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麻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南麻戰役
第二次国共内战的一部分
日期: 1946年6月25日-7月21日
地点: 沂蒙山區北端的南麻
結果: 國軍控制膠濟鐵路並攻佔華野臨沂山區根據地,但未越過黃河繼續往北進攻。
參戰方
中国人民解放军 華東野戰軍 中華民國國軍 整編第十一師

中華民國國軍整編第十四師
中華民國國軍整編第五師
中華民國國軍整編第八十五師
中華民國國軍整編第八師
中華民國國軍整編第九師
中華民國國軍整編第二十五師
中華民國國軍第六十五師
中華民國國軍第五十七師
中華民國國軍整編第二十師一個旅
中華民國國軍第七軍
中華民國國軍整編第七十五師
中華民國國軍整編第四十五師

指揮官和领导者
中国共产党 陳毅

中国共产党 粟裕
中国共产党 刘伯承

中華民國國軍胡璉

中華民國國軍高魁元
中華民國國軍范漢傑
中華民國國軍黃百韜
中華民國國軍李延年
中華民國國軍歐震

南麻戰役,國軍戰史稱為南麻戰鬥。是1947年7月,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華東野戰軍(華野) [1] 為殲滅國民革命軍整編第十一師而在沂蒙山區北端的南麻發生的一次激烈戰鬥。

此次戰鬥歷時一個星期,雙方為围殲和反围殲,相機投入總共70萬人部隊。最終,因華東野戰軍迟迟未能扫清外围,国军解围部队逼近,而主動撤圍。

對於華野,此次戰鬥使得他們丟失臨沂山區根據地,進入最困難一段時期。對於國軍,這次戰鬥使得魯中戰局變得對他們有利,從而成功達成南北兵團在膠濟線會師目的。

南麻战役是国军在1947年春夏山东重点进攻标志点。自南麻战役之后,国军控制胶济铁路,但未越过黄河继续往北进攻。而整编第十一师沿着铁路线运往中原地区参战,重点进攻不了了之。

戰前態勢[编辑]

魯南戰鬥態勢[编辑]

國軍部分[编辑]

1947年5月16日,華東野戰軍圍攻孟良崮,至下午5時,全殲整編第七十四師3.3萬人。[2]:83555月19日,蒋介石徐州,與顧祝同研討山東軍事,決定各部暫駐原防,全面整訓,改正戰術,準備最後決戰。[2]:8356尚未放弃对山东其所稱之「共匪」的所謂剿共方针[3],继续在第一线调集9个整编师、25个整编旅,部署在莱芜蒙阴不到50公里战线上,准备发动新进攻,戰術由原本兩面夾擊、南北包圍、會攻等方式,轉為對付敵軍主力為主,在迫使敵方放棄根據地後,加以各個擊破。

5月下旬至6月中,雙方並無大規模的戰事。6月11日,蔣介石「指導墨三部署與準備」進攻計畫。[4]三天後,顧祝同回報部隊部署:(一)第九師推進垛莊附近待命,第七師移駐湯頭鎮以西之武家庄尖山子劉家河疃間地區均於巳[5]到達;(二)已令七五師歸卄五師黃師長指揮,固守新泰,八五師歸第五師邱師長清泉指揮,固守萊蕪。(三)六四師巳[6]仲村向北搜剿岔河附近散匪後,巳[7]等部集中訢泰西南東都附近待命。(四)六四師之一八七旅已飭開橫糜歸制,巳[8]可到達,七五師十八團已令銑到新泰歸制,四八師之一四旅已開臨沂歸制。[9]

6月15日,蔣電第一兵團司令范漢傑,「甚望能於四日內達成佔領南麻之目的」,「派李處長特來說明作戰計劃時應注意各點」。[10]6月17日,陳誠奉命飛徐州轉臨沂商量部署;6月18日返南京,建議計畫推遲五天,由25日開始行動。蔣同意後,電顧祝同遵照辦理。[11]

顧祝同收到電令後,命范漢傑率三個縱隊:

  1. 左縱隊:第五軍軍長邱清泉指揮整編第五師與整編第二十五師,目標魯村
  2. 中央縱隊:整編第十一師師長胡璉指揮整編第六十四師,目標南麻。
  3. 右縱隊:整編第九師師長王凌雲指揮數個師,一部份部隊與整編第六十四師連繫,掩護中央縱隊;另一部往坦埠方向搜索前進,並伺機占領固守,掩護主攻兵團東側安全。

解放軍部分[编辑]

5月8日,中央军委给华东野战军发来电报,提出了刘邓大军南渡黄河,进击冀鲁豫、豫皖苏,进而进击中原的战略计划,要求华东野战军在6月10日前集结全力(二十七个旅)寻求与创造歼敌机会,并准备于6月10日以后配合刘邓大军大举出击。孟良崮战役胜利后,军委于5月22日来电指出:“歼灭七十四师付出代价较多,但意义极大,证明在现地区作战只要不性急、不分兵,是能够用各个歼击方法,打破国民党军队进攻,取得决定胜利。而在现地区作战,是于我最为有利,于敌最为不利。现在全国各战场除山东外,均已采取攻势,但这一攻势的意义,均是帮助主要战场山东打破国民党军队进攻,蒋管区日益扩大的人民斗争其作用也是如此,刘邓下月出击作用也是如此。而山东方面的作战方法,是集中全部主力于济南、临沂、海州之线以北地区,准备用六、七个月时间(五月起)六、七万人伤亡,各个歼灭该线之敌。该线击破之日,即是全面大胜之时,尔后一切作战均将较为顺利”。

为了贯彻军委这一重要指示,华野前委于五月底在沂水以北的坡庄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会议着重指出,敌整编第七十四师被歼后,山东战局已开始改变,但必须戒骄戒躁,彻底粉碎国民党军队正在酝酿的新的大举进攻,为转入反攻创造条件。蒋介石这时召开多次军事会议,提出“并进不如重叠,分进不如合进”。以三四个整编师重叠交互前进战法,摆成方阵,加配山地作战器材和炮兵、工兵,在各要点屯积了大批作战物资。6月19日,华东野战军将上述情况报告军委。6月22日,军委复示:“据悉蒋以东北危急,令杜聿明坚守两月,俟山东解决即空运东北等情。山东战事仍为全局关键。你们作战方针仍以确有胜利把握然后出击为宜。只要有胜利把握,则不论打主要国民党军队或次要国民党军队均可,否则,宁可暂时忍耐,不要打无把握之仗”。   

雙方戰鬥序列[编辑]

作戰時間:1947年6月~1947年7月。 作戰地區:山東省淄博市南麻鎮。

參戰雙方 國軍:整編第十一師、整編第十四師、整編第五師、整編第八十五師、整編第八師、整編第九師、整編第二十五師、第六十五師、第五十七師、整編第二十師一個旅、第七軍、整編第七十五師、整編第四十五師。胡璉高魁元范漢傑黃百韜李延年歐震[12]

解放軍:沂蒙山區華東野戰軍、陳毅、粟裕、劉伯承

戰鬥經過[编辑]

略記[编辑]

  • 6月25日:國軍開始行動。
  • 6月27日:范漢傑兵團開始向南麻攻擊前進。[12]
  • 6月28日:國軍佔魯村、大張莊、樸裡。
  • 6月30日:國軍佔章丘。
  • 7月1日:國軍進攻東里店、沂水與坦埠。
  • 7月2日:解放軍攻費縣。
  • 7月4日:歐震兵團佔坦埠。
  • 7月5日:國軍佔膠縣。
  • 7月7日:解放軍佔費縣,國軍佔東里店。
  • 7月8日:國軍占南麻。
  • 7月9日:解放軍佔棗莊,國軍佔高密、河陽鎮。
  • 7月10日:解放軍佔曹縣、鄆城、定陶。
  • 7月11日:國軍佔沂水。
  • 7月13日:解放軍包圍並進攻六營集與羊山集。
  • 7月14日:六營集國軍部隊慘敗。
  • 7月15日:夜,南麻戰鬥正式爆發。
  • 7月18日:羊山集國軍部隊殲解放軍萬餘人,自身傷亡過半。
  • 7月19日:解放軍佔永興莊高地。
  • 7月20日:解放軍佔地崮山。
  • 7月21日:整編第六十四師佔于家崮、整編第九師佔悅莊,胡璉下令反攻;傍晚,華野2、6、7、9縱開始撤出南麻,南麻戰鬥結束。[13]

國軍戰史[编辑]

6月25日至6月27日,國軍行動後未發覺敵軍,范漢傑改變部署;6月28日,整編第二十五師攻擊;6月29日,解放軍主動放棄南麻,由整編第十一師佔領。

7月1日,蔣下令徐州司令部進攻東里店、沂水與坦埠等地,但進展遲緩;2日,解放軍圍攻費縣;4日,國軍發現解放軍「由沂水亙坦埠間,南竄垛莊、青駝寺間地區」,於是改變目標,轉而追擊在垛莊、青駝寺的解放軍。5日,發覺計畫「不切實際」,再改回按照7月1日蔣的命令,6日攻擊東里店與沂水,11日佔沂水城。[14]

國共內戰爆發後,整編第十一師更以主力出現,南麻攻守保衛戰可以說是經典戰役。整編第十一師主守南麻,華東野戰軍出動3個縱隊主攻,1個縱隊及3個團打援,想要像孟良崮戰役殲滅整編七十四師那樣殲滅整編11師,可此次與孟良崮不同的是整編第十一師在這之前做過充足的準備,且據有子母堡,有著堅固的防禦。而各馳援的友軍在嚴厲的要求下,作戰都十分賣力。

胡璉將軍親自坐鎮南麻指揮戰鬥,南麻戰鬥之慘烈,交戰雙方都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整編第十一師打到最後彈藥補給跟不上,胡漣只得將彈藥分配到前線上,上刺刀且節約使用。

就在華東野戰軍將要發動總攻前不久,整編第十一師果斷出擊,變被動為主動,打亂華東野戰軍部署,不但逃脫被圍殲命運,而且能主動出擊,使華東野戰軍陣腳大亂,華東野戰軍見圍殲無望,便決定撤退,而整編第十一師乘勝追擊,造成華東野戰軍更大損失。

此役當時虎軍部隊番號為整編第一一八旅,隸屬於整編第十一師,旅長為高魁元

南麻位於山東沂蒙山區的中央,對日抗戰期間,山東省政府遷駐於此。勝利前後,解放軍佔據此地,作為中原地區的主要根據地。這次國軍進剿,選定以南麻周邊為決戰主場,為配合全盤外線作戰的戰略態勢,以誘敵決戰為目的。國軍先以戰鬥力強大整編第十一師為前端,楔入南麻,其它進剿部隊,則遠離南麻,把整編第十一師形成為孤立的釣餌,誘使陳毅主力回頭反撲,待起發起攻擊形成膠著時,外線各部隊即迅速向南麻合圍,迫敵決戰而殲滅之。

解放軍方面,陳毅、粟裕則企圖以南麻為陷阱,初期將主力先行撤離,誘使國軍整編第十一師孤軍深入。另以分途竄擾的戰法,吸引分散國軍的兵力,然後親率其絕對優勢之眾,圍攻南麻,欲意吃掉整編第十一師。在雙方這種各有所圖的情況下,決定勝敗的關鍵,就繫於負有「錐端」「釣餌」任務的整編第十一師身上。胡璉將軍身之所負責任重大,奉命以後,及率所部七個團(十一旅三個團、十八旅各三個團,一一八旅之三五四團,欠一一八旅及所屬兩個團。)由蒙因向南麻攻進。

此路沿線均為山谷要隘,地形險阻,無公路通行。陳毅雖已將主力撤離,但仍有相當兵力,憑險而守,節節頑抗。整編第十一師經過一連四天的戰鬥,均將解放軍打退,於6月30日進入南麻盆地。解放軍空室清野,將所有食糧物資,均已運匿一空。

但到處張貼著「活捉狐狸」(胡璉兩字的諧音)、「打碎吃掉十一師這個硬胡桃」等等標語。胡璉將軍這一戰略上的要地,打算守住南麻一百天。對防禦的配備,工事的構築,彈糧的儲積,均作了長期準備。除了自行攜帶及仰仗後方運補的彈藥而外,所需工事材料,均就地覓取,有的從遠自十多華里以外運來。所築工事,不但要有堅強的抗力,而且需具備孤點據守的獨立性。築寨和村落防禦的「觸角碉堡」,是出自他們兩年來實戰經驗中研究發展的工事編成創意。爾後又發覺「觸角碉堡」對重要地形戰術要點的防禦難以適應,又創新出「小而堅」的據點工事,大致是容納一個排或加強排兵力與火力為準,這種工事,確實是對解放軍戰術剋星。

經過全體官兵艱苦努力,在不到半個月時間內,所有工事連外壕都相繼完成,南麻地區乃成了一座堅強的堡壘。胡將軍認為南麻是解放軍控制數年的根據地,所有物資,不可能於撤退時搬運無遺,乃設法向地下深掘,果然不出所料,先後在地窖、窯洞之內,挖掘出大量的大小麥糧食、飲用水、棉花雜貨、衣物布匹……。對南麻守軍而言,不但減少很大困難,更增加了無比信心與決心。

在這一切準備大致完成以後,也正是解放軍大舉來犯的前夕,胡將軍集合連長以上幹部,說:

現在南麻周圍三十華里以內,皆有匪向我包圍接近中,日內就可向我南麻地區進攻。共匪狂言:『此次一定要將整十一師這個硬胡桃咬碎吃掉』,我全體官兵必須認清這是匪之心理攻勢。它所謂向我層層包圍,波浪沖鋒等,我們在心理上要對它有正確的認識和破層破浪的準備。不管它的人海戰術有多少層,多少波,但接近來打的只有一層,只有一波。我們只要沉著應戰,它來一層,我們打一層,它來一波,我們打一波,定能以火力破除人海,把它消滅於陣前。」

南麻的第一炮,由解放軍於7月15日下午三時許發出。這場戰役陳毅、粟裕共使用了五個縱隊的兵力,其第二縱隊由東北方,第六及快速縱隊由東南方,第九縱隊由西北方,陳毅在北碼頭崮親自指揮,向南麻猛撲,另以第七縱隊阻擊援軍。是日黃昏開始,全面展開猛烈激戰。整編第十一師憑借既設的工事,沉著迎擊,運用熾盛的火力,痛殲來犯之敵。晝夜不停的整整打了七日夜,整編第十一師以七個團的兵力,頑抗五倍以上(四個縱隊三十六個團)絕對優勢之敵。除了在南馬頭崮的第52營營長黃文濤率領的一個加強連,抵抗解放軍一個師的加強進攻,激戰三天,犧牲殆盡,陣地喪失;永興官莊四方的高地陣地一度棄守旋即收復以外,其餘所有陣地,全部屹立無恙。

解放軍拚死進撲,國軍堅強還擊,來一層,打一層,來一波,打一波,每一陣地前面,屍堆如山,血流成渠。一直相持到7月22日夜間,敵勢再衰三竭,力漸不支。同時整編第九師、整編第二十五師、整編第六十四師各師,已分別擊退敵第七縱隊之阻擊,向南麻附近進逼。陳毅乃於7月23日拂曉,全線向臨朐方向潰退。南麻防守戰遂告勝利結束。

南麻之戰,就山東戰場、戡亂軍事全局來說,是連番失利中的一大勝仗。就整編第十一師來說,也是繼上年(35)11月魯(山東)西巨野打敗劉伯承後,又一次重創陳毅的重大勝利。因為整編第十一師這次在負「錐端」任務時能夠很快的楔入,擔負「釣餌」任務能夠持久的固守。國軍其它各部隊,均能配合行動,發揮戰力,粉碎了解放軍的陷阱,打勝了這一仗。最高統帥部論功行賞,認為整編第十一師此番表現最為突出,犒賞該師法幣伍億元,蔣中正總統曾手函胡將軍獎勉。國軍在這一戰役中,雖然未達到圍殲陳毅部的預定目標,但收復了魯中沂蒙山區,把解放軍逐出老巢,且予解放軍以重創,其戰果確極豐碩。國防部以後把它列為國民革命軍二十四個典型勝利戰役之一,在台北圓山忠烈祠,繪圖張掛,昭示全國。

解放軍戰史[编辑]

六月二十五日,国民党军队开始全力东犯,二十八日进至鲁村、南麻(今沂源县)、大张庄、朴里庄一线,妄图迫使华东野战军在鲁中山区狭窄地带迎战。由于当面之敌十分密集,无论是寻歼侧翼之敌或直取中央之敌都缺乏条件。为避免无把握作战,华东野战军打算以第六纵队向临(沂)蒙(阴)公路出击,以第四纵队奔袭费县,破坏国民党军队后方补给线,以第七纵队佯攻汤头,迫敌分兵回援,主力集结在沂水、东里店一线待机。这一计划即将实施之时,接到军委二十九日提出的三路分兵的指示:“蒋军毫无出路,被迫采取胡宗南在陕北之战术,集中六个师于不及百里之正面向我推进。此种战术除避免歼灭及骚扰居民外,毫无作用。而其缺点则是两翼及后路异常空虚,给我以放手歼击之机会。你们应以两个至三个纵队出鲁南,先攻费县,再攻邹(县)滕(县)临(城)枣(庄),纵横进击,完全机动,每次以歼敌一个旅为目的。以歼敌为主,不以断其接济为主。临蒙段无须控制,空费兵力。此外,你们还要以适当时机,以两个纵队经吐丝口攻占泰安,扫荡泰安以西、以南各地,亦以往来机动歼敌有生力量为目的。正面留四个纵队监视该敌,使外出两路易于得手。以上方针,是因为敌正面既然绝对集中兵力,我军便不应再继续采取集中兵力方针,而应改取分路出击其远后方之方针。其外出两路兵力,或以两个纵队出鲁南,以三个纵队出鲁西亦可。” 这个指示,改变了军委过去要求华野不分兵、坚持内线歼敌的方针。   

接到军委六月二十九日分兵指示以前,华野是按照军委五月二十二日指示,准备以七八个月时间,即在一九四七年底以前,集中全部主力在内线各个歼敌的。接到军委六月二十九日分兵指示,华野随即改变原有不分兵坚持内线作战方针,兵分三路,提前实行外线作战.具体部署是:(一)由叶飞、陶勇率领第一、第四纵队越过临蒙公路向鲁南挺进;(二)由陈士榘、唐亮率领第三、第八、第十纵队向鲁西的泰安、大汶口方向挺进;(三)正面部队第二、第六、第七、第九纵队和特种兵纵队集结在沂水、悦庄公路两侧,各以少部兵力与东犯之敌接触,主力待机出击。这一部署在六月三十日上报军委的同时,命令各部队立即于七月一日执行。这就是华野的“七月分兵”.这次分兵是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匆忙实施的,从接到军委指示到全军开始行动仅有一天多的时间。

戰鬥結束[编辑]

後續進展[编辑]

七月分兵敗後,粟裕代表華野給中共中央寫個匯報總結,說主要是「戰略上過於樂觀」。譚震林不同意,說戰略上問題不大,主要是組織指揮和戰術上的問題。陳毅當時認同譚的意見。譚還特地寫給粟裕一封信,「軍事上常常粗心大意,缺乏遠見」、「常常只看到一兩步」、「不能簡單的以樂觀來檢討,這樣不能把問題搞清楚」。

傷亡統計[编辑]

軍事評價[编辑]

從全國戰局而言,南麻戰役是國軍重點進攻,解放軍戰略防禦時期的典型戰鬥。與同月發生的中原戰場羊山集戰鬥,東北戰場第三次四平街戰鬥,西北戰場的榆林戰鬥,反映了1947年夏季戰場的共同特點,即解放軍攻堅能力尚且不足,而國軍仍然具有頑強戰力。

註釋與參考來源[编辑]

  1. ^ 1946年6月全面内战爆发、解放战争进入战略防御阶段后,人民解放军的称谓重新提出,并且出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提法。9月12日,《解放日报》社论中,再次提出“人民解放军”的称谓。
  2. ^ 2.0 2.1 李新總主編,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中華民國史研究室編,韓信夫、姜克夫主編:《中華民國史大事記》(全十二卷,共十二冊),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7月
  3. ^ 「共匪」與「剿共」均引自蔣介石手令,以下均同
  4. ^ 摘自《蔣介石日記》,1947年6月11日
  5. ^ 6月12日,見韻目代日
  6. ^ 6月13日
  7. ^ 6月14日
  8. ^ 6月16日
  9. ^ 電文部份摘自:〈武裝叛國(一四二)〉,《蔣中正總統文物》,台北,國史館,2002年,典藏號 002-090300-00165-369,原文並無標點符號
  10. ^ 摘自《蔣介石日記》,1947年6月15日
  11. ^ 摘自吳淑鳳編,《陳誠先生回憶錄——國共戰爭》,台北,國史館,2005年
  12. ^ 12.0 12.1 王禹廷,《胡璉評傳》,台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87年6月15日,第75頁
  13. ^ 本段摘自《國民革命軍戰役史第五部——戡亂》,三軍大學戰史編纂委員會,1993年
  14. ^ 國防部史政編譯局編,《戡亂戰史‧第七冊:華東地區作戰(上)》,頁 141-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