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宿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參宿七
Rigel-B8.jpg
参宿七表面想象图
觀測資料
曆元 J2000.0
星座 獵戶座
星官 參宿
赤經 05h 14m 32.30s
赤緯 −08° 12' 06"
視星等(V) 0.12/6.80
特性
光谱分类 B8Iae
U−B 色指数 −0.66
B−V 色指数 −0.03
变星类型 Slightly irregular
天体测定
径向速度 (Rv) 20.7 km/s
自行 (μ) 赤经:1.87 mas/yr
赤纬:−0.56 mas/yr
视差 (π) 3.90 ± 0.81 mas
距离 大约800 ly
(大约260 pc)
绝对星等 (MV) −6.98
詳細資料
質量 18 M
半徑 74-78 R
亮度 53,800(126,000)(bolometric) L
溫度 11,400 K
其他命名
β Orionis, 19 Ori, Algebar; Elgebar, HD 34085, HR 1713, HIP 24436, SAO 131907
參考資料庫
SIMBAD data

參宿七(Rigel A),在拜耳命名法中稱為獵戶座β(β Ori, β Orionis),是獵戶座中最亮的恆星,並且是全天第7亮星,它的視星等為0.12等。從地球上觀察,這是個三合星的系統,主星為參宿七A(Rigel A),是顆絕對星等 -7.84等的超巨星,亮度為太陽的130,000倍[1][2],是顆有固定週期的天鵝座α型變星。以小型望遠鏡就可以看見的參宿七B,本身就是光譜聯星,由兩顆光譜類型為B9的藍白色恆星組成。

雖然在拜耳命名法為β星,但它始終比獵戶座α(參宿四)明亮。從1943年以來,它的光譜就被當成其它恆星光譜分類的校準光譜之一[3]

可見性[编辑]

在天文學的資料庫SIMBAD中,參宿七的視星等是0.12,使他成為在天球上除了太陽之外平均第六亮的天體 -只比織女星和小犬頭部的南河三暗(比御夫座的雙星五車二的個別恆星明亮,但低於它們的合成星等)。它是顆光度在0.05-0.18等之間變化的不規則脈動變星[4]

參宿七在本質上是第三亮星,最亮的是天津四,其次是參宿四。參宿七的色指數(B-V)是 -0.03,意味著它是一顆白色或藍白色的恆星[來源請求]

參宿四每年在12月12日的子夜和1月24日21:00過中天,所以在北半球的冬天或南半球的夏天是最適宜觀賞它的時段[5]。在南半球,參宿七是獵戶座升起來之後,在這個星最內能看見的最亮一顆恆星[6]

性質[编辑]

參宿七在赫羅圖上的位置是上方的中間。

光譜估計參宿七的距離在700和900光年(210和280秒差距)之間,而 依巴谷衛星'的視差測量給出的距離是860光年(260秒差距),誤差範圍約為9%[7]。它是一顆藍超巨星,質量大約是18太陽質量[8],閃耀著大約117,000倍太陽光度[2]干涉儀測量出它的角直徑,在修正周邊昏暗效應之後,大約是2.75 ± 0.01 mas[9]。在前述估計的距離下,它的半徑相當於74太陽半徑[2]。如果在1天文單位的距離上,它的角直徑是35°,並且視星等是 -38等。

因為它是在星雲狀物質中穿越的明亮天體,參宿七照亮在他附近的一些塵雲,最明顯的是IC 2118(女巫頭星雲)[10]。參宿七也與獵戶座大星雲相關聯 --或多或少有相同的視線速度-- 幾乎是兩倍遠的距離。儘管距離不同,參宿七通過空間的距離投影和對它年齡的估計,認為它是來自星雲。由於這個結果,參宿七有時被分類為脫離獵戶座OB1星協成員,還有天空中許多明亮的恆星;更具體的說,它是金牛-獵戶R1星協的成員,是最近新設立(形成)的OB星協,包含了更多接近星雲的亮星[10]

參宿七是一顆超巨星變星,它的變化肇因於與天津四,脈動變星天鵝座α型變星的原型,相似的恆星脈動。參宿七的徑向速度變化證明它至少有19種非徑向模式的同時擺動[2],變異的時間範圍從1.2天至74天。它是顆值得注意的藍超巨星,因為它產生脈動的能量感覺上是來自核心燃燒中的氫殼層[8]。已知參宿七的系統有三顆恆星,也有人認為系統中可能還有第四顆,但普遍認為這是主星的變異,引發表面的物理脈動造成的一種曲解[11]

太空光度學[编辑]

Celestia模拟的比较图。

參宿七在2009年被加拿大的MOST衛星觀測了幾乎28天之久。這顆藍超巨星的光度變化僅有千分之一星等的水平,逐漸改變光通量是這種長週期脈動變星的一種顯著模式[2]

光譜學[编辑]

參宿七被逐出的氣體殼層包圍著。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當一顆紅巨星成為藍巨星時,因此之前由紅巨星緩慢吹出的氣體會被藍巨星高速吹出的氣體擠壓[10]

參宿七的光譜是被確認是B8,並且通常被當成確認超巨星光譜類型的標準定義點。然而,因為大氣層週期性的噴發,光譜的細節經常有很大的變化。譜線顯示的發射、吸收、譜線致寬、天鵝P和逆天鵝P輪廓都沒有可觀察到的週期性[12]。這樣的結果導致在分類時的B8Iab、B8Iae會因人而異,或是混淆不清。

系統[编辑]

至少從1831年起就已經知道參宿七是目視聯星F. G. W.斯特魯維對這個系統進行了測量。儘管參宿七B並不是很暗,6.7等,但靠在亮度是它500倍的參宿七A旁邊,使它成為150 mm(5.9 in)小望遠鏡挑戰的目標 150 mm(5.9 in)[11]。不過一架品質良的 7 cm(2.8 in)望遠鏡,使用150×,在良好的視寧度下,還是可以看見參宿七B。以參宿七的距離估計參宿七B與主星相距大約2,200天文單位(光程12分鐘);由於它們共享自行,因此觀察不到它的軌道運動也不足為奇[10][11]

參宿七B本身也是光譜聯星,組成的兩顆主序星以9.8天的軌道週期繞著它們質量中心運轉。這兩顆星的光譜類型都是B9V,質量分別是太陽的2.5和1.9倍[10][11]

從19世紀晚期到20世紀初,長期以來都在爭議參宿七B可能是可見的雙星。一些有經驗的觀測者聲稱它們確實看見了兩顆恆星,但大多數的觀測者都無法確認;事實上,認為是聯星的擁護者也無法重複他們結果。目前已排除參宿七B有目視可見伴星的可能性[10][11]

語源學和文化意義[编辑]

英文語源[编辑]

美國業餘博物學家理查·辛克利·艾倫在1899年於她的書恆星的名字和意義中指出:Rijl Jauzah al Yusrā中,Jauzah"的意思是左腿[13]。Paul Kunitzsch,慕尼黑大學研究阿拉伯的教授,確認在第10世紀時這顆星的名字就已經存在,是現存在西方最古老的阿拉伯文恆星名稱之一[14]

另一個阿拉伯的名稱是رجل الجبارriǧl al-ǧabbār,意思是偉大的一隻腳(巨人、征服者),這也是少用到的名稱,AlgebarElgebar,的來源。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The bolometric magnitude of Rigel is −7.92m±0.28m. Taking into account the absolute magnitude of Sun (4.83m) this can be recalculated to the luminosity as high as 1.26+0.37
    −0.29
    ×105 L_{\odot}.
  2. ^ 2.0 2.1 2.2 2.3 2.4 Moravveji, Ehsan; Guinan, Edward F.; Shultz, Matt; Williamson, Michael H.; Moya, Andres, Asteroseismology of the nearby SN-II Progenitor: Rigel. Part I. The MOST High-precision Photometry and Radial Velocity Monitoring, The Astrophysical Journal. March 2012, 747 (1): 108–115, doi:10.1088/0004-637X/747/2/108, Bibcode 2012ApJ...747..108M 
  3. ^ Garrison, R. F., Anchor Points for the MK System of Spectral Classification, Bulletin of the American Astronomical Society. December 1993, 25: 1319 [2012-02-04], Bibcode 1993AAS...183.1710G 
  4. ^ Guinan, E. F.; Eaton, J. A.; Wasatonic, R.; Stewart, H.; Engle, S. G.; McCook, G. P. Times-Series Photometry & Spectroscopy of the Bright Blue Supergiant Rigel: Probing the Atmosphere and Interior of a SN II Progenitor. Proceedings of the International Astronomical Union. 2010, 5: 359. Bibcode:2010HiA....15..359G. doi:10.1017/S1743921310009798.  编辑
  5. ^ Schaaf, Fred. Appendix C. The Brightest Stars. Hoboken, New Jersey: Wiley. 2008: 257. ISBN 0-471-70410-5. 
  6. ^ Ellyard, David; Tirion, Wil. The Southern Sky Guide 3rd. Port Melbourne, Victoria: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8: 58–59 [1993]. ISBN 978-0-521-71405-1. 
  7. ^ van Leeuwen, F. Validation of the new Hipparcos reduction. Astronomy and Astrophysics. 2007.November, 474 (2): 653–664. arXiv:0708.1752. Bibcode:2007A&A...474..653V. doi:10.1051/0004-6361:20078357. 
  8. ^ 8.0 8.1 Moravveji, Ehsan; Moya, Andres; Guinan, Edward F., Asteroseismology of the nearby SN-II Progenitor: Rigel. Part II. ε-mechanism Triggering Gravity-mode Pulsations?, The Astrophysical Journal. April 2012, 749 (1): 74–84, doi:10.1088/0004-637X/749/1/74, Bibcode 2012ApJ...749..74M 
  9. ^ Aufdenberg, J. P. et al., Limb Darkening: Getting Warmer, The Power of Optical/IR Interferometry. 2008, 1 (1): 71–82, doi:10.1007/978-3-540-74256-2_8, Bibcode 2008poii.conf...71A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Jedicke, Peter; Levy, David H. Regal Rigel. The New Cosmos. Waukesha: Kalmbach Books. 1992: 48–53.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Burnham, Robert, Jr. Burnham's Celestial Handbook. New York: Dover Publications. 1978: 1300. 
  12. ^ 引用错误:无效<ref>标签;未为name属性为rother的引用提供文字
  13. ^ Allen, Richard Hinckley,. Star Names: Their Lore and Meaning rep. New York, NY: Dover Publications Inc. 1963: 312–13 [1899]. ISBN 0-486-21079-0. 
  14. ^ Kunitzsch, Paul. Arabische Sternnamen in Europa. Wiesbaden: Otto Harrassowitz. 1959: 46.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中以“simbad”名字定义的<ref>标签没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中以“aaa445_3_1099”名字定义的<ref>标签没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中以“aaa501_1_297”名字定义的<ref>标签没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中以“aass34_1”名字定义的<ref>标签没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中以“apj573_1_359”名字定义的<ref>标签没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中以“gcsrv”名字定义的<ref>标签没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外部鏈結[编辑]

天球赤道座標星图 05h 14m 32.272s,−08°12′0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