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南昌话
赣语代表音
使用国家和地区 南昌市区及南昌县
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1 zh
ISO 639-2 chi (B)
zho (T)
ISO 639-3 gan

南昌话赣语昌都片的一种方言。由于赣语内部的复杂性,真正意义上的南昌话只局限在南昌市区及南昌县管辖的地区,而不包括南昌市管辖的其他县。

南昌话常用的词语“恰噶”表示棒的含义,有时候也当做反语使用;本广告表达褒义。

歷史[编辑]

自上古至有一代,江西一直都是三苗的活動地帶。周朝的春秋戰國時期,江西開始有古百越人聚居。這段時期贛地先後隸屬的統治,其居民自當是使用古越語和古楚語。秦漢以後,中原對江西進行了多次大規模的移民,中原的漢語和本地的吳語、楚語互相接觸、互相融合,贛語遂逐步形成。南昌建成於漢末,公元前202年,汉高祖刘邦派颖侯灌婴率兵进驻南昌,并修筑南昌城。史料表明當時豫章郡的人口規模位列全中國第四。古贛語在吸收中原漢語的過程中,本身的語言特點也就逐漸成型。[1]

分布地域[编辑]

作为赣语的代表,南昌片,或称之为昌靖片南昌都昌片,主要分布在江西赣江下游及鄱阳湖的北部和西北部地区,包括南昌市南昌县新建安义永修修水武宁德安星子都昌湖口奉新靖安以及湖南平江,共14个县市。

主要特点[编辑]

  • 本片的突出特点是古今声调的演变受到今声母清浊和送气不送气的影响。本片入声有两个调类的,其调型都是阴入高、阳入低。(三个县例外:修水入声不分阴阳。星子入声限于古入声清声母字和次浊声母字,古全浊声母字今归阳去。湖口无入声,古入声字今归去声)

如:如南昌市:百—阴入、白—阳入、绿—阴入、六—阳入        

  • 其次,声母送气影响调类分化。〔高安市、奉新、靖安、武宁这四地例外〕

声母送气影响调类分化,这一现象在全国的汉语方言中并不多见,如:普通话,铜、农,两字一个送气,一个不送气,两字声调仍然相同。再、菜,两个字一个不送气,一个送气,两字声调仍然相同,但在南昌话中,铜,农,由于铜字送气,农字不送气,两字声调不同;再,菜,再字不送气,菜字送气,两字声调不同,菜字变成上声,与“彩”字相同。

分片[编辑]

本片可分为南昌、都昌、靖安3小片。

  • 南昌小片包括南昌市、南昌和湖南的平江。共同点是今声母送气不送气影响调类分化,无[in iŋ]对立,四呼俱全。
  • 都昌小片包括都昌、星子、德安、永修、湖口、安义、下新建、武宁和修水。共同点是古全浊声母和古次清声母今塞音塞擦音为送气浊声母(都昌以外的县都分新派和老派,这是老派读音。都昌无新老派之分,只有这一种读音),声母送气不送气影响今调类的分化,擦音[h]归送气类,其余归不送气类;大多有舌尖后声母,有[in iŋ]对立,无撮口呼声母。
  • 靖安小片包括靖安、奉新和上新建。共同点是知三章组除石岗止蟹两摄开口三等字读zh ch sh(拼音)以外,其余一律读[t th s],无[in iŋ]对立,无撮口呼韵母。

南昌音系简介[编辑]

通常所说的南昌话是指南昌市区及南昌县管辖的地区,不包括南昌市管辖的其他县。 南昌话分城里话和乡下话,乡下话又分很多种。习惯上所说的城里,指的是南昌旧城(早圮)以内,即今八一大道以西到江边,永叔路以北,阳明路以南不足5平方公里的地区。旧城以外过去统称为乡下,即使是离城最近的乡下的话,也跟城里话不同。 南昌話詞匯:後生( 年輕人), 冇( 沒有),( 這些詞匯和粵語完全相同)

母音[编辑]

贛語一共有8個單母音ɿ、i、u、y、a、o、ɛ、ɵ。其中三個可作為介音:[-i-]、[-u-]、[-y-];兩個可作為母音韻尾:[-i]、[-u]。如下表所示:

次前 次後
Blank vowel trapezoid.svg
i • y




半開
  • [ɿ]只出現在[ʦ-]、[ʦʰ-]、[s-]後面。從配合關係上說,[ɿ]可以看成是[i]的變體。
  • [u]似於日文,嘴巴的形狀不是圓的、而是較扁。在舌尖聲母後面則發音較松,特別是在作介音時。
  • [a]是前[a],而非舌面後的[ɑ],這種現象甚至存在於「au」這樣的韻母裡。
  • [o]比第七號標準母音[o]略低略開。[o]後面帶有舌根音韻尾[-ŋ]、[-k]時開口度更大,接近標準母音[ɔ]。[o]在「yon」、「yot」兩韻中偏前,接近[ɵ]。
  • [ɵ]單獨作韻母時開口度較大,介乎[œ]和[ə]之間。如果後面帶有舌尖音韻尾[-n]、[-t],開口度就很小,接近[ɘ],例如:真[ʦɘn]、織[ʦɘt]。在「əi」、「əu」兩韻中,[ə]是介乎[i]和[ə]之間的一個松而高的央母音。

聲母[编辑]

贛語南昌话的聲母共有十八個音素(如下表)和一個無聲子音「Ø」。

贛語(南昌標準贛語)的聲母表
雙唇 唇齒 舌尖前 舌尖中 舌面前 舌面中 舌面後
塞音 不送氣 [p]
[t]
[k]
送氣 []
[]
[]
鼻音 [m]
[ȵ]
[ŋ]
摩擦音 [f]
[s]
[ɕ]
[h]
塞擦音 不送氣 [ʦ]
[ʨ]
送氣 [ʦʰ]
[ʨʰ]
邊音 [l]

贛語的聲母的音韻特點

  • 清塞音[p-]、[pʰ-]、[t-]、[tʰ-]、[k-]、[kʰ-]的發音比普通話要硬,似廣州音。例如:拜[pai]、敗[pʰai]、帶[tai]、代[tʰai]、蓋[kai]、概[kʰai]。
  • 唇齒擦音[f-]與長沙音似,不同于雙唇清音[ɸ-]。例如:懷[fai]。
  • 喉清音[h-]與多數南方音同,而非普通話中的[x-],發音部位於喉部。例如:好[hau]。
  • [ŋ-]是舌根鼻音。例如:咬[ŋau]、岸[ŋon]。
  • [ɳ-]基本上是古疑母字,也有少數日母字,例如:日[ɳit]、入[ɳip];和一部分泥(娘)母字,例如:尿[ɳieu]、年[ɳien]。
  • [ʦ-]、[ʦʰ-]、[s-]發音部位比普通話靠後,易和舌葉音混。例如:豬[ʦu]、住[ʦʰu]、樹[su]。
  • 零聲母出現在開口韻[ɘ]前面不帶摩擦,在齊齒、合口和撮口韻前面出現時帶有輕微的摩擦音[j]、[w]、[ɥ]。

贛語聲母和古聲母的對應關係

  • p 幫母(邊補巴比)
  • m 明母(摸母綿靡)微母(問蚊望)
  • t 端母(多丁都當)
  • 滂母(潑批普孵);並母平聲(皮輔袍);並母仄聲(部抱辮逢);奉母(浮伏)
  • 透母(拖體鐵脫);定母平聲(抬條田同);定母仄聲(惰盜鄧洞);
  • k 見母一二等,今開合(瓜該高工);見母假蟹效咸山江各攝開口二等,今開口(家解交艱甲降)
  • 溪母一二等,今開合(誇開昆哭);群母平聲,今合口(葵逵狂);群母仄聲,今合口(櫃跪共);溪母效咸江各攝開口二等(敲掐恰確)
  • f 非、敷母(峰夫芬放);奉母(房防符扶);曉、匣母合口(胡虎戶呼)
  • h 曉、匣母一二等,今開口(海好寒黑);曉、匣母假效咸山江梗各攝開口二等(蝦鞋孝陷瞎巷)
  • ʨ 見母(今九卷潔);精母(姐酒尖姜);群母,今讀陰去(競);遇合三遇虞,知照(豬朱注煮);流開三尤,知照(周舟洲咒);溪母(券)
  • ʨʰ 溪母(溪牽輕犬);清母(且秋清七);群母平聲(茄奇乾權);從母平聲(齊牆秦錢);群母仄聲(巨轎絕匠);從、邪母仄聲(聚漸淨寂);從、邪母(徐席袖);澄母平聲(儲廚綢籌);徹、穿母,合三(抽臭醜處);澄母仄聲,合三(住柱);禪母(售)
  • ɕ 曉母(希休香旭);匣母(系賢熊穴);心母(寫仙星相);從、邪母(斜習旬象);審母(書舒鼠恕);禪母(薯墅豎殊)
  • ʦ 精母(左災走作);知、照母(遮准桌壯)
  • ʦʰ 清母(雌粗寸策);從母平聲(慈才曹慚);從母仄聲(坐字造賊);徹、穿母(車川產尺);禪母平聲(垂臣承成);澄、牀母平聲(助兆狀鄭)
  • s 心母(鎖蘇三色);邪母(誦頌訟俗);審母(紗帥聲束);禪母(時舌十上);禪母(純晨常嘗);牀母(船唇);禪母(瑞)
  • l 來母(羅雷龍臘);泥母(糯奶能嫩);娘母(濃寧);日母(繞仍若熱)
  • ȵ 泥、娘母三四等,今齊撮(女扭年溺);日母三等(染忍肉日);疑母三四等(魚語嚴願);以母(育浴)
  • ŋ 疑母(牙眼硬嶽);影母,今開口(亞歐晏暗)
  • Ø 日母止攝開口(而爾二兒);影、喻、微母(淹央勻勇烏溫);喻母(容榮融)

韻母[编辑]

南昌話韻母可分為「開韻尾」、「閉韻尾」、「促韻尾」三類,共有六十七個。

開韻尾 鼻韻尾 塞韻尾 邊鼻韻
開口呼 [a]
[o]
[ɛ]
[ɿ]
[ɵ]
[an]
[on]
[ɛn]
[ɨn]
[at]
[ot]
[ɛt]
[ɨt]
[]
[ai]
[oi]
[ɛu]
[ɨu]
[]
[ɔŋ]
[ak]
[ɔk]
[au]
齊齒呼 [iɛu]
[i]
[iɛn]
[in]
[iɛt]
[it]
[]
[ia]
[io]
[]
[iu]
[iaŋ]
[iɔŋ]
[iuŋ]
[iak]
[iɔk]
[iuk]
合口呼 [ua]
[uo]
[]
[u]
[uan]
[uon]
[uɛn]
[un]
[uat]
[uot]
[uɛt]
[ut]
[ŋ̍]
[uai]
[ui]
[uaŋ]
[uɔŋ]
[]
[uak]
[uɔk]
[uk]
鹿
撮口呼 [yo]
[y]
[yon]
[yn]
[yot]
[yt]

贛語韻母的音韻特點

  • 遇攝三等魚韻字、流攝一等字、臻攝開口一等字、曾攝一等字和梗攝開口二等文讀字,許多地方主要母音是[ε]。如後[hεu2]、痕[hεn2]、燈[tεn4]。
  • 咸山二攝開合口一二等一般趨於混合,但在見系聲母後面保持主要母音音色的區別。例如:甘[kon]、監[kan];喝[hot]、狹[hat]
  • 咸山二攝開口二三等在知系聲母後保持原因音色的顯著區別。例如:站[ʦan]、沾[ʦɛn];山[san]、扇[sɛn]
  • [iɛu]、[iɛn]、[iɛt]三個齊齒韻是從中古三四等韻演變而來。但是流、臻、曾、梗四攝開口一二等韻在見組和影母后大多也帶有[-i-]介音。例如:狗[kiɛu]、恩[ŋiɛn]、克[kiɛt]。這一特點根本上是因為舌根音和ɛ之間產生的i流音。
  • 知系聲母發音部位已經合同精組,但在三四等變開合口而不變為齊齒撮口。例如:蛇[sa](精組:且[ʨʰia])、書[ɕy](精組:徐[ɕy])、超[ʦʰɛu](精組:消[ɕiɛu])。從這一點可知,知照組和精組的混同應該是較晚的變化。如果兩組合並已久,在三四等韻前面的變化應該保持一致。
  • 深臻二攝開口三等的演變反映了知、章(照三)組和莊(照二)組聲母性質的差別。例如:參[sɛn]、澀[sɛt]

贛語韻母和古韻母的對應關係

  • a 幫、莊組假開二麻(爸馬渣灑);見、曉組假開二麻(加家牙霞);曉、影組假合二麻(畫化窪蛙);章組假開三麻(遮車舍奢)
  • ia 精組假開三麻(姐斜謝些);以母假開三麻(冶野)
  • ua 見組假合二麻(瓜寡卦誇)
  • ai 端、見、精組蟹開一呔泰(帶太奶災);匣母呔韻(孩);幫、莊組蟹開二皆佳夬(拜買債曬);曉組蟹開二皆開(鞋);見母蟹開二皆開二佳(皆解階街);曉、匣母蟹合二皆(歪淮壞槐);生母止合三脂(帥)
  • uai 見組蟹合二皆佳夬(乖怪快塊)
  • au 效開一二豪肴(包矛刀操);見組匣母效開二肴(較教效校)
  • ɛu 知、章組效開三宵(朝趙兆紹);流開一三侯尤(剖某喉偷)
  • iɛu 影組效開三宵(腰舀妖耀);流開一三侯尤(狗寇扣毆);幫、端、見、精組日母,效開三四宵蕭(表苗尿驕)
  • i 蟹開四齊(細洗雞契)
  • ɿ 精組止開三支脂之(資慈寺司);蟹開三四祭齊,止開三支脂之微(置獅藝戲);幫系止開三支脂,蟹合一三灰廢(臂被美肺)
  • o 果開一歌合一戈(哥多佐鎖貨)
  • u 遇合一三模魚虞(組梳如斧奴庫)
  • ə 日母止開三支脂之(二兒而爾)
  • y 精、見系遇合三魚虞(徐居語須)
  • ui 影、雲、微母止合三微(圍微位威);蟹合一三四灰祭齊,止合三支脂微(對醉雖歲);泥、來母蟹合一灰(內雷);日母止合三支,以母蟹合三祭(蕊銳)
  • iu 來母精、見組,流開三尤(劉秋羞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