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十一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卡尔十一世
Karl XI
Charles XI of Sweden (1691).jpg
卡尔十一世像,由D.K.埃伦斯特拉尔英语David Klöcker Ehrenstrahl绘于约1691年
瑞典国王
在位 1660年2月13日–1697年4月5日
加冕 1675年9月28日
前任 卡尔十世·古斯塔夫
攝政 霍斯坦-戈托尔夫的黑德维希·莱奥诺蕾英语Hedwig Eleonora of Holstein-Gottorp
繼任 卡尔十二世

配偶 丹麦的乌尔莉卡·埃莉奥诺拉英语Ulrike Eleonora of Denmark
子嗣
家族 普法尔茨-茨魏布吕肯英语House of Palatinate-Zweibrücken
父親 瑞典国王卡尔十世·古斯塔夫
母親 霍斯坦-戈托尔夫的黑德维希·莱奥诺蕾英语Hedwig Eleonora of Holstein-Gottorp
出生 1655年11月24日
瑞典楚克罗纳城堡英语Tre Kronor (castle)
過世 1697年4月5日(41歲)
瑞典楚克罗纳城堡
安葬 斯德哥尔摩骑士岛教堂
宗教 信义宗

卡尔十一世瑞典语Karl XI,1655年11月24日-1697年4月5日),1660年2月13日即位为瑞典国王,直至1697年逝世为止。卡尔统治时期的瑞典,在瑞典历史上被称为瑞典帝国

卡尔是卡尔十世·古斯塔夫国王与霍斯坦-戈托尔夫的黑德维希·莱奥诺蕾英语Hedwig Eleonora of Holstein-Gottorp所生独子。由于卡尔的父亲在他五岁时逝世,因此他在父王逝世后,一直由其家庭教师教导,直至十五岁加冕为止。此后不久,他又被迫进行远征,在斯科讷战争中抗击丹麦军队,成功捍卫了瑞典新夺取的领土英语dominions of Sweden的安全。在击败丹麦人后,他又回到了斯德哥尔摩,并在这里致力于纠正国家弊政,改善国家财政经济状况,这使得瑞典在他统治的后二十年里,维持着安定和谐的局面。卡尔十一世统治期间,瑞典的财政、商业、国家海事,以及陆用军备、司法程序、教政、教育都发生了变化。卡尔十一世逝世后,其长子卡尔十二世承继了他的王位,卡尔十二世在后来以训练有素的军队同全欧洲作战。

尽管卡尔被称为卡尔十一世,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是第十一个名为卡尔的瑞典国王。其父王的名字取自于其外高祖父卡尔九世国王,而卡尔九世的王号却是他依照瑞典神话历史而自行取得。卡尔十一世实际上是第五个叫卡尔的瑞典国王。这一按照传说编的国王序数在当今瑞典仍在沿用,而当今瑞典国王就是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

早年[编辑]

卡爾生於斯德哥爾摩的王宮中,其父崩於卡爾四歲時,爾後教養重任由其父任命之攝政負責。而此時期卡爾之母則為國家正式元首,但從來沒有干預政事。卡爾終其一生摯愛著他的母親,據描寫海德維希.伊麗歐諾拉擁有很強的支配能力,特別是當卡爾還是個害羞小孩的時候。當第一次主持政府會議時,小卡爾還未成年,他透過海德維希.伊麗歐諾拉傳話給政府大臣。他總是小聲的將問題講給媽媽聽,然後受由她以響亮而清晰的聲音詢問大臣。當十七歲卡爾成年時,他熱衷於運動與軍事操練,還有尋求他最喜歡的娛樂-獵熊。而在政策上,他卻顯得非常無知,他幾乎是個文盲。根據當今許多資料顯示,這個國王被認為因為教育貧乏,而自己根本沒有辦法主導或影響外交事務。卡爾是如此的依賴他的顧問與專業人士,主要因為他除了德語之外不會其它外國語言,而無法與外交使節有所互動,更甚者是他對瑞典國界之外的事一無所知。

然而,那些最接近他的人們,對他仍有很大期望。他被認為非常老實、正直,而且敬畏神。如果说他疏忽了書房學習,那麼他是把他自己奉獻给雄糾糾的運動和鍛鍊。他勇敢的獵熊行動,就是表現出他勇氣的證據。

外交[编辑]

他的早先的英国监护人推行的政府,生产了灾难,使他过早的成熟。卡尔十一世1672年亲政,宣称不受国务委员会限制,政权自主。并与法国缔结同盟,同时在1674年对勃兰登堡丹麦荷兰宣战。不知疲倦的他,试图马上脱困难的状况,与摇摆,怠惰,腐化斗争,几乎无能为力。

在瑞典樞密院的內鬥與混乱中,國王被迫排除他們已進行統治。當時恰好20岁年轻的国王,无经验、被認為缺乏統治技術。但他攫取每个有利时机,在Scania的营地中,他發動了斯科訥戰爭。雖然瑞典軍在1675年進攻布蘭登堡時,被布蘭登堡選侯腓特烈·威廉擊敗,使瑞典軍一時受挫(腓特烈·威廉因此被尊為「大選侯」);但是在1676年8月17日,卡尔十一世和他的指挥官Simon Grundel-Helmfelt在哈尔姆斯塔德打败了丹麦的军队。并且在12月4日,在隆德附近的Helgonabäck高原上,年轻的瑞典国王打败了由丹麦的克里斯蒂安五世亲帅的丹麦军。在这一场残忍的战斗后,丹麦军彻底被打败。从数字上说,隆德战役,是瑞典历史上流血最多的战役之一。多一半的士兵阵亡(8357人死亡,其中3000人是瑞典人)。所有瑞典的指挥官都显示出显著的能力,但是从今日的观点来说,主要的光荣無庸置疑属于卡尔十一世。这次伟大的胜利,恢复了瑞典人的自信和威信。

在以后的年中,在兰斯克鲁纳战役,卡尔十一世的12000人包围了9000丹麦人。这是这场战争中的最后一次战斗。1678年9月克里斯蒂安五世的军队退回到西兰岛。1679年法国的路易十四从中调解,卡尔十一世怨恨地說:“难以忍受法国人的保护”。但為了取回被佔領的失土,他被迫在最后认可和平条约;這雖然損害了瑞典的面子與榮譽,但至少让他的帝国实际上完整无缺。

即使在战争中瑞典取得了伟大的胜利,但由于大量征召农民和庞大的军费开支,使瑞典的经济受到巨大的打击。因此,卡尔十一世启动了征召兵役系统,每个区域将贡献一个兵员,无论是战时还是和平时期。

總的來說,因為其他強權的國力提升,卡爾時代的瑞典,逐漸下降為一流強權中的最末玩家。用羅伯特教授的話來說:

瑞典在一代人的時間裡(約30年),陶醉在勝利之中,並因獲得豐碩的戰利品而得意忘形。瑞典沉緬於卡爾十一世時代的從容和平,卡爾制定出適合其國力資源和真正利益的政策,為她(瑞典)準備了符合二等強權的國際地位,但仍保有一流強權的尊嚴。[1]

內政[编辑]

卡尔十一世把他余下的生命全部用在使瑞典恢复君主权力的巨大任务上,王国内的每个職缺都需通过复杂的考核过程,重組了国家的金融,並重新调整以至完善。卡爾的成果豐碩:在王國內打造出絕對專制(仿效法王路易十四),也擴大了王室的財權,並能在和平時期,維持一支龐大的常備海陸軍。

「收回王地」政策[编辑]

1680年,他胁迫瑞典国会批准收回国王的領土和权力,被稱為「收回王地」的王權擴大政策。他在下層鄉紳的支持下,重新站有了被劃分出去的王家土地和歲入,在相當大的規模內,進行了「收回王地」政策:之前被分出去的領地中(封給各級貴族),有80%無償地重歸王室,瑞典貴族佔有的耕地數量,減少了一半;禁止建立新的免稅產業,取消公爵、男爵領地;對海外領地(波羅的海南岸)實施了更加徹底的「收回」方案。[2]

卡爾採用以上犧牲大貴族利益的計畫,恢復了王室的財稅收入,又因為對農民徵收更高額的稅金,使得國家的收入大幅增加。總體來說,這些措施並不影響貴族在自己地產內發展莊園。而其最終目標是也大致成功──恢復17世紀初普通農業的財產分配原狀。[2]

絕對君主制[编辑]

卡爾宣称自己不受国务委员会限制,政权自主。他降低侯爵贵族们的权力,使卡尔十一世的权力无限大,打造出瑞典的絕對君主制。這樣登峰造擊的王權,使他在1693年,被諂媚的國會宣布「君權神授」:國王是上帝的最高使者,擁有統治瑞典王國的絕對權力。[2]

他同时推动行政管理的建设:卡尔十一世有众多来自德国波罗的海贵族家庭的顾问,在国王执政期间,進行了許多改革。他促進金融、商业、艺术和科学的發展,並在各種方面進行廣泛的革新。

卡爾利用新取得之權勢與收入,有效改革了陸軍的制度與戰力。這樣的方案俗稱「裝配制度」,讓農民士兵在特定分配的土地上屯墾,不但減輕了國庫負擔,更省下供養國內軍隊的薪資。改革的成功,讓常備軍在1680年代擴大為六萬三千,其中三分之一是駐紮在海外的職業軍人團隊。[2]

卡爾也建立一支擁有40艘主力艦的海軍(其規模與戰力,比荷蘭海軍的66艘要小,但比丹麥海軍的29艘要大[1]),讓瑞典不但可在波羅的海取得優勢,更有餘力保護她在大西洋的商業利益。官僚機構也在精簡實效的改革中加強了紀律和流動性,於是,大貴族不再壟斷高官,小貴族也獲得了登堂入室的機會。國家控制力快速強化,斯堪尼亞利沃尼亞都納入中央集權的嚴密控制,穩步地走向瑞典化。[2]

卡尔十一世死于1697年4月5日,终年41岁。

家庭[编辑]

婚姻[编辑]

1680年5月6日,他与丹麦已故國王弗雷德里克三世的女儿乌尔丽卡·埃利诺拉英语Ulrika Eleonora of Denmark(1656年—1693年)结婚,王后乌尔丽卡的美麗賢淑與卡爾的專一,讓兩人的婚姻頗為美滿。但是卡爾的母親海德維希,卻對媳婦不太友善,堅持自己王太后的頭銜,要高於王后的所有權利。雖然如此,乌尔丽卡以柔軟的身段順服一切,並不因此怨恨發怒。[3]

1693年7月,王后乌尔丽卡·埃利诺拉病逝,卡尔十一世拒絕續弦。據說卡爾死前,對他摯愛的母親吐露說:當乌尔丽卡死後,「他就再沒有感受過快樂的滋味」(王太后海德維希是個非常強勢兼佔有慾的婆婆,她對媳婦乌尔丽卡猜忌防範,認為媳婦試圖削弱兒子對母后的依賴)。[4]

子女[编辑]

卡爾十一世和乌尔丽卡有七名子女,當中只有三人在他去世時還活着。

  1. Hedvig Sofia(1681年—1708年)
  2. 卡爾十二世(1682年—1718年)
  3. 古斯塔夫(1683年—1685年)
  4. Ulrik(1684年—1685年)
  5. Fredrik(1685年)
  6. 卡尔·古斯塔夫(1686年—1687年)
  7. 乌尔丽卡·埃利诺拉(1688年—1741年)

評價[编辑]

或许在古斯塔夫·瓦萨古斯塔夫二世·阿道夫以后,卡尔十一世是瑞典所有的国王之中最伟大的。他的谦虚和朴素,显然被他英勇的父亲和他大气的儿子的灿烂和巨大的形象超越。赞美比卡尔十世或卡尔十二世,实际上赞美卡尔十一世还是远更有价值的。他也是一个有名的伟大建筑师。他发现了瑞典的废墟,并把整个人生奉献给打造一个稳固的基础,它基础直到今天仍然坚固。

先祖[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來源[编辑]

  1. ^ 1.0 1.1 (美)保羅·甘迺迪著、陳景彪等譯,《大國的興衰》,第一編第二章
  2. ^ 2.0 2.1 2.2 2.3 2.4 (英)佩里·安德森著,劉北成、龔曉庄譯,《絕對主義國家的系譜》,頁194-195
  3. ^ Rystad (2003), pp.282–283
  4. ^ Rystad (2003), pp.287–289

書目[编辑]

  • Åberg, Alf: Karl XI, Wahlström & Widstrand 1958 (reprinted by ScandBook, Falun 1994, ISBN 91-46-16623-8 )
  • Lindqvist, Herman: Historien om Sverige
  • Rystad, Göran: Karl XI / En biografi, AiT Falun AB 2001. ISBN 91-89442-27-X
  • Upton, Anthony F. Charles XI and Swedish Absolutism, 1660–1697.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8. ISBN 0-521-57390-4.

延伸阅读[编辑]

  • Åberg, A., "The Swedish army from Lützen to Narva", in Michael Roberts (ed.), Sweden's Age of Greatness, 1632–1718 (1973).

外部链接[编辑]

  • Wikisource-logo.svg Charles XI.. New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1905. 
卡尔十一世
统治者头衔
前任:
卡尔十世及一世·古斯塔夫
瑞典国王
不莱梅-韦尔登公爵英语Bremen-Verden

1660年–1697年
繼任:
卡尔十二世及三世及二世
前任:
弗里德里希·路德维希英语Frederick Louis, Count Palatine of Zweibrücken
普法尔茨-茨魏布吕肯公爵英语Palatinate-Zweibrücken
1681年–169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