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纳粹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非纳粹化法

非纳粹化(denazification, 德语Entnazifizierung)是盟军二战胜利后于1945年中开展的一项运动。这项运动是根据波茨坦协定的精神,在德国奥地利境内进行的以清除纳粹主义在社会、文化、出版、经济、司法和政治方面的影响。二战后的欧洲大部分,特别是德国都变成了废墟。盟军决定在德奥实施三项政策,分别为民主化非军事化非纳粹化

德国方面,盟国管制委员会在1946年1月柏林通过了几项非纳粹化命令,藉此可以划分被审查人员的政治面貌并且对之展开法律调查。

德国的情况[编辑]

非纳粹化并没有按照当初在波茨坦决定的那样,而是在各个占区分别实行,其强度和流程也不一样。

部分地区开始的时候出现了大规模拘捕的情况。单是西德的三个占区就有达182000人被捕,但直到1947年1月1日有86000人被释放。直到1947年被拘捕的人[1]

1946年3月5日美占区内的三州的内务部长在慕尼黑的市政大堂签署了《消除纳粹主义和军国主义法》(Gesetz zur Befreiung von Nationalsozialismus und Militarismus)。“克里将军以麦克内利将军的名义宣布了美国盟国军政府对此的批准”。5月13日第一个非纳粹化法庭(Spruchkammer)在美国军政府的准许下正式执行清除法。

西德共有5025宗审判。806宗判为死刑,其中486例被执行 [2]

美占区[编辑]

起初,美国在自己的占区实施的非纳粹化井然有序,但也流露出官僚主义的弊端。当时成立了545个受到美国盟国军政府监督的非纳粹化法院,所谓Spruchkammern,它们审理超过900,000宗案件。

每个德国成人需要填写一张由美方设计的问卷,上有131个问题,据此来划分填表人的身分:主犯(Hauptschuldige),从犯(Belastete),轻从犯(Minderbelastete),随大流者(Mitläufer)和无罪(Entlastete)。划分的基础是1946年4月1日实施的《解除纳粹主义和军国主义第104号法》(Gesetz Nr. 104 zur Befreiung von Nationalsozialismus und Militarismus),也正是通过该法,德国当局被委托实际执行非纳粹化运动。德国政治家巴登-符腾堡州非纳粹化部长高特乐宝·卡姆是执行该任务的负责人。

一个例子:前纳粹党员和滑稽演员伟斯·费尔德于1946年10月在慕尼黑被非纳粹化。他被归入随大流者,并承担了2000帝国马克的罚款。他证明自己在1935年起已经和纳粹当局有摩擦,并且受到当局警告,宣传部长戈培尔甚至亲自警告他,要他立刻停止他关于党的“愚蠢的笑话”。他从没呼过“希特勒万岁”。他在1933年唱的毗连韵:“再也听不到萨克斯风,没人再跳伦巴,查尔斯顿。伴着爵士和黑人舞蹈前进,已不再被视作疯颠。老调重弹,辉煌的进行曲,德国民歌,我们都想再次听到:一体化,一体化。”,但他1940年都忘了。

1948年美方的非纳粹化热情明显下降,因为冷战开始了。为了尽快结束非纳粹化,美方采取了很多仓促的措施,引致了很多有问题审判结果。(非纳粹化证明,和131er

苏占区 (SBZ)[编辑]

苏占区的非纳粹化与苏联的社会主义重建相关,并且以最快的速度进行。

政府部门中的纳粹党的骨干及其组织被清除,甚至被送入特别营房。苏占区的非纳粹化直接由苏联特务机构内务人民委员会监督。苏占区的非纳粹化过程中大约死亡42000人,其中有着斯大林主义的影子,一些新政府的批评者,社会民主人士被加害。1948年起,特别营房开始为莫斯科监狱主管部古拉格(Gulag)管理。[3]

纳粹的残留分子看到,西德的环境要宽松得多。他们认为,要脱身,最好就是去到西德以反共为由得以身免,而这在东德是不可能的。后来在苏占区的公务员很多就是当时受调查对象,并认为,不论目的,只要一朝加入纳粹党,就已是犯罪。[1][4]

东德中也有一些人在纳粹倒台后仕途顺畅的例子,但是相比起西德,机会要少得多。

而且受马克思主义思想影响,苏占区的非纳粹化更侧重于从根本上铲除纳粹政权及军国主义的主要支持者——容克贵族阶层,其主要方式是通过土地国有化以及把容克贵族的主要聚居区东普鲁士的大部分割让给波兰并通过波兰政府对割让区进行种族清洗完成。

法国和英国占区[编辑]

法国和英国则在其占区内实行比美国平静得多的非纳粹化运动,范围也有限,其主要精力集中在如何更替上层组织方面。

英国的划分系统分为1-5级;3-5(轻罪)会送交非纳粹化委员会审理,该组织是英国在1946年从政党如SPD人士中抽选组织起来的。该组织的决议基本不会受到阻挠,因为1-2级(重罪)并非在该地区审理。

奧地利的情况[编辑]

临时政府于1945年通过了《禁止与战争犯法》,根据该法纳粹党及其相关组织都被禁止和取缔。该法规定,在1933年到1945年参加过纳粹党或相关的组织如SSSA的人都要接受登记。他们无权参加在1945年举行的奥地利立法机关选举。

在1946年的附加条款中,这些人被划分为三种:

  • 战争犯
  • 从犯
  • 轻从犯

与德国不一样,奥地利被定为首两级的人并不会被送交到盟军,而是由奥地利裁判,执行实体为人民法院,其中判有43宗死刑(30例被执行),也有被判长期监禁。137,000宗案件共有23,000例被判决。

随大流者大部分被释放,但会被判处罚金,丧失选举权,或是职业禁止。但这些人当中很多是有特殊才能的人士,这在奥地利的重建中可以助一臂之力,于是当时两大党奧地利人民黨奧地利社會民主黨通过游说占领国,达到放宽限制的目的。

随大流者没有资格参加1945年选举。但在第二次1949年选举中所有的政党都想尽办法取悦近50万的随大流者。关于随大流者的一切很快就为大众所淡忘。

人民法院在1955年被奥地利国家条约所废除。日后相关的法律将由正式的刑事陪审法庭处理。

参看[编辑]

文献[编辑]

  • Frei, Norbert: Vergangenheitspolitik. Die Anfänge der Bundesrepublik und die NS-Vergangenheit, München 1996, ISBN 3-423-30720-X
  • Kamm, Bertold/Mayer, Wolfgang: Der Befreiungsminister - Gottlob Kamm und die Entnazifizierung in Württemberg-Baden, Silberburg Verlag/Tübingen 2005, 250頁, ISBN 3-87407-655-5.
  • Longerich, Peter: Davon haben wir nichts gewusst! Die Deutschen und die Judenverfolgung 1933-1945. Siedler Verlag, München 2006. ISBN 3-88680-843-2, 448頁. 書評見於 perlentaucher.de.
  • Niethammer, Lutz: Die Mitläuferfabrik. Die Entnazifizierung am Beispiel Bayerns, 2. Aufl., Bonn 1982, ISBN 3-8012-0082-5
  • Schuster, Armin: Die Entnazifizierung in Hessen 1945-1954. Vergangenheitspolitik in der Nachkriegszeit, (Veröffentlichungen der Historischen Kommission für Nassau, 66), (Vorgeschichte und Geschichte des Parlamentarismus in Hessen, 29), Wiesbaden: Historische Kommission für Nassau 1999, X, 438頁, ISBN 3-930221-06-3.
  • Vollnhals, Clemens (Hrsg.), Entnazifizierung. Politische Säuberung und Rehabilitierung in den vier Besatzungszonen 1945- 1949, München 1991.
  • Weinke, Annette: Die Verfolgung von NS-Tätern im geteilten Deutschland, Paderborn 2002.
  • Wille, Manfred: Entnazifizierung in der Sowjetischen Besatzungszone Deutschlands 1945-48, Magdeburg 1993.

外部链接[编辑]

来源[编辑]

  1. ^ 1.0 1.1 Dieter Schenk Auf dem rechten Auge blind, Köln 2001
  2. ^ Manfred Görtemaker, Geschicht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Fischer 2004
  3. ^ Bodo Ritscher Das Speziallager Nr.2 1945-1950. Katalog zur ständigen historischen Ausstellung., Wallstein Verlag 1999. ISBN 3-89244-284-3
  4. ^ Ralf Giordano Die zweite Schuld, Köln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