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重标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双重标准(直譯自英語Double Standard),中文中意义较为相近的成语為州官放火(取自老學庵筆記/卷五「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的典故),即某一種行為對一特定族群是可接受的行為,但對另一族群卻是禁忌。也就是說,雙重標準是一種對一族群的偏見,違反了眾生皆平等的普世價值

双重标准的举例[编辑]

無論是現實還是在歷史記載,都有很多雙重標準的例子。以下是其中一些例子:

對兩性的雙重標準[编辑]

  • 近古中國受程朱理學「存天理、滅人慾」、「餓死事小,失節事大」觀念的影響,極力提倡婦女守,除了婚後不通姦、夫死後不改嫁外,婚前也要保持處女之身。但男性則仍可三妻四妾[1]
  • 在華人社會,部分的強勢的女性主義積極地把女權拉到最高,將女性的任性合理化,將男性應當對女性提供服務合理化。在戀愛和婚姻關係中希望得到獨立的自由和尊重,卻又認為男性應該扛起大部分的責任。認為男性對女性的價值評判標準是物化女性,卻又對男性採取極高標準。[2]
  • 有時成年亂交或進行婚前性行为,男性會被部分人視為展現男性氣概的行為,而女性就會被部分人譴責,但亦可能相反。[3]

對老少的雙重標準[编辑]

  • 一些成年人常做的事情,如談戀愛、賭博等,成年人卻以青少年「衝動、缺乏判斷力」為由,禁止他們去做。[4]但事實是很多成年人也會沉迷賭博或因為衝動而犯罪,與其年齡無直接關係。

對宗教的雙重標準[编辑]

  • 在15世紀開始流傳的故事《巴比倫的蘇丹》(The Sultan of Babylon)中,巴比倫的蘇丹一家信伊斯蘭教,但後來其女兒(公主)愛上敵對的基督徒並改信基督教,更通敵導致王國覆滅。故事中的她為了拯救基督徒無惡不作,但這些行為都被形容為正義的,彷彿基督徒對「異教徒」的惡意行為是正義的一般[5]

對人權,民主,自由的雙重標準[编辑]

  • 美国一向声称自由民主,但斯诺登却声称美国政府十年来一直在监控民众,斯诺登的支持者认为这是双重标准。
  • 斯诺登声称美国政府十年来一直在监控民众,但他自己却跑到监控程度更严重的中国、俄罗斯寻求政治庇护,也是一种双重标准。

对历史的双重标准[编辑]

  • 中国和韩国常常指责日本不正视历史,然而中国对自己的历史亦有隐瞒之事,韩国经常宣传韩国起源论,都是双重标准的表现。

对核问题上[编辑]

  • 美国可以允许印度,以色列拥有核武器,对伊朗,朝鲜拥有核武器百般阻挠。

誤用[编辑]

對於兩個本質上不同的事態,以兩個不同的標準處理是正常的,但可能因為誤解而被指為「雙重標準」。

双重标准和伪善[编辑]

伪善和双重标准有所不同,伪善的人行为上实行的是双重标准,但口头上则称自己很公平

參考文獻[编辑]

  1. ^ 《婚姻與家庭-家庭社會學》(91頁),著者:蔡文輝,出版:五南圖書,ISBN 978-957-11-4850-2Google圖書
  2. ^ 《港女都是高質素》
  3. ^ 《社會學》(354頁),著者:宋鎮照,出版:五南圖書,ISBN 978-957-11-1420-0Google圖書
  4. ^ 《透視香港年青人的消費文化》(487-496頁),張月愛、章嘉雯
  5. ^ 《文學、宗教、性別和民族: 中古時代的英國、中東、中國》(70-79頁),著者:蘇其康,出版:聯經出版,ISBN 978-9570827777Google圖書

参见[编辑]