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北魏・斉.PNG

北魏、南齊對峙
首都 建康
君主
开国君主 蕭道成
灭亡君主 蕭寶融
建立
建立时间 479年
建立事件 劉準把帝位禅让蕭道成
灭亡
灭亡时间 502年
灭亡原因 蕭衍篡齊

(479年-502年)是中国历史南北朝时期南朝第二个朝代。为蕭道成所建。史称南齐(以与北朝的北齐相区别)或萧齐[1]

以齐为国号,源于谶纬之说。《谶书》云:“金刀利刃齐刈之”,意即“齐”将取代“宋”[2]

历史[编辑]

萧道成建齐[编辑]

中國歷史
中国历史系列條目



舊石器時代
中石器時代
新石器時代
黄河文化 長江文化
传说時代
三皇五帝

约前21世纪–约前16世纪

约前17世纪–约前11世纪

前11世紀
|
前256
西周 前11世紀–前771
东周
前770–前256
春秋 前770–前476
戰國 前476–前221
前221–前207
西楚 前206–前202

前202
|
220
西汉 前202–9
9–23
玄漢 23–25
东汉 25–220
三国
220–280

220–266
蜀漢
221–263

229–280

266-420
西晋 266–316
东晋
317–420
十六国
304–439



420
|
589

420–479
北魏
386–534

479–502

502–557

后梁
555–587
西魏
535–557
东魏
534–550

557-589
北周
557–581
北齐
550–577
581–619
618–907
武周 690–705
五代十国 907–979
(契丹)

916–1125

西辽
1124-1218
定难军
881–982

西夏
1038-1227

960
|
1279
北宋
960–1127
南宋
1127–1279

1115-1234
大蒙古國 1206–1271
1271–1368
北元 1368–1388
1368–1644
南明 1644–1662
後金 1616–1636
1636–1912
中華民國 1912至今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至今
中華民國
(台灣)
China.svg 中国历史年表

南齐的开国之君萧道成是刘宋将领,在宋明帝在位期间担任右军将军。宋明帝去世后,他与尚书令袁粲共同掌管朝政。474年,萧道成平定江州刺史桂阳王刘休范的反叛,进爵为公,迁中领军将军,掌握了禁卫军,督五州军事。此时刘宋政权内鬥激烈,萧道成逐渐掌握大权。477年,后废帝刘昱在睡梦中被自己卫士所杀。萧道成立刘准继位。萧道成被封齐王。在这之后,萧道成铲除了忠于刘宋的袁粲、沈攸之等人。479年,萧道成迫使刘准禅让,刘宋灭亡,南齐建立。

萧道成崇尚节俭,反对奢糜,并以身作则,将宫殿御用仪仗等凡用制作的器具全部用铁器替代,衣服上的玉佩挂饰等统统取消。高帝萧道成在位时经常吊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使我治天下十年,当使黄金与土同价”,可见他的提倡节俭与身体力行。[3]齐高帝提倡节俭的政策减轻了人民的负担。他也与北魏和好,维护边境安定。这使得新生的南齐政权迅速走向轨道。

武帝时期[编辑]

482年,齐高帝萧道成去世,由长子萧赜继位,即齐武帝。当时,庶族地主为了免除所承担的赋役,往往向官吏行贿,在政府的黄籍上注入伪造的父祖爵位,改成免役免税的士族。刘宋以来,这种改注籍状,诈入仕流的庶族地主很多。萧道成在继位的第二年(480年),實施檢籍政策,专门设立校籍官和置令史,负责清查户籍。齐武帝登基后,继续其父的政策。那些被认为有假的户籍,都须退还本地,称为“却籍”。核查出本应服役纳赋而户籍上造假的,便恢复原来的户籍,继续承担赋役,称为“正籍”。檢籍政策虽然增加了赋税,却严重伤害了庶族地主的利益。

485年富阳唐寓之为此起兵叛乱,虽然这次叛乱被齐武帝迅速平息,但检籍的政策依然受到庶族的激烈反对。最终,在490年,齐武帝被迫妥协,宣布“却籍”无效,对因为“却籍”而被发配戍边的人民准许返归故乡,恢复刘宋升明时期户籍所注的原状。

尽管如此,齐武帝依然是一个英明的君主。他基本继承了齐高帝的作风,對外崇尚节俭[4],并且与北魏保持边界和平,使得南齐的国力大幅增强,史稱「永明之治」。

昏君萧昭业[编辑]

齐武帝在登基时,立长子萧长懋为皇太子。萧长懋在齐武帝在位期间去世,齐武帝选择皇太孙萧昭业作为继承人。493年,齐武帝去世,萧昭业继位。为武帝发丧之日,萧昭业刚送葬车出端门,便稱自己有病不能前去墓地。回宫后,马上召集乐工大奏胡曲表演歌舞,喇叭胡琴,声彻内外。萧昭业登基后,赏赐自己的亲信,一次赏赐就百数十万。每次看见宫中财宝,就自言自语:“我从前想你们一个也难得,看我今天怎么用你们!”他刚继位时,御库中总共有钱八亿万之巨,金银布帛不可胜数。萧昭业继位不到一年,已挥霍大半,赏赐给得意的左右、宫人。甚至打碎宫中宝物作为娱乐。他爱好斗鸡,甚至花数千钱来买斗鸡。[5]

萧昭业贪图享受,任意賞賜,甚至寵幸宦官徐龍駒和侍衛周奉叔等人,弄權不法。辅政大臣萧鸾多次劝谏,萧昭业剛開始拒聽,後來才勉強答應蕭鸞,處死了徐龍駒和周奉叔。雖然蕭昭業一直打算铲除萧鸾,可是找不到願意支持他的宗王與大臣,只好暫時繼續忍受蕭鸞的專政。[6]近卫军首领萧谌萧坦之看到萧昭业私德日渐敗壞,都依附萧鸾,准备发动政变罢黜他。494年,萧鸾带兵入宫,诛杀萧昭业。[7]萧鸾以太后的名义废萧昭业为郁林王,迎立其弟新安王萧昭文为帝。不到四个月,萧鸾废萧昭文为海陵王。萧鸾自立为帝,史称齐明帝。

明帝篡位[编辑]

齐明帝萧鸾是萧道成的侄子,在軍隊中累積很高的威望。他在武帝去世时受命辅佐萧昭业。在通过政变手段上台之后,为避免历史重演,他遂大肆诛杀齐高帝、齐武帝子孙以防后患。他性情阴险,每次誅殺宗王子孫時,都要對天焚香,痛哭流涕,表現自己是萬不得已的姿態。他極力崇尚节俭,但有時飲宴却頗為奢侈。[8]他崇信道术,每次出行都要占卜吉凶。向南出行则宣称是向西行,向东出行则宣称是向北行。萧鸾晚年病重,对外却一直隐瞒病情,直到萧鸾特地下诏向官府征求银鱼以为药剂,外界才知道萧鸾患病。[9]498年,萧鸾去世,由其子萧宝卷继承。

灭亡[编辑]

萧宝卷刚即位,其父留下的六個輔政大臣,分別是揚州刺史始安王蕭遙光、尚書令徐孝嗣、右僕射江祏、右將軍蕭坦之、侍中江祀、衛尉劉暄。是為「六貴」。未幾萧宝卷在一個月內把「六貴」分別殺死。

萧宝卷性格讷涩,很少说话,不喜欢跟大臣接触,常常出宫闲逛,出游時常拆毁民居、驱逐居民,闹得民不聊生。后宫失火被焚,他就新造仙华、神仙、玉寿三座豪华宫殿。他又凿金为莲花,贴放于地,令宠妃潘氏行走其上,称为“步步生莲花」。

面对这种局面,始安王萧遥光太尉陳顯達和将军崔慧景连续发起三次兵变,试图起事推翻萧宝卷,但都被平定。萧宝卷因此更加放纵,派人毒杀平叛最力的尚書令,亦為宗室萧懿,萧懿之弟、鎮守襄陽的萧衍遂起兵攻建康。公元501年,萧衍攻陷建康,萧宝卷被将军王珍国所杀,萧衍将其降为东昏侯,萧衍改立萧宝融为帝,即齐和帝

502年,齐和帝被迫禅讓萧衍萧衍国号,是為梁武帝,南齐灭亡。

藝術[编辑]

齊高帝(479年—483年在位)收集大量藝術作品。南京宮廷的肖像畫家謝赫,是當時重要的畫家。現存最早的中國繪畫理論,即出自其筆下,對後世影響甚鉅。座落於南京東方二十公里棲霞山(攝山)的棲霞寺,當地附近洞窟內有佛像源自南齊時期。[10]

君主世系[编辑]

南北朝·南朝·南齐君主年号[表註 1]  编辑
庙号 谥号 姓名 在世时间 年号 在位时间
宣皇帝
(齐太祖追崇)
萧承之 384年447年
太祖 高皇帝 萧道成 427年482年 建元 479年482年
世祖 武皇帝 蕭賾 440年493年 永明 482年493年
世宗
(萧昭业追崇)
文皇帝 萧长懋 458年493年
鬱林王 萧昭业
473年494年 隆昌 493年494年
海陵王 萧昭文
480年494年 延兴 494年
景皇
(齐高宗追崇)
萧道生
高宗 明皇帝 萧鸾 452年498年 建武 494年—497年
永泰 498年
煬皇帝
东昏侯
萧宝卷
483年501年 永元 499年500年
和皇帝 萧宝融 488年502年 中兴 501年502年
注:
  1. ^ 明帝蕭鸞之子萧宝夤曾在527年-528年背叛北魏並稱齊帝,但因他很快就失敗,而且稱帝在和帝蕭寶融早已被推翻很久之後,同時並無控制任何原來南齊領土,因此並不列入南齊帝列。

世系图[编辑]

 
 
 
 
 
 
 
 
齐宣帝
萧承之
384-447
 
 
 
 
 
 
 
 
 
 
 
 
 
 
 
 
 
 
 
 
 
 
 
 
 
 
 
 
 
 
 
齐景皇
萧道生
 
 
 
 
 
齐高帝
萧道成
427-479-482
 
 
 
 
 
 
 
 
 
 
 
 
 
 
 
 
 
 
 
 
齐明帝
萧鸾
452-494-498
 
 
 
 
 
齐武帝
萧赜
440-482-493
 
 
 
 
 
 
 
 
 
 
 
 
 
 
 
 
 
 
 
 
 
 
 
 
 
 
 
 
 
东昏侯
萧宝卷
484-498-501
 
齐帝
萧宝夤
487-527-530
 
齐和帝
萧宝融
488-501-502
 
齐文帝
萧长懋
458-493
 
 
 
 
 
 
 
 
 
 
 
 
 
 
 
 
 
 
 
 
 
 
 
 
 
 
 
 
 
 
 
 
 
 
 
 
 
 
鬱林王
萧昭业
473-493-494
 
海陵恭王
萧昭文
480-494

藩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徐俊. 中国古代王朝和政权名号探源. 湖北武昌: 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0年11月: 146–148. ISBN 7-5622-2277-0. 
  2. ^ 《南齐书·崔祖思传》
  3. ^ 《南齐书·高帝纪》:「即位後,身不御精细之物,敕中书舍人桓景真曰:『主衣中似有玉介导,此制始自大明末,後泰始尤增其丽。留此置主衣,政是兴长疾源,可即时打碎。凡复有可异物,皆宜随例也。』後宫器物栏槛以铜为饰者,皆改用铁,内殿施黄纱帐,宫人著紫皮履,华盖除金花瓜,用铁回钉。每曰:“使我治天下十年,当使黄金与土同价。”欲以身率天下,移变风俗。」
  4. ^ 《南齐书·武帝纪》:上刚毅有断,为治总大体,以富国为先。颇不喜游宴、雕绮之事,言常恨之,未能顿遣。临崩又诏“凡诸游费,宜从休息。自今远近荐献,务存节俭,不得出界营求,相高奢丽。金粟缯纩,弊民已多,珠玉玩好,伤工尤重,严加禁绝,不得有违准绳。”
  5. ^ 《南齐书·鬱林王纪》:为南郡王时,文惠太子禁其起居,节其用度,昭业谓豫章王妃庾氏曰:“阿婆,佛法言,有福德生帝王家。今日见作天王,便是大罪,左右主帅,动见拘执,不如作市边屠酤富儿百倍矣。”及即位,极意赏赐,动百数十万。每见钱,辄曰:“我昔时思汝一文不得,今得用汝未?”期年之间,世祖斋库储钱数亿垂尽。开主衣库与皇后宠姬观之,给阉人竖子各数人,随其所欲,恣意辇取;取诸宝器以相剖击破碎之,以为笑乐。居尝裸袒,著红裈,杂采袒服。好斗鸡,密买鸡至数千价。
  6. ^ 《資治通鑑‧卷一百三十九》:「(蕭)鷥數諫爭,帝多不從;心忌鷥,欲除之。以尚書右僕射鄱陽王鏘為世祖所厚,私謂鏘曰:「公聞鸞於法身如何?(蕭昭業小字法身) 鏘素和謹,對曰:「臣鷥於宗戚最長,且受寄先帝;臣等皆年少,朝廷所賴,唯鷥一人,願陛下無以為慮。」帝退,謂徐龍駒曰:「我欲與公共計取鷥,公既不同,我不能獨辦,且復小聽。」〔胡三省注:言且又小時聽鷥專政也。〕」
  7. ^ 《南齐书·鬱林王纪》:高宗屡谏不纳,先启诛龙驹,次诛奉叔及珍之,帝并不能违。既而尼媪外入,颇传异语,乃疑高宗有异志。中书令何胤以皇后从叔见亲,使直殿省,尝随后呼胤为三父,与胤谋诛高宗,令胤受事,胤不敢当,依违杜谏,帝意复止。乃谋出高宗于西州,中敕用事,不复关谘。高宗虑变,定谋废帝。二十二日壬辰,使萧谌、坦之等于省诛曹道刚、朱隆之等,率兵自尚书入云龙门,戎服加朱衣于上。比入门,三失履。王晏、徐孝嗣、萧坦之、陈显达、王广之、沈文季系进。帝在寿昌殿,闻外有变,使闭内殿诸房阁,令阉人登兴光楼望,还报云:“见一人戎服,从数百人,急装,在西钟楼下。”须臾,萧谌领兵先入宫,截寿昌阁,帝走向爱姬徐氏房,拔剑自刺不中,以帛缠颈,舆接出延德殿。谌初入殿,宿卫将士皆操弓盾欲拒战,谌谓之曰: “所取自有人,卿等不须动!”宿卫信之,及见帝出,各欲自奋,帝竟无一言。出西弄,杀之,时年二十一,舆尸出徐龙驹宅,殡葬以王礼。余党亦见诛。
  8. ^ 《南史·萧颖冑传》:明帝每存俭约,欲铸坏太官元日上寿银酒枪,尚书令王晏等咸称盛德,颖冑曰:「朝廷盛礼,莫过三元,此一器既是旧物,不足为侈。」帝不悦。后预曲宴,银器满席,颖冑曰:「陛下前欲坏酒枪,恐宜移在此器也。」帝甚惭。
  9. ^ 《南齐书·明帝纪》:帝明审有吏才,持法无所借。制御亲幸,臣下肃清。驱使寒人不得用四幅伞,大存俭约。罢世祖所起新林苑,以地还百姓;废文帝所起太子东田,斥卖之;永明中舆辇舟乘,悉剔取金银还主衣库。太官进御食,有裹蒸,帝曰:“我食此不尽,可四片破之,余充晚食。”而世祖掖庭中宫殿服御,一无所改。性猜忌多虑,故亟行诛戮。潜信道术,用计数,出行幸,先占利害,南出则唱云西行,东游则唱云北幸。简于出入,竟不南郊。上初有疾,无辍听览,秘而不传。及寝疾甚久,敕台省府署文簿求白鱼以为治,外始知之。
  10. ^ 藝術與建築索引典—南齊. [2011年4月1日] (中文(繁體)‎). 

參見[编辑]


前朝
南朝宋朝
中国朝代 后朝
南朝梁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