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达尔·亚诺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卡达尔·亚诺什
Kádár János
János Kádár (fototeca.iiccr.ro).jpg
任期
1956年10月25日-1988年5月27日
前任 盖勒·艾尔诺
繼任 格罗斯·卡罗伊
任期
1956年11月4日-1958年1月28日
前任 纳吉·伊姆雷
繼任 明尼希·费伦茨
任期
1961年9月13日-1965年6月3日
前任 明尼希·费伦茨
繼任 卡洛伊·久洛
个人资料
出生 1912年05月26日(1912-05-26)
奥匈帝国阜姆
逝世 1989年7月6日 (77歲)
匈牙利布达佩斯
國籍 匈牙利匈牙利
政黨 匈牙利共产党
匈牙利劳动人民党
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
配偶 陶马什卡·玛丽亚

卡达尔·亚诺什匈牙利语Kádár János,1912年5月26日-1989年7月6日),原名齐尔毛奈克·亚诺什,是一位匈牙利政治家,自1956年到1988年一直是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第一书记,两度出任部长会议主席。他具有母父各自的斯洛伐克人日耳曼人血统。

生平[编辑]

童年[编辑]

卡达尔生于奥匈帝国的亚得里亚海滨小镇阜姆。他的母亲是一位从农村来此当女仆的齐尔毛奈克·波尔芭拉,父亲克雷京格尔·亚诺什是一位士兵。克雷京格尔的父母轻视贫穷的波尔芭拉,便将这对情人强行拆散,并给克雷京格尔另找门当户对的亲家。[参 1]波尔芭拉已经有了孩子,她让他随母姓。因为人们都不愿意要已经有了孩子的女仆,她只得将他托给他人抚养。[参 1]就这样,出生不久的亚诺什便被送到一个景色美丽,但极其贫困的村子[注 1]绍莫吉州卡波伊村[参 1]卡波伊村不远的一个更小的村子就住着他的生父。卡达尔因为他生父抛弃他们母子,而对他怀恨在心,称“这既不能弥补,也不能挽救”。 [参 2]

少年卡达尔由一位被他称作“山多尔叔叔”的新教徒抚养,他虽然贫穷,但是十分疼爱齐尔毛奈克。齐尔毛奈克的农村生活非常艰辛,刚会走路便要帮家里干活。这些都对后来的卡达尔影响深远。[参 2]6岁时卡达尔被生母接回布达佩斯,但是他依然与“山多尔叔叔”保持联络,在上学时,每到夏天他就要回到农村赚学费,并总是想方设法攒钱给“山多尔叔叔”送去,“山多尔叔叔”因此而自豪。[参 2]

卡达尔母亲在布达佩斯当洗衣工人、送报人和门房助手,这些职业在当时看来都很低贱。波尔芭拉既要做繁重的工作、又要忍受房主粗暴的对待。卡达尔可以做重工,但不能受屈辱,这些社会最底层的生活形成了他往後倔强又孤僻的性格。[参 2]

卡达尔与他母亲经常有些小摩擦,这些部分源于他母亲的怪癖性格,也有一些源于他与她的长期分居,但主要源于宗教原因。“山多尔叔叔”对宗教不敏感,但波尔芭拉对宗教十分虔诚,并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让卡达尔相信上帝存在。[注 2][参 3]尽管如此,卡达尔和母亲都深爱对方。他们一直都住在一起。当卡达尔成为国家领导人时,他不论多晚回家,母亲都会等着他,耐心等他吃夜宵。母亲不到他就寝,就不躺下(国家领导人都要工作到很晚)。[参 3]

与共产主义的接触[编辑]

虽然家里贫穷,买书机会很少,但是卡达尔总是想方设法借书看,而且经常看到很晚,而他凌晨5点就要去工作。[参 4]16岁时,卡达尔偶然获得了匈牙利语版的《反杜林论》,内文术语连篇,亚诺什也只有高小文化,但他还是被这本书所吸引,并且用了8个月的时间去专心研究它。其间无论别人如何干扰,都无法打搅他;他读了它无数遍,以至于别人都认为他有点精神失常。后来的卡达尔认为这本书让他“从那以后,我对生活的看法同过去不一样了。”[参 4]

高小毕业后,卡达尔开始学习修理打字机。为了避免学徒和自己竞争,师傅并不十分认真地教学徒,只是将他们视为几个不花钱的帮工而已;卡达尔的二年学徒期间有一年半用来扫车间和搬东西;而只学了半年技术。第三年师傅就让他维修打字机。为了取得顾客信任,师傅让他自称是辅助工,但因为对师傅的粗暴对待[注 3]感到不满,他不久便失业了。[参 5]为维持生计,他给地毯批发商当起了货栈工。

1930年8月1日,布达佩斯发生了一起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抗议工厂主的虐待。工作中的卡达尔也参与了罢工,开始由于警方的阻拦,他未能到达游行现场。后来他在多布街街角上加入了游行回来的游行队伍。途中遇到了一名还在托运苏打水的马夫,一名游行工人上去责问他为何还在工作,而马夫用马鞭抽了那个工人,愤怒的工人便一拥而上,一场混战随即发生,亚诺什在这场混战中被打得昏了过去。[参 6]最后1名工人被打死,70名示威人员受伤,几百人被捕。

获得《反社林论》和参与工人运动都对亚诺什产生深远影响,而这两件偶然事件也是让他参与共产主义的其中两个原因。[参 6]

地下活動[编辑]

1931年正是大萧条达到高峰的一年,众多工人失业,农民流离失所。卡达尔也失业了,他天天到职业介绍所消遣时间。当时职业介绍所并非只是职工们发牢骚的场所,也是诸多政党的宣传处。[参 6]而这个环境也让他与共产主义逐渐拉近关系。9月,卡达尔遇到了一位五年未见的故交。那位故交已经成为了匈牙利共产主义青年联盟的成员,并邀请正处在失业折磨中的卡达尔加入。一个星期四的下午,在一座普通住宅内,只有3个人的共产主义青年联盟某支部正式接收卡达尔,并让他化名鲍尔诺。他们让亚诺什进一步了解共产主义,并告诉他要做好进监狱的准备。卡达尔对此表示无所谓,他只是害怕挨他母亲的骂。[参 7]

11月9日,卡达尔第一次进监狱。然而因为警方未获得任何口供,3个月后就把他放了。这时正是霍尔蒂法西斯统治时期,法西斯主义者非常痛恨共产党,并通过大屠杀、严刑拷打等来迫害共产党人。[参 8]1932年,因为一名間諜打入党内任书记处书记和中央委员会委员,党内不少高层领导人都遭到逮捕,很多年轻党员接替了他们的位置。卡达尔在该年2月成为区委委员,在几个月后又成为了匈牙利共产主义青年工人联盟中央委员会书记,并自动转为匈牙利共产党党员。[参 7]但是他也将一名受人尊敬,熟悉但有嫌疑的领导人打出党外,这也让後來他非常内疚。[参 9]

这时候党内由于“左派幼稚病”的影响,对党员要求生活上的禁欲;卡达尔认为这将使本身就无物质享受的无产阶级离共产党而去。而“左派幼稚病”也使得共产党远离人民,发展停滞,少有人加入了。[参 9]而卡达尔也认为“这是对革命活动的犯罪”,他设法让共产党员认识到人民是无法排斥的,而应该和他们一起生活,劳动,取得成就。[参 9]

1933年,卡达尔又一次遭到逮捕,在探监时,他的母亲狠狠地骂了他一顿,并央求他不要再参加革命了。但他并没有放下革命。释放后,他在一家雨伞厂工作,为了更好的掩护自己,他正是启用卡达尔的化名直到终生。[参 9]

后来卡达尔再遭逮捕。狱中他见到了曾领导匈牙利苏维埃政权的拉科西·马加什,这也是他第一次接触到共产主义领导人。这让他更加了解无产阶级专政的性质。[参 10]释放后,卡达尔又回到了雨伞厂,儘管罪犯都是要剃头发的,但是厂主依然雇佣了他,他成为了公开的共产党“地下党员”。他除了从事地下工作外,与普通员工无任何区别。但随后形势变得严峻起来,开始加大逮捕共产党员的力度,他被迫转入地下。[参 10]

在转入地下后,他依然见到过自己的母亲波尔芭拉,但由于上级指示不能接触任何熟人,他也无法与他的母亲打招呼。另一方面,因为波尔芭拉患有高度近视,且卡达尔在转入地下后改变自己原有的工人穿着,改穿西装革履,并蓄起了很长的胡子,她也未能认出他来。[参 10]

那时因匈牙利共产党的高层领导人全部被害,卡达尔继任匈牙利共产党总书记,为了安全,他只与8个党员保持联络。并整顿领导了被法西斯严重破坏的党组织。[参 8]1943年,匈牙利共产党曾改名和平党,卡达尔表示反对,他希望改名为“匈牙利工农党”,但未被其他人接受。在1944年秋,他将党名改回匈牙利共产党。[参 8]

1944年6月,因为苏军抵达匈牙利边境,匈共决定派卡达尔越过封锁线,与苏军和流亡苏联的匈共人士接触,协调计划。卡达尔想要在铁托的游击队的领导下找到苏军,因此决定取道南斯拉夫,但在边境被捕。[参 11]卡达尔咬定自己叫卢普塔克,是一名因厌战而逃跑的士兵,在审讯时,为了演得像一点军人,在每次回话时都要使劲合拢脚跟,把军靴敲得啪啪响,结果法官认为他就是军人。但是卡达尔既不想被判死刑,又不愿无罪释放(这样的话就要被弄到临时拘留所待一会,他在那里熟人很多),最后他被判有期徒刑两年,被押至宗蒂街军牢。在狱中,他让认识他笔迹的人写一封信,送往党组织那里,匈牙利共产党知道此事,立即花重金聘请律师救出卡达尔。[参 11]

1944年11月,卡达尔从狱中逃回布达佩斯。这时二战的战局发生改变,德军节节败退,苏军开始围攻匈牙利,胜利在望。卡达尔和匈共其他领导人在炮火中再坚持一年后,终于迎来胜利。[参 11]

拉科西的迫害与不满[编辑]

二战过后,匈牙利推翻霍尔蒂的统治,国内的抗德勢力组成了联合政府,在战后的3年起到了重要作用。而匈共也藉此扩大他们的影响,党员的数量激增。1948年,匈共大选获胜,正式上台执政,卡达尔当选副总书记。但这并不意味着卡达尔的好日子就要到来。那时冷战的阴霾也笼罩在匈牙利人民共和国上空,匈共开始左右斗争,由于领导人的错误政策,这场斗争更是波及全党,诸多无辜党员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党内人人自危。

1949年6月,卡达尔过去的战友和领导,匈共政治局委员拉伊克·拉斯洛因叛国罪被捕。[参 12]而共产党书记,共和国的各个部长和政治局委员也指称拉伊克“是美国的代理人,为警察工作的告密者,法西斯分子,要搞政变,杀害党的高层领导人。”[参 12]卡达尔对供词表示怀疑,指出其中的漏洞向时任匈共总书记的拉科西·马加什质疑,但是拉科西并没有填补这些漏洞,而是称“细节问题并不重要,问题的本质就是,拉伊克有罪。”[参 12]最終拉伊克因被判叛国而遭到处决,和他有关系的人也同样受到牵连,作为战友和下属的卡达尔也不例外。拉科西多次影射:“卡达尔也不是无辜的。”但是卡达尔没有丝毫的害怕或紧张的心理,而是照常工作和生活。[参 12]最终在1951年9月,卡达尔因为“拉斯洛事件”而遭到逮捕。[参 8]

在逼供时,警探日以继夜地陪伴在他的左右,不给他任何自由活动的机会。而卡达尔也丝丝抱定“绝不招供任何人”这一点。不久,他就因叛国罪被判无期徒刑。[参 13]他被关押在宗蒂街监狱——从前,他曾作为逃兵卢普塔克被押往这里。这次监禁是他第8次,也是他最后一次,但是最让他感到痛苦的一次监禁。他的人格被侮辱,信仰被亵渎,党的原则被践踏。这些让他受不了,想跟拉伊克一样枪决,但他也在等待着平反昭雪的机会。[参 13]在监狱中他待了3年半,被断绝了任何联系。3年半后因为权力斗争,他获释了,但因为与外界断绝联系,他还不知道这一点。出狱时,卡达尔42岁,正值壮年时期的他,看起来却衰老很多,看起来至少老了10岁。但是,除他之外,还有许多党员干部被监禁,冤案还在继续。[参 13]

不久,拉科西便会见了卡达尔,并称很高兴见到他。但是卡达尔并不高兴见到这样一位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总书记的。他高兴的是,他还活着,他的名誉被恢复了。[参 13]

但是此时的匈牙利情况并不明朗。阶级斗争还在扩大。在经济上,因为工业政策的失误,工农业比例失调,两极分化严重。基层人民生活贫穷,缺少日常生活用品。而高层领导人高高在上,不切实际地追求高指标。[参 14]

卡达尔先任布达佩斯第十三区党支部书记,找他的人络绎不绝,对现任的高层领导保持不满。拉科西畏惧卡达尔的威望;不久,便任命他为布达佩斯州党委第一书记,利用明升暗降的方法架空他;再将没什么威信,缺乏经验的年轻人放在领导的最高层,这样的话便无人威胁他的位置了。这样,匈共便成为了拉科西的天下。[参 14]但是拉科西一再在政策上失误,让知识分子和年轻人开始抱怨,工人农民更是牢骚满腹,全国的紧张气氛一触即发。迫于人们的压力,中央政治局解除了拉科西的第一书记和政治局委员的职务,并补选卡达尔为政治局委员。但是这次会议依然任命拉科西集团的格罗·艾尔诺为第一书记,他延续了拉科西的政策;匈牙利依然是拉科西集团的天下。[参 14]

匈牙利十月事件[编辑]

1956年10月23日,工人学生和市民为了反抗拉科西集团的统治,在布达佩斯开始了一起游行示威活动,并穿过市内的各条主要大街,聚集在裴多菲广场上。他们呼吁要纳吉·伊姆雷上台,杀死迫害多人的拉科西及其集团,并要求驻扎在匈牙利的苏军离开匈牙利。[参 15]几个小时后示威者与国家保安部队发生冲突,展开械斗;几名保安人员被杀,6辆汽车被烧毁;警察局、电话中心和《自由人民报》编辑部等重要机关大楼被毁,而城市的其他地方也处在一片混乱之中。[参 15]游行示威人员首先冲击市委办公大楼,市委书记和警卫人员全部被杀。他们认为监狱里的犯人都是拉科西集团的受害者,因此他们打开监狱,释放那些犯人;其中包括扒手、强盗、战犯、法西斯党徒、前十字党员和杀人犯等,共计9000名刑事犯和4000名政治犯被释放,并且得到了武器;这些人的释放也加大了十月事件的混乱程度。这件事震惊了全世界。[参 16]

24日,中央政治局改组,纳吉上台出任部长会议主席(总理),他支持十月事件。但是时任第一书记的格罗为了平息这场游行示威,邀请苏联坦克部队协助镇压;但示威人员本来不满于苏联军队,这么做无疑是火上浇油;一些警察也加入了游行者的队伍中,和他们一起对抗国安部队和苏联坦克部队,这样,一场更大的武装冲突便在首都打响。[参 15]

迫于形势,格罗在10月25日辞去第一书记,卡达尔接任他的职务。而“卡达尔时代”也就此到来。卡达尔认为,十月事件的大部分参加者最开始都怀着“崇高的目的”而去游行示威,但由于混于其中的“反革命分子”插手,这次游行示威就转变为了“反人民民主国家政权”的“武装进攻”。他认为恢复秩序是当务之急,为此必须“毫不延误”地解决各种问题。并在31日解散匈牙利劳动人民党,重建新的社会主义工人党,以“永远彻底地与过去的罪恶决裂”。[参 16]11月4日,以卡达尔为首的匈牙利工农革命政府成立,政府共有8名成员,并邀请苏联军队协助恢复国内秩序。[参 16]并提出了著名的“15点纲领”:

  1. 保卫匈牙利的独立与主权
  2. 保卫人民民主社会主义,不让其受到任何伤害
  3. 停止内战,恢复秩序
  4. 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在平等,没有其他国家干涉的情况下建立良好关系
  5. 与所有国家友好合作,不论那个国家采用什么政体
  6. 快速,并在本质上恢复匈牙利所有国民的生活水平
  7. 修改五年计划,允许在生活水平上提高标准
  8. 为了工人的利益,消除政府中存在的官僚主义,让政府更加民主
  9. 在增加民主的基础上,各个工厂企事业单位必须由工人管理
  10. 发展农业,废除强制将农产品上缴给国家的制度,并允许援助个体农民
  11. 保证在现有行政机关与革命委员会内的民主选举制度
  12. 支持手工业零售业的发展
  13. 进一步将匈牙利文化中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
  14. 匈牙利革命工农政府为了人民的利益,邀请红军帮助我们国家打倒反动派,恢复匈牙利的秩序,并让匈牙利恢复平静
  15. 与华约军队谈判,让这些外国军队在冲突过后撤出匈牙利

11月中,这起冲突才停止,而布达佩斯城内一片混乱,满目疮痍,交通停滞,宵禁施行。这起冲突给国家带来30亿福林的直接损失,又因生产停滞而造成200亿福林的间接损失。而中央工人委员会(示威方)声称将在12月11日举行新的罢工运动。[参 17]卡达尔开始与中央工人委员会,其他各种名目的革命委员会谈判;但由于谈判失败,卡达尔宣布取缔这些罢工组织和其他名称类似的组织,并解散中央工人委员会和其他的地方工人委员会;逮捕中央工人委员会的领导人,反对派知识分子的带头人和总理纳吉·伊姆雷。[参 17]而这些举措也让人恐惧,让人认为虽然旧的拉科西集团已被粉碎,但新的拉科西时代就要到来。[参 17]

卡达尔时代[编辑]

卡达尔的领导班子当中,不仅有支持卡达尔,反对拉科西和纳吉的成员,也有过去曾支持拉科西或纳吉的人。他们在党内展开激烈的大辩论,目的就是为了调整他们的路线。[参 17]在卡达尔执政后,他结束了拉克西时代的阶级斗争,并为冤假错案平反。他认为只要共产党夺权,社会阶级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也就随之消失,各个阶级之间的矛盾也可以调解,现在的任务就是进行经济建设。并在十月事件过后这一极其困难的时期时,提高知识分子的待遇。并让一些宗教人士担任一些领导职务。[参 18]

在安定后,国家恢复得很快,1957年的国民收入比1955年提高了14%,随着经济的复苏,人民也渐渐拥护卡达尔。在该年5月1日,近50万人在没有组织的情况下听取卡达尔的讲话。[参 18]而匈牙利人与苏联的关系也有所缓和,1958年,当赫鲁晓夫在卡达尔的陪同下访问多瑙新城时,受到了当地人的欢迎。[参 18]在1962年,卡达尔宣布释放大批政治犯,并赦免1956年10月以后离开匈牙利的人,这些措施也进一步平复了十月事件留下的创伤。[参 19]

卡达尔上台便称,经济建设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主要任务,为此,他也花了不少心思。他放慢了重工业的发展迅速;大力抓农业,给农业社更大自主权;增加消费品生产;根据经济综合平衡和国内外需要,逐步调整工业结构和价格制度;消除国民经济比例严重失调的现象。并逐步完善现存经济体制,使其更加合理,经济发展更快。[参 19]这些改革成效显著,从1960年到1980年,匈牙利国民实际收入增长215%,1/2的农产品出口国外,人均住房21平米,平均9人一辆车。匈牙利被誉为东欧“消费者的天堂”,居民生活水平居社会主义国家前列。[参 19]

卡达尔也积极发展匈牙利的对外关系,从20世纪70年代起,卡达尔先后出访了多个社会主义国家,赴芬兰签署“赫尔辛基最后文件”,与教皇进行会谈,让美国交还匈牙利国王圣伊什特万的王冠。[参 19]

卡达尔为官清廉,平易近人,所谓的宅邸只是跟普通百姓没什么两样,由铁栅栏围起来的三间平房,里面摆满了书。既没有警卫,也没有秘书,只有既看管着门,又收拾花木的仆人。且亲属也未“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的性格开朗和和蔼可亲也是他受到拥戴的原因,让他在匈牙利平民之间有了“卡达尔大叔”的昵称。[参 20]

晚年与争议[编辑]

自1970年代,石油危机爆发,原料和燃料价格暴涨,重创了所有国家,匈牙利也不例外。卡达尔这时的“渐进”与“稳健”政策也变得裹足不前,再加上政策失误,匈牙利债台高筑,人们的实际收入也有所下降;这起经济危机引发了政治危机。[参 20]1987年9月27日,150多名著名知识分子在洛基泰莱克镇进行讨论,决议认为“匈牙利正处于有崩溃危险的经济危机中”。在这次会议后,各个政治团体如雨后春笋般兴起,批评匈党历史,现行政策和社会主义制度。1987年更有一封公开信要求卡达尔下台。[参 21]

1988年,匈牙利政治纷争更加剧烈,卡达尔下台的呼声也越来越大。但他依然称在困难时刻绝不下台。然而事不由人,总理格罗斯·卡罗伊在伦敦一次记者招待会上称,卡达尔这32年对匈牙利人民做出杰出贡献,但是现在成为了更激进改革的阻碍。[参 21]匈共在5月召开秘密会议,选出新的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监察委员会,并立即召开第一次全会,选出新的政治局和中央书记处。其中原政治局的13人中有8人落选,原总书记卡达尔当选匈共党主席(虚职),原总理格罗斯当选总书记。这样的人事变动受到了全世界各大媒体的关注;这一选举结果受到了匈牙利人的欢迎。

1989年初,匈共被迫重新评价十月事件,波日高伊称这起事件是人们反对独裁专制的“人民起义”,而不能简单称为“反革命事件”;2月,格罗斯称这起事件“既是人民起义,又有反革命参加。”;再之后,“反革命”等言辞渐渐不再被提及。 1989年5月8日,匈共以卡达尔的病情为由,免除他的匈共党主席和中央委员职务。6月1日,匈共为纳吉平反,在苏军入侵的过程中起带头作用的卡达尔负主要责任。格罗斯称他“给我们的人民造成了不可想象的道义、政治和经济上的破坏;他应该为我们的巨额外债,国库空虚和社会不满等困难负责”。

逝世、后事与影响[编辑]

卡达尔之墓

1989年7月6日上午,卡达尔逝世。[参 22]匈党中央、国民议会、共和国主席团和部长会议联合发表讣告,最后给了卡达尔如下评价:“作风正派,生活俭朴,将毕生都献给了党和人民,是匈牙利杰出的领导人。”[参 22]在卡达尔灵堂前,人们排成了长长的队伍,绵延几里,很多人只是为了看他最后一面而从百里之外赶来。鲜花和花圈堆积如山,甚至让政府派专车定期清理这些鲜花和花圈。[参 22]葬礼在14日下午举行,很多人来参加,墓地公园被围得水泄不通,全都是人。[参 22]

虽然是依靠苏联军队上台,在20世纪末匈牙利各个媒体举行的一次调查中,卡达尔依然在在匈牙利千年伟人中名列前茅。[参 23]

2007年5月2日,卡达尔的墓地遭到不明身份人士的亵渎和破坏。破坏者掀掉了墓碑,挖出了泥土,撬开了棺木;卡达尔包括头骨在内的部分遗骸,以及与卡达尔合葬的妻子的骨灰盒被毁墓者盗走。时任匈牙利总理的久尔恰尼·费伦茨称,对卡达尔墓地和遗骸的亵渎是违法犯罪行为。并引起了匈牙利共产主义工人党等党派的深忧与强烈愤慨。[参 24][参 25]

著作[编辑]

  • 《牢固的人民政权——独立的匈牙利》
  • 《在社会主义道路上》
  • 《沿着列宁的道路继续前进》
  • 《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
  • 《为了社会主义的匈牙利》等[参 8]

脚注[编辑]

注释:
  1. ^ 因此,卡达尔称其为“穷人窝”
  2. ^ 譬如:波尔芭拉在圣诞节前夕打发齐尔毛奈克买面包,自己偷偷布置圣诞树,但因卡达尔受不了凛冽的寒风,提前回到家,看到母亲布置圣诞树,便当面指出,圣诞树不是耶稣送来的,而是来自于农民的劳动。
  3. ^ 这件事主要因为卡达尔穿了件破衣服上班,师傅责问他,说破衣服不符合辅助工的穿着,并说第二天会给他一件衬衫,他认为受到了侮辱,便无礼地回答他,并问师傅何时满师,师傅一怒之下,就将他辞掉了。
参考:
  1. ^ 1.0 1.1 1.2 《元首传——欧洲卷3》,97页
  2. ^ 2.0 2.1 2.2 2.3 《元首传——欧洲卷3》,98页
  3. ^ 3.0 3.1 《元首传——欧洲卷3》,99页
  4. ^ 4.0 4.1 《元首传——欧洲卷3》,100页
  5. ^ 《元首传——欧洲卷3》,101页
  6. ^ 6.0 6.1 6.2 《元首传——欧洲卷3》,102页
  7. ^ 7.0 7.1 《元首传——欧洲卷3》,103页
  8. ^ 8.0 8.1 8.2 8.3 8.4 亚诺什·亚诺什(1912年-1989年) 中国社科院网站
  9. ^ 9.0 9.1 9.2 9.3 《元首传——欧洲卷3》,104页
  10. ^ 10.0 10.1 10.2 《元首传——欧洲卷3》,105页
  11. ^ 11.0 11.1 11.2 《元首传——欧洲卷3》,106页
  12. ^ 12.0 12.1 12.2 12.3 《元首传——欧洲卷3》,107页
  13. ^ 13.0 13.1 13.2 13.3 《元首传——欧洲卷3》,108页
  14. ^ 14.0 14.1 14.2 《元首传——欧洲卷3》,109页
  15. ^ 15.0 15.1 15.2 《元首传——欧洲卷3》,96页
  16. ^ 16.0 16.1 16.2 《元首传——欧洲卷3》,110页
  17. ^ 17.0 17.1 17.2 17.3 《元首传——欧洲卷3》,111页
  18. ^ 18.0 18.1 18.2 《元首传——欧洲卷3》,112页
  19. ^ 19.0 19.1 19.2 19.3 《元首传——欧洲卷3》,113页
  20. ^ 20.0 20.1 《元首传——欧洲卷3》,114页
  21. ^ 21.0 21.1 《元首传——欧洲卷3》,115页
  22. ^ 22.0 22.1 22.2 22.3 《元首传——欧洲卷3》,118页
  23. ^ 东欧前领导人及其后代 人民网
  24. ^ 匈牙利前领导人卡达尔·卡达尔墓遭破坏 新华网
  25. ^ 匈前领导人头骨被盗 北京青年报

参考文献[编辑]

  • 刘宝恒. 元首传——欧洲卷3. 中国: 吉林大学出版社,吉林音像出版社. 2004年. ISBN 7-5601-2847-5. 

扩展阅读[编辑]

  1. Gough, Roger, A Good Comrade: János Kádár, Communism and Hungary, I. B. Tauris, 2006年. ISBN = 9781845110581
  2. Granville, Johanna, "The First Domino: International Decision Making During the Hungarian Crisis of 1956", Texas A & M University Press, 2004年. ISBN 1-58544-298-4
  3. Granville, Johanna. "Imre Nagy aka 'Volodya' - A Dent in the Martyr's Halo?", "Cold War International History Project Bulletin", no. 5 (Woodrow Wilso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Scholars, Washington, DC), Spring, 1995, 第28页和第34至37页.
  4. (A Good Comrade by Roger Gough, reviewed by Johanna Granville, 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vol. 112, no. 4, (2007): 1280.
  5. Tibor Fischer: In the Goulash (《蒂博尔·菲舍尔:土豆烧牛肉》) – 《泰晤士报》线上版 2006年12月6日
  6. András Mink: Kádár's Shadow Hungarian Quarterly VOLUME XLVIII * No. 187 * 2007年秋
  • Victor Sebestyen - Twelve Days - The Story of the 1956 Hungarian Revolution Vintage Books,2007年11月, 纽约

参见[编辑]

政党职务
前任:
格罗·艾尔诺
匈牙利社会主义工人党第一书记
1956年-1988年
繼任:
格罗斯·卡罗伊
官衔
前任:
纳吉·伊姆雷
匈牙利部长会议主席
1956年-1958年
繼任:
明尼奇·费伦茨
前任:
明尼奇·费伦茨
匈牙利部长会议主席
1961年-1965年
繼任:
卡洛伊·久洛
政府职务
前任:
拉伊克·拉斯洛
匈牙利内政部长
1948年-1950年
繼任:
泽尔德·桑多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