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厲鶚

厲鶚(1692年-1752年),字太鴻,號樊榭浙江杭州人,祖籍慈溪中國清代文學家[1]。因为纪念其祖籍慈溪,以四明山“樊榭”命名自己的书斋,后人因此称其为樊榭先生[2]

幼喪父,靠其兄賣菸草度日,後寄居佛門,稍長,於書無所不窺。性情孤峭,不偕於俗。清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舉人,當時李紱見其試卷,極欣賞,感叹道:“此必诗人也!”立耳錄取。惜屢試進士不第。厲鶚是名詩人,足跡遍及兩浙、齊、魯、幽燕等名山,師法姜夔史達祖張炎等人,為湯右曾所賞識,作品多遊覽名山大川之作,代表作有《秋夜宿葛岭涵青精舍》、《灵隐寺月夜》、《游仙百咏》等[3]

厲鶚是深情之人,乾隆六年(1741年),爱姬朱满娘生病,厉鹗典质以偿药费,朱氏於七年(1742年)正月去世,年僅二十四歲。厲鶚為朱氏寫〈悼亡姬〉12首。日后,厉鹗健康更壞,飽受肺病、齿疾的折磨。中年厲鶚客扬州,执教马氏小玲珑馆。扬州盐商马曰琯马曰璐兄弟贾而好儒,厉鹗成为马家的常客。马氏藏书甚富,厲鶚得以歷覽群書,所见宋人集最多,撰成《宋诗纪事》100卷。厲鶚年老无子,马曰琯甚至资助其再次纳妾刘姬。但是,刘姬不安于贫困,不久离去。晚年移居南湖,开馆以課業为生。

厲鶚是浙西詞派的主將,被认为是浙西詞派的集大成者,如【齊天樂】《吳山望隔江霽雪》、【謁金門】《七月既望,湖上雨後作》等,句式練達,措詞高雅。自朱彞尊後,浙詞至厲鶚又一盛世。他的词标榜“清空”风格,多题咏风景名胜,语言风格清丽。杭世骏曾言:“太鸿之诗,稚威之古文。”著有《樊榭山房集》20卷,《宋詩紀事》100卷,《南宋院畫錄》8卷,《遼史拾遺》2卷等。

參考書目[编辑]

  • 司徒秀英,《清代詞人厲鶚研究》,香港:蓮峰書舍,1994年。

参考文献[编辑]

  1. ^ 厉鹗
  2. ^ 厉鹗诗词集
  3. ^ 民国·趙爾巽等,《清史稿》(卷485):“厉鹗,字太鸿,钱塘人。家贫,性孤峭,不苟合。始为诗即得佳句。於学无所不窥,一发之於诗。康熙五十九年,李绂典试浙江,得鹗卷,阅其谢表,曰:“此必诗人也!”亟录之。计偕入都,尤以诗见赏汤右曾。再试礼部不第。乾隆元年,举鸿博,误写论置诗前,又报罢。其后赴都铨,行次天津,留友人查为仁水西庄,觞咏数月,不就选,归。卒,年六十一。鹗搜奇嗜博。扬州马曰琯小玲珑山馆富藏书,鹗久客其所,多见宋人集,为宋诗纪事一百卷。又南宋画院录、辽史拾遗、东城杂记诸书,皆博洽详赡。诗刻鍊,尤工五言,有自得之趣。诗馀亦擅南宋诸家之长。先世本慈谿,徙居钱塘,故仍以四明山樊榭名其集云。鹗尝与赵信、符曾等人各为南宋杂事诗一百首,自采诸书为之注,徵引浩博,考史事者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