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 (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南華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庄子 (书)
Zhuangzi book.JPG
別名 《南华经》
《南华真经》
撰者 庄子
文字 漢文
國家 战国宋国
成書年代 战国中期
注解者 郭象
篇數 33篇
分類 四部分类子类
四庫全書中的莊子 (書)
道教
Yin and Yang.svg
入門
Yin Yang

道家系列條目

道家思想
无为 齐物 逍遥
道家人物
老子 关尹子 文子 杨朱 庄子

列禦寇 刘安

道家典籍
老子》《庄子》《淮南子
相關條目
诸子百家 黄老 玄学 道教
维基主题:道家文化

庄子》一般認為是集合了莊子莊學後人的篇章,整理而成,分为内篇、外篇與雜篇。道教中奉《莊子》為經典,也称为《南华真经》或《南华经》。

司馬遷史記》所載,《莊子》有10餘萬言,由之間,都為52篇。今本所見《莊子》則為33篇,7萬餘言,應是郭象作注時所編定。歷代《莊子》注本,以郭象注、成玄英疏最為重要。嚴靈峰所編《無求備齋莊子集成》正、續二編已經多達數百部注本。今人王叔岷所著《莊子校詮》最為精詳。

魏晉玄學稱《老子》、《莊子》、《易經》為「三玄」,為清談的主要典籍。唐代时,《庄子》与《老子》、《文子》、《列子》并列为道教四部经典。

《庄子》标志先秦散文已经由语录体发展到了成熟阶段,也标志着先秦散文的最高成就。

成書源流[编辑]

《莊子》書分內、外、雜篇,乃由戰國中晚期逐步流傳、揉雜、附益,至西漢大致成形,然而當時流傳版本,今已失傳。目前所傳三十三篇,已經郭象整理,篇目章節與漢代亦有不同。內篇大體可代表戰國時期莊子思想核心,而外、雜篇發展則縱橫百餘年,參雜黃老、莊子後學形成複雜的體系。司馬遷認為莊子思想「其要本歸於老子」。然而就莊子書中寓言、義理及〈天下篇〉對老子思想所評述,老子與莊子思想架構有別,關懷亦不相同,所謂「道家」思想體系與〈莊子〉書,實經過長期交融激盪,經漢代學者整理相關材料,方才編定。

注疏[编辑]

[编辑]

[编辑]

[编辑]

[编辑]

[编辑]

內篇[编辑]

所謂內篇,乃是郭象所定,可謂莊學之內,一般認為應是莊子所著[2],是莊子思想核心,七篇可構成完整的理論體系。內七篇篇目都為三字,與外、雜篇取各篇篇首兩字為題不同,內篇篇目皆標明題旨,應屬後人所加。

逍遙遊第一[编辑]

〈逍遙遊〉為莊子哲學總綱,展現莊子思想的境界與理想。「逍遙」原是聯緜詞,但也有學者將「逍遙」解釋為「消、搖」,也就是消解、消融的意涵。篇中點出「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與儒家墨家乃至老子的理想生命型態做出分判,同時展現「莊學」的修養境界與工夫進路,以「無己」、「無功」、「無名」的工夫,消解形軀與世俗的羈鎖,達到超越的逍遙境界。

而所謂「逍遙」的境界,即是「無待」,莊子透過「乘天地之正,御六氣之辯,以遊於無窮者,彼且惡待之」加以豁顯,而託寓「藐姑射之山之神人」呈現這樣的高遠形象。

篇首以大荒無稽的寓言「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開始,透過鵬鳥學鳩的對比,點出生命境界的不同,大鵬鳥可以「摶扶搖羊角而直上者九萬里」,飛到南冥。而像斥鴳之類的小鳥,所能飛到的不過數仞之間而已。藉此點出「小知不如大知,小年不如大年」的「小大之辨」。而其中小與大的境界差別,正在於「有待」與「無待」,亦即能否超脫外在事物的負累,甚至進而超越大與小的差別。

莊子在篇中還藉由要讓位給許由的寓言,指出「聖人無名」的觀點。須知,此處的聖人許由而非。莊子推崇的是許由無視名位辭而不受的態度,暗中批判了作為儒家精神偶像的以名位為重、用最高的名位來匹配最有德之人的思想。最後透過王贈給惠施的大瓠瓜,點出世俗之人都受困於有用無用的刻板思考,反而無法見到生命的真實樣貌,彰顯生命最適切的「大用」。

齊物論第二[编辑]

〈齊物論〉有兩種意涵,有學者認為是「齊物」之「論」,也有認為指「齊」諸「物論」。歷來皆認為本篇是《莊子》思想最豐富而精微的一篇,因而也最難掌握。歷代對於〈齊物論〉的注釋、說解在莊學之中最為可觀,無形中也增加後代學者解讀與詮釋的障蔽。

莊子透過〈齊物論〉意圖消解人類對於世俗價值的盲從與執著,解開「儒墨之是非」等各種是非對立的學說論辨。莊子並不對各種價值高低或學說議論重作衡定、釐清,認為如此反而治絲益棼,所謂是非更無終止。莊子認為止辯之關鍵,在於「照之以天」,洞澈價值與學說彼此之間相異卻又相生的道理,進而消辯、忘辯。因為所有辯論的爭端,都來自於人類對自我的「成心」,各學說都對其終極價值有所執著與預設,難以去除,根本無從建立論辯各方共同承認的前提,因而所有的辯論也無從解決任何爭端。所以莊子透過忘言忘辯的進路,超越彼此相非相生的對立,依順著萬物天生的自然,達到「道通為一」的境界。

人類對於萬物的指稱,並非確定不變的,所有對於「指稱」、「名相」的執著或否定,總會陷入無窮無盡的迴旋之中。而所有的指稱、名相,都不是所指稱的「物」自身。所以莊子認為應讓所有的「彼」、「此」,所有的萬物各自依順本性,才能保持心靈真實的虛明與自由。

〈齊物論〉首段透過南郭子綦與子遊問答,提出「天籟」、「地籟」、「人籟」的不同,所謂「天籟」乃是「夫吹萬不同,而使其自已也,成其自取,怒者其誰也!」,也就是讓萬物能全幅展現自身,所謂的「」就是「天然」,就是天生萬物的自然面目。南郭子綦說「吾喪我」,就是指透過主體工夫的修養,不讓心思外馳,無止盡地追求,而體察內在「真君」。所謂的「我」是指人的「成心」,會隨著言語,不斷往外追索。而「吾」是人的「超越主體」,莊子稱為「真君」、「真宰」,人心應回復最自然的虛靈狀態。這就是〈齊物論〉的工夫與境界。

養生主第三[编辑]

这是一篇谈养生之道的文章。“养生主”意思就是养生的要领。庄子认为,养生之道重在顺应自然,忘却情感,不为外物所滞。

全文分成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至“可以尽年”,是全篇的总纲,指出养生最重要的是要做到“缘督以为经”,即秉承事物中虚之道,顺应自然的变化与发展。第二部分至“得养生焉”,以厨工分解牛体比喻人之养生,说明处世、生活都要“因其固然”、“依乎天理”,而且要取其中虚“有间”,方能“游刃有余”,从而避开是非和矛盾的纠缠。余下为第三部分,进一步说明听凭天命,顺应自然,“安时而处顺”的生活态度。

庄子思想的中心,一是无所依凭自由自在,一是反对人为顺其自然,本文字里行间虽是在谈论养生,实际上是在体现作者的哲学思想和生活旨趣。

人間世第四[编辑]

莊子以為人要有慈悲心和責任感,而又能「乘物以遊心,託不得已以養中」。所以顏回想拯救衛國人民;而子之愛親與臣之事君,二「大戒」也無可逃避。但是,一味直接求取「大用」,必遭橫禍;一味退隱自願「無用」,又白來這一趟,都不圓滿。必須知道要「入遊其樊而無感其名,入則鳴,不入則止」、盡人事而「自事其心」、「就不欲入,和不欲出」,因無用而大用。「因無用而大用」就是人間世合情合理的人生真實與態度。

德充符第五[编辑]

「道德內全之無形符顯」就是莊子所說的「德充符」。《文始經》說:「聖人終不能出道以示人。」「道德內全」之人,外表是看不出來的。所以,《金剛經》也說:「不可以三十二相見如來。」〈德充符第五〉中,王駘、申徒嘉、叔山無趾、哀駘它等人,都是殘障或貌醜之人,可是他們都是「立不教,坐不議,虛而往,實而歸」、「不言而教,無形而心成」之才德內全的聖人。雖然五體殘障或面貌醜陋,只要道德內全,自有無形的符顯,使他們成為比身體健壯、面貌美好的人更尊貴的聖人。「道不在五形或肉身」,這是〈德充符第五〉的要義。

大宗師第六[编辑]

大宗師就是道德與能力都達到頂點的真人或師者。他們已經「知天之所為,知人之所為」,而且「用兵也,亡國而不失人心;利澤施於萬物,不為愛人。」〈大宗師第六〉中,真人境界的描述很多,例如:「古之真人,不知說生,不知惡死;其出不訢,其入不距;翛然而往,翛然而來而已矣。不忘其所始,不求其所終;受而喜之,忘而復之。是之謂不以心捐道,不以人助天。是之謂真人。若然者,其心志,其容寂,其顙頯,淒然似秋,煖然似春,喜怒通四時,與物有宜,而莫知其極。」

但是真人不必「駕鶴飛昇」,就能自由出入於仙境與人間,他們的言行心境是如何?〈大宗師第六〉說:「吾師乎!吾師乎!齏萬物而不為義,澤及萬世而不為仁,長於上古而不為老,覆載天地、刻彫眾形而不為巧。此所遊已。」又說:「墮肢體,黜聰明,離形去知,同於大通。」所以,入於「遊戲三昧」,「同於大通」,才是真正莊子所說的大宗師。

應帝王第七[编辑]

〈應帝王第七〉談的是君主治理國家應該採用的方法。道家治國的理念是「民主自由,無為而治」,〈應帝王第七〉的見解當然也是一樣。所以,「正而後行,確乎能其事者而已矣」,「功蓋天下而似不自己,化貸萬物而民弗恃,有莫舉名,使物自喜,立乎不測,而遊於無有者也」,「遊心於淡,合氣於漠,順物自然,而無容私焉,而天下治矣。」

道家視宇宙萬物為一體,所以有「天地一指也,萬物一馬也」的說法。因此,莊子對萬事萬物的態度,也一樣採取不干預的方法。對民心民情、萬事萬物,若「用心若鏡,不將不迎,應而不藏」,就能勝物而不傷。否則,(寓言)對渾沌「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就大大不美矣!

外篇、雜篇[编辑]

外、雜篇來源駁雜,秦漢以來,多數仍認為與內篇同屬莊子作品。宋代蘇軾指出其中有四篇,應非莊子所作。清代王夫之論析外、雜篇思想與內篇不同,不是莊子之書。至今,一般認為外雜篇,應是莊子後學及道家相關學者所作,經長期積累,由漢朝人所編匯,附於內篇之後。外雜篇之編纂,反映漢朝人對莊子思想與道家體系的理解。《史記》中司馬談〈論六家要旨〉所論道家,與今日學者所論,差異很大,即可見其中梗概。《莊子》外、雜篇,篇目雖雜,大體包括述莊、黃老、無君等主要內容。[3]

外篇[编辑]

駢拇第八[编辑]

馬蹄第九[编辑]

胠篋第十[编辑]

在宥第十一[编辑]

天地第十二[编辑]

天道第十三[编辑]

天運第十四[编辑]

刻意第十五[编辑]

繕性第十六[编辑]

秋水第十七[编辑]

至樂第十八[编辑]

達生第十九[编辑]

山木第二十[编辑]

田子方第二十一[编辑]

知北遊第二十二[编辑]

雜篇[编辑]

庚桑楚第二十三[编辑]

徐無鬼第二十四[编辑]

則陽第二十五[编辑]

外物第二十六[编辑]

寓言第二十七[编辑]

讓王第二十八[编辑]

盜跖第二十九[编辑]

說劍第三十[编辑]

漁父第三十一[编辑]

列禦寇第三十二[编辑]

天下第三十三[编辑]

篇目舉隅[编辑]

刻意》是《庄子·外篇》中一篇,一共分为三节。篇名按取自文章首句“刻意尚行”,刻意是“克制欲意,雕饰心志”的意思。本篇是论述养神之道。《秋水》是《庄子·外篇》中又一长篇,以篇首的前两个字作篇名。大体可分为两大部分,其中心是谈论人应怎样对待外物。本篇强调了认识事物的复杂性。《知北游》是《庄子·外篇》中的一篇,以篇首的三个字为篇名,可自然分为十一个部分。主要论述宇宙的本原和本性及人应怎样对待宇宙和外部事物。「道在屎溺」语出其中。《盜跖》是《庄子·杂篇》中的一篇,盜跖为人名,可分为三部分。中心是抨击儒家,指斥儒家观点的虚伪性和欺骗性,主张返归原始,顺其自然。

風格特色[编辑]

《莊子》汪洋恣肆,浪漫主義色彩濃厚,變化莫測,幽默諷刺,採用大量神話傳說與寓言故事來表達主題,「寓言十七,重言十九」,引証歷史故事與古人的話。修辭方面,善用譬喻和擬人法,詞彙豐富,文辭變化多端(「卮言日出」)。

注釋[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http://ctext.org/library.pl?if=gb&node=2712 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2. ^ 陳品卿,1984。《莊子三十三篇真偽考辨》。師大學報,二十九期:339-367頁。,就各篇章整理歷來各家對莊子的各篇真偽之辨。
  3. ^ ,更詳細的各家意見可參閱[註釋一]陳品卿文。

參考書目[编辑]

  • 黃華珍:《莊子音義研究》(北京:中華書局,1999)。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Wikisource-logo.svg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