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介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接過卡介苗的手臂

卡介苗Bacillus Calmette-Guérin, 簡稱BCG,中文名称来自于其发明者卡氏-介氏)是用於預防結核病疫苗,使用活的无毒牛型结核桿菌(Mycobacterium bovis)製成。接种人体后通过引起轻微感染而产生对人型结核杆菌的免疫力。90%以上的受种者会在接种局部形成溃疡持续数周至半年,最后愈合形成疤痕,俗称卡疤。

牛型结核桿菌在特殊的人工培養基上,經數年的傳代,喪失對人類致病能力,但仍保持有足夠高的免疫原性,成為可在一定程度上預防結核的疫苗,对于预防结核性脑膜炎血行播散性结核有效。

歷史[编辑]

卡介苗疫苗的發明是來自牛痘的經驗。1882年德國的柯霍(Robert Koch)首次發現結核桿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法國細菌學家卡邁特(Calmett)與他的助手介嵐(Guerin)研發了「卡介苗(BCG)」,1919年移交給巴黎巴斯德研究所,1921年首次使用於人體上[1]。一開始市民的接受程度並不踴躍。在呂貝克,240嬰幼兒接種了疫苗,在10天內竟造成72個嬰兒死亡。但後來發現,卡介苗經管已被一株儲存在同一個孵化器內的菌株污染,並導致對廠商採取法律行動[2]

卡介苗可說是人類歷史上使用最多的疫苗,最經常使用的是由三角肌外缘皮内注射,接種時有灼痛感,一般会在注射部位形成疤痕,称之为卡疤或卡痕。卡介苗的效果在近三十年來倍受質疑。在歐洲,結核病盛行率在卡介苗廣泛應用之前己明顯下降,從沒有廣泛使用卡介苗的北美,結核病的盛行率也自然下降。廣泛應用卡介苗數十年的國家,如印度中國,結核病的盛行率並沒有因為卡介苗的使用而下降。多個大型的流行病學研究也無法證明卡介苗可以預防肺結核。目前比較肯定的是,卡介苗75%~86%有效地預防嬰幼兒的進行性原發性感染(progressive primary tuberculosis)如結核性腦膜炎和血行播散性结核(如栗粒性腦膜炎)等嚴重併發症。因此,在結核病中高度流行區,為新生兒接種卡介苗還是有其重要意義的,但不應作為控制結核病的主要措施。

按照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在結核病中高度流行區(22个结核病高负担国家,包括中国),新生兒應儘早接種卡介苗。

效果差異[编辑]

日本卡介苗接種的器材(4-5厘米長,有9個短針),顯示出與卡介苗安瓿(ampules)和生理食鹽水

卡介苗一直以來都有所謂的效果差異。在不同地理環境的臨床試驗具有不同的實驗數據,在英國的保護作用60至80%。越接近赤道,療效愈差。

效果差異原因[编辑]

一些可能的原因已提出但還沒有得到證實。

  • 接觸肺結核的頻率背景
  • 卡介苗菌株遺傳差異[3],其中較為有力的證明是:現代台灣人普遍接踵卡介苗,而除了「北京現代株」外,其他結核菌株少有感染,可以推測菌株差異真的有影響[4]
  • 受種人的種群遺傳變異
  • 由非結核性分枝桿菌的干擾
  • 干預並發寄生蟲感染

應用[编辑]

  • 美國從未使用過大規模接種卡介苗
  • 1953年到2005年期间,英國曾推广普及卡介苗接種。
  • 1948年,印度廣泛推行卡介苗接種,是第一個这样做的非歐洲國家。
  • 自1967-1968年起,巴西就开始全民防疫注射卡介苗,並将實踐持續到今天。
  • 在新加坡和馬來西亞,卡介苗於出生時必須接種,12歲時再行接種一次。
  • 在台灣,新生兒出生24小時後,體重達2500公克以上,身體狀況正常即可接種,至國小一年級,學童無卡介苗疤痕者且皮膚結核菌素測驗陰性反應(<10mm)予以補接種。
  • 在澳門,目前只在出生時接種一劑。
  • 在香港,初生嬰兒會接種一次。以前會為小學生做結核菌素試驗,如反應是陰性便再接種一次。2000年起取消為小學生再接種,因為研究表示再接種不會加強抵抗力。[5]
  • 中国1933年,王良从法国引进卡介苗,在重庆制造使用。但1949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前总共接种不过7500人。1950年,新中国开始推行为儿童接种卡介苗,当年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接种40万人。1954年,中国卫生部发布《接种卡介苗暂行办法》,逐步普及到各省。中国又于1986年发布的计划免疫接种程序中规定新生儿接种卡介苗,7岁复种,12岁农村儿童再复种。1997年依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取消了卡介苗复种,仅在出生时接种一次。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521016792.html?qbl=relate_question_2
  • 卡介苗还被用做治療膀胱癌,於手術切除癌細胞之後,灌注至膀胱內,用以降低腫瘤復發率。但所用的卡介苗是特殊的,不是用來預防結核病的[6]

诊断[编辑]

非穿刺试验[编辑]

穿刺试验[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Fine PEM, Carneiro IAM, Milstein JB, Clements CJ. Issues relating to the use of BCG in immunisation preogrammes. Geneva: WHO. 1999. 
  2. ^ Rosenthal SR. BCG vaccination against tuberculosis. Boston: Litte, Brown & Co. 1957. 
  3. ^ Brosch R, Gordon SV, Garnier T, Eiglmeier K, et al.. Genome plasticity of BCG and impact on vaccine efficacy. Proc Natl Acad Sci. 2007. doi:10.1073/pnas.0700869104. 
  4. ^ 結核菌兩岸交流 卡介苗難防範
  5. ^ 香港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胸肺科-給醫生有關「取消小學生卡介苗再次接種計劃」的信(英文)
  6. ^ 【癌症認識 】,馬偕紀念醫院(正体中文)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