年,为60万份,广告收入大量增加。2000年成为中国最厚、最贵的报纸,72个版面为12美分,发行量突破100万。程益中被提拔为总编辑,喻华峰成为总经理。南都员工2200人平均年龄为27岁,资深编辑年龄为33岁。同年,由于批评官员引发不满并对深圳本地报纸形成竞争,《南都》在深圳遭到禁售,程益中与喻华峰派遣了20人的记者请了1000人到深圳免费发放报纸,一个月后禁令取消[5]

由于《南都》对社会阴暗面及官员进行的报道咄咄逼人,经常引发广州、深圳等城市官员的不满。但由于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为广东省委的组成部分,在组织架构上比市一级高,普通官员即使不满,需要到省级宣传部才能投诉。因此,《南都》经常受到省宣传部的训斥,而每当受到训斥后,程益中都需要被迫做出检讨[5]

虽然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尽可能对《南都》进行保护,但是随着不满的增加,官员的态度也愈发强硬。为了应付该情况,程益中雇佣了某小城市的宣传官员写检讨书,并对相关编辑、记者实行撤职、扣奖金等处罚,但大部分处罚未落实[5]

2002年7月25日,《南都》发表了一篇题为《16岁少女被绑入淫窟九昼夜》的新闻报道,而广东省纪委副书记王华元则把此类“批评报道”视为对他个人权威的冒犯和挑战。广东省公安厅认为该报道为编造,《南都》于7月29日向王华元汇报,并作出检讨[2]

2003年,《南都》不断打破报道禁区,报道了广东公安的一系列丑闻,获得了多项新闻大奖,发行量突破140万,广告收入达到10亿元人民币,纯利润为1.6亿人民币,并计划向其他城市扩张发展。10月份获得中宣部批准后在北京创办《新京报》,程益中兼任总编同时兼管《新京报》,喻华峰兼任总经理[5]

2005年5月18日,在广东省中山市的住所中,《南都》记者温冲遭到一群人入室毒打并被砍掉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这群人还将被砍掉的两根手指带走,该记者此前曾先后报道过香港新义安黑帮案》、《南方都市报记者采访遭毒打》[6]

2005年12月27日,南方報業集團向中層以上幹部宣布,撤銷《南方都市報》副總編輯夏逸陶職位,理由是12月24日該報在頭版報道廣東省副省長游寧豐梅州興寧矿难被行政記大過的消息所致。同時,伙伴《新京報》突遭《光明日報》社接管,並辭退總編、副總編三人,中國新聞界為之震憾。

2008年12月3日,南方日报报业集团高层人事分工发生变动,集团分管《南方都市报》的副总编辑江艺平调离现职,《南方都市报》改由南方日报报业集团社长杨兴锋亲自兼管。

目前南方都市报从创办初期的只有一份报纸,发展到现在的5报、4刊和4网,并拥有微博微信新媒体平台,还拥有澳亚卫视的股权,组成“南都全媒体集群”。[7]目前南都媒体的影响力除覆盖广东全省外,还包括世界各地的华人地区

知名报道[编辑]

《南方都市报》因其敢言的报道风格,历年来不少报道都被港澳台及境外传媒特别留意及作出特别的解读,其中一些被“解读”的报道报社并不予以承认。

打破SARS报道限制[编辑]

2002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简称“SARS”)在中国广东顺德首先爆发。疫情发生初期,中国政府对相关信息进行了隐瞒。2003年3月,“两会”在北京召开,中共官员仍在竭力对相关信息进行封锁。此时,《南方都市报》与广东的其他媒体一样都受到中宣部的完全控制。大会召开第一天,南都记者对卫生部副部长进行了采访,第二天打破了中宣部的禁令在头版登出中国政府邀请国际专家对疫情进行研究,并引述卫生部副部长,承认疫情并未“得到控制”。此报道引发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的震怒。张德江在北京与广东省的记者开会时大发雷霆,指责广东媒体不听话,需要严加管理,并命令对南都进行严肃处理[5]

南都立即提交了一份检讨书,承认犯了严重的错误,并提出防止再次发生类似事件的计划,还表示开除了相关记者,并对相关编辑进行了停职。总编辑程益中承担了全部责任,并被降职处理。实际上,“被开除的”记者更换署名后仍在继续写稿,“被停职的”编辑仍在工作。几个星期后,有关SARS的谎言被揭穿,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对谎言进行了公开谴责。[5]

报道孙志刚案[编辑]

2003年3月事件发生后,《南都》记者陈锋最先从一个大学生的短信当中得到了简略的消息。往常,对司法机构如公安局、法院、监狱的批评报道对中国媒体来说属于禁忌。但是当陈锋告诉编辑后立即得到了采访的批准。不久,陈锋联系到了孙志刚的父亲帮助他找律师、法医并进行尸检以取得法律证据。尸检结果证明了孙志刚是被殴打致死。为了防止宣传部门提前插手,《南都》记者连夜编稿,并以“被收容者孙志刚之死”为主标题,“大学毕业生,27岁,在广州街头被收容三天后死亡,尸检结果表明,事主死前曾遭毒打。”为副标题进行了两个版面的报道。在报纸刊发前,程益中将该报道发给了新浪网搜狐网的编辑,两个网站因此获得了巨大的访问量。《南都》的此次报道在社会上引发了强烈的反响,对政府形成了巨大的压力,官方因此高调宣布将对事件展开调查。之后,广东宣传部门禁止再报道孙志刚案,但由于北京的宣传部门并未下达禁令,事件得以在北京得到改进报道。之后,《南都》又报道了湖南收容所从广东“购买”收容人员充当劳工。两个月后,刚刚上任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召开了国务院会议,讨论并决定立即废除收容遣送制度。事后,广州市委书记林树森曾威胁《南都》如果在报道孙志刚事件中发现任何不实内容,将到法院起诉《南都》。孙志刚事件最终导致18人被逮捕,20名官员受到处分,广州市领导受到政治局的严厉批评。市委书记林树森、政法委书记张桂芳和公安局局长朱穗在多个场合表示将会通过各种途径收拾《南都》。收容制度被废除几星期后,作为《南都》广告客户的柯达公司受到警察调查是否与南都有不正当的礼物或现金往来。7月底,所有《南都》的广告客户都受到了调查,喻华峰遭到警方扣押,不久之后在南方报业施压下被释放,12月喻华峰再次被逮捕[5]

南都案[编辑]

《南都》之前对SARS的报道引发了广东省委领导人的不满,而对孙志刚案的报道则进一步加剧了该趋势。不久,广州某医院确诊了一例SARS的疑似病例,是当时中国几个月来首宗新发病例。《南都》仍于当天对此作出了报道。病例发生即报纸刊发第二天,张德江召开紧急会议,与省委领导讨论应对SARS复发的报道,但是除了张德江本人外,其他官员都已经看过当天《南都》的报纸,这使得张德江极其尴尬、恼火。不久之后,针对《南都》领导层的贪污的调查升级,检查机关的大批人员进驻。

2004年1月前两个星期,有20多个编辑记者及广告业务人员受到了盘问。1月4日,编委李民英被逮捕。程益中本人于1月5日被5名警察带走,受到7个小时的审讯后被释放。在此期间,喻华峰被关押在广州市一家旅馆的地下室,受到了毒打,并数次试图用头撞墙的方式自杀。2004年1月底,中共广东省纪委召开干部大会。张德江在会上曾质问到中共是否还拥有《南方都市报》?而广东省纪委副书记王华元(后因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判死缓)则认为:“他们这是私分公款、侵吞国有资产哪!。”[5]李民英、喻华峰相继被捕之后,案情引发广泛关注,在中央政治局全体学习后,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曾单独留下张德江了解相关情况[8]。此后,南方日报报业集团高层领导曾与王华元会面并作出解释,王华元则表示:“你别解释了,你注意,我现在是不会搞到你头上的,但是你一定要记住,一定要把喻华峰这个腐败分子揪出来,一定要支持。”[2]

2004年3月19日,广东法院一审判决喻华峰12年有期徒刑;李民英则被判11年。罪名为贪污行贿受贿、私分国有资产等罪名逮捕及判刑。[9]程益中在开庭当天被捕,但他始终没有认罪。由于普遍怀疑是由于南方都市报关于孙志刚案SARS事件报道而引起地方政府的报复、以及司法裁定中的巨大争议而广为关注。中国大陆学界、新闻界曾为此发起连署声援活动。4月中旬,前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任仲夷、省委书记吴南生,联名向张德江写信表示“方都市报的贪污案子引起群众很大的异议,值得思考。”“还有很多法学家和经济学家对这个案子发表看法,我们认为他们的意见是客观、理性、中肯的,值得我们重视。”[8]约4个月后,司法部门收回了原先的说法,将程益中及分管财务的副主编邓海燕无罪释放。喻华峰和李民英仍被关押在监狱中,不过刑期被大幅削减,此后李也被释放[5]。政论家刘晓波曾评论到:“众所周知,《南方都市报》曾经是一家亏损的国有企业,通过俞华峰和程益中等人的努力,仅用三年时间就扭亏为盈,六年后实现年广告收入13亿元,创造了中国报业市场化改革的奇迹。作出如此杰出的改革成就的南都高层,本应得到制度性奖励,区区几十万奖金的分配并不过分,然而,他们非但没有得到褒奖,反而遭遇牢狱之灾。”[10]

“天谴论”[编辑]

2008年汶川大地震发生后,5月14日,朱学勤在《南方都市报》上发表有关地震“天谴”的短论:“这就是天谴吗?死难者并非作孽者。这不是天谴,为什么又要在佛诞日将大地震裂?爱中华者,当为中华哀。华南雪灾,山东车祸,四川地震,赤县喧嚣该清醒了。圣火应该停一停,国旗也该降一降,就为黎民百姓降一次吧,他们不是伟人,只是遗骸,遗骸千万,只是无言。”,《南方都市报》评论版因刊登这篇文章,相关编辑被暂停工作,“个论”版面也被暂停。

社论[编辑]

2010年4月11日,《南方都市报》历史评论版刊发了历史学者洪振快的历史评论文章《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此文被中国大陆网民大规模转载。4月17日,历史评论版编辑朱蒂被停职,据其本人称是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亲自作出批示。南方报业网的该文章也被删除。[11][12]

影射六四[编辑]

2010年6月1日,《南方都市报》B16版刊登了纪念国际儿童节的系列漫画,其中一幅为一个小男孩用白色粉笔在黑板上绘出三辆往前行驶的坦克,坦克前方站着一个小人,有报道指这是报社影射当年六四事件中的王维林。不过此漫画中的坦克很快便被报社从网页上抹去,而且报社也没有对有关漫画的问题给予任何回应。2010年6月2日,精华版和南方报业网中《南方都市报》数字报的图被撤下,原因不明。[13] [14][15][16]

诺贝尔和平奖[编辑]

2010年12月12日,《南方都市报》头版以“亚残运会开幕”为主题的图片,被海外媒体认为其实另藏含义。报道指,背景图以空凳子纪念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不过,南方报业否认了该图片另有寓意。[17]

报道“77元廉租房”[编辑]

[18]

《他妈的“奇迹”!!!》[编辑]

2011年7月31日,《南方都市报》A23版撰文《他妈的“奇迹”!!!》谴责铁道部在温州高铁事故中抢救不力与掩埋真相。在7月27日,香港《蘋果日報》曾以「他媽的」為頭版標題,譴責當局處理手法草率。

争议报道[编辑]

缝肛门事件[编辑]

2010年7月,南方都市报记者肖友若报道深圳一名产妇进入深圳凤凰医院生产,因为未给助产士足够的红包遭到报复,肛门竟然被助产士缝上[19]。 消息传出,舆论哗然。但是央视《新闻调查》的回访调查后,认为媒体存在不实报道:“在事情并未调查清楚,甚至根本就没有对事件展开调查的情况下,就采用了诸如‘产妇肛门被缝’、‘助产士索要红包’这样的标题。”误导读者,仅仅采用一面之词;专业领域不懂装懂;为求轰动,制造标题党;自始至终都未能采访到当事产妇,消息来源存在重大瑕疵。给当事双方造成了极大的痛苦,互相起诉对方。当事医院被迫暂停营业[20]

918言论以及报道的争议[编辑]

2011年9月18日, 《南方都市报》下属《南都周刊》执行总编许庆亮(网名西门不暗)在新浪微博上用918抗日调侃全国女性“对于老公男友的求欢,一概拒绝,坚决抗日”,引起部分中国内地的网民的不满。[21]19日,南方都市报头版刊出了纪念918事变80周年的文字。最初,许庆亮在微博上称批评他的网友来自中宣部。翌日许庆亮在微博上为其言论向中国女性道歉,并称“爱国青年哪凉快哪呆着去”,在网络上激起更大地质疑声后,许庆亮再次道歉。

报道联防队员入室强奸[编辑]

2011年11月8日,《南方都市报》刊发了一条题为《妻子遭联防队员毒打强奸丈夫躲隔壁“忍辱”一小时》的报道。报道中提到的三名当事人:杨武(化名)、王娟(化名)、杨喜利。其后凤凰网的调查指该报道疑点重重[1]

据称,杨喜利已向起诉南方都市报索赔100万元人民币。起诉书指“广东某报业传媒集团旗下媒体的该篇报道,与现场监控视频、宝安警方的警情通报内容不符,存在多处严重失实之处,大幅内容被加工、改编、虚构、伪造。该新闻的发布,在社会上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对原告及其家人造成不可挽回的负面社会影响。”[22]

不满央视曝光东莞色情业[编辑]

中国中央电视台2014年2月9日在新闻节目中播出调查性报道,揭示广东省东莞市的卖淫活动猖獗。节目播出后,中国公安部督导警力展开打击,但广东媒体对央视的报道公开表达不满,其中就包括《南方都市报》“南都评论”的官方微博[23]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南方都市报详细资料. 凤凰网. [2012-3-24]. 
  2. ^ 2.0 2.1 2.2 胡剑龙. 王华元与南都往事. 财经网. 2010-08-02 [2012-3-25]. 
  3. ^ 香港.澳门發售南方都市報
  4. ^ 五大平台阅无“纸”境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潘公凯. 《走出毛的影子》(Out of Mao's Shadow. 詹涓(翻译). 2010-05-28 [2012-03-23] (简体中文). 
  6. ^ 中国青年报. 中国南方都市报记者遭毒打被砍手指. 英国广播公司. 2005-05-20 [2012-3-25]. 
  7. ^ 南都全媒体集群——南都,无处不在
  8. ^ 8.0 8.1 潘晓虹. “南都案”出现显著变数. 历史回廊 深圳 张东. 2004-6-10 [2012-3-25]. 
  9. ^ 新华网. 南方都市报案二审宣判 原总经理喻华峰改判8年. 新浪新闻. 2004-6-5 [2012-3-25]. 
  10. ^ 刘晓波. 南都案阻碍媒体改革 葬送新闻良知. 英国广播公司. 2004-07-07 [2012-3-25]. 
  11. ^ 怎样看《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与南都报编辑被停职事件?. RFI. 2010-05-09 [2012-09-28]. 
  12. ^ 爱国家不等于爱朝廷. 洪振快財經網博客. 2010-04-12 [2012-09-28]. 
  13. ^ 中国公众纪念六四方式更具创意. 英国广播公司. 2010-6-3 [2012-3-26]. 
  14. ^ 南方都市报踩红线 “打擦边球”悼六四,于2010年6月3日查阅。
  15. ^ 南方报业网:南方都市报2010年6月1日B16版,于2010年6月1日查阅。
  16. ^ 南方都市报数字报:伪儿童 真童趣,于2010年6月1日查阅。
  17. ^ 《南方都市报》照片被指暗贺刘晓波 报社吁外界勿作过多联想. 联合早报. 2010-12-14 [2012-03-13]. 
  18. ^ 南都“77元廉租房”报道始末. 南方传媒研究. 2011-03-18 [2012-5-25]. 
  19. ^ 深圳“缝肛门”,难以缝合的伤口. 南都周刊. [2012-3-10]. 
  20. ^ “缝肛门”事件,媒体欠一个道歉. 凤凰网. [2012-3-10]. 
  21. ^ 主张去民族化思想的自由主义者不要过于迷恋自己. 环球网. 2011-09-20 [2011-11-12]. 
  22. ^ 深圳联防队员涉嫌强奸续:起诉媒体索赔100万. 腾讯网. [2012-01-05]. 
  23. ^ (视频)中国央视曝光东莞卖淫猖獗 警方强力打击 粤报不满. 南洋视界.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