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種族隔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89年德班市的種族隔離標示牌,由上而下以英語南非語祖魯語標示此海水浴場僅供白人使用

南非種族隔離南非語:Apartheid)為1948年至1994年間南非共和國南非國民黨執政時實行的一種種族隔離制度,當時佔大多數的黑人,其包括集會、結社的各項權利受到大幅限制,維持歐洲移民的阿非利卡人少數統治英语minority rule。種族隔離是在二次世界大戰後開始,當時執政黨就是以阿非利卡人為主的南非國民黨,也在當地由南非託管的西南非實施[1],一直到1990年西南非獨立成為納米比亞共和國為止[2]

南非的種族隔離早在荷蘭統治時就已經開始[3]。十九世紀的英裔南非商人塞西爾·羅德斯在取消黑人及有色人種的權利上扮演重要的角色,他設立了第一個種族隔離的法案[4]。在1948年南非普選英语South African general election, 1948時開始成為正式的政策。政府將居民分為四個種族:黑人、白人、有色人種及印度人,而有色人種及印度人又有更細的分類[5],各種族住在不同的區域中。在1960年至1963年,350萬非白人的南非人被驅離他們原來的家園,被迫進入隔近被分隔的區域中,這是近代史上大型的驅離行動之一[6]。1970年起廢除非白人的政治權利,那時也開始剥夺黑人的南非公民身份,在法律上他們成為地方分權的十個班圖斯坦中的公民,其中四個成為名義上的獨立國家。南非政府在教育、醫療、海灘及其他公共服務都實行種族隔離政策,而黑人得到的服務往往會比白人要差[7]

種族隔離帶來國內明顯的南非國內對種族隔離的反對英语internal resistance to South African apartheid及暴力,也因此國際長期對南非禁運(包括武器禁運英语arms embargo[8]。自1950年代起,一系列的民眾起義及抗議事件,使得反種族隔離被禁止,反種族隔離領袖入獄。隨著抗議的擴散,越來越軍事化,政府的回應是壓制及暴力。國際組織對南非制裁,南非政府的處境也更加艱難。1980年代開始改革 種族隔離政策,但爭議仍在。總統弗雷德里克·威廉·戴克拉克自1989年開始取消一些種族隔離的相關法令,並在10月起開始釋放曼德拉及其他政治犯[9]。1990年開始結束南非種族隔離的談判英语Negotiations to end apartheid in South Africa[10]。在1991年時種族隔離政策及一些尚未廢止的相關法令被正式廢除,不過非白人在1993年才有資格投票,最後在1994年多民族的民主選舉中,由曼德拉帶領的非洲人國民大會勝出。一般將1994年的民主普選視為南非種族隔離政策的正式結束。

名称[编辑]

Apartheid是南非語引自荷蘭語的詞,區分隔離制度之意[11][12]。這個制度對人種進行分隔(主要分成白人、黑人、印度人和其他有色人種)。然後依照法律上的分類,各族群在地理上強制的被分離,特別是佔多數的黑人,依法成為某些「家園」的市民。這些家園在名義上是自主國家但運作比較類似美國印地安保留區加拿大原住民保留區。事實上,多數的南非黑人從未居住過這些「家園」。

具体措施[编辑]

具體實踐上,南非种族隔离制度防止了非白人族群(即使是居住在南非白人區)得到投票權或影響力,將他們的權益限制在遙遠可能從未訪問過的家園。教育、醫療和其他公共服務有時被聲稱是平等隔离,即为白人和非白人提供同样的、但彼此分开的服务,但事實上非白人族群可得到的只是非常次等的公共服務。

這個制度在1948年被以法律方式執行,直到1994年南非共和國因為長期的被國際輿論批判與貿易制裁而廢止。聯合國也認為「種族隔離是一種對人類的犯罪」。

種族隔離制度是以1913年的「原住民土地法」作為開端。由於廣泛的使用而被執政的南非國民黨(National Party)予以強化。接受差別待遇的黑人有2500萬人,印度人約有90萬人;但是白人只有近400萬人。南非共和國的政府說法是:「南非共和國是一個多種族國家,各民族的傳統文化與習俗皆有所不同,言語也有所差別。讓各民族各自發展,並不是種族隔離,而是各自發展。」但是明顯的白人掌握政治經濟的權力,有色人種成為廉價勞動力的來源;其中的黑人多在白人擁有的農場工作,但是只拿到白人八分之一的工資,而且工資通常無法養家;也有不少黑人失業

相关法律[编辑]

南非的種族隔離法律分類以四種人為分類:白人、有色人種印度人與黑人。其中有色人种为早年白人移民与黑人(布須曼人与班图人)结合所生的混血子女的后代;印度人包括所有来自印度次大陆的印度教徒、锡克教徒、穆斯林(含巴基斯坦人)和其他教徒;1966至1967年起,日本人被譽為“榮譽白人”(Honorary Whites)[13]。到種族隔離廢除為止,“榮譽白人”的稱號最終擴展到其他東亞民族,包括中國人[14]

与种族隔离有关的主要法律包括如下:

1911年

  • 矿业及工人法(The Mines and Work Act)

1913年

  • 原住民土地法(The Natives Land Act)
  • 移民调节法(The Immigrations Regulation Act)

1944年

  • 公民身份法(The South African Citizenship Act)

1949年

  • 禁止跨族婚姻法(The Prohibition of Mixed Marriages Act),禁止人種不同的男女結婚;
  • 背德法(The Immorality Act),對於跨种族的戀愛行為的限制與懲罰;

1950年

  • 人口登记法(The Population Registration Act),规定所有人口都要按种族登记;
  • 反共产主义法(The Suppression of Communism Act),规定政府有权查禁任何被指控为“宣传共产主义”的政党;
  • 集团地区法(The Group Areas Act),将全国分为不同区域,划出禁止黑人居住的地区;

1951年

  • 班图人管理机构法(Bantu Authorities Act ),为黑人建立了单独的管理机构;
  • 防止非法定居法(Prevention of Illegal Squatting Act),规定政府有权拆除黑人贫民区;
  • 土著建筑工人和土著服务法(Native Building Workers Act and Native Services Levy),规定白人雇主有义务在白人区为其黑人雇工修建必要的住房;
到1979年末時的隔離狀態
一個「黑人家園」村

1953年

  • 隔離設施法(The Reservation of Separate Amenities Act),禁止不同种族的人混用公共服务设施,如盥洗室、候车室等;
  • 班图人教育法(The Bantu Education Act),将所有黑人学校收归政府管辖,终止了教会学校的存在;

1954年

  • 班图人城市区域法(Bantu Urban Areas Act),禁止黑人在城市定居;

1956年

  • 矿业和工作法(The Mines and Work Act),将劳工领域中的种族隔离正式化;

1958年

  • 促进黑人自治法(The Promotion of Black Self-Government Act),即「黑人家園政策」

1959年

  • 班图人投资法(Bantu Investment Corporation Act),建立起将必要资本转移至黑人家园的机构;
  • 大学教育扩充法(The Extension of University Education Act),为黑人、有色人和印度人建立单独的大学;

1970年

  • 黑人家园公民身份法(Black Homeland Citizenship Act):从1971年開始,南非政府將居多數的黑人移居到分散于南非共和國邊陲地帶(占该国总面积13%)的10個「班图斯坦」(或譯『黑人家園』,斐語:Bantoestan),並給予这些家园以自治權,目標是使其獨立;移居到這些「黑人家园」的黑人會失去南非共和國的公民身份。但是這些「黑人家园」中的白人仍然居有政治和經濟上的優越地位。南非共和國從1976年到1981年先后扶植文达(Venda)、西斯凯(Ciskei)、川斯凱(Transkei)與博普塔茨瓦纳(Bophuthatswana)等四個「國家」獨立,但都沒有被國際所承認。

1974年

  • 阿非利加语媒体法(Afrikaans Medium Decree):规定在黑人家园以外的地区,阿非利加语在学校授课中要达到50%的使用比例
  • 在醫療、宗教、就職等其他方面都作出相當的限制。

种族隔离的取消[编辑]

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不但引發國內的反彈與抗爭,更引發國際社會的攻擊與經濟制裁,即便如此,南非國民黨白人政府仍堅持不會放棄種族隔離政策,而西方國家基於南非政府的反共政策,對南非白人政府有默許支持,而反對種族隔離的非洲人國民大會恐怖主義的成分,一度被西方視為恐怖組織[15]

1989年戴克拉克擔任南非總統後,便釋放反對種族隔離政策而入獄的曼德拉,並且於1990年解除戒嚴;1991年南非共和國廢止人口登記法、原住民土地法與集團地區法,在法律上取消了種族隔離政策。1993年,戴克拉克因對南非的民主貢獻,與曼德拉一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16]

公開道歉[编辑]

以下人士之前支持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後來曾公開道歉。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Resolutions Adopted by the General Assembly during its 21st Session. [11 August 2012]. 
  2. ^ Gallagher, Michael. The birth and death of apartheid. BBC News. [17 June 2002]. 
  3. ^ A. Du Toit, H.B. Giliomee. Afrikaner political thought: analysis and document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7 June 2013]. 
  4. ^ http://www.independent.co.uk/voices/apartheid-made-in-britain-richard-dowden-explains-how-churchill-rhodes-and-smuts-caused-black-south-africans-to-lose-their-rights-1370856.html
  5. ^ Baldwin-Ragaven, Laurel; London, Lesley; du Gruchy, Jeanelle (1999). An ambulance of the wrong colour: health professionals, human rights and ethics in South Africa. Juta and Company Limited. p. 18
  6. ^ South Africa – Overcoming Apartheid. African Studies Center of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26 December 2013]. 
  7. ^ The economic legacy of apartheid. Centre de recherches pour le développement international. 
  8. ^ Lodge, Tom. Black Politics in South Africa Since 1945. New York: Longman. 1983. 
  9. ^ http://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0/jan/31/nelson-mandela-de-klerk-apartheid
  10. ^ De Klerk dismantles apartheid in South Africa. BBC News. 2 February 1990 [21 February 2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15 February 2009). 
  11. ^ Shore, Megan. Religion and Conflict Resolution: Christianity and South Africa's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 Ashgate Publishing, 2009. p.36
  12. ^ Nancy L. Clarkson & William H. Worger. South Africa: The Rise and Fall of . Routledge, 2013. Chapter 3: The Basis of Apartheid.
  13. ^ The Policy of Apartheid and the Japanese in the Republic of South Africa
  14. ^ [1]
  15. ^ 绍兴日报 曼德拉上了恐怖名单
  16. ^ The Nobel Peace Prize 1993. Nobelprize.org. [26 October 2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14 February 2013). 
  17. ^ De Klerk apologises again for apartheid. South African Press Association. 14 May 1997.
  18. ^ Meldrum, Andrew (11 April 2005). Apartheid party bows out with apology. The Guardian.
  19. ^ Macharia, James (11 April 2005). South Africa apartheid party votes to dissolve. Boston Globe.
  20. ^ Mr Adrian Vlok extends gesture of penance to Rev Frank Chikane, Director-General in the Presidency. South African Government Information. 28 August 2006 [22 February 2009]. 
  21. ^ Volume Five Chapter Six – Findings and Conclusions. Report of the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