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語字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占語字母
类型 元音附標文字
语言 占語
使用时期 公元8世紀–現今
母书写系统
ISO 15924 Cham
书写方向 从左到右
Unicode范围 U+AA00–U+AA5F
注意:本页可能包含Unicode国际音标
婆那加塔的碑文的特寫,公元965年,碑文內容為占婆王的功績。
描述18世紀早期占城的文化的手稿

占語字母,又稱占城字母[1],用於書寫占語,是一種元音附標文字。占語屬於南島語系,約23萬名在越南柬埔寨占族人使用該語言和文字。占文的書寫由左至右横向書寫,與现代漢語相同。

歷史[编辑]

占語字母發展自婆羅米文,而婆羅米文又是亞蘭字母的後裔。約在公元200年,占文發展自一種稱為加蘭塔[註 1]的南印度婆羅米文。隨著印度教佛教的擴大,加蘭塔文被帶到東南亞。刻有占城文明的印度石廟中就有梵語和占語的獻辭。[2]在越南最早的獻辭在美山寺中找到。追溯到約公元400年,最早期的文字實際是被寫錯的梵語。此後,獻辭的用語不斷在這兩中文字中交替。[3]

占城國王曾學習經典的印度經文,如法典Dharmaśāstra,一譯法論),和引自梵語文學的獻辭。最終,當占語和梵語互相影響時,占城吸收了印度教的文化,並終有足夠的占語詞彙表達印度宗教的相關思想。[3] 在公元8世紀時,占語字母終於脫離梵語的影響而獨立發展。[4] 而大多尚存的手稿著重於宗教儀式,戰爭史詩和神話。[3]

現代占語屬於東南亞語言聯盟,有聲調等音節上的相似。然而,這些語言到達中南半島後出現了雙音節詞和無聲調詞。為了適應這種變化,文字要改變。[2]

占族人分為兩支,一支居住在柬埔寨,另一支居住在越南,其中,居住於越南的成為藩朗占族。對於公元第一個千年期,占人的語言僅被看作越南海岸邊的一種方言。當越南語使用範圍向南部擴展時,當時的越南人才發現兩種語言是有明顯差別的,也正因為這次越南語的推廣運動,使大部分占族人搬回高地,而小部分藩朗占人則留在低地,受越南人統治。隨著越南人推翻當時占王朝的首都,西部占族人的占語與藩朗占语開始產生分歧。[2]他們各自使用截然不同的字母,儘管前者大多數為穆斯林[5] ,而且現在多使用阿拉伯字母。後者更多為印度教徒,並依舊使用占語字母。在法國殖民統治期間,兩支都不得不使用拉丁字母

使用情況[编辑]

儘管這種文字在占文化中受到尊重,但並不意味着很多人在學習它。書寫上試圖簡化以促進更多人學習,但收效甚微。[6]傳統意義上,男孩子約在足夠歲數和力氣去拉動水牛的12歲時學習占文,然而,婦女和女孩通常不允許讀書。[4]

文字結構[编辑]

作為一種元音附標文字,通過附加必要的元音附加符號到輔音上,占人有一套獨特的增補輔音。

東部占語字母表。

大多數輔音字母,譬如[b][t][p],包含固有元音[a],在書寫時,這個元音不用寫出來。然而,鼻音[m][n][ɲ][ŋ](後兩者常轉寫為nhng)所含的元音為[ɨ](轉寫為eu)。有一種稱為kai的不與其他輔音一起的附加符號,加於鼻音下面表示元音[a][4]

占語不僅有元音(V)和輔音-元音(C-V)兩種音節,若除去最後的,還可有輔音-元音-輔音(C-V-C)。占語字母中有一些確定的輔音字符,其他輔音僅僅在右邊伸出一條長尾去象徵缺失的確定的元音。[4]

Unicode編碼[编辑]

隨著5.1版本的發行,占語字母在2008年4月添加至Unicode標準中。

在Unicode塊中占文為U+AA00 ... U+AA5F。灰色的地方為沒代碼的Unicode塊:

占婆文
Unicode.org chart (PDF)
  0 1 2 3 4 5 6 7 8 9 A B C D E F
U+AA0x
U+AA1x
U+AA2x
U+AA3x                  
U+AA4x    
U+AA5x    

腳注[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周有光. 《字母的故事》. 人民文學出版. 2009.10. ISBN 978-7-02-006974-3. 
  2. ^ 2.0 2.1 2.2 Thurgood, Graham. From Ancient Cham to Modern Dialects: Two Thousand Years of Language Contact and Change.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1999.
  3. ^ 3.0 3.1 3.2 Claude, Jacques. “The Use of Sanskrit in the Khmer and Cham Inscriptions.” In Sanskrit Outside India (Vol. 7, pp. 5-12). Leiden: Panels of the VIIth World Sanskrit Conference. 1991.
  4. ^ 4.0 4.1 4.2 4.3 Blood, Doris E. "The Script as a Cohesive Factor in Cham Society". In Notes from Indochina on ethnic minority cultures. Ed. Marilyn Gregerson. 1980 p35-44.
  5. ^ Trankell & Ovesen 2004
  6. ^ Blood 1980a,b, 2008, Brunelle 2008.

註釋[编辑]

  1. ^ 原文為Grantha,目前學界未找到適當的譯名。

外部鏈接[编辑]

維基共享資源中有關占語字母的多媒體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